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直播550tv安卓

      丐帮帮众左右列好,便听见蹄声哒哒而来,两匹健马徐徐走出,左边马上的人是已经瞎了的阿紫,而右首马上的男子身穿百结锦袍,戴了人皮面具,神色木然,俨如僵尸。

      游坦之?

      林澈确实吓了一跳,暗叹所谓命运,就是冥冥之中都已注定,即便萧峰和阿紫的人生轨迹都已改变,但游坦之终究还是迷恋上妖女阿紫,被折磨成这般模样。

      萧峰冷眼看向段正淳,说道:“大理段王爷,让他好生管教!结果还是落成这般下场!”

      林澈呵呵一笑,人家怎么说都是你岳父大人,萧大王要这么刚吗?

      丐帮作为此次英雄大会发起人,帮主游坦之来到之后,各路人马都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黑压压的人头布满山野,林澈一眼扫去,心里估摸着,起码有数百名来自中原各地的豪杰,星宿派千余人、少林僧人千余人、灵鹫八部及36洞72宫千余人、丐帮三百多人,还有普渡寺道清大师,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大相国寺观心大师,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清凉寺神山上人、吐蕃鸠摩智、函谷八友、大理皇室、慕容复一伙等小团队,数都数不过来。

      打量之际,只听轰的一声,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漫来,转头看去,原来是庄聚贤和丁春秋在阿紫的挑衅下动起手来了。

      游坦之和丁春秋使的都是腐尸功,整个少室山下登时焦臭熏天,一些太过靠近的人已被熏死,有些赶紧逃离,一边服用解药。

      一击对掌,两人不分高下,心中都是暗自忌惮,立即倒跃丈许,皆是反手抓起身后的弟子,以阴毒内劲使在弟子身上,互相抛去。

      不幸被抓起的弟子先是在半空中撞得筋断骨碎,随后毒气相碰,发出焦臭,一齐毙命。

      两人越丢越起劲,片刻之间,两派弟子的尸体已经横卧满地,脸上均是一片腐烂发黑,神情可怖,惨不忍睹。

      众人虽心向丐帮,但看丐帮帮主也如此惨无人道,既感骇异,也暗暗称快,均想这两个邪魔窝里反,那是再好的事了。

      不料一场势均力敌的毒战,却在倏忽间结束了。

      丁春秋忽然搜的一声,使出“柔丝索”,擒拿到阿紫,游坦之登时被吓得双膝跪倒叫师傅,把整个丐帮都送给丁春秋,还在丁春秋的命令下,要去挑战少林方丈玄慈,看得众人瞠目结舌。

      萧峰看得额暴青经,怒气陡生,他虽已不是丐帮帮主,但丐帮是恩师汪剑通所留基业,如何能容旁人肆意诬蔑?

      林澈看萧峰已经按耐不住,未免他扛着音响跳出去抢戏,赶紧拿起桌上的紫薇软剑,笑道:“萧前辈你要没其他事的话,不如就坐这里喝茶,看晚辈借此扬名立万。”

      萧峰忙看林澈一眼,他知道林澈内力深厚,但却未见过林澈出手,适才游坦之的功力既强且邪,玄慈在武功上是否敌对都不清楚,还要面对各种毒功邪术,这小年轻怕是挡不住。

      看林澈已经起身离去,萧峰不由摇头,凝神运气,随时准备出手相救。

      此时的游坦之正在背诵全冠清准备好的台词:“少林派是门派之首,丐帮是第一大帮,但不相统属,大宋兵微将寡,国势脆弱,全赖我江湖同道,今日咱们便分出高下,胜者为武林盟主,败者服从武林盟主号令,天下各位英雄好汉,今日都聚集于此,有哪一位不服,尽可向武林盟主挑战。”

      游坦之说罢,全场一片静寂,他下跪拜入星宿派的行为确实让人不齿,但展示的实力却是武林之中的翘楚,在场人数虽多,但能与之相提并论却寥寥无几,只能任由他肆无忌惮叫嚣。

      林澈懒得听玄慈这龌龊货跟游坦之打嘴炮,高声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庄帮主过来叫声盟主!”

      声音虽大,但也传不了整片山脉,只是在场之人皆有内功在身,早将一字一句都听在耳里,沿声看去。

      担心被误认的人立马让出一条道来,林澈不动声色地走在夹道之中,所有人都在打量着他,但都无法将眼前的少年与江湖上的知名人物挂连一起。

      走出人群,面对游坦之和他身后的星宿派门徒和丐帮帮众,林澈心里也是紧张,这一千多双严厉的目光都在紧盯着他,似乎在寻找任何可以挑衅的地方,好在林澈的神色并没有将他出卖。

      “愣头青,快回来!”一个小女孩的尖叫声打破了寂静。

      林澈听声便知是伏牛派的巧云,头也不回,装作没听见。

      老子好不容易把格调装满,你别逗我笑啊!

      游坦之心无城府,闻声一呆,瞧了阿紫一眼,心下甚是焦急不耐,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玄慈撕了,连忙对着林澈说道:“没名气的家伙就走开,别碍着我跟方丈动手吧!”

      林澈潇洒走出,游坦之却视而不见,一时间,人群之中满是咳嗽嗤笑之声。

      游坦之继续对着玄慈说道:“契丹人乔峰单枪匹马一闹,中原豪杰便打了个败仗,西域星宿海的星宿老…”

      “他是星宿老怪,你是星宿小妖!”包不同躲在人群之中忽然大喝,惹得人群哄笑大作。

      林澈已经被彻底无视,不气反笑,此刻也彻底明白什么叫人轻言微。

      但凡是个稍微有点名气的人物跟他一样站出来,江湖中人多少会卖点面子让他说句话,而不是像如今一样漠视。

      越想越气,忽然拔剑出鞘,运力一扫,一道紫色的剑光如同凌厉的月光滚起漫天风沙,向游坦之割去。

      游坦之只感一阵杀气,转头看去,眼前三尺处已多道剑光,心惊之下,不由得退了一步,双掌格挡在前。

      嗤嗤声响,紫光散去,毒气弥漫。

      游坦之掌心多出一道渗着血的伤痕,众人皆是呆若木鸡。

      天下剑术之中,任你剑意再强,也决无一剑气可击到五丈以外,可刚才那一剑足有二十米,而且还剑劲惊人,若是换做寻常高手去接招,双手已经报废了。

      林澈:“诸位,现在能不狗眼看人低了?”

      众人一愕,皆是不敢再看轻对方,心里既感愤怒,又害怕被记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