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来了 林心如

      “身穿古代铠甲的士兵?老陈,你是不是喝酒喝的眼睛花了?

      你要说河边上出现一群身穿古代铠甲的士兵,倒也说得过去。

      保不准是哪个剧组到三岔河这边来取景了,河面上,啧啧。”

      뮪王诩初听时,并没有在意,郲反而调侃了陈老九一句。

      他王某人自问武力不俗,可入水也只能做到水不过膝。

      蠖河面上行走,䳔还是一群身穿铠甲的古代士兵。

      真要有这么牛的一群人,大夏早就翻了天了。

      穮 ஊ“小王,我没ꒇ有真胡说八道,前两天下小毛雨的时候,我亲眼看到过。”

      老陈的第二次回答引起了王诩的重视,第一次的时候,他以为老陈在吹牛逗乐,可看老陈这幅模样事实似벼乎ꂊ并非自己想的那样。

      “老陈,最近比较闷湿,有鬚没有可能是低气压引仪发的磁场效应?我记得苸前两天下小毛雨的时候,天上好像也打过雷。”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一些不太好的ጔ猜想,듏但王诩并没有直叭言뻠不讳。

      老吕一⽘家子只是普通人,老陈祖上有些奇术,但他不靠那些奇术吃饭很多밻年了,能不让他掺和进来还是尽量不要让他公掺和进隵来吧。

      桌上坐的三个男人都是人精,王诩话一出口,老吕与老陈心里都有数了별。

      河筫面驕上出现古代士兵这件事,指不定就묖和吕貭阜那件事一样。

      诡异的很。

      “小王你说的对,很有可能是磁㫝场效应,是我考虑不周,引起大家误会了。”

      “不过,这两天三岔河上游뿛也不怎么安生,经常有渔船被卷进河里的暗流里,生啝不见人死不见尸ၿ。

      老嫂子你平日里还是把吕小布看紧一点,千万别让他靠近河边。”

      知道有些事不絰插手为妙的老陈一语双关,既告诫了老吕的婆娘Ԩ把孩子看紧一点,又告诉了王诩这事已经闹出人命了。

      ې ꯨ 小酒咪到这,继续喝哿下去也没什么滋味캼儿了。

      三人坍草草吃了点菜,就各自打到回府了。

      ޻

      回到新㪕窝,王诩在小院中的躺椅上翻转了许久。

      ﴏ他这人是➘个疲惫性子。

      俗称懒种。

      很少做计划外的事情。

      按照他ⶨ原本的计划,他最近半年应该‘与世ࢿ隔绝’,安心锤炼自身눃夯实根쉋基。

      吕阜那次,要不র是恰逢其会,他真不一定会插手。

      ꕒ三个月下来,借助新晋成丹的豹胎易筋丹,王诩不仅樛将体内残留的暗伤消磨殆尽,更是将一身钢筋铁骨打磨到极致。

      ㊫按照他的预期,再给他三个月的圵时间,他应当能将ᾥ百胜拳推至大成境界,磨掉一身烟火气,真正登堂入室즃。

      窥一窥武学宗匠的境界。

      届时,《铜像功》这门奇功也将解析的差不多。

       ᕬ做好了万全准备的他,将会跨入一个新的层次。

      一个他现在难以企及的层次!

      站在普通人的视角,他数次镇杀狼级巅峰诡异,⩟展现出了无匹的战力。

      杨伟这样的封疆텒大吏见Ⲗ到他要客客气气,张扬这种摆明了前途无量的政坛超新星与他平辈论交。

      在某些方面,他已经屹立艄在金字塔尖,举手投足之间彣,有着无尽㯘的威势。

      可在王诩看来ꏭ,此ݬ时此刻的他正带着镣铐站在刀尖上跳舞呢!

      一个不慎,不止要满盘皆输。 珲

      㪺 很有可能连全尸都留不下来。

      官方层面,若非第二次诡异潮汐即将降临,鈦在全球生灵存亡这个大是大非面前,所有内耗都要为第二次诡异潮汐让步。

      你信不信,早就有人盯上他王놑某人了。

      真当官方的人全是白痴啊。

      从一个普通男性到而今镇杀狼级巅峰诡异,王诩用了多长时间?

      短短一年不到。 덜

      这是什么概念!

      ꋬ寻常武者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是基本功,唯有这般苦修十数年才能摸到王诩而今的지境界。

      就这,还得对方的武道天赋不俗才成。

      话分两头。

      三岔河上游河面出现阴兵借道这ᣚ件事,连陈老九这个普通老百姓都知હ道了,负责镇压琅琊地区所有诡异事件的琅琊玄镜司,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夜幕之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王诩可以猫在新窝里,思量自己日后该怎么办棦。

      ꆉ 琅琊玄镜司的人就不行了。

      此时ⅴ此刻,三岔河上游。

      一处不太显眼的河垣뇰上,数十名隶属于琅琊玄镜司后勤处的后勤人员,正在操持着〔手上的仪器。

      河垣一角,数月前才和王诩打过交道张扬正紧盯着面前画面浑浊的显示器。

      在张扬身后,一袚名光头赤膊比훋雄性银背大猩᫯猩还要壮上三分的中年男人,正在向他汇报琅琊玄镜㴋司目前已经掌握的情报。僗

      银背大猩猩姓,畇呸,口误。

      光头赤膊的大汉名叫周云鹏,琅琊玄镜司的头儿。

      以横练功夫出名。

      一身战力不下于老邻居杨伟。

      “张司长,根据史料记载,三岔河在先秦时期,应当是乌江的干流之一。

      秦末楚汉争霸时,这里是有可能成为战场的,至于这里䷈是不是那位西楚霸王自刎之地,目前还有待考证。”

      “也就是说,如果咱们运势低走背运的话,说不定会碰到那位名动千古的西楚霸王?”张扬头也不回的道破了周云鹏话里没有道出的最坏结果。

      对于张扬的‘耿直不羁’,周云鹏很是无奈:“根据统计,今年出现强力诡异的次数比往年多了很多,依照目前越来越严龂峻的形式,张司长你很有可能一语成谶。苑”

      …………

      饌“对上了,全都对上了。”

      “头儿㙬,张司长,我们已经查清楚那批行走在河面上的士卒是什么来历了。” 塥 급 “根据现有资料显示,这队阴兵身上穿的衣服,正是秦汉争霸时期那位西楚霸王麾下江东精锐穿⥄着的껨衣服。”

      “相隔两千多年,你们这些已经作古的家伙为什么还要重现人世?”

      看着依旧浑浊的监视던器画面张扬双眼微眯,不知是在枽感慨霸王别姬的凄美,亦或者只是被夜风⏭眯住了双眼。

      “传令下去,䃎继续搜找三岔河上失踪的那些人,生要见人鱜,死要见尸,我有预感,这件事十分重要。”

      说不定,我们破局的关键ก就在这上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