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虎访问域名升级正常更新

      天门越打越觉畅快,不觉大喝一声,剑势一变,施展出泰山糌十八盘,身随剑走,륐在岳不群周遭不断来回盘旋切削,越转越急,在岳不群周围布下漫天剑光。

      岳不群双足如磐石般立定,单臂挥动,如千百支手臂,舞动喫着千百支剑,把天门布下的漫天剑光一一挡住。

      又过了几十招婮,岳不群心᡿中默数,已近三百,格开天门一个斜刺后,运起内劲,一剑当头直劈,天门见剑势雄厚凌厉,下意识向旁边一闪,岳不群顺着剑势追击横切,天门忙往后一跃,避过剑锋,不想岳不聺群跟着向前跃进,反手一撩,刺中天门后背。

      天门蔱落下站定,听到旁边一阵赞叹惊讶ុ声,不由有홃些惊讶,感觉后背发凉,伸手一摸,背部衣裳被刺穿了个小饨洞。䈖

      原来岳不群刺破了天门衣服,却不曾伤其㝡分毫,剑术之高超,可见一斑。 鱜

      天门大脸红了红,只是他本来就是赤脸,别人也看不出来,抱拳道:“岳掌门剑法神妙,天门不如。”

      “夺娏命三仙剑,果然犀利!”

      赵老掌门在左冷禅身边道:“这是华山剑宗的剑法,看来华山剑宗也没有死绝,껙把这些高招都传承了下来。”左冷禅沉着脸点头不语。挊

      ⋓方生微微一笑,唱了个佛号,站起身道:“岳掌门与天门道渮长这场比试,可给我们大涨眼界,相信大家都受益良多,当然,这场比试是岳掌门胜了。”

      周边众人皆大声叫好,对于失败的天门也给予极大的赞誉,可谓虽败犹荣。

      컗方生又大声道:“比试暂告一段落,容得ꩠ左、岳两位掌门都休息片刻,相信接下来的比试会更加精彩。”

      㢍众人也知最后这次比试的重要性,刚才两场都耗力不小,需要调息恢复,襐才能以最好状态进行最后的争夺,都没有催促,纷纷盘坐在地,与身旁熟人讨论起两场比武细节。

      左冷禅与莫大的比试,因莫大身法飘忽,出剑诡异,很多人都没怎么看清楚,慢慢众人的讨论,都集中到岳不群与天门的比试中。

      这场比试,一招一式清清楚楚,如师傅传授౶般明了易懂,双方皆反应神速应对精脆妙,越是讨论쵅越觉双方的高明,不少人站起跑到旁边依式比让划起来,感触更深,不觉高山仰止,景杖行行止。

      过来两炷香功夫,岳不群与左冷禅调息完毕,来到场中,周遭慢慢没了声息,皆凝视观看这代表五岳剑派最高水平的比试,胜者将众望所归,担任五岳盟主。

      左冷禅沉着脸,剑尖垂地,道:“삸岳师弟请了。ཿ”

      他接任嵩山掌门,身份已跟昨日不同,对岳不群的称呼也改了。

      ュ岳不群依旧一式苍松迎客,剑롹尖下垂,微笑道:“左师兄小心了。”言罢,剑尖上挑,手腕一振,罩住左冷禅胸前五处大穴。

       左冷禅阔⛇剑一圈,拦住岳不群剑势,岳不群顺势一点,手中长剑刺向左冷禅手腕,左冷禅右手一撤,横剑直場拍,见岳不群收剑,手㗇腕一转一送,变拍为刺,直指岳寬不群面门。

      岳不群轻轻往旁边一跃,反手一记古木䊻森森,依着华山道心됄剑施展开来,两人均功力深厚,剑法精妙,施展开来,比上场岳不群与天门的祅比试竟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及。

      左冷禅施展嵩山剑法快慢有致,中㲾正堂皇,岳不群的华山道心剑,平和严谨,玄妙精深,两人一番好﹅斗,眨眼过了百昷多招。

      岳不群斗得屹兴起,逐渐提高뙻功力,஭全力出ᪿ剑,剑身震动,清鸣作声,左冷禅亦全力施展,一只阔剑䐇呼啸纵横,与岳不群战成一团。

      战至酣处,岳不群亦ㅁ有些兴奋,大喝一声。

      “左师兄,看我华山朝阳一气剑!”

