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x的献身日版

      祁余见뼦他吃了,笑嘻嘻的看着他:“天色也不早了,不然我们今日在此处歇息一晚吧,你去哪可以跟我说,天黎国和安源国各个城我可是都熟得很。”随后又跟࿎南星道:“一会你去捡些材,我们在此歇息。”

      云川吃着饼,不紧不姪慢的说:“前方十里有片湖,湖旁有个木屋湫,很久没人住了。”

      㿸祁余奇怪的看着他,想了一会像是想通了:“你怎么知道,是你家吗툢,那돆咱吃完赶紧走。”

      云川自然不能说在天上路过时看到的,只鯱能ᘌ沉默的继续吃饼,在一起相处了一下午,祁余也渐渐习惯了云川沉默寡言的性格,也不觉得有什么。

      两人来到木屋中,祁余ꉃ将桌上蒙了一层尘土的蜡烛点燃,屋内的景象映入眼帘,號凌乱的桌椅倒了一地,床上拉着蛛网,显然是主人可能遭到了劫难。祁余吃惊的看着一切,又回头看向门边云川波澜不惊的面孔,心中暗想,这不会真是你家吧,着实迾是悲惨,边想边用怜悯的眼神컧望着他。

      云川着实是对房中껈不感兴趣,草草打量了一圈,见祁余正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좯便回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圈屋中摆设,便背着手出门走到了湖边,看着湖面思索事情㓙:魔族来势汹汹,怎会此善罢甘休,这一路走来并未感应到一丝魔气,他们到底是如何来的凡界,又뚭为何突然dž消失的无影无踪,真正的目的是何。

      祁余望着坐在湖边看湖面的云川,叹息了一声,怜悯的眼神未变,看着他月光下宇瘦长的㦓背影,此景倒ꝵ确实显得有些落寞,氠也因此引得他更加坚信他是落难而富家子弟。想到这,他招呼着南星手日脚更加麻利的打扫起来,不一会便招呼着云川进房:“可以睡觉了。”

      云川将卷轴放回怀中,回房后,入眼就是铺的整整齐齐的床铺,他轻轻一笑毫不客气径直走过去,躺在了갗床上,祁余뱴也叹息一笑,퓫毫无怨言胇的直接翻身翘着二郎腿睡在了事先准备在床侧的长凳上,南星趴在桌上,三人皆无言,睡了过去。 㺂

      半夜,雷声涌动,大雨倾盆。门伴随着雷声푷被砰砰的拍响:“有没有人,快开门。”

      南星惊站而起,跑到了门后,祁余也警惕짂的拿着剑贴在门后向外探着。云川翻了一下身અ,没有管。只听门外一人有些急切地道:“我췬们路过时这屋子并没人住,直接踹吧。”说着,便搭脚要踹,祁余一听赶忙将띖门打开,那人一脚踹了个空滚进了房内,祁余看着地上的他,又看看门外男子怀中的着行军衣的女子:“哎呦,姑娘受伤了,快请进快请进。” ﲒ

      聂行奕抱着聂行思绕开他边进屋边道:“多谢了兄弟,你这有没有药,我姐路上遇上촻了强盗受鐿了伤,急需医治。”

      궙 祁余看了看后面跟进来的几名士兵转身跟上去쁗:“啊?药,我去找找。”聂行奕欲往房中走,好将怀中的聂行思鈞放下,춎只见云川从斩房中走了出来,聂行奕疑惑道ު:“怎么是你。”

      云川看着他怀傺中的行思:“放床上吧。”

      聂行奕赶忙将行퍫思放在了云川床上:“对了,正好!你不是会医术吗,快帮我姐看看䀗。鄊”云川坐下扶着她,看着她被雨水浸透的衣服和身上零零散散的伤口:“你先出去吧,将门带菃上。”

      聂行奕上前一步:“我可以帮忙打下手。”

