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官方主页

      “宋先生,鲁良直不줄肯拨偡给钱粮,让咱们到了高阳再领Ό,又以陈制台将令威胁咱们,你可有什么办묚法?” 槣

      任丘守备徐益志坚蹙着眉头翻看着新安知县鲁良直催兵的Ҁ文书。

      说实话要是手中有兵,徐志坚还真的会出兵,至少还能捞点钱粮,按大明军制皣,高阳和新安两县应当拨给他双倍的钱粮,五百军马两个月的钱飛粮,那就是米一千斛뙱,银一千四百两,뭨这一趟他起码能捞一千两。

      然而他实在是无兵可调,若是抓流民充数,恐怕也不能瞒住鲁良直,到时候要是参自己一本,那这守备还要不要做了。

      䅶宋广坤无奈地看了徐志坚一眼,ц自己낗这个东主实在᳛是太贪了,虽说如࣎今官场腐败,喝兵血也是卫所惯例,但是至㩯少你起码ᢋ养一点军马吧,这幸亏是在푧京畿之地,要是在河南、陕西、山西那些贼寇横行的地区,估摸这坟头的草已经三鉱尺高了。

      可是自己醤既然얛端了他的饭碗,那就得替他筹划,说句不好听的,要是徐志坚出了事,自己也落不到洁什么好。

      这宋广坤也是个奇人,他本是真定府ḕ举人出身,按制塗补个县丞,县令、州官应该没ᜃ什么问题,然而他却和其寡嫂有了私情,本来二人偷偷摸훾摸也不算什么大事,可是他却偏偏ᵕ把寡嫂的肚子弄大蔠了,弄的閚人尽皆知。

       长嫂如母,明朝以孝治天下,宋广坤遂被顺天府学政革了功名,真定府亦判爉其叔嫂**之罪,按制杖九十,充军三千里,若不是使了大把的冩银子,当时可能就一命呜呼了。

      澙 出了这等丑事,宋氏宗族自然容不得他了,遂将宋广♁坤及其寡ᖅ嫂驱赶出家族,他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驵哪里能养的了妻儿,若不是他爹娘时常接济点,恐怕早流落街头了。

      㰜为了养家糊口,宋广坤只得投身到任丘守备衙门当了个书办,虽然他私德有亏,但是为人做事甚是圆滑,遂被徐志坚看中,请他做了个西席,专门替自己出谋划策。

      鲁良直肯调拨钱粮,这本就在宋愣广坤的意料之中,当日请调钱粮的文书发出之后,他就考虑到了鲁良直会让徐志坚至高阳领取钱粮,以及应对的策略。

      鯅所以૬是不慌不忙,抚须微笑♄道:“东家莫急,在学﵋生看来,此事易掌耳,新安和我任丘皆地处京畿,新安、高阳能出李兴之,咱们任丘同眧样能出张兴之,东家可明白了?”说罢鸱端起案几上的茶盏,轻轻啜了一口,当真好一副名士风范。

      㮤徐읬志坚虽说是个粗人,但뎅是毕竟在官鞳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这些事情却是一点就透,当下笑着说道鼖:“宋先生此计甚妙,只不过陈制台胿律令惶惶,我恐怕鲁良直不吃咱们这一套呀。”

      宋广坤长身而起,哂笑道:“陈制台既有将令,咱们肯定是要出㧐征的,至我军抵达高阳后,任丘形势急转直下,山贼翻天龙,先袭辛中驿,又占石门桥,时下已聚众数千,仾意欲攻打县城,我军何去何从?还곊请鲁知县决断!굛若是任丘丢了,这责任鲁良直负的起吗?”

      䳗 徐志坚大喜过望,遂令百户官董匡立即收拢五百流民,在任丘大造声势出师高阳,并飞书新安知县鲁良直,言之凿凿地表示其艡军马暪最多三日便会进抵龙化乡。

      鲁良直闻报大喜,这徐志坚虽然拖拉了几日ﶋ,到底还是出兵了,遂命全军立即起行,并传命呻囤守在拥城的黄文昌部整军出击,᪊共击大教台릠,只等徐志坚兵到就要强攻李家山。

      不急不行呀,如果现在不剿了李兴之,一旦东虏入寇軻,京畿必然大乱,到时候李逆振臂一呼,那些乱民必然望风景从,一旦起䃙了声势,说不得又出一个李自成。

      刘李庄镇距렍离大教台只大半日的路程,保定府官军也算训练有素,鲁良直辰时出兵,未时刚过官军便抵达了大教台。

      囤守拥城的黄文昌也不敢怠慢,굥在接到鲁良直将令后,亦是率军起行,仗着和李兴之有交情,黄文昌进兵的速度更快,甚至在鲁良直大军抵达之前已经在大教台建墊好了营寨。

      鲁良直颇知兵法衏,刘光勇又是久经战阵之辈,␎在进驻大教台之后ᑃ,就是命黄文戩昌部在营寨周左挖掘了一道宽约丈许的壕沟,并在壕沟前后布置了大量的鹿角和尖桩,以防贼寇趁已方立足未稳之순际率军突击。

      大营建好后,鲁良直就是命黄文昌部入营休整,将大营的巡防任务交给了刘光勇所部的保定兵,ᑳ一则揝黄文昌部修建大营也甚是㬍辛苦,二则鲁良直也怕黄文昌和ꚯ李兴之暗通款曲,要是趁夜放贼寇入寨的话,那自己死了的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䟶 ꕓ 次日鲁良直便会同刘光勇以及黄文昌等大小将佐绕ꑰ山观察李家山地形,只见得李家山东南바一侧,贼寇挖掘的壕沟和修建的土墙宛若长龙一般,虽然山势并不陡峭쫭,但是已方若袌是强攻,还真不죪一定能攻上去。

      所以保춉定参将刘光勇提议可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在李家山东南麓大造声势,甚至可以猛攻贼寇的东ᢡ南防线,将贼寇的注意力全部引到李家山东南,然后쁚选取精锐的士卒数百从李家山西北突袭攻山。

      刘光勇的策略和鲁良直不谋而合,二人皆认ᤎ为黄文昌所部不可信任,已方能战之兵푘不过千人,若是分兵,根本起不了吸引贼寇的作用,莫如等来日徐绯志坚军马螤抵达,再行此计ଂ。

      然而令鲁良直和刘光勇郁闷的믈事再度发生,任丘守备徐志坚是老老实实地发兵了,据情报,任丘的官军已经进抵高阳境内,目前﵏正向大教台方向攻击前进。

      可是任丘县令白慧元却发来了紧急公文,任丘南部山贼翻天龙趁徐志坚出征之际,大举下山,袭破辛中驿,斩杀驿卒十余ꚯ人,又聚众数千人宣称要破了任丘县城,时下正在围攻石门桥,现在任丘实是到了危急存亡之际,还请鲁良直速令徐志坚回师,确㻦保县城,否则后果实难预料。

      귬 “啪!”

      一向温文尔雅的鲁知县乂气的将手重重地拍在大营的案㺥几之上,嘶吼着:“这翻天龙,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官军刚到高阳策,他就出来了軛,如此畏战如虎,徐志坚当诛九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