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sssAV

      第二十二章杀与赦

      仿佛是重复着这一人一虎第一次相핦遇时的场景,刘虾持剑寂然不动,黑虎疯魔着奔突向前。

      黑虎携着无ᶎ匹的力量与速度撞到近前,刘虾也蓄力到了模极致,既然是斩,那自然是得连劈带斩,这一剑带着割裂虚空的气势,从右到左,沿上到下,一剑劈斩到在黑虎的右耳上,퐱裂开了虎耳,余势不竭,又割裂了虎皮虎肉,一气儿斩到了虎骨……

      按照刘虾的估计,这一剑怎么也得一口气儿砍进黑虎脑袋里,甚至把黑虎脑袋一劈两半,才够畅快。可是那问心剑砍眑到了虎骨,就不动了……就撂挑子了。这让刘虾好生尴尬,这次生死分的,似乎是要虎高他下了!

      还好,还好刘虾这蓄力一击劈得黑虎脑袋往左狠狠一荡,让它身随脑袋走,没有正面撞在刘虾身上!可是黑虎的肩膀携带着强大动能,结结实实的撞在刘虾胸口上。刘虾被撞的口吐鲜血,当场横飞!

      辟邪剑法,我恨你!䆄

      “吼……”黑虎似乎被脑袋上的裂耳之痛给疼醒了,没有再莽撞的决死一撞,它确实胆怯了,脑袋差点都没了,这要是一般的猛虎,哪管三七二十一,早就跑了。

      可黑궝虎偏不,清醒过来之后,黑虎看着远处的裸猿,看着那裸猿静静地趴在地上,歪着头一动不动,㠶脑袋边上的土地上鲜血撒了一地。这是死了还是死了?要不要补上一爪?再然后……

      鄹想着想着,黑䁄虎眼睛一瓍眯,这裸猿死定了㤃,我这是践行我的誓言!黑虎似乎用精神压制了伤痛,以一种王者凯旋的姿态走向刘虾,不疾不徐的步伐充满着压迫力!向整着山林宣告:我击杀了挑衅者,我仍然是这里的王!ﮙ

      慢悠悠,慢悠灔悠,还没等黑虎走到一半的距离,刘虾蹬଀的一下跳起来,拔腿就跑。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刘虾哀嚎一声,你咋就不逃呢?是耳朵不疼了,还是肚子长好了?居然知道来看看我死了没有。虎生了灵智还是改不了好奇心咋滴?

      靠!黑虎震惊了,如㈀果它是人,一句经典国骂绝对会ꁯ脱口而出。没见过这样的,你咋不死?你都这样了还在装死侮本山君的智商!

      “嗷吼!”猛虎一怒摄敌酋鰍,此怒,山㿯海不可平!

      这一天,它黑山君愤怒了太多太多次,也累了太多回!你咋就不能老老实实的趴那儿,等咱下口呢?

      忍不了,疯虎模式再度加持,黑虎在刘虾屁茦股后面紧追獤不舍,速度之快更超从前,这大概是气的!

      刘虾右手提着吃饭的家伙,左手捂着胸口,胸骨欲裂,这就是功夫不到家的代价。斩魔式,我恨你!刘虾也是怒火高炽!

      跑了快有四五十丈距离,约摸得有百二十米。抽空看着越追越紧的黑虎,刘虾心急不已。正当他回首躲避障碍时,突然眼前一亮,原来不远处有两丛生长的略显刻意的的树丛。刘虾心道:到了!

      “呼…莖…呼!”调⿇整好气息,调整好步伐。一二三,我跨,我再跨!好,目标达成!

      刘虾安抚下心中的急啅切惊慌,再压下即将吐血的恶心感,强撑着继续往前跑去。

      深秋时节了,大自然给这片天然鸵的果林用落叶铺就了唅一层厚厚的黄地毯。除了后面长了四条腿的那货,此时此刻,没有阻碍和观众,这里也不是红毯,所以不存在跑地⿶毯时ꈝ,莫名的平地摔。所以刘虾快乐的往前奔跑。

      黑虎也继续这样按自己奔跑的习惯,对着树丛就蛮横的横冲直撞。只是蛮横冲撞的结太是䭢惨烈了,只听“扑通”一声,黑虎鲳高大的韌体型猛졎然就矮了一截。再往下一看,橱只见那黑虎四᷂肢向后,脑袋向前,很干脆的用身子在地上划起了旱冰!

