亚洲校园另类小说图片

      王言是被他妈张霞叫醒的。

      起䘺来一看,才八点,揉了⒍揉脸,起床洗漱一番。

      做到桌上开始吃饭,饭是昨天剩的饺子。

      王言才要动筷子,对王言特别了解的张霞奇怪的看着王言:“咦?”

      被她的话语声吸引,王言停下动作奇怪的看着母亲。

      张霞又仔细的看了看王言:“也没瘦啊。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一样呢?”

      这也不奇怪,王言在《我不是药릺神》的世界中,随着阅历的丰富、学识的积累、财富的增长与地位的不断提高攲,加上掌管过数万员工的公司煷,以及对自身的高度自信,自然而然地生出一股气势。这瞽玩意儿我们通常形容它叫做“气质”。

      좳 说起气痣质,这玩意儿是真TM玄。在我们知道他人的身份地位与财富,我们在面对他的时候,或多或少的会觉的他对我们的压迫。而在我们不知道这些的时候,这种人也会给徑我们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会觉得这家伙不是一般人。 ཋ ﮥ

      而王言,就是这种情况。

      王言闻听此言,心中一颤:“到底是亲妈啊,感觉真准。”

      解释道:“哎呀,뤨您老是看花眼了吧。是不是手机看多了?我就说吧,别老看那玩意儿,不行去看看配个眼镜啥的。”

      听王言这么说,张霞也有点怀疑自己感觉错了,没抗再纠结这些,笑骂王言:“小王八犊⭟子,胆大包天啊你,还管起你老娘我来了訷。”

      ᖫ王言就嘿嘿嘿譬傻笑,也不说话,继续闷头吃饭。

      随后张霞就开始唠叨起王言。

      不是张霞想在初一给王言添堵,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面,现在逮到机会,自是一番耳提面命。

      唠叨也没别的原因,就是王言的终身大事。

      王言今年28了,他很多朋友都结婚生娃了,更别说张霞的朋友了。

      张霞也是抱孙心切了,相亲啥的也没少安排,就是没有看对眼的,可把张霞愁坏了。

      在这点上,王言他爸王东就做的很好,,虽然他也想抱孙子,但从来不多说话。王言猜测主要是张霞的战斗力比较强,他自认不如。

      父亲的爱相比母亲的爱来说,表现的不是很明显,但却格外沉重。

      王言也是毕ὄ业之后懂事了,跟父亲才渐渐的话多了起来。相信很多Ⴜ人都是如此,只有真正的成熟了,才能明白鋹父亲的一番苦心。

      籽 至于为什么,王言跟朋友们也都讨论过。觉的就是打的,没别的什么特殊的原因。

      现在80后、90后做父母的还是多以说教为主,讲究个寓教于乐,所以很多孩子跟父母誛的关系处的不错,多是像朋友一样。

      而王言的父亲那一代獅人籙,多数是没뼈什么文化的大老粗。教育的方式就是打,以致于王言对父亲有些畏惧。现在长大了,懂事儿了,学会理解了,也就不挨揍了。王言认为,这也是父母老迈的开始。

      张霞在一边不断팣的说着,王言应对张霞那是经验丰富,打小就练出来了。这点,王言的父亲更有经验,毕竟在一起过了三十来年了。

      王言就嗯嗯啊啊的应付,左耳进右耳ࡇ出。看王言只点头应付也不说话,张霞说了一会儿也쎚就意犹未癃尽的止住话头。

      娶妻生子这事儿吧,쎎王言倒是也想。关键这玩意儿不好找啊,难度太高了。

      其他的都不说,王言的条件在那摆着,人长的普通,收入又一般,家庭也就是一般家庭。父母샞都是普通人,干的都是体譋力活,收入也不高。王言没问过,但估计手里也就是二三十万的存款。唯一让王言安心的就是父母虽然常年从事惁体力劳动,有点小毛病,ﴷ但是大病是从来没有过的,这就省了王言老鼻子心了。

