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跳远世界纪录

      鐏赶尸人左手虚握置于腰部有如刀鞘,右手无名指与尾指弯曲至掌稂心,大拇指扣住尾指与无名指的指甲端。

      是为藏甲。

      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伸直如宝剑出鞘。ශ每念出一字用右手手指如▸剑在空中横批竖画,奇数为横,偶数为䈌竖튐。

      四纵五横藏六甲。

      奇门遁甲,$纵横阖辟,变化无穷。

      赶尸人的身躯已经凌空飘起七丈,高声吟诵道ꯎ:“临兵斗皆阵列,前行者者临前,列阵皆뒔斗兵行……”

      大殿内滰杀手高汉阳长ﭲ刀出ठ鞘,他没有第一时间去追杀赶尸人,因为靠墙的九具尸体几乎在同时启动,额头黄色符纸上用朱砂写着清晰ᖇ的文字,四纵为兵者阵前,五横为临斗皆列行。

      ꐭ四纵五横搭成了一个ޮ直角,外角如箭矢般对准了山门的方쏂向,内角将室内所有人包容其中,阴寒的杀气充斥着整个佛殿。

      不退!

      也无路可退!

      칮高汉阳大吼一声,挥ꤛ刀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四纵队尾,首当其冲的就是䡔前字位僵尸,一刀横削,试图将这僵尸삸头颅斩断,高汉阳出뺉手从不留믉情! ␩

      如乌饔云般凌空漂浮在雨夜中的赶尸人双手的拇指和食指围成圆鮳形,默念大日如来之自在力,结前字印。

      前字位僵尸足尖一点,身躯如螺旋般向上升腾而起。

      ퟜ 赶尸人手势随即一变,无名指,中指,拇指直立,小指,食指弯曲,默念大日如来之金刚萨朵。

      五横之冰中斗字位僵尸低头,双手从颈后脊椎之中抽出一根鲜血淋漓的三尺铁锥,在临皆两字位僵尸的掩鋋护下向高汉阳的咽喉刺去,勇猛果敢,出手如电。

      ffi高汉阳反手一刀将刺向自己铁锥磕开,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此时已经升腾到大殿屋ퟟ顶的前字位僵尸从空中俯冲而下,双臂伸直,乌黑的拳头挟风雷之力强攻高汉阳的顶门。

      嫻高汉阳不得已再退,行字位袉僵尸双拳重击在地面上,坚硬的青砖如同被一双铁锤击中,嘭!的一声碎裂成渣,随之出现䝰了两个深深的凹坑,拳印清晰可见。

      书童茗儿吓得身如筛糠쑢,他想뀑逃却连一步都挪不动了。

      赵长卿护住白玉宫,大声道:“白姑娘别怕,我来保护你。”⑽手中油布伞撑起挡在身前。

       白玉宫嗤之以鼻,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先把自己保护好再说,拿ퟒ油布伞当盾牌,你是来搞笑的吗?

      她一把抓住秦浪的胳膊,这种时候,这死骷퀽髅居然还在装死,得想个办法逃走。

      秦浪入戏了,反正有白玉宫拖着,以不变应万变。

      茗儿⣨望着회蜂拥而至的僵尸,颤声道:“公……公子⚻……鬼…婕…鬼……”

      赵长卿大吼道:“君子胸怀坦荡,我풋有浩然䪧正气,岂惧魑魅魍魉,茗儿!笔墨伺候!”

      剌书童被ꅚ他这一吼方才如梦初醒,哆哆嗦嗦去解开包裹。

      걝 噹!

      高硉汉阳第二次试图从四纵中末尾的ত行字位僵尸实施突破。

      行乃超人之境界,代表涅槃之大日ۓ如来之境,赶尸人左手的拇指和㧑食指圈起,左手其余手指轻轻握拳,以右手包覆左手,结行字侞印。

      高汉阳的这一刀成功砍在行字僵尸㎺的头顶,长刀发出金石之声,僵尸纹丝不动,皮毛未损。

      六궶甲潜动,九星暗涌,九具各自代表᪗真言的僵尸先后启动,高汉阳不得不再壡退,僵尸步步逼近,包围圈繿变得越来越小。

      书童茗儿哆哆嗦嗦展开长卷,青山书院的弟子赵长卿扬起啝饱蘸墨汁的狼毫齂,望着熊熊篝火,挥毫;泼墨,气吞万象,提笔的那一刻起,他浑然忘记了周围的险境,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篇《浩然正气歌》之中。

      졻——天地有斶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地维赖以立,ᝅ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忩,道义为之根……

      轰!

      室内的那堆篝火并未添柴뙂,烈焰却突然蹿升起来,橘红色的ॿ火苗高达两丈,熊熊火光嬥将这个残破不堪的大殿照得亮如白昼,九具僵尸也被这突㚯然升腾的火焰惊了一下,鎷动作为之一滞。

      뾍 火光从破损的屋顶冲向天际,凌空漂浮于夜雨中ꐡ的赶尸人看到那皤突然暴涨的火光心中也是为之一沉。双手食惺指立起,其他⸬手指弯曲如産勾结临字印。遇事具不鿄动不惑之意志,默念降三世明王之不动心。

      磕 稳!

      杀手高汉阳抓住这难得的时机ꡘ,挺刀再冲。

      白玉宫高声道:“临兵乃此阵中枢,破其一则功成!”她早已看出赶尸人利用九具僵尸庅布阵,也知道如ῢ何破解,但是她自己是没能שׂ力做到的。

      高汉팟阳气沉丹田,前冲之际,将体内所有能量集中于握刀的右臂,挥刀之时真气外放,雪浪般的刀芒瞬间增长,看上去刀身在顷刻间增长了一倍,刀劈中枢临兵二尸,这凝聚全力庤的艺一刀誓要破去阵法中枢。

      ﯺ 此时赵长卿的《浩然正气歌》已经写到——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ꤱ 他的书法写得极好,鸾漂凤泊,力Ǟ透纸背。

      ⣽ 窚每写完一句Ş,篝乶火就燃得更旺一些,与之对应的遅光芒岗更是成倍增长,火光已经映红了半边夜空。

      Ᏺ赶尸人双手手指全部向内弯䩄曲交叉组合,毹结阵字印。听灵界之声,默念大日如臘来之抾慈悲心。

      慈悲心对自己,驱使九具僵尸彼此照应同心协力首尾呼应。

      斗怴者两字位僵尸奋不顾身地向前冲去,以身体为临兵二尸挡住高汉阳气贯长虹的一刀,刀芒如雪,从斗字붲位僵尸的右肩劈落,斜向切开它的肉体ⴈ,一刀破两尸,刀锋斩断斗字位僵尸之后继뽿续切开者字位僵尸的尸体刀锋从僵尸的左下腹破体而出。

      两具被一刀分为两半的尸体轰然倒在了地上,断䑕裂的肢体仍然在地上挣扎。

      潤——鼎镬甘如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闭侅天黑。תּ

      赵长卿笔走龙蛇,已达忘我之境。

      篝火即将燃尽,可是冲天的红光却越来越盛,这光芒并非来自于木材的燃烧,而是赵长卿贯注于笔墨中的浩然正气。

      狼毫可破甲ퟸ,笔墨能吞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