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办展全裸睡铁丝36天

      姟章觉쓈着她问的都这么明显了,这面具男还没觉出什么不对来吗?不应该啊,她没有从巫悔的形态动作中看到什么不妥㨔。

      这ֻ是为什么呢?最让小姑娘不爽的就是最后脸᪠上那面ﯔ具,这很碍着她观察这人的神色。

      结果巫悔在想什縰么?他想浨的是:姟章是觉穇得她之前遭的罪,应该是隔壁老王这个人,担心姟章分散姟家家产,所以撺掇姟贾氏折磨小姑娘,所以小姑娘想收拾隔壁老虄王了。

      穈你还别说,这䫻两人此时心里戏还是很足的。ጝ

      巫悔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于是开始高度赞同小姑娘的话。

      ׬ 他此时一身黑衣,双臂交叉环抱胸前:“姟贾氏和䏿隔壁老王那是一丘之貉,他能跟姟贾氏凑到一块儿,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人,要不咱们日后找机会,多照顾照顾这两个人!” 쪆 궾 ᜿ 姟章璨这会儿也双手交叉抱胸前,她这纯粹是뫪冷的,毕檹竟秋夜还是有些凉的。

      她歪着脑袋瞟了面具男一眼,没表情可作为观察依据,然后她果断ワ放弃。

      也摸不透这男人到底是跟自己在这儿装傻呢,戰还是真ڔ的没问题,她可以信任。

      暂时来看,她还不能把小时候记忆里那事儿分享出来,毕竟风险有些יִ大,而且现如今活着就挺好阅。

      那印章的事儿急不得,得慢慢图谋。

      想ꓴ了这떊么多,她最终也只能顺着面具男的话往下说,꨾当然从本质上来说,她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吃亏。

      藹 鞤 끄“是得好好回报一下,你有什么好点子?”

      檛 姟章冲巫悔挑眉,ܳ何况曾经那六年已经不能用吃胤亏来形容硄了,不回报一下,着实自己打心底里过不去。 䶁 롂

      巫悔面具下的眼角微微抽动着,他没想到小姑娘会试探獌他,只是噫装傻蒙⁔混一番,小姑娘也没深究下去,这让他稍ቇ稍松口气붑。

      “点子倒是有不少,要不要吃饱肚子再说呢?”

      姟章闻言点头,跟着他一起进小院䢨儿,然后两人一同进了伙房。

      做饭是巫悔的主场,自从他把姟章带回来,他就被开Ԙ发出了新技能。

      那就是做饭烧菜,他这身体˻记忆当中做饭一般,他䲑来了以后,记忆中会做是一回事儿,实际操作起拟来,一点儿都没记忆当中简单。

      当然,这半个月以来,他的厨蓨艺他自己都比较满潜意。 犼

      好歹身为巫洲继承者,他可是从来没想过要下厨的。

      自从遇到姟章,他真是把以前没做的㛥,都做了,把鿥以前没想过的,也都想了一遍,当然这是后话了。

      턣 往后和姟章一起的日子里,下限是什么?完全不重要,应该说是完全不需要,或者根వ本没有。

      就开发初级厨艺,对巫悔来说,一切ཀྵ才刚刚开始而已。

      “隔壁老王不简单!心理素质很棒的说!”

      小姑娘声音如昆山玉碎般,慢悠悠的,闯进的巫悔的耳中,让他的心땈也跟着不规则颤动。

      巫悔伸手按住胸口,这种感觉很奇特,以前也觉着姟章声音好听,但搭话的机会太少,这会儿在这虚界当中,两人同꧇一个屋子,同一个大炕。

      騁룧这半年来小姑娘被他첟照顾的很好聭,小脸儿也圆润起来,整个人水当当壚嫩生生的,声音都润色了㋩不少。

      “这半年我们这用了不少办法,殊这隔壁老王也就稍稍憔悴了点儿,我觉得我盷们还是下手太轻了!”

      两人边吃着土豆烧山鸡,一鷢边讨论接下来要如何行动。

      半年之内,装神弄鬼是用了,各种不起眼的小意外,姟贾氏如今已经神神叨叨的,整个ꢭ人瘦成皮包骨头模样,精神明显崩溃了,姟平那小孩儿也被姟贾氏折磨的快不成人样了瑶。

      姟贾氏如今这样,姟章还是比较满意的。

      僀 可隔壁老王显然就不一样了,姟章觉得ꞟ这人有可能就是负责监视她的,原因还是在小时候记忆里,估计和那枚印章有关系。

      想到这儿,姟章觉得还是有必要再问问巫悔,关于这个国家的问题,因为他每隔半个䳜月要去边城中一次。

      “巫悔,你脸上的印记和我有关吗?”

      煡之前一次意外,姟᢭章顺利扒掉了巫悔的面具聕,当然这其中,也有巫悔有意不阻止的成分。

      巫悔此时倒是表现得有点儿慌,这会儿和姟章小姑娘在一起时,他就没有再戴面具了。

      姟章也看的清楚他的表情,眸色淡漠的瞧着面前这人。

      “回殿や下,巫悔是您थ的近卫,这些年一直负责暗中跟着殿下。”

      巫悔此时按照记忆当中的样子,攉恭敬的单膝跪地拘礼。

      姟章这会儿心里有些玩味,到쪂没有表现在脸上,她眉目淡漠如初,双手轻放在木桌上,手指轻轻敲打桌面。

      “♈所以,你这近卫就看着我욒被姟鬷贾氏折磨,自己诨在这山上潇洒快䲸活……”她这햜昆山玉碎般的音质,有些凌厉初现。

      巫悔这会儿很想不认啊,毕竟之前那事儿不是他干的,冤枉啊真是!

      听小姑娘熋声न音,事态开始严重起来了,他求戬生欲很强:“因为殿下没吩咐属下……”

      奈何说话技术实在不敢恭维,进而求生不成,反倒坑了自己,ﶞ坑自己实벉力派选귁手当仁不让。

      “没吩咐你就看热闹,큕也没暗地里收拾姟贾氏,让她没办法折磨我,这是作为近卫最基本的本事吧!”

      눡姟章ᦍ简直了,这什뎚么玩意儿,还好意思说他是近卫,近뜷卫都这么没脑子不专业的吗?

      ⎯巫悔此刻脑子终于带上了,才反应过来他刚说了什么,瞬间整个緤人都不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