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鲍之交分拣中心福利排行榜茄子

      等一行人来到‘听水榭’,踧永福从轿子上下来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揣摩着沈昱交Ü代自己那ﶵ句话的含意。

      他让自己多问师傅一些以前的事情,他到底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还不等自己想明白,听水榭的大门便被推开,白衣胜雪的曲幽从里面走了出来,眉梢上燆写满了惊喜,先来到永福面前,面色焦急道:“听说王府被乱民围了,为师本已经派人去打探郡主䋃的쯟情ꢞ况,谁料却被簗堵在门口没法进去,你……没事吧?”

      永福心头一暖,调皮道:“我要蠦是真出了什么㗙事,哪还敢到닀这里来看师傅?”接着拉着曲幽便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好奇᳒地向四周张望着:“师傅这听水榭㴠我还是第一訵次来呢,今天一定要好好逛一逛才行。”

      “好,都依你。”曲幽这时才有机箛会回过头跟萧雪笺撞了一下眼神,只是永福拉着自己走得太快,两个人之间也来不及有什么交流,就被拉|进ቲ了宅子里面。

      ע

      直到所有人都进到里面之后瀏,沈昱这才故意拖在最后面跟了进去,很快,自己就发现一件令自己感到怀疑的事情,这座听水榭中,所有的丫鬟、仆人居然全都身穿白衣,虽嘎然白衣的样式不虽太相同,但很容易让自己联想到在桐山上见过的那些白衣人。

      见到沈昱带着狐疑的目光朝他们看过来,这些白衣仆人并无半点慌张之意,恭恭敬敬地把沈昱迎到了水榭中,刚往䃴里走不远,沈や昱一下便愣住了。

      视戃线퀖所及的地方居然全都是水,这哪里⃫是一座宅院,分明就是一座湖泊被围墙圈了起来,㣂湖泊的上面建起一座座的諊水屋,每座水屋之间用长퟼廊相连,长廊的高度几雲乎与水댶面齐平,远远望上去,像是人在水面行走一般。

      凢“曲仙子果然名不虚传,此处也只有仙子才配윍得上居住吧。”

      壸看到沈昱眼中不加掩饰的震撼,身边的白衣仆䜚人甚ᢗ是得意,笑着伸手道:“贵客请。”

      “你怎么知道我是贵㣃客?”沈昱突然转过头来,笑眯眯쎣的样㮝子像ῳ是玩笑,又像是在故意的试探。

      仆人面色不改,淡淡笑道:“仙子吩咐过了亐,只要进到水榭中的客人全都以贵客相称。”

      惒“原来是这样。”沈昱什么都没有试探出来,点头笑了笑,沿着永福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

      只是他并没有看到,就在他刚一转身,方才还笑容满面的仆人脸上极速闪过一丝狰狞,这道狰狞来得快,消失得更快,恐怕除了他自己之外,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

      磄 沈昱自然也没有注意到来自身后的敌意,自己加速走了几步跟上了緙队伍的步伐,梟就在曲幽马上就要进到湖쯧面上那间最大的水榭时,自己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好奇地张望着,看到跟在后面的沈昱时,笑着招了招手:“弟弟干嘛躲在后面,快点上前来。”

      沈昱连忙挤到前面,笑着招呼道:稛“今天郡主跟世子才是主잪角,哪里有小子坐的地方。”

      “笑话,我说你有你就有。”曲幽颇为霸气地回了一句,接着扭头看着垸萧雪笺,淡淡道:“雪笺,昱哥儿的伤最近恢复得如︀何?”

      萧雪笺除了先前那几天装模作样地照顾几天沈昱,之后便把精襇力全都潞放在朱厚熜的身上,听到曲幽问起,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连忙辩解道:㚴“昱哥儿炜的伤已经好Ⲫ得差不多了。”

      “嗯?”肉眼可见曲幽的眉头一下拧了起来,沉声道:“好蕶得差不多是똞什么样?你不会想跟我说你根本就没有照顾他不成?”

      “弟子不敢,只是,只是……㻒”萧雪笺一改在王府中的得意,面色惶恐地低下头,一㽏付⌧做错事的样子。

      “哼,我让你进王府是为了照顾沈昱,你到底做什么去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曲幽丝ꔻ毫不给萧雪笺面子,大声呵斥起来。

      一旁的朱厚熜听着心里有奢些难受,连忙轻咳道:“有件팺事还没来๬得及跟曲仙子商量,是关于雪笺的事情ಅ,要不咱们先进到水榭中再聊?”

      见朱厚熜开口,曲幽不好再责备萧雪笺,冷哼了一声,不耐烦道:“先进来再说。”

      几Ɀ人进到水榭之后,沈昱这才看清里面的陈设,跟自己想像得不太一样,水榭里的ꣿ装饰似乎极其简单ᔅ,不过就是一桌、一椅,数个蒲줢团而已。

      进到里面,曲幽轻声道:“几位别䧪嫌弃这里简陋就是,自己找位置坐吧。”

      几人中,除了朱厚熜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外,其余人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沈昱与彩珠原本还站在一旁ㆈ,曲幽却特意招呼道:“水榭中哪有身份高低,二位还是坐下吧。”

      看了ᰯ永福一眼,彩珠这才小心᰾地拿着蒲团到永福的身后坐下,倒是沈昱刚想坐,就被曲幽给恻招呼到她的身边,笑道:“上次在安国寺,你不也坐在我身边吗,怎么这次反倒是腼腆起来了?”

      䕑 沈昱露出一丝尬笑,连忙解释道:“上次小子是뿹被了缘大和尚骗去的柤,要是知道那香会如此重要,怎么也ᝑ不会去的。桟”

      䉙“呵䡭呵,只是凑个热闹䮍罢了,以后这种事还多着呢。”

      说完,曲幽笑容渐冷,目光转向朱厚熜,轻声道:“刚刚殿下说有事要与我说,现在ႚ可以说嚹了。”

      ⅻ毕竟自己这是嵒先斩后奏,朱厚熜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先是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萧雪笺,接着轻声道:“曲仙巷子,实不相瞒,雪笺氂现在已经是王府中的人了。”

      劮 “你说什么?”曲幽眼睛一睁,一股上位者的威严Ἲ不由自主便散发出来,目光蘛冰冷地盯着萧雪笺,冷冷道:“世子说的可是真话?”

      萧雪笺被吓得浑身哆嗦,颤抖地点了点头汅,扑通一下便跪了下浰来,哭述道:“弟̃子也咳是一时糊涂,殿下答应弟子䜬待他成年之后便纳弟子为妾,甚至不惜因弟子之事去求王妃,弟子一时心软,便答应了下来,若是师傅不允,弟子再也不会回去。”

      “雪笺,你……”朱厚熜大惊失色,连忙冲着曲幽道:“曲仙子行行好,我对雪笺一腔赤诚,绝对不会辜负于她,还蠚请曲仙子放我二人一马。”

      “罢了罢了。”曲玫幽仰天长叹,轻声道:“既然你已经决意如此,那我说话还有什么用?不过这条路是你自己选了,以后若是受了委屈,可别来找我。”

      “锧多谢师傅。”

      “多谢仙積子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