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团极乐宝鉴

      古大诚看了任敏娟一眼后恨❒恨地说ꆷ:“我真௫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就是那个妍混蛋保罗,让老子赔了夫人又折兵,我这个霉彻底倒大了。”

      任敏娟劝慰道:“现在说这些气话没有任何用处的,事情㕿已经这样了,我们᦯总得想办法解决。否则保罗把你欠下的那一堆赌帐弄到老爷子面前,那你怎么办呀?老爷子的门你还能进得去吗?╡你以后的事情老爷子还会管吗?”

      古大诚烦躁地在房间内来回走了几圈后说苍:“我反正已经䰯完全不要脸了,保罗捏死了我们。而且那个混蛋崂保罗现在寑什螇么时候想要你,我们就得乖乖地让他玩你,这种日子我真的受顎够了!첶这已经不是绿帽子不绿帽狝子的问题了!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这样,还是你跟那⥃个混蛋说吧,那样总比ར我对他说好一点,也有用一点吧。不想了,现在洗澡,睡觉。”

      ......

      乔凡雨对挽着自己的林梦宁说:“林妹妹,你现在快턑成顶祸级浆糊高手了,绘掏起浆糊来,獜下不粘底,上不起泡,我真得叫你林老师了。”

      ᇅ  林梦宁侧脸笑笑后,注视着马路前方说:“哥כּ哥,我怎么越回想刚才的过程,越觉得今天古大诚的表现䅊有チ点奇怪。按理说ꈀ,今ᩘ天샦采用我们商量好顪的办法控制疹住了场面,但古大诚居然就由着我这样瞎扯,你겾不觉得有点反常吗?他完全可以想꾏办法截断我的话,从而切换话题麏的,他是个表达能力Ώ上没有问题的人。何况项目的背后就是利益ꯧ,他应该很上心的,不然他们从美国到东京,从东京到台퍻北,还到香港,再来江浦,他们两人有病啊?这是我现在想不通的地方。就算他们夫妇俩是个纯粹的中介礟,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这个疑点的背㥴后一定有什焑么名堂。”

      㥵乔凡雨说:“妹妹,也许你的直觉是对的,但现在我们只能且听下ವ回分㲔解。下次我们再琢磨一个新的策略应对他们,他띄们的底牌早晚会让我们看见的。”

      酿 ……

      任敏娟放下砗电话后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似睡曣非睡的古大诚说:“保垑罗要我们务必尽快搞定乔循凡雨,顺利参与到那个项目中去,并要通过乔凡雨摸清楚官方对那些腾出来的土ズ地,后面会有什么处理的思路洺?保༣罗说根据`他们所掌握的可靠情况,乔凡雨对区里现任的主要领导有很大的影响力,如果乔凡雨能够帮麽忙,那后面做事情的代价就会很理想,否则就成了一个完全的商业行为,那样먆在利益上将会少了许多。ﺄ”

      縉古大诚坐起身来问:“那个混蛋想让我怎么做?他具体说了没有?”

      任敏娟说:“ᚦ没有说太缗具体的,只是说十天是最终期限퍻,如果我们处理不好,保罗他颢自己会陪着斯蒂文来江浦。垺不过保罗说,那个时候就要我们退还ᄨ这次2万美元的业务经费,也就是说我们这次跑一大圈的所有费用都要自理。”

      “操他妈!这个王八蛋ᓔ,겏真是个畜生砕。费鄹用自理,我凭什么费用自理?又不是我要干这件事情的,퀤是他㫻们힠让我帮忙的,这䐿还讲不讲道理ᚅ了?”说完,古大诚又躺下了,并用被子将头蒙住了。

      ͆任敏娟一脸无奈地⓹看᤟着蒙头缩在被子中的丈夫,内䉺心百感쭹交集。

      古大诚不是个坏人,这是任敏娟迄今仍坚持的基本看法。可这个男人又是个比较典型的公子埥哥儿,遇到事情喜欢想入非非,凡事不会쬘深思℄熟虑,耳朵根还特别软,很容易受人怂恿而产生冲动,而且缺少担当,以及面对庂困难的勇气,这些很要命的性格弱錞点,任敏娟以前并没有感觉똫到。因为在国内的时候,作为一个为人不错,又比较热情和善的部长公子,古大诚所拥有的家庭背景,对所有与之接触责的人是很有点吸引力的,所以在当时的任敏娟眼里,古大诚是一个很如意的郞君。但到了듳美国塬以后的生活经历,让任敏搣娟逐步体会到了古大诚身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的怯懦和糊涂。尤其쐢因为在陌生环境中匮乏롊独立生存能力和应有的自主意识,让一些原本交好揸的熟悉之人渐渐远离了古땤大诚。而保罗等一批来自台湾和东北亚읕的各色人等,则开始成ઠ了与他来往密切的人,从此ꋀ厄䈓运也就开始降临了。

      ꖢ任敏娟经过一个阶段的种种遭遇后,已经猜到古大诚很可能掉进别人的圈套中了,而且他自己根本没有能力从中挣脱出来刔,因此后面还会发生些什么?这是任敏娟无法确定更非常害怕的。当然,从保全自身的角度,任敏娟也设想过若干种避祸的方汥式,可是不到万不得意,她是不会轻易抽身离开古大诚的。对于做人应有的准则,任敏娟有自己立场的。

      夜已经很深了,穿着睡衣的任敏娟感到了些閅许凉意。她从酒店的衣橱中拿出了睡袍穿上,然后䝩坐到了沙发上,任由自己内心的思绪翻滚。

      撱 咣 ㏽任敏娟也不知道过了ꓹ多少时间,只见古大诚突然掀开蒙住头的被子坐了起来,然后下床拿了睡袍穿上,并从包中取出了平时很少抽的香烟꽰,然后一脸严肃地在房间内边抽烟边来回踱起了步。

      Ṅ 任敏娟静静地坐着,支看着来回走动的丈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