      刘虾以前听说过马失前쿲蹄,这次亲眼见过虎失前爪,真是,老带劲了!恨不得此刻能有手机,记录下㿅拍下来这宝贵的车祸现场!放在某站上,得长粉千万吧!鷦

      强大的速ᝪ度与惯性让黑虎直接惨嚎一声直接趴在地上滑行了起来,腰腹那疰条渐渐弥合的血线伤口也被崩裂开来,剧烈的摩擦让这道剑伤的内部,又产生了撕裂性损伤,挤压出来的虎血让地面都滋润了。

      可怜着与世隔绝的黑山君,平时就知道打猎,要么睡觉或者夜嗅蔷薇,再了不起也就是翻山越岭找母老虎嘿咻一回。它ꑺ哪那里知道人心的险恶?糵

      刘虾见到ꤾ绊马索奏效,心里稍微放松,天知道之前被黑虎追杀时,秸他心理涕压力有多大,现在回想Ꮻ起来,他只能说:燃爆了!

      这硹树丛里面是布置的是用兽筋搓成的绳子,绳子两端系在两边的树干上,做成了简陋艖的绊马索。考虑到黑虎的高速奔跑追击的时候,绳子未必绊得住,这样的绊马索还设置了两条,每条绊马索都缠了四五道绳子,老结实了。现在看了,这番辛苦思索与准备总算没有白费,效果杠杠的!

      这还不算完,黑虎继续溜着旱冰垍,惊吼着,滑行着,突然伴随着一声高亢异常的且充斥멶着巨大的恐惧的哀嚎,黑虎的身形就没影ᜃ了!

      在黑虎消失的地方突兀的出现一个大坑!坑里面鳛黑虎的悲吼膣就一直没消失过,黑虎是彻底怕了,他预感自己这次彻底栽了,不仅身体խ栽在这个坑里,恐怕这⭄条命也保不住了,明明那个穿兽皮的裸猿跑过去就没事啊?

      刘虾见到这幅早在他脑海里前后预演无数遍的情景砗真的出꫉现在眼前,才算是这地的舒了一口气。

      为自己比了个剪刀手,耶,这一次战果彪萈炳!

      刘虾自从出了尚书府也经历了不少鮼事,好几次差点被人贩子骗去卖掉,他早已经不敢小看这个世界的任何人和事,任何的对手。

      面对黑虎这样的凶残猛兽,他自ﬠ信能与之暂时周旋,但是他绝对不自信,万一战斗失败然后ԉ逃命的时쒾候,他能真的摆脱黑虎的追杀。

      所䜸以必要的陷阱手鼍段就成了他㢖的底牌之一,这不真就用上了嘛。

      接下来该干嘛呢?蹙着眉头。

      他身体年轻皮实,恢复的也快,狠吐淤血之后,暂时就能正常行动了。好整以暇的走到陷阱不远处的大树下,然后有点费力的펳爬起树来,他怎么会忘记那个噩梦的结局呢?那张血盆大口至今还能吓出他一身冷汗。

      所以,뙇敌情侦察就很必要了。刘虾爬上大㨖树,爬到一定的高度停下来,这时候很轻易就能看见那个陷阱里的状况。 庝

      那只黑虎已经彻底的不再动弹,半闭着眼发出类似家猫的虚弱悲鸣。身子下血流了一地,那一根根坚韧的树枝ᱮ扎在黑虎的身上,连四肢关节都有变形的迹象。这惨景让刘虾莫名的有种负罪感!

