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最新不卡

      薛林这时补充道:“你不仅要去,还得带头冲锋。”

      “带头吗?”凌非凡看了薛林一眼,似乎有所顾虑,想了想说:“师父,如果你跟着,徒儿不但愿意带头,就算用美男计再受一次蹂躏也行啊。”

      薛林奇怪道:“你什么意思?”

      凌非凡道:“他们不是看上我的纯阳体质吗,但却派了那么丑的女人,一点都不尊重人,我很生气,但想退货又不行,所以我要投诉,让他们赔偿精神上的损失,至少啊,得再派一个漂亮些并且技艺精湛的妖精来吧。”

      投诉?

      大徒弟的脑子到底什么构造?

      漂亮的女妖怪……要求还真多。

      薛林很想掀开对方的脑壳看一看。

      现在人妖大战一触即发,是抖机灵的时候吗?

      可回头一想,他说的倒还挺对。

      薛林道:“别贫嘴了,待会儿你和你姐还有今晚过来的斩妖司最厉害的大人一起,你们三人去找那首领,我会远远跟着,有状况的话,可以及时出(tao)现(pao)。”

      ……

      王举人府邸,后院的客厅里。

      一身白衣的牛精,披着人皮,坐在椅子上,体型健硕。

      漂亮的人族侍女忍着恶心嘴对嘴地喂他吃青草。

      “真好吃啊。”牛精吃了带有胭脂味的青草,高兴得在侍女嘴上亲了一下,“不但青草好吃,你的胭脂更好吃。”

      “哎呀,大王,不要~好讨厌啊……”侍女娇羞地依偎进牛精怀里,任他抓取。

      “牛头领,真是好兴致。”

      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位红衣女子,瓜子脸蛋,一身劲装,就连头发都是火红的。

      身材凹凸有致,特别那双红唇,能让人升起无限遐想。

      牛精推开侍女,沉着脸道:“下去吧。”

      “是。”

      侍女恭敬地退身离开,心下松了一口气,她深陷王府有一年了,每晚都要被牛精玩弄,对未来已经不抱希望,甚至连悄悄向斩妖司举报的胆量都没有了。

      红唇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抱着一个盒子,对牛精笑道:“牛头领,这是你们这个月的菟丝草。”

      菟丝草,是一种对提升修行有很大帮助的珍贵草药。

      传闻吃下一颗菟丝草,身体里的灵气就能增长一倍。

      但这种草药十分难得,相当珍贵,一百年才有那么一株,而且一般生长在妖兽盘桓的山崖峭壁,千米以下的地底。

      还有,寻常修行者一个月只能服用一株菟丝草,吃的太多,容易走火入魔,影响心智,更严重点,身陨道消。

      “很好,放桌上吧。”牛精眼睛放光,手指点了点桌案,笑道:“火鬼王不愧是我们水神殿下最好的朋友,每个月都让你送给我们草。”

      女子幽幽一笑,看着牛精,又环顾四周,突然道:“牛头领,一年之期已到,鬼王殿下要的男人呢?那个拥有纯阳体质的男人……”

      “什么男人?我听不懂火凤大人的话啊。火鬼王可是杭州府地底的女王,统制地底十万鬼兵,想要什么男人没有,呵呵,怎么偏偏在我这要起男人来了?要不要我亲自上?”

      牛精大笑一声,有些心虚地说着,随后道:“快把菟丝草放下,我们水神殿下正等着你的草呢。”

      “放肆!”

      红唇女子原来是一头火凤,这时听了牛精的话,反而谨慎地后退一步,观察四周,笑道:“牛头领,这可跟原来说的不一样。”

      牛精的眼睛瞥向其他方位,摸了摸下巴道:“有什么不一样?我听不懂火凤大人的话。”

      女子冷声道:“一年前,你们水神找到我们殿下,说发现了一个百年难遇拥有纯阳体质的男人,问殿下要不要。

      彼时我们火鬼王殿下深受千年寒毒之苦,急需一个阳气充足的男人与她双修,解掉身上的寒毒,她听说了你们这边有特别体质的男人后,就很想要。

      而水神殿下要我们地府特有的菟丝草做交换。

      十二株菟丝草,一个纯阳男人。

      我们火鬼王殿下当即就答应了。

      但你们水神,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要一年之后,才能给火鬼王殿下男人。

      火鬼王殿下看在大家是多年好朋友的份上,勉强答应了。

      从去年起,十二个月以来,我们地府前前后后总共给水神送了十二次草。

      如今期限已满,正是你们交出那个男人的时候。

      牛头领,你知道这一年来,没有男人的火鬼王殿下,日子是怎么过的吗?”

