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梦妍杨风的小说

      홢第二天中午。

      囯 덦给喜妹检查的医生下班准备离开办公室吃饭时,发现同事췦桌上放着挺丰盛的嗝午饭饭盒,人噺却有事离开了,于是他抽了对方桌上的两张㧷卫生纸,裹着对方饭盒里的两颗水果和一条炸肉排,装进了兜里,ᢾ吹着口哨若无其事往外走。

      就在这时,他手上的终端响了,吓了他一跳。

      “喂,什么事?”因为做贼心虚,所以他口气不怎么友善。

      麑 “怎么,消息又不想要了?”终端中传来被变声器扭曲的尖锐声音。

      “哎呀,原来是您啊……不是,ᑘ我这边有人惹我生气了,抱歉呀鰡。”这医生变脸很快,一边嘴上恭维着,一边䵳插上耳机,“这么快⦅就查到了吗,真不愧是窥秘人呀。淂”

      ش“我们是뺯专业的,自然很䢌快。说正事,仇医生,紌我们找閶到了她们这一个月的行程,这其中牵扯到了最顶层的权力博弈、一个大势力的解鐝体、一场生死之战的胜负、恨与爱的纠䚗葛缠绵……你不加点᚟钱吗⛨?”

      迕 仇医生被这些大词唬的一愣一愣地,感觉查出来的东西뽯十分有料的样子,喃顿喃道:“加多少?” 皷

      “两千……”

      “成交!总共一万盾马上打给你!”医生长吁一口气,他听这人说那么严重,还以为要次加多少钱呢。

      等信息传了过来,仇医生一看,睾这才发錤现上了䷎当。

      “一个从‘历史真相’的崩溃中逃离的安保队成员而已,说的跟什么传奇小说主角一样!”

      뎚 他继续阅览着后面的内容。

      㞴这女人离开安保队后,又在昨天参加了一次雇佣兵的行动惪,然后其他人全部被擒,变成了警察膰的业绩,而她全身而退,被疑似行动目标的家伙硏送回了家……

      “所ꈗ以说这就是生死战、恨与爱?”仇医生感觉ᬭ自己受到了羞辱了。 뾰

      在这些信息中,喜妹和她妈妈这个月的䚊行踪并不复杂,她妈妈其实一直在家,而喜妹这里几乎所꣔有信息,都是从监控录像和新闻报道里得到的,所以要得到会很容易。

      他此时感觉自己花了冤枉钱,但随后他就忘记了这么一回事。

      “这个东平有点意思啊,竟然㸛可以解决掉那么多雇佣兵,难不⺐成拥有神秘能力쒗?”仇医生被吸引注意后,一直留意着给他的文件包中关于东平的耻信息ᑟ,在其背景中,看到了“出生成长于新人之脡家”的记录。

      “新人之家……好眼熟,啊,前一阵奇米ﴟ那个神棍,不是说他遇到了一个癌症自然消失的神奇案例吗?那患者好像也是新人之家的!”

      㨰 톅想到这儿,仇医生一路小跑到奇米医生的办公室。

      푄䦟“你上次遇到的那个癌症自愈的人,렾是叫什么됄名字?”

      突然被一个一直跟他不对付的同事询问,奇米一时还有点蒙。

      “额……安娜……”

      听到这句话躮,仇˃医生转头就走,连奇米在身后骂他神经病也ㇹ不理。

      → 不能停留,因为他表情快控制不住了! 椂

      在路上읿,他激动地发抖,要不是身在医院,他简直像跳起来尖叫。

      连续两次自愈案例,녺都跟东平这个痯人有关……他好像找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 任何秘密都是有价格뱭的,为了找到喜妹母女一月的行踪,他花了一万盾,而现在这个秘密,如果他卖对了人,䟁那下辈子的䀹荣华富贵可能都不用愁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座位上,仇医生拿出一个本子,用笔在上面画着一些符号,这些符号代表着他筛选出来础的买騻家。

      在他不断画出符号,又把它涂掉后,终于在纸上留下了三个符号,籅分别Ѵ是王冠、权杖和树冠。

      之后他又想了想,拿笔在三个符号上点来点去,最终停在了王冠上,在上面画篏了个圈。

      之后他走ꮋ到厕所,整理夕好衣服,然后借厕所的公共洗手液洗了洗ᕔ脸和手,然后在抽出纸擦了手后,又连抽十几张纸放兜里,最ⴤ后照着镜子挺胸收蹜腹,挺威严地说了句:“以后请叫我仇炋鱼븄男爵一世!”

      속 然后他蠔就保持着“男爵”的自信,大摇大摆的往外走。

      可惜,来得快的东西,注定去的也快。

      没过多久,仇医唸生莫ꩡ名的自信就消失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份太低,够不着那钦定的买家……

      想不到办法的仇医生,终究还是很不贵族的使用了网络,搜索“普通人怎么向国王传递消息?”

      很凑巧,有人曾经问过这个问题,在无数明显编造的不靠谱答案⛦和抖机灵的段子中,읗他找到了一뿳个切实可行的回答:

      “谢邀,徖原谅我先匿了,毕竟话题挺敏感的。

      说正事,首先,我先给出一个定论,在如今,普通人是没有办法直接面见国王陛下的。这不是因为身份差距,若早十几年,国王陛下还出门时你还有机会,但如今就难了;我们敬爱的国王别看在电视里还挺壮,但实际上他已经九十七岁了,他很老了,已经不텘爱出宫了,平时基本上都在子树苑,别问这是哪儿,该懂的自然都懂。

      所以,普通人唯一可行的,向国王陛下传递消息的方式,只能是借由国王信任的人来转交,至于国王信任谁嘛……你若连这都不知道,那以你的水平能向国王传递什么消息?分享刚编的故事吗?”

      仇医生虽然对政治不是太感兴趣,但好歹还是知道,一直跟在国王身边쥮的那个看上去比国王老很多的侍者,肯定是国王信任ꆩ的人,这个老人叫堂茨,从小跟国王一起长大,一直负责服侍国王的饮食起居,从国王登基到现在,鈳他已经破纪录地当了七十三年的宫务大臣了뫚。

      对于其他人来说,怎么联系到堂茨是不比联系到国王简单的事,但对仇医生来说就不一样了。

      븜 堂茨的孙子的侍女曾经可Ҵ是他的前女友!

      在花了两个小时,坐飞艇到了狮王城后,仇医生又花了三万盾买通了前女友,获得了午饭前,Ú在一个俱乐部门口“偶遇”堂茨孙子的机会。

      在仇医生在踌躇满志地走入鬃毛俱乐部大门后,没过违多久,又被人衣衫不整地抬着扔了出来,最后脸上还被甩了二十张金盾纸币。

      ᧺ 晴仇医生躺在地上气疯了,你羞辱我,打춭我也就罢了,这些信息他明明꼣光成本就他就花了四万多盾呢,却被这些混蛋用两千块盾强买走了,这也太过分了!

      퇠他越想越气,最后干脆心一横,转身就走。

      你给你们家惹上了大祸了,哼,你等着,有你后悔的时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