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散文诗词>

      “你这人好讨厌!”

      花夜雨白了秋紫月一眼,在心里酝酿了一会,却始终做不到。

      面对秋紫月时,她可以!

      但是一想到要对秦飞扬那样,花夜雨就打心里抵触。

      真的做不到!

      “你到底来不来?”

      失去了耐心的花夜雨,又露出了本色。

      她将目光转向秦飞扬,眼中似有星火在闪烁。

      “不了。”

      秦飞扬不再看向花夜雨,对秋紫月说了声,“我们走吧。”

      “好。”

      秋紫月用歉意的目光投向花夜雨,并示意她让开。

      “等一下。”

      花夜雨急了,脸色也变得难看了。

      “说吧,你到底想我怎么做才能答应我?”

      “花夜雨,咱俩关系并不好,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我跟你的家人也不认识,虽然跟你哥见过几面,可你也知道我很讨厌他。”

      秦飞扬此时掏出了心里话,“换做是你,会去你讨厌的人家里做客吗?”

      秦飞扬的诚恳让花夜雨有些意外,她楞楞的看了秦飞扬一会,摇了摇头,“我确实不会。”

      “那不就得了。”

      秦飞扬摊了摊手。

      “好吧,我明白了。”

      花夜雨这回知道了,秦飞扬不是在用这件事讨价还价,想要赚取好处。

      他是真的不想来家里做客。

      为什么?

      别的人恨不得上杆子来家里拉关系,套近乎,可惜没得机会。

      更别说我都放下身段来邀请他了,还许诺了好处给他。

      他竟然无动于衷?

      还颇为嫌弃?

      凭什么?

      确实如他所说的,去一个讨厌的人家里做客会很别扭。

      但是,能一样吗?

      我就算讨厌二叔一家子,可如果爷爷邀请我去做客,我怎么可能会拒绝?

      这个秦飞扬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傻?

      天真?

      清高?

      或者他只是一个性情中人?

      做事完全凭喜好?

      花夜雨越想心越乱,她发现自己竟然对秦飞扬一点都不了解。

      “我哥说他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花夜雨不想放弃,做着最后的尝试,“跟秋紫月有关。”

      “什么?”

      秦飞扬一听跟秋紫月有关,立马坐不住了,转头看了眼秋紫月,发现秋紫月也在看他。

      两人的目光都有些疑惑。

      跟秋紫月有关?

      会是什么事?

      “好,我这就跟你走。”

      秦飞扬几乎不用考虑,就要下车。

      花夜雨又愣了。

      就这么简单?

      提一句秋紫月这么管用?

      秋紫月在他心里这么重要?

      那他为什么不答应秋紫月的表白?

      果然他是喜欢秋紫月吗?

      此时的花夜雨心里涌起了莫名的感觉。

      略显有些苦,还泛着酸。

      是嫉妒吗?

      为什么?

      我会嫉妒秋紫月?

      不可能!

      花夜雨赶紧把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挥走。

      ……

      ……

      秋紫月回到家时,老爷子已经醒了酒,正坐在客厅里喝茶。

      秋成林夫妇也在。

      “爷爷,您没事吧?”

      秋紫月过去坐在老爷子身边。

      “害,别提了。”

      老爷子苦笑一声,叹道:“我真看走了眼,没想到秦飞扬这小子酒量这么好,竟然激起了我的好胜心,跟他拼起了酒。”

      “爷爷,秦飞扬可没想跟您拼酒。”

      秋紫月替秦飞扬辩解着。

      “你这丫头,怎么胳膊肘向外拐,现在就帮着秦飞扬说话了?”

      老爷子故意板起了脸,打趣秋紫月。

      “爷爷。”

      秋紫月略带不满的向老爷子撒着娇。

      “哈哈。”

      老爷子大笑,心情极好。

      “正好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我说一下我的想法。”

      老爷子笑了一会,扫了眼在座的家人,说道:“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觉得秦飞扬这个小伙子很不错,能配得上咱家紫月,所以这事就尽早定下了吧。”

      “爸,这事不急吧?紫月才多大呀?再观察一段时间吧,我总觉得这个秦飞扬不简单,他身上有太多的谜团。”

      秋成林却有着不同的意见。

      老爷子瞪了秋成林一眼,“你查也查过了,试也试过了,他身上能有什么谜团?不就是足够优秀吗?”

      “这是好事!是他天赋异禀,你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是有天才存在的,他们异于常人,总能做出让人惊叹的事。”

      老爷子继续说道:“这样的人,怎么能等?最难得的是咱家紫月喜欢他,而他也对紫月有好感,他俩就是天作之合!”

      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秋紫月也顾不上羞涩,赶紧表明态度,“爷爷您说的对。”

      “听见了没,我看你的见识还不如紫月呢。”

      老爷子又瞪了秋成林一眼,“你以为没人跟咱家争啊,我看花家那丫头最近也经常找秦飞扬,难保她就对秦飞扬没想法。”

      “以紫月的优秀自然不怕别人竞争,但是花家的财力可不是咱们能比的,所以这事不能等了。”

      老爷子喝了口茶,接着说道:“我已经给雪樱打了电话,她一会就到,正好她也有话要说。”

      “我表姐?”

      秋紫月听完老爷子的话,有些糊涂了。

      她想不明白这事跟吴雪樱有什么关系?

      难道表姐跟秦飞扬认识?

      不应该啊?

      表姐和秦飞扬差好几岁呢,离得又远,人脉圈也不同,根本就没有交集的两个人,怎么可能认识?

      况且表姐又不在滨海上大学。

      今年在电影学院刚毕业的她,有一个演员梦,客串过几个小角色,却始终没有太好的机会。

      她有什么话要说?

      秋紫月正想着,就听到了一串笑声。

      吴雪樱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

      “外公,外婆。”

      “舅舅,舅妈。”

      吴雪樱很随意的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大口的喝下。

      “表姐,你没去拍戏啊?”

      秋紫月问她。

      “没人找我啊。”

      吴雪樱想起这个,就忍不住叹气。

      她自认为条件不比任何人差,如果能得到一个像样的机会,她肯定会红的。

      可是机会呢?

      老爷子提醒道:“雪樱,你说说吧。”

      “嗯。”

      吴雪樱点了点头,将那天遇到秦飞扬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末了,她补充道:“以我的观察,这个秦飞扬很不错,人品好,不贪图便宜,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表姐,你这是去试探秦飞扬了?”

      秋紫月突然站了起来,面色不善的盯着吴雪樱,“你干嘛要这么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