      嚉 就免王言这种一般人,想䖛结婚生子那就不是一般的有难度了。这玩意儿也不是你说结就能结的。

      找个一般的吧,瞥过去经历㇆还有什么人品啥的不提,一般她提的条件都不一般。找个不一般的吧,王言一般,够不上人家。

      还有一点就是軆近几年这种风气,现在的女孩心气儿都挺足的。

      而且王言也不想因为结个婚就把父母一辈子辛辛苦苦攒下的钱都핯用光。

      王言也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慢퐴慢碰了。

      吃过早饭,就开始七大姑八大姨啥的挨家拜年,再给一些离得远的亲戚们挂个电话。

      一天时间就在一声声“过ꄉ年好”中度过。

      第二天开始,王言就开始各种聚会。

      各种狐朋狗友,牛鬼蛇神,今天你开一桌,明天我组一局的。

      这是每年最难过的日子,喝了上顿喝下顿。喝多了睡,睡醒了喝,根本就没个清醒的೅时候。

      一直干到初六,大家都要出去讨生活了,这才算是完事。年也是彻底的过完了。

      伴着父母的关切与不깹舍,王言ፄ踏ㅾ上了前往旅大的列车。

      王言租住在离他上班不远的一个小区中,三室一厅一厨一卫,三人合租。他住的是南向的一间次卧。屋子是十平左右,这么大也够了,也就是睡个觉,平时也不常在家。房租是1300一个月,主要是他工作门店的位置相对来说比较繁华,他还不想离得太ꉥ远整的起早贪黑的,要是一般的地方比这再大点,1000也就差不多了。

      另外两个室友ℂ都是陴男的,嘎哈的不知道。王言到现在也没见过几次,作息啥的都不大一样。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社会中,没有谁有闲心去跟一个不相干的人扯犊子,尤其还是跟老爷们扯犊子。并不是所有合澷租都是爱情公寓。

      回到出租屋,挺长时间没住人了。开窗通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瘫在窗上想戒着以后的规划。

      王言没想过换工作,没系统之前他还想着换一换,如今他倒是鋪很喜欢现在的工作。

      再说了,就王言的条件想要找个销售之外的工作太难了,单是学历一项就基本㚲没他啥事儿了。虽说王言今非㺌昔比,可那也得有表现机会啊,你连去面试的资格都没有,쬾还扯啥犊子呀。

      他现在这个地产销售,别的不说,单就自由一点,就甩了很多其职业。只要业绩好,乐意干啥干啥,不用坐班,没⨞有领导一天到晚瞎哔哔。

      没业绩那就不提了,王言如今的水平怎么会没业绩呢。

      想了想,王言想明白了。

      首先就是卖房,赚钱,先把欠的几万还完,然鋖后再唠别的。

      要赚钱,首要就是换一个城市,换一家公司。

      至于为什么换公司,ᣤ那是因为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了,卖房ꚟ子也开始互联网了。

      而统治卖房互联网市场的就那一家,房源共享,还允许加튔盟。之前王言是在这其中⽛的龙头公司工作,主要是王言之前水平低,而这家公司平台大,口碑比较好,人们比较认可。现在这些东西对王言来说,虽然有一定影响,但不是最主要的了。

      所以王言打算找一家同样加盟,提成高的公司。以王言目前的水平来讲,可能比不上各种销冠,各种TopSell,那也甩䠎开老鼻子销￱售人员了。业绩好的话,Ɪ这里面一来一回差的可不只姳是三万两万。

      第二天上班,王言跟他的经理提了离职,经理象征性的挽留了一下子就给他批了,王言业绩也没有多好一两个月,两三个月才䇞买一套房子,意思意思就得了。

      第二天跑了一下总部办事处,非常뗵顺利的就走完了程序。

      当天收拾东西,联系房东退房,买了第二天下午去京城的机票。

      至拔于为什么是京城,那还用想吗?房价高啊。而伴随着高房价,购买的客户当然也是高收入。素质我们不去管他,高收入不一定高素삍质,但一般都不会太差劲੷,而这些是王言需要릌的资源。

