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闺蜜5韩剧

      캗张夜此时在放映厅,用镜瞳学习了放映机的操作,随手将放映厅大叔打晕,将路明非想要的画面切出

      画面里,Eve带솸着W쑙all-E突破音障,配乐也及时响起。

      路明非大步跳上舞台,站在银幕前那张复印纸上,蠟深吸一口气,准备对全世界大喊一嗓子,檴陈雯雯,我喜欢你!

      诺诺说要把男人的一切都赌껁上,路明非觉得自己有这觉悟。

      “三年了,我们文学社的同䯌学大概是要分开逮了,也许分开了就很少再能相聚,以后每个春夏秋冬花开花谢雪落雪化的时候,都不是我们这群人在一起了,ퟘ想起来会有些难过……我作为文学社的理事,很高兴地能站在这里做最ᬦ后的致辞,本来这些致辞该是给所有同学的,但是我只想跟一个늙人说……”

      不耐햩烦的苏晓樯跳出来大声说,“路明非,你唧唧歪歪什么呐探?”

      但如果有人仔细看就能发现,她的目光有些呆滞,她在和张夜对视的时候就被他催眠了。而目的是为了让剧情可以按路明非的想法走。

      路明非用凶悍的语气说,“闭嘴!我又不是要跟你说!我只是要跟陈雯雯说!我喜欢她三年了!别是三年三年又三年!我可不想当一辈子好人!”

      㨰他此时的装扮딎和凶悍的话语,如同是只宣誓主权的狮子,他真的把一切都赌进去了。恭

      聚光灯打在陈雯雯身上,她有些动容,他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嘛?如同狮子般的语气充满了对女챽性的簱杀伤力,此时的他如同小说里的霸道总裁,只要是个女孩都会觉得安全感十足¦,他什么时候有的这种气势份?

      在放映厅外透过门缝的诺诺看见这一쳰幕暗暗的骂了声,“见鬼!路明非装备太豪华了吧。偏偏又误打误撞的走出了对一个文学女孩杀伤力最大的霸道总裁路蟀线,陈雯雯也是居然在这时候有些动心,她不会想要答应吧。”

      场间暂时安静下来,只有背后投影幕的音衬乐还在继续,陈雯雯缓缓起身,她看着路明非的眼睛坚定道:“抱歉,明非,也许럔我今天玳不因该让你来的,今天关于赵孟华的安排我都知道,却没有告诉你,如果不是张夜突然出现,阻止了你,你可能会成为那个i”

      她说着,眼睛柔情似水的看向也在台上的赵孟华,赵孟华也已经示意小弟去看看放映厅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嬜现在放的是路明非想뿹要的。䊓

      小弟进入밦放映厅,发现晕倒的放映厅大叔和他手里的一瓶酒,他以为是放映厅大叔喝多了,他来到放映机前开ꑶ始操作,赵孟华选他是因为他也会操作放映机,

      张夜开着冥照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知道路明非还是失败了,陈雯雯知道路明非那如同狮子般的气势始终只是暂时的,她是喜欢那种风格,但路玖明非明显不能一直给她。

      放映机灯光亮起,全场发出了“嘘”的声音,没太听懂陈雯雯话的路明非,抬起手臂遮脸,心里暗♰暗想着“自己这是被拒了吧?是啊,悲剧了첀啊!”

      䧴 路明非的眼睛适应了强光,看见徐岩岩和徐淼淼像是两只保龄球瓶㹘那样站了上来,他们身后缓缓跟着之前欺负过급张夜的朱勇俊,他穿着之前赵孟华给自己的衣服。

      台下还是一片嘘声,路明非忍不住귻了,跑到距离银幕几米的地方去看。

      一行字,“陈雯雯,l,Lov킣e맋,You!”

      路明非眼角的余光扫到赵孟华,赵孟华捧着一大把深红色的玫瑰花,在几个好兄弟的簇拥下跳上舞台来。

      餑这次,路明非彻底懂了。

      身体从指尖一寸一寸地凉下来,直到心里,直到头盖骨深处,直到那些因为采蒲公英跑了太多路还在酸痛的关节。徐岩岩和徐淼淼是两个“o”,朱勇俊是那个小写的“i”,合起来就是完美的,“陈雯雯,I Love Yoꣽu。”

      还是最风骚싡的小写。以路明非的脑袋瓜子,想破了也想不出这样浪漫的手法来,但是有人脑袋瓜子比路明非好멗,英语更比路明非强。从小家里就有英语家教嘛,风骚的小写“i”对他还不是家常便饭?

      路明非看着陈雯雯,陈雯雯在看赵孟华,颶眼睛里仿ޕ佛蕴着夏晚的露水,就要流淌下来。她在路明非表白的时候那么忧郁和沉默,这时候却不了,路明非看得出她眼里的快乐。路明非觉得自己石化了,就要一点点碎掉了。他忽然ᱡ想到自己包里的那束蒲公英,一路上跑过来,是不是零落得只剩下光秃秃的杆儿了?

      “虽然我晚了一步,但我还是要说,今天本该是我们文学社聚会,不过我就是借这个机会,”赵孟华大声说,“我们马上要分开了,我不想后悔,我想跟陈雯雯说…豩…屏幕上都有了……我怎么也要赌一把啊!要不将来分开了,天南海北见不着面儿,我喜欢一个人三年,谁也不知道,那不衰到家了么?”

      “好!老大好样儿的!”徐岩岩和徐淼淼都拍巴掌,赵孟华的好兄弟们也都拍巴掌。

      “女主角!上台!女主角!上台!”赵孟华显然做好万全的准备,台下叫好鵧的人都有了。

      “⭀答应不答应?答应就快啊!赵孟华很好的!”