      “火凤大人,快快把菟丝草放下,我倒要问问,你可知你现在做的是什么吗?你可知,你不给我草的后果是什么吗?别太过分。”

      牛精站了起身,厉声道:“水神殿下的大事,不是你这头火鸡担待得起的。”

      红唇女子冷笑道:“呵,这就是男人吗?给你草,就叫火凤大人,不给你草,就骂我是鸡。”

      “火鸡,你过分了!水神殿下也需要男人,一时半会儿还给不了你们。

      但早晚会把那个男人拱手送到火鬼王床上,你们现在又着什么急?一年都能忍了,再忍几年就是。”

      牛精耍起了无赖。

      红唇女子没有说话,只是愤怒地将一双凤眼死死盯住牛精。

      两人一言不合,看上去就要打起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客厅外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我闻到了斩妖司那群人族的气味,稳一手,先走为上。”

      红唇女子嗅了嗅鼻子,发现势头不好,一个转身,化成一道火光,消失在牛精眼前。

      “火鸡,不就晚几天给你男人吗,你为什么就不先给我草,若是因为你不给我草,导致我被水神殿下杀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牛精大吼一声,可对方已经消失不见,接着看到眼前从前院如入无人之境走进来的三个人,让他有些头疼。

      说曹操,曹操到,凌非凡正是火鬼王要的那个男人。

      他一踏入客厅的时候,就一脸问号,对牛精道:“王伯伯,你刚才在和谁说话呢?我怎么就只听到草啊草啊草的。”

      凌非凡依然用敬语称呼。

      但却觉得刚刚牛精和别人的对话,真是世风日下,牛心不古,伤风败俗……

      凌非凡身侧的凌映雪,还有她的斩妖司同僚,也都这样觉得。

      三人非常警惕地看着眼前的王举人。

      牛精脸色微变,看到他们手上沾染了妖气还有血气,便知道自己的事发了。

      可是,他却又坦然坐下,淡定地说道:“怎么,我的人都被你们杀了?你们是怎么知道王府有异样的?前院里,我设置了重重机关,你们能毫发无损地来到这,还真有本事。只是,王某虽然是妖怪,但从来没有做过违心的事情。”

      凌非凡道:“王伯伯还真敢说,是你安排那个女鬼吸取我的阳气吧,现如今却装无辜,我还称呼你一声伯伯呢,真叫人伤心。”

      “哈哈,没错,那女鬼是我安排的,但没想到她竟成了我们中间的内鬼,是她出卖了这里吧。但这又如何,我无论杀谁,都没有违背本心啊。”

      牛精扯了一会儿皮,突然眼神一变,狠厉地吼了一声,“杀!”

      这一声杀,仿佛平地惊雷,轰轰隆隆,整个客厅好像就要炸裂一般。

      这时,只见房顶上飞下来几个兽头人身的妖怪,地毯下面也钻出来几条爬行动物修炼成的妖邪。

      一时间,近十个妖怪,出现在客厅里。

      这些妖怪身手敏捷,行动迅速,一瞬间就朝凌非凡他们飞来。

      凌映雪和她的斩妖司同僚,同时出剑。

      与扑杀而来的妖怪们,发生激烈的交锋。

      而躲在凌映雪身后的凌非凡,心里正十分焦急。

      怎么这么多妖怪啊,我该怎么办,师父呢?

      恰在这时,坦然端坐在椅子上的牛精,正好注意到了凌非凡。

      他摸了摸下巴,突然以最快的速度,猛的冲向这位拥有纯阳体质的男子。

      “你不要过来啊……”

      太危险了……凌非凡接连后退几步,面露恐惧。

      “叮,你的徒弟惹到了凝气七重的牛精,你将得到奖励——阴阳五行遁法。”

      系统的声音响起,站在客厅外面,偷偷观察客厅内战况的薛林,心中暗喜。

      观主不需要刻苦修炼,也不用特意打坐,只要默诵相关功法的内容,就能使用功法里的法术。

      阴阳五行遁法,和易形术一样,修行者的修为越高,使出的法术越强。

      这套功法总共有七种法术。

      分别为阴遁、阳遁、木遁、火遁、水遁、金遁、土遁。

      只是其中阴遁和阳遁,需要元婴期修为以上,才能使用。

      而其他五行遁法,在凝气期便可以使用了。

      “火遁,火球术!”

