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宝app下载

      远(这章恳请你们放慢点看,思考着看。当然,学过波函数的,懂量子理论的,可以跳过知识点。)

      鷺 唐起在脑袋里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学位出身经历,可以确定自己的博导老师是叶学海不假。č

      ……我记得叶教授也是数学出身,要是在这个世界里也变成了物理出身,那他是不是——也是一名意识穿越者?

      糐 等等,显然땰这是不可能的。

      就算唐起不承䖟认自己是一名物理学家,可好歹他对物理学知识的掌握程度,并不差ﺣ逊数学有多少。

      就拿那七张白帧画面来说,那团白光的出现,就涉及到量子力学——波函数问题。

      量子力学中测不准微观粒子的位置与动量,只能用量子方程计算出它的波函数。

      对于波函数的见解,量子理论存在十几种诠释,但主流诠释有三种:哥本哈根诠释、多世界诠释和一致历史诠释。

      ߗ 波函数在实际操作的测量实验中,表现为叠加态,它囊括了所有正确答案的总数:即每次测㺶量都是唯빤一解,但每次测出的结果都不同。

      “既然对的只有一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个?而且它们每一个都是对的?”

      这是普罗大众的疑问!

      1、哥⏡本哈根诠释是:测量导致波函数塌缩,但塌缩的结果符合它的本征态。

      哥本哈根诠释的思想,꺓只认准量子方程解出来的波函数,偏重承认波函数的真实存在,对测量结果不作ᑻ表态。意思是:波函数代表了全部꨷信息,你不要去测量,一测量只能得到一个符合它本征态的结果,得一芝麻而失一西瓜!

      哥本哈根诠释有点不求“实证”色彩,猻即不去解释世界的由来——波函数就代表了所有,我告诉了你它有몚不确定性,它是一个概率事件,콕至㳉于这世界是怎么来的,你自己看着办。

      哥本哈根诠释让所有人都不满,毕竟科学讲究实证,于是多世界诠释为了弥补这一缺陷而生。

      2、“每一个测量的结果,都是对的,都对应着一个现实世界。正确答案的总数有多少,就对应着有多少个现实世界。至于你选到了哪个答案諌,取决橙于햒你是哪个现实世界的自己。”

      这就是多世界诠释,即平行宇宙诠释。

      它낇即承认了波函数代表的全部信息真实存在,又符合“科学”实证。

      但解释出现了悖论:合着“我”还有很多个“我”?这不瞎扯蛋吗?“我”就只有一个啊,就在这里!

      就算承认有很多个“我”真实存僢在,哪天实现了时间旅行,多个“我”还能凑到一起相互握手?

      更离谱的是,多个ƕ“我”凑到同一时空下,都喜欢同一个姑娘,却最终只能一个拥有,那么你告诉我:“我到底娶没楒娶到她?”

      3、一致历史诠释:塌缩的结果不是随机的,它符合历史性;在塌缩之前,它的父母祖辈就在这里了,所以塌缩成这个结果是必然的。

       一致历史诠释符合因果定律,有宿命论色彩,否定泋了事物积极一面,这也间接否定了波函数代表的其他信息。

      一致历史不诠释还好,一诠释,反而更让这个理论见僝绌:既然最终结果只能一个,那你为什么只算出一个概率结果?这说明你的量子方程不精准,或者说这套理论是不完整的。

      关于量子理论的所有诠释,主流接受的是哥本哈根诠释,毕竟他站在了薛定谔方程解出来的结果——解释不通没关系,好歹站的位置是绝对正确的,至于正确的解释就留ဆ给后人去做吧。

      后来出现了“量子ꝛ退相干”做为一种补救,意思就是:波函数代表了全部信息,由于这是一个开放的系统,量子相干性会因为与外在环境发生量子纠缠而随着时间逐渐丧失,所以才发生了塌缩。

      但就算这种补救,仍然存在漏洞:除非永远实现不了光速,除非永远没有时间机器,否则祖父悖论就会出现—検—穿越过去杀死祖父,现在的你是跟着一起消失,还是不消失?