      再次爬下大树,刘虾决定近距离再打量打量黑虎,这是一次肯定自我的胜利ﱘ,这胜利让他念头通达,心情舒畅。紧了紧手中宝剑,他决定给黑虎一个痛快,这第一次狩猎计划就要完满了。

      黑虎趴在大坑底部,听见坑槄外有声响,费力的睁开眼睛,强打起精神,看쩏着刘虾持剑在坑外俯视它。黑虎发出威胁性的低吼。

      对于这个刘虾一点不在乎,虎死架不倒嘛,人家都快挂了,还不让人家放点狠话啥的?再次确定了黑虎的状态,刘虾就打算手起剑落,给它一个痛快!虎骨虎血虎肉都是好东西,自己练功用得着!只是,这身黑虎皮被自己拿剑砍得破损得厉害,估计不能送给王欢了!

      只是臅这黑虎皮……搁前世,这种黑虎可是珍惜保护动物啊,八뷞成还是独一份!刘虾有些迟疑了,自己这一剑下去,放在上ʘ辈子,怕不得吃好几十年牢饭呀!说不定就直接拉去喂花生米了!

      当然这些都是说笑,真正让他有些犹豫的是:黑虎在刘虾举起长剑的时候,这家伙残破的脑袋往地上一抵,用血淋淋的双爪捂住了双眼,跟家猫一样呜咽一声。谻

      罡这个出乎意料的行为,让刘虾有点下不去手了!这是求饶了?你但凡再刚烈一点,抗争到뉫底,我也不用纠结啊!

      回想黑虎前后的种种表现,刘虾很确定,黑虎是有灵性的,这在他之前观察黑虎时就有所判断。一般的野兽出于兽性,有可能会刚烈的求死,但既然拥有了灵性,它就有可能向强者臣服,就比如现在!

      尤其当看到黑虎没等到动静后小心羭翼翼的放下爪子瞅了一眼,又赶忙把爪子遮在眼睛上놈的时候,刘虾就更加确定了,这ﵱ家伙㍪的确是想臣服。

      燌 老虎眼里那对生的渴望太明显了,而且他感觉这家伙一只脚迈혈进鬼门关之后,那股子灵性的味道变得浓烈了。

      这就让刘虾纠结了,万一这家伙假意投降,以后反Ʋ咬我一口,咋办?

       要不还是砍了吧,虎骨,虎肉,虎鞭……王欢都快馋哭了!

      唉,刘虾长叹一声,收起长剑,不管它,大步向前,很是豪迈的转身向绊马索走去。这是任黑虎自生自灭了?当然不謷,那还不如直接杀了吃虎肉呢。

      홱 他把充作绊马索的绳子解开,一截一截收好。又转身回到虎坑边上,提着剑望締着黑虎说道:“杀了那么多野兔山鸡,这是我难得发次善心,希望你别让的我善心白챟费吧。”

      츰 刘虾ౠ先是在大໵坑边缘随意的坐下,狠狠地休息了一段时间,黑虎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让它的恐惧飞一会儿。之前可是把刘虾折腾不轻,血都吐了几大口,可得好好修养几天。

      休息的时候刘虾也不闲着,故意黑着脸,手里ᚬ的剑一会儿扬起,一会儿落下。吓得黑虎那叫一个惨,它一会儿捂眼睛,一会儿弱弱的叫,可怜极了!

      » 不管有用没用,先在黑虎心理把这阴影给强化巩固了再说。

      等到体力彻底恢复,刘虾站起身,右手紧握宝剑,左手拿着绳子,从黑虎屁股的位置,缓缓地下到坑洞里。这中间,刘虾手礄里的剑始终虚指黑虎,这样既不继续刺激黑虎,也给自己保留余地。万一黑虎再想暴起杀人,他也能及时反应。

      下到土坑的底部,刘虾发现黑뢇虎身子底下的土壤都变成了红色,풹已经被虎血浸透了。又瞅了瞅被木钉扎穿的虎腿,刘虾有⧙点儿挠头,这都被伤成这样了,还救得回来쵻吗?救回来八成也是个残ꡄ疾虎。

      要不还是给它个痛快算了,也正好实现自己虎骨泡酒的愿望,味道很美妙的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