      剑鸣收敛,剑光大作,道道剑光划过天际,向着左冷禅滚滚压来。

      凉 鄕 左冷禅心神一凝,收巆回阔剑,极力防守,岳不群上下纵横隈,ᙕ剑光越来越盛,如朝阳升攼起,灼人眼目,无处不在。

      윯 左冷禅阔剑挥舞,越来越快,在뾤身鮁前布下一道道剑뚂墙,抵挡着岳不群越来越亮的剑光。

      场中剑气纵横,鐧来如雷霆收震怒,廗罢如江海凝清光,周围众人,算是真正见识了华山顶尖剑法的威力,均为之色变。䘜

      嵩山派自赵老掌门以下,各个心头臁喘喘,저脸色严肃,提起心来,一时都觉透不过气来。

      突然,左冷禅大喝一声,在重重剑光中,一掌拍奼出,拍偏岳不群削来剑光,右手一轮,厚重的阔剑当头劈出,竟是左冷禅在岳不群攻势最盛时,找到机会展开反攻。

      左手大嵩阳手,右手嵩山十七路快慢剑,轮番出击,一时间,竟与剑气纵横的岳不群形成抢攻之势,场面一点也肯不落下风。

      岳不群自身也是精通拳脚功夫,如施展履霜破冰掌,或施展九阴爽神傗爪,马上就可重新占据上风,但此时劳,五岳盟主的位置,并不在岳不群的谋烄划之中,⪊却是不能胜了左冷禅。

      遂不뺃再횹转换战术剑法,依着হ朝阳一气剑剑势,与左冷禅缠斗。

      左冷禅逐渐惴夺回主錡动,一掌一剑配合越发凌厉,见岳不群招式略有重复,运劲荡开岳ⲑ不群长剑,左掌呼啸印出,岳不群ꡮ也不躲避,亦伸出左掌与左冷禅对了一掌。

      “嘭” 

      一声闷响,一股巨力从掌击处传来,左冷禅不禁后退了一步,却见岳不群向쾁后一个翻滚,落地后身体又晃了晃,这才定住身形。

      左冷禅正欲抢攻,迵却见岳不群剑尖下垂,左手轻轻摆摆,道:“左师兄功力深厚,岳某这场却是输了。”

      左冷禅微微一怔,脸上慢慢露出笑意。

      周遭的嵩山派弟子,见岳不群被击退,正欢呼喝好,骤然听闻岳不群认输,更是欢声大作,狂喜不已,纷纷大叫。

      “左盟主!”

      “左盟主!”

      五岳盟主算是名正言顺落入嵩山派的怀里了。

      岳不群环视一圈,轻轻一笑┌,缓缓退出场中,左冷禅哈哈大笑,双手高举,环视滳众人。

      ഊ周遭江湖ᆰ散人亦被屃气氛博带起,同声叫喊。

      “左盟主!”

      쬽 “左盟主!”

      现场气氛从刚才的凝眳重,突然变得热烈起来,赞声大作,祝贺不断。

      뵞这是左冷禅的高光时刻!

      左冷禅这辈子,从没有如此荣耀Г,往贚日严肃清冷的脸庞,也变得红润,骄傲仰着头,接受着各师弟、各派掌门的祝贺。

      媓几謡个武功高齜深的如方生、玉真子、解风等,都饱含深意看了年轻的岳不群一眼,见他脸带微笑,神色正常ꔒ,也都把目光投向赵掌门鲔、左冷禅,祝贺嵩山派再次担任五岳盟主。

      正得딕意间,一个嵩山弟子身形惶䈀恐ᧈ,跌跌撞撞跑进场来,左冷禅不由眉头一皱,汤英鹗上前一步滇,不悦喝道:“何事?”

      那弟子满脸惊恐,脸色苍白,指着山下,吃吃说道:

      “␍魔㮝…”

      “魔教…”

      “魔教任我行闯上山来了!”

      䰂周围喧嚣热闹的声音顿消,众人皆ι露出不可思议神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