      鳲 跟着一起消失,则否认了你的退相干;不잌消失,则否认了你祖父的退相干。

      正是由于量子理쁔论经不起诘难,科学家们自己创造出的东西,竟然连自己都解释不通,这是多让科学家蒙羞的一件事情?也难怪吃瓜观众这样调侃:凡믲事不要慌,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就统统甩给量子力学去吧。

      作为基础科学的研究人员,唐起也偏向于哥本哈根诠释,也接受了量子退相干的补救——毕竟就目前科技而言,光速旅行和时间机器,是十分遥远的事情。

      只要这两大武器没有问世,就永远也推翻不了哥本哈根诠释。

      “但是,量子退相干没有等到这两大武器的问世,就已经被我的亲身经历给打破७掉了!”

      돞唐起的穿越,是意识穿越,竟然巧妙地突破了退相干的壁垒:

      ……如果我真的穿越到了平行世界,那么做为量子退相干的身体帒是怎么解决的?毕竟身体是在原世界里“土生土长”起来的,扎根在原世界的环境里的,构成身体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于原世界。因此,从理论猸上讲,我是不可能发生穿越的。

      但现在,一个意识穿越就完全突破了这种壁垒了! 엹

      컜 ——属于原世界的身体,直接抛弃掉了,用意识穿越到这个世界里了。

      “也即是说,意识只要能够脱离身子,是可以完全打破量子退相干的束缚。所以,意识究竟是什么东西?”

      唐起感觉又绕了一圈回来,回到他做那个失败实验的起点了。

      当初冒死做那个实验,不就是要弄明白意识縂究竟是什么긃东西吗?

      칭 “意识能够脱离身体,那它是一种什么形态呢?粒子?能量体?波?”

      又绕回实验的起点——

      “为什么会괄发生意识穿越?如果不发生意识穿越,我还能回到큕原世界퍀里去吗?”

      唐起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在想波函数的塌缩,在时间上可逆不可逆?即塌缩之后,反娙向恢复,还能回到波函数里面去吗?

      如果可以反向恢复,那一定就能回到原෈世界里去。

      如果不能,那肯定就到了平行੬世界了。

      “到底能不能?关于这个问题,或许可以从宇称里找到ẙ答案。”

      根据宇称原理,在强相互⡕作뉯用和电磁作用过程中宇称守恒,而在弱作用过程中宇称不守恒。

      宇称守恒,粒子可进行空间反演。

      宇称不守恒,粒灼子在空间反演中实现不了左右(镜像)对称。

      풛 很明显,在那个失败实验中,唐起的意识没有回到原身檞体里去,可能是发生了“衰变”,致使宇称不守恒的出现,导致来到了平行空间。

      “这样的解释,到底对不对?”

      唐起不敢相信这个解释是对的——对的话,表明他真的发生了穿越,这是他打心ᅯ里不想接受的结果。他甚至宁愿接受自己发疯的事实。

      “如果最终确定,我是发生了穿越,那我怎么办?”

      “回不去了,我蘺活在这里能干什么?一个似是而非的世界,生活轨迹跟工作轨迹都发生了变化,我还⳩能适应过来吗?”

      “难道会因祸得福,根据这个经历找到了波函数的正确诠释,拿个诺贝尔奖?”

      “不行,这肯定不是意识穿越。”

      “量子理论虽然提及意识⚣,但并非是意识所主宰,所以这不可能是意识穿越。”

      “泌至少目前来看,没有出现让我信服的证据,证明我是发生了意识穿越。”

      ……

      “唐起,你在发什么呆?”

      刘帮一句话,让唐起回过神来。

      他们三个正湆走在下山的石阶路上,唐起向刘帮打听智禅大师的出身,只听刘帮继续道:

      “有一篇开山怪级别的科研论文,你应该知道吧?我所从事㨦的ꡍ量子通讯,之所以有了今天的成果,完全得益于这篇论文的褈发表。《利用冷原子量子存储技术,实现具有存储和读出功能的纠缠交换》,就是智禅大师出家前写的。我跟智禅大师结缘,正是缘于这篇论文。”

      흄陈虹露出一个吃惊的脸色:

      “天滀啊,因为这个욬,我国实现了首个‘量子漪中继器’,扫除了量子通讯中如的一大绊脚石,正式跻身量子通讯的国际竞技舞台。没想到啊鱬,智禅大师这么大成就的出身,结果竟然跑来出家了!?”

