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了林志颖

      就到了何细魁开牌,他心里在做一个评估。

      如果赢了,只是获得了钱,没有和阿豹感同身受,阿豹就离开了,想要接触阿豹那就难了。

      如果输捅了,借此狓机会쾞和阿豹接触,两人携手赢了鲍大人,不就有了很多接触猗的机会嘛。

       “我叼,什么牌啊,就差一丝啊!”何细魁装作눯生气,把牌扔到桌子上。

      ꛰ “你们不行啊,不管赌技,还是赌本。我就知道뢒一定会是我赢的,资本永远是绝对的实力。”鲍大人叼着雪茄,一开口就是嘲讽全场,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在座的都是垃圾。

      “疱妈的,你算什么东西啊!”阿豹满脸通红只拍桌子,上去抓住鲍大人脖子。

      “你要干什沅么呢?快来人啊,救救我啊!”鲍大人惊慌失措,大声喊叫着。

      何细魁正愁翠没有机会,立马拦住阿豹挥过来的拳头,“手下留人!”

      뼟 “你怎么敢拦我呢,你不是也输钱了!”阿豹力气比较大,一下子就挣脱了何细魁的束缚,埪把他推倒在厼地上。

      赌场⳥的工作人员连忙ᓙ拉住阿豹和鲍大人,何细魁起笓身走到阿豹耳旁小声的说,“先不要动手,这里不方便说话,到卫生间说话。”

      䕏阿豹放下拳头,赌场一看没有发生什么事,一番警告放了他。连忙跟着何细魁来到卫生间,两人在卫生间没有干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只是在解决个人问题。

      “你刚才为什么筤要帮我啊!”阿豹忍不ꘄ住心中的疑惑,想不出少年岘多金的人,能和他有什么交集。

      퍌“不是帮你,而是在帮自己㬒!”何细魁解决好个祶人问题,停顿了一下来到洗㥟手池。“这家赌场背景很大,柛在里面闹事不小心쿖就要成盒了!”

      “谢谢啊,兄弟,改天请你吃饭!”阿豹才意识到自己输急眼了,差点੊在赌场闹事就出大事。这家赌场他来过很多次,很知道这家赌场的手段。

      “怎么称회呼啊,我叫阿豹!”

      “我叫细鬼,改天多麻烦啊,就现在吧!”

      阿豹一脸迷茫看着何细魁,不知道他在耍什么花样。ǎ

      “刚刚那个暴发户太气人了,你说他好好玩牌就꼝算了。每局自己赢了,都要嘴臭㱿几句。我真心忍不了ት,一口气咽不下去,非슝要教训他一顿。”何细魁接着说,一脸真挚的看着阿豹,“我希望你来帮我,一起教训他!”

      “可以,怎么弄╁呢!”阿豹考虑了很久,还痵是答应下来了。

      平时冷静的阿豹不会那么快答应陌生人的要求,但是他连楨续赌了一天,输的一干二净。还要什么冷静,不赢ꓞ回来收拾一顿鲍大人,这口怨气上哪里렐出呢。

      “我给你500万做赌本,帮我做策应。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我们两个人一起好好的把鲍大人教训一顿,왹出出心中的那口恶气!”何细魁装模作样的说着,总算有点钱了,⻑不好好装装比,那来一场赌䟕场不是白来了。

      “兄弟可以啊,你是混哪一行的啊!”阿豹被頸何细魁瑭唬住了,光靠他桌上的赌本和他年轻、帅气的模样,的确能够唬住人。

      只是阿豹没想到何细魁就是一个西䞖贝货,自己装的比,那一定要装下去。“帮别人办੉理成盒业务,一条龙服务!”

      何细魁心想,其实就是那个工作就是要二五仔啊,你让我怎么能说出口呢。

      鄢 誇 “好,那就只干了!”䘷阿豹也没听清何细魁说的是什么,就是那么随口一问。

      两人走出卫生间,老远就听到鲍大人嚣张的笑声。

      빜 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了獴,原来的德州扑克桌前,没有几个人了。

      走进一看,鲍大人又在用钱压人了,此时텷什么技术和运气都没有≬太多用了。其蛪余的人都失ꗪ望的离檔开了,默默忍受鲍大人的嘲讽。

      但是何细魁和阿豹不信邪,头铁㰦啊,两人将要在这里火⠦力全开了。

      “原来是你们ෝ两个,想来报仇啊,现在嫚有赌本吗?”鲍大人斜坐着,用下巴看着两人。“要不要借给你们一些筹码翻本啊!”

      两人没有搭理鲍大人,他接着补了一句话,팷“没钱就不要充什么大款,哪里来的到哪里去。你们还是多赚几年前再来㒑这里把,不,几年哪够啊,十几年之后再来报仇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叼你老木,ọ你给我等着!”这把火烧得两人火大,何ش细魁也不管鲍大人在不在,直接递给阿豹500万的筹码,狠狠地跟鲍大人说。륑

      新的一局开始了,前两张牌,现在牌面是何细魁红桃K,鲍大人黑桃Q,阿豹方块A,庄家梅花7。

      “ﯻ哎呦喂,不好意思了,大你100万!”阿豹一看自己牌面最大乐坏了,一顿冷㯲眼嘲讽的输出。

      “我不跟了!”ꄡ鲍大人看到两サ张牌,赢得엧几率不大,直接弃牌了,气死阿豹。

      两人对视弃牌,看来鲍大人不是想象中那么无脑,不是有手就行的赌。

      第二局,前两张牌,现在牌面是何细魁红桃7,鲍大人方块A,阿豹黑桃Q,庄家方块K。

      于 “庄家方块芉K嗁,加注!”荷官发彍牌,开始派发第三张牌。㖝

      第三张牌,现在牌面是何细魁黑桃7,鲍大人黑桃뤅A,阿豹红桃Q,庄家方块1侫0。

      ๑“黑桃A最大,黑桃A说话!”

      “大你500万,你跟不跟啊!”鲍大人看来瘏一蝄眼阿豹桌上的筹码,就是以势压人,看你有没有脾气。

      “且啪~”阿豹牌一扔,两ʀ眼通红的看着鲍大人,想要眼神让他成盒。

      “大你1000万!⨠”何细魁没有多说一句话,冷冷的说道。

      何细魁看到阿豹被鲍大人气的暾不行ࡌ,这是一个好机会,击败鲍大人能够获得阿豹的好感。

      第四张牌,现在牌面是何细魁梅花7,鲍大人梅花A䳚,庄家方块9。

      “梅花A最大,梅花A说话!”

      “2000万开牌,我就不信,콖你是四条7!”鲍大人把牌一摊,大声͖嚷嚷道。

      何细魁双手交叉从下巴前拿下,发动赌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有时候你不得不信,人生౐就是那么巧,四辄条7!”

      芆 “细鬼,干得漂亮!”阿豹开心的都要飞起,䖒击败鲍大人的感觉太爽了퇐。

      嗘鲍大人入感到有一些䌶可惜,差一点就赢了畬,一脸不屑的说䐘。“赢一局算什么呢,我这里还有那么多筹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