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里2021

      房外韩果四人及房中的韩锟及韩濡,六羷人同时抬起头,举起双手,两掌向外。

      ᮨ一道红光自韩煋的手中射出,ࠚ冲出房顶,直入空中,与天上的月光交融在一起,随即再自月光中折回,化成十几道白光。

      每道白光折射而下到韩锟众人手中,每人双手统中似举着一面镜般,将白쒕光再由双手中折射出来,全部聚在一起,最后再分化成几道膢白光,一道一道射到韩煋和韩格泿身上的血色红뉐星位置。

      突然,房中四周,瑟瑟响动,一股气മ流自窗外窜入房内,桌⯵上的灯盏不停晃动着,灯上的火苗飘忽不定,有几次险些灭掉。

      一时睆房内、房外似被一股强劲法力笼罩,众人纷ρ纷被这股法뛥力压迫,随即便见韩乐一头栽Ǻ倒,倒在地上៚晕了过去,接着ץ韩悦、韩果、韩术也晕倒在地。

      누房中的韩濡和韩锟也随着晕倒在地,只剩顾情初紧紧握着韩煋和韩格的곂手,独自承受着那股强劲法力。

      콏 小蛇突然睁ຬ开双眼,不断扭动着蛇身,狂吐蛇信,蛇口鲜血直流,随即摔落在地,不再动弹。

      韩老柋夫﷑人承受不住,顿时气血翻㓭涌,冲腾出口,一口鲜血喷出獻老远。ㅑ

      箍“老㼈夫人!”蒲姑站立不稳,一阵眩晕,接着一头栽倒,撞到旁边桌角,反倒清醒了不少柋,见韩老夫人口吐鲜血,大喊一声。

      韩老夫人感觉天旋地转,转了个圈,半个身子跌坐入椅中,喘着粗气,蒲姑见状忙爬起来挪到韩老夫㉽人跟前,伸手在她胸前一下一밝下都帮她顺气。

      礻 一炷香后,韩煋身上的血色红星全部消散,白光冲粦腾入空,씠被月툓光吸入,你顾情初舒了口气쏠,整个身子松懈下来,随即晕倒在床前,握着韩煋和韩格的双手也垂了下来。 樐

      只是那一头青丝瞬间转白,容颜也以可见的速度,转眼变成槁木般。

      噬灵血珠像失去灵ﳾ力般,迅速萎缩变回之前大小,跌落在顾情初旁边,一时一丝䜷一丝的黑气自噬灵血珠内向外围陇,不葿过一䐉刻钟,整个噬灵血⛡珠已被黑气包릓裹住,在地上滚动了几下,一丝랔黑气自黑珠上脱离出来,化成髫一黑影。

      黑影整个身子被黑袍罩着,看不见脸,只是见他手抚着胸,跌坐在地,一手撑着想站起来,才半蹲住身子֪,又跌坐在地。

      ⵌ如此再三,黑影方站了起来,愤恨地看了眼顾情初,再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韩煋,撑着身子,挪到床前,看着韩煋,眼中的恨意竟又似增了几分,手中已然ﯣ多了把长剑,举起长剑,欱就势刺入韩煋胸口。

      易漓渊见此,心中惊喊:不好!

      但见一道白影自月光中直坠而下,挡在黑影面前,右手哱夹住剑,左手一掌击出,黑影ꩪ被掌力冲击摔落在地,只听一声怨气嘀咕:可恶!黑影掀起黑袍,化成黑气冲出房外,转眼消失不见。

      白影转过身,在月光之下,易漓渊看着他惊呆不已。

      是他!又是他!

      那白影숽赫然是画中的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似乎听到䒣他的心声,抬头看向他,冲着他抿唇一笑。

      易漓渊见他一笑,也忍不住痴痴笑起来,琴和箫二人看易漓鼚渊摊着左手,看着手心里的梅花半天不动,已是惊奇不已,如今又见ꮾ他那傻欢笑着的模样,两鲆人对视一眼,又都疑惑地看向易漓渊。

      易漓渊痴笑了一会,见白衣少年收起笑容,他也跟着收ꤩ起了笑鉙容,看他走到顾情嘷初琌身边,听到他叹了口气,接着低声说道:“真是不容易,精气神全都耗尽了!”

      易漓渊见他伸出右手萜,两指捏着根银针,抬起左手,用银针戳了下左⃺手食指,立时食指檾上冒出一滴血끹珠,接着他橁弯下半腰,伸手将血凥珠按在顾情初额头正中,只见顾情初槁木般的脸色竟然迅速褪尽试,即刻멊恢复如初。

      易漓渊见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伸出右手拔了自己一根头发,左탭手大拇指按住食指,挤出斘一滴血鞅珠,将血珠涂抹到头发上,然后把头发放在顾情初的头发上,在满头白发上特别的显眼。

      只见自那他根头发之下的白发,像新生的嫩芽般一点一点慢慢变黑,接着旁边的头发也一根一根变黑起来,直至满头白发又变成一头青丝。

      接着白衣少年俯身芛捡起地上的黑色珠子,再次挤붒出一滴血珠,滴在黑色珠子上,珠子上的黑气迅速又被珠子吸쓉附,转眼黑气就被吸췜尽,又变回原来的血色光㦬泽,而他随即将珠子收э入自己怀中。

      易漓渊见他做完这些,向四周环视一圈,眼光落在韩煋身上,见他盯着赤着半身的韩煋,易漓渊突然感觉自己心里像被什么堵着一样,令눨他好是难受䁾。

      易漓渊心口越来越难受,不禁发起慌来,忙用右手握成拳,用力锤着自狪己心口,锤☸了好半会,可好像半点用的没有,反倒余光看到琴、箫两人像看疯ᦻ子般愣愣的看着他,一副不鳀知该不该上前帮忙的无措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衣少年的眼⬺光自韩煋身上移开,易漓鴍渊䉘心中也顺畅了起来。

      白衣少年走到房中中间,闭上眼睛,两手置于胸前,扣在一起,双手煴食指和拇指直竖,嘴唇微动,隐隐听得话语:“地载六合,月明四海,经星辰、纪四时、要太岁、神灵生!醒!”

      随即便见房外的韩果几人清醒了过来,接着韩軦锟、韩濡、顾情初也醒了过来。

      易漓渊不禁觉得奇怪,顾情初他们似乎看不见白衣少年,白衣少年绕过韩锟,走到韩煋和韩格两人枕着头的床边后,韩锟都没有什么何反应?

      白衣少年又将左手食指挤出椘血珠,分别滴在两人额头。韼

      顾情初突然看到韩煋、韩格两人额头上同时现出的血滴,双眼猛的亮起,眼中发光,立时环顾四周,似在搜寻ᐦ什么,似没有发现什么,随后眼里的光芒逐渐暗淡下来야。

      韩煋、韩格二人额头上的血珠慢慢弥散,白衣少年再蜃次闭上眼睛,又见其两鑡手置于胸前,扣在一起,双手食指和拇指直竖,嘴唇微动,轻声说道:“致虚极、复归根、身不殆!绝!”

      说罢,两人额头上的血各现出一“绝”字,

      顾情初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向龃着白衣少年的덙方向连连叩了三个响头。

      待顾情初抬起趓头来,韩煋、韩格二人额头上的血輥字已消失不见,白衣少年起身一跃,枩升上夜空,直向明月飞去,转眼淹没在月色中,不见踪影。

      Ƒ

      匳 易漓渊手上的晶花爆裂而散,又变成了朵朵梅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