      “我也喜欢……你的。”陈雯雯칑看着赵孟华,细声细气地说。

      寂静碎䉔掉了,仿佛雷霆贯穿长空,电光直射天心,雨沙沙地落下。

      喧闹声中,“哇”的一声哭,路明非抬头,看见“小天女”捂着脸就跑了出去,她的催眠在说完那句话后就停止了,她்此时也明白张夜给她纸的原因了,所有人都知道赵孟华的安排,除了路明非和自己。

      所有人都跑上来围绕着陈雯雯和喤赵孟华,仿佛婚礼嘉宾似的。

      路明非渐渐的仿佛失去了脊柱的狗,连那身笔挺的西服也没办㯨法在给他任何支撑的力量,他想离开,但也不知道可以去那里。

      椙张夜开着冥照,推开放映厅大ጀ门,离开。

      诺诺在他之后,如同天使一样进入。

      “李嘉图,我们的矸时间不够了,还要继续参加活攗动么?”诺诺走到路明非面前,用一种清晰冰洌的声音说。每个人都能听清她的话。묪

      她的着装风格全变了,披散的暗红色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深紫色的套裙,月白色丝绸的小衬衣,紫色的丝袜,全套黄金嵌紫晶的订制首饰,比平时骤然高了十厘米之多,压迫感简直让路明非也腿软。诺诺及时托了他一把,让他站稳了。

      “ᑸ哦,我……”路明非呆呆的,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他成了万众目光的焦点,像是架在太阳灶冊上的热水壶,他綣要被那些人的注视灼伤了。

      ꗷ“衣服不错,就是发型有些拖累了讏”诺诺对还没适应过来㵾的路明非评价道。

      介然后诺诺从贴身的小包里摸出一把梳子,转到身后为他梳理头廨发,温柔介乎他老娘和他姐姐的感觉之间。

      “这才是我们的李嘉图·M·路啊。”诺诺拍拍他ٍ的脸,满脸笑容体贴至死。

      閗她面对着路明非的同学们,只有路明非知道她在做什么,诺诺M开心地捏着路明非的脸,捏成狐狸捏成猪。

      路明非知道她很得意于自己衰到家的模样。这个小巫婆是绝不甘心别人比她强的,只能她压倒别人,拯ᯈ救别人,不能反过来。

      诺诺捏他脸的力量加大了几分,“你以为我对其他人都像对你那么够义气穟?”

      “各位喢同学好,李嘉图晚上还有活动,我们先走艣了,大家慢慢玩,开心一点。”诺诺对路明非的同学们微微欠身,露出深宅大院里管家的ᵆ无暇笑容,冷漠,又琐叫人无从挑剔。

      “李嘉图?”赵孟华问。

      “李嘉图·M·路,我纯们都这么⫦叫他。”诺诺说。

      外面,凌空星看着提前出来的张夜,笑着过来拉住他的手。凌空星她同样暗红的头发被她梳成两条马尾,穿着红色的套裙,白色丝绸衬衣,白色丝袜,并没有带首饰,如同是邻家女孩。

      张夜也是笑了笑解除言灵,猽她之前的位置放着他银灰色的杜卡迪PikesPea鏙k,因该是她开过来的,她并没嫩有和诺诺一起进去,因为诺诺说她并不适合去带路明非,一是表情太冷了,二是如果她出现所有人估霗计都会认醫为是为了帮路明非숄撑面子。

      张夜拿出粉色头盔递给她道:“真可爱,不过下次开騡车带好头盔,我现在不好出现在路明非面前,你팊……张夜微微榹一顿,“诶!见鬼,我怎么会把这任务给你呢?你的性格也不好安慰他啊,而且他还怕你说他的爱情观呢?”

      凌空脨星接过头盔,嘟起嘴说道錕:“我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又不是当初那个我了,我可是在你的教育下,把破碎的世界观给拉回来了。”

      菓张夜白了她一眼,再次떯使用冥照,将两人和车笼㦃罩,同时心里暗暗想道:“我还不知道你,不过只是在我面前这矚样而已,我不在的时候野的比之前还疯。”

      路明非从影院里面出来,影院门口一旁停᧨着一辆车,红得像是火焰的法拉利599 GTB Fiorano,路明非看汽车杂志上说这东西差不多要卖500万。他犹豫地看看诺诺。

      “上车咯,칟自然一点,他们跟在后面看你呢,要摆出一副‘法拉利算什么,我家里除了布加迪威龙就是迈巴赫’的表情啊!”诺诺的嘴唇翕动。购

      路明非坐在副驾◗驶座上,两手老老实实放在膝盖上。诺诺发动了引擎,法拉利如脱缰的野马般蹿出。

      凌空星带上头盔,骑上摩托车,张夜坐在她后面,双手抱住她,暗两人在后面跟着他们,张夜找到合适的机会,让凌空星和摩托车放出了冥照领域,

      张夜之前就把法拉利的油给搞出了些,为了让它停的近点,防止自己摩托车跟不上。 ꯻

      此时张夜抱着凌空星,风带着凌空星独有的香味传入他的鼻中,那是她常用的桃花味的沐浴톅露,闻着香味的他有些想入非非。

      凌空星感受着张夜抱住她的腰,心里微微高兴,油门速度也猛地一加,速度一时间直接加快到了120码左右,张夜抱住她的手微微用力,整个人险些落下去,他心里暗暗想到:“果然你还是那么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