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内自拍一

      “你是死者的妻子,你的任务是隐瞒你们二人不和的关系,并且找出杀害张成的凶手。”

      云喜看着面前的五个人,看样子都是高级玩家,至少从表情看不出一丝嫌疑。

      场景转换,来到了一个方方正正的房间,主持人拿出一封信,“这是死者张成写给你的,看看吧。”

      “思思,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走了,这些年真的委屈你了。虽然我从未跟你说过我对你的感情,但我一直深爱的就是你。在家中,我给你留了许多积蓄,足以佑护你下半生,希望你以后能够忘记我带给你的伤害,快乐幸福的活下去.....”

      “云喜!云喜!”

      沙发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刺眼的阳光。

      “你看都几点了?还在睡,大家都在楼下等你呢!”那位说话的女生推搡了云喜一把,继续念道:“还有整个科研团队都在等你!还不赶快收拾。”

      说完,她拉起还在假寐的云喜,一路拉到厕所门口,一把将她推了进去。

      “昨天你又去玩剧本杀了?看你的黑眼圈,我是真的服了。大小姐,你都快大难临头了,还在这做梦呢?楼下江总的脸都快黑成炭了。”

      听到江总两个字,云喜瞬间就清醒过来了,手中的牙刷掉到地上,喊道:“什么?江总也来了?”

      “不然呢?”

      “贱贱,我完了。”云喜哭丧个脸,将头埋到何楚见的肩上,“江润止肯定会杀了我的。我不能下去!”

      杀了她?何楚见一脸疑惑,问道:“发生了什么?”

      “贱贱,我对不起你。我之前一直没告诉你,江总就是那个被我甩了的初恋。”云喜咬紧下唇,一脸不安的看着她。

      “什么?云喜,他他他就是江润止?”何楚见听后震惊道。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三个月前她回国,经过何楚见的推荐,她带着整个研发团队进了GY。没想到一周后,她就在研发报告的右下角看到了那潦草的签名,“江润止!”这字迹就算化成灰她也认识,随后上网查了才知道这家公司的CEO就是她的高中同学,兼她的初恋男友,江润止。

      可是想到已经签了两年的条约,要是现在违约,赔款大约在一亿。

      不行不行,那可是一亿啊!就算将整个研发团队卖了,都值不起这个价。

      而且,就算在一个公司,也不可能见到。到时候她整天就呆在实验室,下班再从员工通道离开,应该就不会碰面了吧。

      没想到打脸来得这样快,她才睡醒,就被告知那位阎王正在楼下等她?

      这下是彻底完了。

      “云喜,我们不能怂。感情这种事剪不断理还乱,你就假装不认识他。等他自己来问,到时候你就掌握了主动权。”何楚见安慰的拍了拍云喜的肩。

      “这样....可以吗?”云喜一脸的将信将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偌大的会议室,云喜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上方的江润止,他跟记忆中的样子差别好大,眼前的人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肩膀似乎比年少时更宽一点;手里拿着的早已不是限量版篮球,而是一只价格不菲的钢笔。

      他的眼光扫了过来,只是粗略的看了云喜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既然来了,开始吧。”

      听到他冷漠的话语,云喜也收起了其他心思,把手中的研发方案分发下去,对着屏幕上的演示文稿,开始了汇报。

      “综上,对于这款产品,我们建议它的主要售卖对象是25岁以上的年轻人。并且,它只能作为一个辅助性的产品,不能成为当季主打。”

      云喜说完后,会议室便响起了掌声,众人见江总没有鼓掌,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将注意力放在方案上,有些面面相觑。

      “不知,江总觉得如何?”见江润止许久都未开口,云喜主动询问道。

      “为什么迟到?”江润止答非所问,“十点的会议,我们整整等了你半小时。”

      江润止抬起眼眸,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女人,“云小姐好大的架子。”

      这次确实是她的错,明知有汇报会,还要赖床。

      云喜扬唇,“是我的不对,我向江总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她笑起来时,眼睛也弯弯的,格外讨喜。再加上轻轻的话语,使人生不出责怪心思来。

      周围的人,都在小心翼翼的等着江润止的反应,毕竟全公司都知道,江总不近人情,要是谁犯错正好被他逮着,那就是离职了。

      江润止轻呵了一声,神情比刚才缓和些。

      周围人看江总的表情,知道这位没有开除的心思,就开始帮云喜说好话。

      会议结束后,云喜也回到了楼上去休息,昨天那个剧本杀真的玩太久了。整整六个小时,她都一直在推理,感觉脑袋都要弄没了。

      刚要进入梦乡,何楚见也跟着跑进来了,“云喜,说吧,你当初为什么甩了他。这么风流倜傥的人,你也真舍得。”

      她扒开云喜的被子,八卦道:“我看刚刚江总那个眼神,似乎还爱着你啊。要不你们死灰复燃吧,你就是GY的老板娘了。”

      “贱贱,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云喜坐起来,对着她道。

      “怎么不可能,那你们当初是怎么在一起的?”

      云喜抿着唇瓣,这段往事真算不得美好,至少结局是两败俱伤吧。

      如今他摇身一变,成了GY的总裁,还是她的上司,他们就更不可能了。

      “贱贱,你不懂。要是以前知道他是个富二代,我肯定不会去招惹他。我只想赶快合约期一到,我立马走人”云喜声音很细,又有点闷闷的。

      何楚见听她这么说,也收起了玩闹之心,语气中有些郑重:“好,我们就装不认识呗。这么多年了,也许他也忘了。”

      许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她笑道:“那正好,过几天你替我去相亲。”

      “什么?不行!”云喜瞬间炸毛,拒绝道:“贱贱,你说这是第几次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男朋友要是知道了,我死定了。云喜大人,你就当做善事吧,不然我妈那边不好交代。”何楚见委屈道。

      何楚见祖上都是从商的,家境比较富裕。她现在的男朋友是一个医生,家庭差距太大,她怕她妈妈不同意,就一直没跟家里说。这边呢,何夫人又坚持不懈的给女儿安排相亲,云喜已经替过三次了。

      “老规矩,想想怎么补偿我吧。”

      见云喜松口,何楚见一把拉住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云喜大人,小女子定不负您的恩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