      云川看着行思身上不断流魾到床单上的血水,转头看了他一眼,又回过头,语速始终不快不慢:”你再多说两句...我也无力回天。”

      聂行䶷奕赶忙退出了房中:“好好好,你一定要救活我姐啊。”将房츍门关上,副将聂正虎欲上前拦着:“怎么能让行思孤男惡寡女跟他共处一室。”

      聂行奕皱着眉幽幽道:“还说,要不꧘是你守城不严,让那么多敌人埋伏在我们回营的路上,我姐会受伤吗,再说你又不会治伤,就别这么多废话。”

      פֿ“行奕。”叶宁远看了一眼在一旁翻找包袱的祁余,提醒他不要多说。

      聂正虎想狡辩鲦几句,但说不聝出什么,只得气的带着四名士兵出♘去轮岗,祁余拿着药跑了过来:“我这有金疮药,要不要给他们送进去。”

      禓 坐在桌前的聂行奕忙起身道:“好!快送进去。”

      祁余得到允许直接推门而入,眼前ↂ的一幕却让他愣住了,云川正侧坐在床边板凳上,被他즫挡住一半韓的行思已经褪了半边上衣:“我想不到你竟是这等쨭衣冠禽瓦兽,亏我将你当作好人要保护。”云川也吓了一跳,慌忙抬起手用宽大的袖子挡着她,另只手快速的扯过被子给她盖上,语气中带着丝丝怒气:“出去。”

      祁余将药扔下关上了门,聂行奕跑了上来:“怎么了,里边出什么事了。”

      ၠ祁푆余走向包ࡡ袱,收拾着:“你自己去看吧,自己的姐姐䕄都保护不好。”

      行思痛걮的眼睛微微眯开一丝缝,一鮱抹白色的身影占据了整个视线,温热的手指不时触碰在自己身上。她意识到自己衣服被脱了,下意识抬手去阻拦,云川干脆利落的松开给她拉好一半衣服的手:“晚了,药已粓经上好了,虽没上次见效快,ꛞ但也挺管用。”随后看她自己费劲的拉上剩下的衣服,拪便给她掖好被㢤子:坽“外衣帮你脱了,烘干再穿,贴身湿衣,干了过半,穿着无碍。”说完起身走了出去,昏暗的烛光下,殊不知他的耳垂也红的透彻。 샐

      门刚뮁打开,祁余已经带着包袱要出门,见云川在门中站着,从怀中掏出他三枚玉叶,扔在了桌子上便要走,云䳮川一笑:“我这有뎟药,就直接给她上了。” 哿

      聂行奕上前走了两步:“我姐没事了?”

      云川走到桌前坐下:“明早醒了便无碍了,去帮你姐把床头衣服烘干一下吧。瓉”听完邭,聂行奕跑进房中。

      祁余背着侮包袱回来坐下趴了上来땑:桽“你也有药?你连包袱都没有,从哪变出来的。”

      云川从袖中掏出玉瓶,放在桌艣子上。祁余拿起来端详着:“哇,你家.装药的瓶子都是这么上好的玉。”

      云川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你并不爱财,跟着我是何ᕿ用意。”

      “我只是舍财取义罢了!前边就靠近天黎国了,븺天黎趁≩安原受敌入侵国力大衰之际来安源边境烧杀抢掠,我在那摆茶水摊都半个多月,头次遇见你这么一个人傻鷈钱覍多还心地好ⵑ的人,肯定不想看你死啊。况且...”祁余顿了一下:“最主要的,我觉得你有种亲切感。”祁余将ㆀ手伸向墊药瓶,边说着边将药瓶굇往自己袖홓中带,但被云川看了一眼,便不好意思的给他推了回去,又咀提起水壶给他把水倒满,表现得歉意十足ꅪ:“你放心云兄,这次是我看错了,看你这么孤苦伶仃,以后我保护你了,䓪我罩着你这安源国天黎国随便走!”

      孤苦伶仃?云㨞川端起茶杯笑着摇了摇头,喝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