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性XX俄罗斯

      白白从感悟中醒来,神色凝重,眼前这位称自己为师叔祖的弟子,说话的语气仿佛师门长辈,有多久没有听到人教训自己了?三年,五年,还是十年?

      “今日本不应是我来。”白白说道,又环着四周望了一圈:“来之前,我便想着,齐云山上有什么值得我来?便是说世人传言有我天心门嫡传功法,但这对我而言又有何用?”

      众人碎碎念念,大多是在应他这一句话,而后又都在问:“那白白为何而来?”

      不等他人问,白白望着吴奇柳,仿佛在等他问问题,但吴奇柳不为所动,他只得接着道:“小师叔让我走上这一遭,我便来了。”

      台下哗然一片!

      元兴平,这是要认齐云山道统了?但又为何是这个时候?

      不理他人的议论,白白接着道:“门派内有几位师兄师姐的天赋比我更好,但他们都错过了这一次近在咫尺的机缘。我要感谢小师叔,更要感谢你。”

      “因此,我会认真的对待接下来的战斗。”

      说罢,他把修为调整到炼气大圆满。

      吴奇柳见他慎重认真,不由得感叹:“不愧是天才。”

      天才自然要有天才的心气,若是因为一场失败,便对吴奇柳心怀怨恨,那除非他能永远不败,否则就不可能攀上顶峰。

      因为人外永远有人,天才之上,还会有天才。

      “请师叔祖赐教,这一次,还是弟子先攻?”吴奇柳问到。

      白白却不让他占这个便宜:“既是认真对待,又如何能让出先手?且看好了!”

      言语落下,便是一道雄浑的气势,扑面而来:“搬土法!”

      他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土墙形成却比之前快上不少。一则是因为炼气大圆满和炼气初期的境界差别,二来是吴奇柳先前有意托慢。

      除此之外,白白自身的天赋也是不可忽视的。

      吴奇柳看白白这样做,哑然失笑:“刚夸完你心态,你就来这一手?看我再教你做人!”

      照葫芦画瓢,吴奇柳也起一手搬土法,令人惊讶的是,土墙成型速度竟不比白白慢上多少。

      两人推着土墙,前行碰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两道墙随之散落成石块,白白没有如之前一般在意灰尘会弄脏自己,起手又是一道控风术,一阵风将灰尘吹向了吴奇柳。

      “你算计我,我便回敬你!”白白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吴奇柳感受得到他的心声,因为眼角余光看到的反光。

      很明显,自己的两侧有凝冰。虽没有回头看,但吴奇柳相信,白白不会给自己一点机会的。

      台下人惊呼的声音已经传入吴奇柳耳中。

      “不愧天才之名!”吴奇柳感叹道。若是他自己来做,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布好这么多冰的。佩服归佩服,但吴奇柳面色上没有丝毫慌张。

      一个出人意料的欺身向前,穿过土块和灰尘构成的屏障,顶着风冲过去的吴奇柳出现在白白的身前,身上虽因此有些狼狈,但也因为这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为自己赢得了接下来的先机。

      望着越来越近的拳头,白白只得硬接吴奇柳这一招。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缠斗在了一起。

      这种战斗方式令白白很是不适,他想寻机拉开距离,无奈吴奇柳并不给他任何机会。

      狂风骤雨一般的拳头向白白身上袭去,很快白白便落了下风。

      而后在所有人惊讶的眼神下,白白竟难以招架。吴奇柳心中是明明白白的。

      炼气对于在场大多数人而言,是一个极大的门槛,有的人终生都未必能跨过去。

      功法是制约他们的最主要因素。齐云山之所以能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开山,就是因为有天心门一部分嫡传功法。而大多数散修,比齐云山更不如。

      而后便是资质,资源和一个好的老师。

      白白的资质不言而喻,功法更是顶尖的,资源也是不缺的,还有一个当世都称得上大能的父亲悉心指导。

      因此,他在炼气期能停留多久?更不用说,他的炼气期极其可能是在童年时代就度过了。

      吴奇柳之所以提出从炼气到筑基,其中的考量之一便是当时登场的是白白这位门派中的天才。

      有心算无心之下,在吴奇柳一拳攻向白白胸口的时候,白白迸发出不应属于炼气的速度,躲开了这一拳。待他停下来,才发现自己又输了。

      这一次,众人是看的明明白白,这位天心门的天才,在认真对待的情况下,竟又输给了齐云山的传功长老!

      “承让了,师叔祖!”吴奇柳抱拳作揖。

      沉默了许久,白白出声:“斗法为何不用法?”

      这不符合白白的认知。

      吴奇柳知他会问出这个问题,笑着道:“我更愿意称之为战斗。”

      “如同街头斗殴?”白白问到。

      “仙人的世界未必就有别于凡夫俗子。都是争斗,没有什么手段高低之分。”吴奇柳正色。

      封坚闻言,大喊一声“好!”他便是属于不分手段高低的修仙之人。

      白白看了封坚一眼,没太多在意他,又接着问到:“炼气期战斗之法何在?”

      吴奇柳看破他的心思,却不回答,只问:“敢问师叔祖,何为炼气?”

      “天地有元,炼元为气。”白白淡然回应。

      吴奇柳又问:“炼气为何?”

      “或求自在,或求长生。”白白应。

      吴奇柳再问:“炼气期如何自在,如何长生?”

      白白语塞。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前面的限定条件,他自然能答,但是,炼气期怎么可能自在,怎么可能长生?

      吴奇柳不难为他:“今日教大家的战斗之法,要先教大家一个理。我们修仙之前总是想着能长生,能自在,但其实每个人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烦恼和命限。真正求得长生的,古往今来又有几人?”

      “修仙的发展趋势总体是前行的,要全方面看待每一个阶段。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特性,炼气期就要承认,气不如力。聚气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挥拳就很快了。人也是一样的,炼气用拳,筑基还要用拳吗?战到最后没有力气,也要用拳?这些,都需要在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去看待,而不能静止的空想。”

      “学战斗之法,需明战斗之理。”

      吴奇柳话音刚落,封坚又大声喊到“好!”周钱子闻言,带头鼓起了掌!

      吴奇柳静静的享受无数明里暗里的眼光。心中淡然:“这不过是一堂,简单的思修课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