      薛林在弄明白了阴阳五行遁法的使用方法后,直接抬起右手,默诵了一遍火遁的相关内容。

      怎么说徒弟已经为自己而惹上麻烦了。

      薛林很欣慰,但同时,他也不是那种坑徒弟的坏师父。

      他是想对自己这个爱徒,进行可持续发展。

      在弄明白功法的同时,眼见牛精就要抓住凌非凡,在对方快冲到爱徒跟前时,使出了火遁中最基础的法术,火球术。

      他抬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突然间两根指头的指尖处发生了一丝空间波动,就好像打火机打起了火花一般,一颗核桃大小的红色火球突兀地出现在指尖之上。

      周围温度在火球的影响下,骤然升高。

      薛林没有多想,只念了一声……“去”!

      那火球直接从薛林指尖飞出去,向客厅内的牛精飞来。

      很快,客厅里,牛精眼前出现一片火红,他大吃一惊,火球来势凶猛,没来得及躲闪,身子立马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还好,凝气七重的修为,面对这种只有凝气一重的火球,根本不用太过担心。

      他停下身子,抖动了一下身体内的灵气,一瞬间就把身上的火焰熄灭了。

      然而这样一来,非但没有抓住凌非凡,还引来了正和其他妖怪交战的凌映雪,以及斩妖司同僚。

      凌映雪身上一股怪力,杀死身边的两个妖怪后,直接一剑向牛精身体插了进去,宝剑剑身全根没入。

      而她的斩妖司同僚,已经有筑基期的修为,这位同僚,他在杀了跟前的几个妖怪后,也一剑向牛精的脖子上砍去。

      牛精对凌映雪刺进自己身体的一剑并不很重视,因为只要稍微催动灵力,凌映雪留在他身体里的东西,就能逼迫出来。

      但他还是对自己太过自信,凌映雪宝剑上涂满了黑狗血。

      黑狗血,可以破掉妖邪的法术。

      如此一来,在黑狗血的作用下,牛精非但不能逼出宝剑,还要受到筑基期修行者的一剑。

      很快,牛精瞪大了眼睛,只听哗啦一声,他的脖子和脑袋一分为二。

      脑袋跌落在地,眼睛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身躯是怎么倒在地上的。

      鲜血满地,凌映雪和她的同僚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到一会儿,牛精身上的人皮脱落,他现出了原形。

      一头身首异处的老牛,出现在众人面前。

      “师父呢?”从惊魂一幕中反应过来的凌非凡,突然朝客厅外看去,他知道刚刚的火球一定是薛林放的。

      可当他要找寻薛林下落时,薛林早已消失不见了。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师父果然是高人啊。

      我又学到了。

      凌非凡心神一震,对薛林的崇拜之情又增加了。

      ……

      “前辈,首领已经死了,你是不是应该把我放出来,饶我一命,让我自由啊。”

      一个偏僻的花园里,薛林正疾步往王府的后门而去。

      在救下凌非凡后,他就快速逃离后院,斩妖司的人与妖怪们发生对峙时离开,这样他才能容易脱身。

      这一切,都是事前计划好的。

      而此时,葫芦里的女鬼忍不住激动,她也想要自由。

      “好,等到后门了,我就放你出来。”

      “多谢前辈。”

      花园离王府后门不远。

      薛林没有走多远,到了王府后门时,便拔出了葫芦塞子。

      一道白烟从葫芦里飘出来。

      很快,长舌女鬼站在薛林的面前。

      女鬼连忙下拜道:“前辈,希望你能遵守诺言,牛首领虽然死了,但水神还在,他一旦知道我背叛,定然饶不了我,所以我得马上走。”

      “嗯,放心,我这人做事有原则,保证你能活着走出这个府邸。”

      薛林看着,眼神很到位,让人不得不信服。

      女鬼放下心来。

      “你快走吧,待会儿斩妖司的人来了,可就不好办了。”薛林挥了挥手,指着后门的方向,向女鬼催促。

      女鬼点了点头,朝薛林盈盈一拜,随后快不向后门而去。

      出于对生命的警觉,也担心薛林突然反悔,所以,女鬼的脚步越来越快。

      而当整个身体穿过后门时,女鬼的心情则从紧张变得兴奋。

      自由了,我又获得自由了。

      她站在后门的屋檐下,回头看去,薛林静静站在那,正对她微微一笑。

      女鬼也回应以灿烂的笑容。

      下一刻。

      女鬼满怀希望地踩着台阶,一步步往外而去。

      “火遁,火球术!”

      突然,一道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她的灵魂发生颤抖。

      女鬼有些不敢置信的回过头。

      然后,整个鬼淹没在了火海里。

      “狗贼,你不守信用……”火海中,女鬼的眼神满是不甘和愤怒。

      薛林慢慢走上前,看着她道:

      “我说了,让你活着离开王府,就活着离开王府。”

      “原则问题,说到做到。”

      话音一落,女鬼已经被烧成了灰烬,四处都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