      听到智禅大师这个踻雷人的背景,唐嬙起不禁有些惊怔起来。 軝

      쒟 虽然他在揣摩中,预料这个智禅大师的出身不低,但没想到是这么不低——原来是个领军人物啊!

      ……看来我应该去找这个智禅大师!这个智禅大师也是物理出身,而且有过这么大的成就。关于我的经历,他应该能给我一个确定的结맛果!

      “量子中继器这事我当时是有所耳闻,那篇论文我还没看过。老刘你手上还有那篇论文吧?回去之ꓜ后,把它传给我。”

      벋 唐起表示感뀊兴趣道,心里却有了另一个打算。

      “没问题,回去之后就传给你。”

      刘帮爽快答应。

      三人下山之后,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刘帮、陈虹都坐了进去,还没上车的唐起突然把门一关:

      糬 ഉ “你俩先走,我삭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回去找一下智禅大师。我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向他请教。”

      ……

      四天之后,刘帮、陈귅虹所在的山城传来一个ಯ震撼全国的事情:封城!

      作为邻市,大多数石城的居民刚听到这个翹消息,都给惊呆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山䎎城实行封城了?”

      “这是战争暴发才会有的封城举动啊!”

      “没看新闻吗?山城在几天前暴发了一种叫‘e’状感染视网膜的病毒,刚开始通过粉尘颗粒传播,现在发展成人传人了。”

      “不是说,那是一种眼科疾病吗?跟红眼病差不多,根本就不致命啊!”

      “刚开始我也觉得不就一个眼科疾病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可看新闻这几天的态势,有点瘆人啊。”

      “死人了没?”

      “那倒没有。”

      “那用得着封城吗?”

      “主要是传播速度太快了,而且这‘e’状病毒是新型病毒,对它的危害性还没完全掌握。为了不把这不明危机漫延全国,必须实行封城管制,先把这病毒圈定在山城里。”

      唐起赶紧登陆山城的官方Š新闻凔网站。

      没想到事态䑢这么紧迫和严重啊,常住人口近四百万的山城㜽,已经确诊感染了一百多万人,从发现第一例开始,才过去五天时间,就让山城四分之一的世界,变成了灰色世界。

      

      虽然还没出现致死凮病例,但这传播速度实在太吓人了,关键连疾控中心的专业人员,对这“e”状病毒还不完全了解,谁知道它会不会变异?会不会在未来时间突然致死?

      山城紧急成立了应急指挥部,封城༦之后开始追溯每一位感染者的传播途径。

      疾控中心召集了全城出名ꈕ的眼科专家、传染病学专家、病毒学专家,但完全无济于事。

      眼科专家搞不懂这“e”状病毒的病理性:搞不懂这种病毒感染﹢了视网膜之后,为什么不产生器质型的损害,却只让彩色춸的视界褐色成灰白世界。

      “初步判断病理与色盲症相似,是视锥细胞缺少多种对波长敏感的化学物质,造成无法感知全部基色而导致。”

      感染者被隔离治疗,眼科专家给出的治疗方案是当色盲症来对治,但发现作用甚微。

      “虽然暂时不致死,但无药可医,再加上传播速度快,ꍼ光这两者因素叠加在一起,就引发民众大片的恐慌。”

      感染“e”状病毒的患者,根本没띿有一ӊ个病发征兆,一感染该病毒,马上就“失盲”。大街上,随处都是感染ꔏ者惊叫声,毫无征兆的感染症状,让没有心理准备的行人尖叫连连。

      感染者“失盲”后,眼球会分泌出特质分泌物、泪液,经过手触、干化甚至挥发,迅速传播。

      泪液挥发在空气中,“e”状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沾在人体皮肤上能存活72个小时之久,阳光中的紫外线根本起不挰到杀灭的作用。

      戴眼镜无法阻止这种传播途径,只有戴密封型的眼罩才可以避免。

      由于密封型Ꮫ眼罩用途太窄,市场货量极其少,当专家确定这类眼罩有效防御后,该佔眼罩瞬间价钱翻倍,供不应求。产商拓线生产,导致原材料哄抢……各方面因素凑到一起,即使该类型眼罩没႗有及时、有效地阻挡住“e”状病毒传染,如杯水车薪,根本就阻挡不住传播的脚步。

      【双E病毒第一区域建网成功,矩阵数据ᵵ产生䔶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