      别的不说,随着王言卖ꠜ的越来越多,认识的人越来越多꓆,而这些人多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不是精英想要在一定的年纪在京城买房,那他的家里人也是王言的目标。

      㟪只要王言认识的人越多,而王言也让这些人认可他,那么到时候王言做的就不单单地产销售那么简单了。当然了,也不是谁都可以维系住的Ħ,事后没有出事儿的话,多是一ࠍ锤子买卖。但是王言自信,他一定会做到⭌那一步。

      当晚跟一些朋友啥的聚了聚,告个别。第二天王扉言就直飞京城。

      王言并没有欓跟父母说,都多大人了,还让父母跟着操心啊。王言都不用想,告诉父母之后,直到确定㴶王言真正的安定下来,要不然他们都不带睡好觉的。

      到京城后,没有急着租房子。王言找了个旅店,交了三天的ﱪ房费。

      随后就是一番寻找合适的公司,两天后王言找到了一家西城的门店。这是一个加盟的公司加盟了卖房网站的一家店。也就是说,这家店的经理就是老板,老板姓赵,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做主,这样的话操作空间是很大的。

      和赵老板一番长谈,王言经过这几年的历练,这个老板不谈销售能力,其它的一些综合方面还是差王言一筹的,因此老板对王言感官不错,谈的非常融洽。

      最后谈成的结果是王言每月给老板5千块,去了网站的抽成,他直接提满뷔。并且王言还不用上班打卡,乐意잢干啥干啥。五千块的话也还可以,他在旅大之砓前也打听过,这种情况是两千块。在综ܲ合一下运营成本,房价等因素,五千块王言觉得是比较公允繲的。

      双方都没有问题,都写入合同,直接办理入职。

      王皚言离㸢开之后找了个远一些的地方,租了个单间,3000一个月,押一付三。周围环境不错,格局跟之前的一样,不过这个就直接把客厅给隔了一间出来。四人合租,王言住的就是隔出㣜来的客厅。顶楼,朝阳,室内特别亮堂㶍,呆着也能舒服ᑒ点。

      袻第二天王言就开始行픠动,主攻西城。不管是新房还是二手房,哪的房子贵,王콪言就去看哪里的房子。精神高的好处再一次的体现了出来,他可以更快ヰ、更多的记住房源。

      期间查询各법种购房政策,落户政策,就学政策,带框政策等等。还要详细了解各种学区之间的好坏,好在哪里,又坏在哪里。了解各种楼盘的客户群体,都是干什么的等等。

      淙 王言很急迫,因为换一个城市发展的成本是高昂的。他的信用卡啥的都快爆了,再没点儿进项,就得考验朋友了。王言不想那么做,真心不真心的吧,能玩一起就是缘分,他不想随便去考验他们琡。

      倒챎也不是借不来,谁没两个真兄弟那才是让人笑话了。主要还是不到那份儿上,他还能挺。

      轐王言的生活彻底的平稳了下来,每天就红是早起跑步锻炼身体,看半天的房子,打半天的骚扰电话,晚上锻炼身体,看书学习,睡觉。

      说起骚扰电话,王言真的没有找到其它的什么行则之有效的方法。王言也开了网络端口,但那上面都是假房子,客户都整怕了,收效甚微。只能是不断的打骚扰电话,碰到感兴趣的就好好唠一唠。如此而已。

      这玩意儿一开始真的是看命的,你让销冠来也白废。除了催眠功力高深的,干传销的或许也行?不然没有人可以让一个不想买房子的人去买房,尤其还是在国家各种政策限制的情况之下。

      王言不断的打电话,不断的约看房。

      苦心人,天不负,终于,在王言努力了ḳ20多天后,命来了。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