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圣经1

      官道之上,骏马飞扬。

      “长老,你给那孩子留下的什么?”

      陈良和叶千秋ᗱ并驾齐驱,有些好奇的问道烳。

      叶千秋笑了笑,道:齑“没什么,就是我平日里打磨灵气的一块顽石而已。”

      駥陈良闻言,笑道:“长老,我看那小子倒是个修道的好苗子,不比长老的갘那四个弟子差。”

      叶千秋又笑了笑,没多言。

      其实他心里有了些许猜测,但又不太确定。

      或许,待䎲日后,那个孩子会给他答案,左右是结个善缘罢了。

      뇟 ……

      二人又行了三日,已经出了江西地界。

      ⛛这一日,他们来到了淮水河畔。

      眼看着已经到了日落黄昏之时。

      从江西地界出来之后,二人疾行了数日,也没怎么好好歇息。苞

      叶千秋倒是还精神抖擞,但陈良有些撑不住了。

      二人寻了半天,䂧寻到一处庙宇,这庙不算大,只是山林间的小庙。

      倒是有炊烟升起,应该是有僧众在其中。

      叶千秋虽然是神霄道士,但还未正式开山门,穿着也不是道人的着装。

      而陈良则俥自始至终都是那副老农的打扮。

      二人正⭟欲入庙賺,却见有一个穿着破烂的少年被寺内的两个僧人给赶了出来。

      脉只见那少年披头郖散发,被那两个僧人推倒在地。 䪁

      那少年气愤的大喊道:“你们枉挌为佛家子,我不就是吃了你们三天的꾙白食吗?”

      “我说了,将来我林某人发迹了一定还你们十倍!百倍!”

      “至于将我乱棍赶出来吗!䖂”

      “真是不当人子,彼其娘之!”

      那两个僧人手中持着水火棍,看着那少年道:“林施主,若非你擅自偷吃了我寺中ຍ养的大鹅,住持怎会赶你离去。”

      “林施主,我寺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天ވ色已晚,还是尽早离ꁽ去,再寻个安身之处吧。”

      说罢,那两个僧人竟然直接退回寺内,将寺门给紧紧闭上。

      那少年俈朝着那和尚庙门吐了两口口水,一脸不忿的说道:“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们这些秃驴给收拾喽。”

      叶千秋和陈良相视一眼⇐。

      看来这借宿和尚庙是行不通了。

      二人牵马,便要离去。

      蘸ࢡ这时,只听骤得那披头散发的少年突然喊道:“二位壮士,二位壮士,请留步!”

      叶千秋和陈良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只见那少年勉强撑起身子,托着脚步朝着他们走来。

      “那个……二位壮士,能不能捎我一程,带我下山就行……我被那寺中的和尚打了二十棍,现在屁股生疼,走起路来,难受的紧。”

      “二位壮士,行行好,求你鈥们了……”

      说着,那少年居然᢫直接朝着二人跪了下来。

      饯陈良见状,一脸的厌恶,道:“你这厮倒是好生不㚢要脸。”⺄

      “借住在人家寺中,还偷吃人家的大鹅。”

      Ș那少年抬起头来,露出半张光泽红润的脸旁,道:“这位大叔,你这是错怪䆫我₶了,这宝宁䏂寺里的和尚都是酒肉和尚。”

      “要不他们养大鹅作甚,我吃他们点酒肉,不过是为他们减轻罪孽罢了。”

      “他们非但不感激我,还打我……” 朔

      “真是佛门败类!”

      陈良闻言,对这少年的无耻程度,有了新的认识。

      “纵使这寺中的和尚不是好东西,那你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陈良没好气的说道。

      那少年好像没听到陈良骂他一般,直接朝着༭陈良和叶千秋不停叩首,道:“二位壮士,求你们带我一程吧。”

      “你们若⤑是不带着我,我这无处可去,到了夜里,这山里豺狼y虎豹出没,还不得把我给吃的骨头渣滓都不剩。”

      “二位壮士,一看就是高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可㛷不能见死不救啊……”

      那少年说着说着,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上줎了。

      饶是陈良也不好给他甩⻪脸子了。

      陈良下意识蜈的看向叶千秋,让叶千秋定塘夺。

      叶千秋撇了那披头散发的少年一眼,见他还在不停的叩头,一副你不带上我,㒮你就和杀人没区别的样子。

      叶千秋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匹马借给你了。”

      那少年一听,当即大喜,大声道鏥:“林灵叩谢恩公!”

      ୿ 駠“林灵叩谢恩公!”

      ……

      月明星稀,已经是深夜。

      땛叶千秋和陈良在前边走着,那个叫做林灵的少年在陈良的马背上趴着,指着前面的퐐山林说道。

      “恩公,前Ⅎ边不远处,还有一处破庙,我们今夜就在那里歇脚吧。”

      不多时,前边果然出现一켕座破庙。

      ……

      破庙中,叶千秋在静坐调息。

      陈良和林灵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

      陈良从包裹里拿了干粮扔给林灵一张饼。

      林໣灵道:“多谢大叔,今日大叔一饭之恩,来日我必报之。”鴠

       둡 陈良听䴸到林灵的话,不禁失笑道:“我听你⹧小子也像是读过书的,怎么就沦落到这步田地了。”

      林灵唉声叹气道:“实不相瞒,我本也是大文ཊ豪家里的书童,只是后来受了磨难,才流落江湖。”

      这时,林灵把散乱在他脸庞上的头发给捋到肩后,狠狠的咬阩了一口大饼。

      陈良借着火光,却是看到林灵长相异于常人,一面脸光泽红润,一面脸近乎骷髅。

      陈良不禁脱口而出道:⅃“你小子莫不是也练了枯禅功吧…˅…怎的和那天龙寺的枯荣老和尚一个面Ṗ容。”㰸

      林灵听了,有些疑惑的抬头,道:“枯荣老和尚是谁?”

      ∂ “难道也是个酒肉和尚?”

      这时,正在静坐调息的叶千秋睁开了眼,他看向露出整张脸,正在篖大口啃着饼子的林灵,不禁暗自嘀咕道:塖“不会这么巧吧……뼞难道是他?”

      叶千秋看秏向那林灵,突然问了一句,道:“小子,你祖䛲籍何处?”

      林灵口齿不清的道:“温……州……”

      叶千秋闻言,一时间有些沉默。

      想不胠到这一趟出来,居然会碰到⾳这个在道门历史留下一笔浓墨重彩的人物,如果Ჾ不出意外,这헧厮应该就䭮是林灵素啊。

       ﺣ 能把宋徽宗赵吉利忽悠瘸了的林灵素,原来是这副德性……

      碌虽然相处࿪时间不久,但叶千秋也是见识了这林灵素的厚脸皮,蓴简直就是一无赖。

      想곱到这厮也算是神霄派的中流砥柱,叶千秋突然뒵感慨不已。

      풉……

      半个月瞊之后,叶千秋终于到了少室山上,少林寺外。

      긆 不过,由一行两人变成了一行三人,多了一个无赖林灵素。

      陈良望숢着那巍峨少林,深吸一口气,看向叶千秋,道:“长老,咱刵们怎么进门?”

      叶千秋微微一笑,朗声说道:“神霄派叶千秋特来拜访泰山北斗少林寺。”

      这一句话落下,응声若洪钟,传出﹂去数里㫦之外。

      站在一旁的林灵素瞪大了眼睛,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叶千秋。

      䛴 “我滴个乖乖,叶掌ﺼ教的嗓门这么大?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