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吸血传奇>

      在喷泉边喊ц话的是一个邋䏂遢的男悸人。

      Ā 他有一头亚麻色的卷发,眼珠是绿色,只是眼球浑浊,看起来并不清透。

      他的身材肥胖,脖子短,肚皮圆。上身穿着不太合身的旧衬衣,下身搭配裆扣不全的深棕色吊带裤。

      他衬衣的袖子卷起来,露出与身材不符的肌肉虬샾结的手臂和一双骨节突出的大手。手指上有明显的黄斑,指甲缝里也全是污泥。

      蝡污泥是洛林之所以会认为他邋遢的主要原因。縺

      海航途中医药俱缺,任何一个正规的水手都会尽可能注뮲意自己的个人卫生,哪怕ᕃ不能经常洗澡,也不会让指缝里留下污物。鍮

      可是仔细观察过后,洛㵠林又推翻了自己原本ఊ的想法。

      ꦐ  他并不邋遢。

      身上的装束虽橹然窘迫,窑却很干净,就连头发也拾掇得整整齐齐。

      笼 至于说手指甲줺上的污泥걙,或뿪许是某种常年难洗的斑。

      水手一点也不喜欢吊带裤,因为它不够宽松,累赘的吊带和带扣也会影响水手在船上的敏捷。

      所赓以这胖子并不是海上的人……

      看他的样子,更可能是一个人到中年,才突然想去海上闯荡的旱鸭子。

      洛林摸着下巴躲在人群里,看着旱鸭子在喷泉边徒劳地喊。

      “亚提斯商会招慕海员,招慕水手,也欢⯩迎有心闯荡的年轻人入股!”

      “我们的实力很雄厚笹,有船!有大船!”

      人群里突然有高声问:“先生,你出过海么?”

      胖子一下变得支吾起来:“虽……虽然以前没出过,但是……”

      “你会游泳么?”又有人问,“如果尊贵的先生掉ⶑ进水里,要舍几个人才ꫲ能把你捞上来?”

      ⛃ 哄堂大笑!

      胖子的脸红得滴血,他在人群中间梗着脖子强쬧辩道:“我会游泳!我在家乡的河里游过泳,还捞过鱼呢!”

      嘲笑声更响亮了。

      在连片的嘲笑声中,洛林♠慢慢举起手。

      他问:“先生,我会开船。我只想确定一件事,您真的有船么?”

      他的声音像天籁一样传进胖子的耳朵,胖子眼睛发亮,忙不迭地点头。

      휘“有船!就停在十三号码头,是一艘崭新的大船!真正的海船!”

      洛林笑了:“我身上刚好有十三先令,不知道拿来投资的话,可以占几成股?”

      ê……

      夕阳西下,招慕的一天的胖子垂头丧气走在街上,洛林远远跟在后面,捂着鼻子躲避他身上难闻的䊹怪味。

      胖子叫莱克,莱克.亚提斯,德文郡人。

      ᄱ 他在黳普利茅茨城里经营祖传的制革工坊,是个优秀的皮匠,手指疅上的烧斑和身上混合了硝和腐皮臭气的怪味就是他丰富从业履历的明证。

      然而这些东西对一个海商而言全无价值。

      他制革的手艺再好,也依旧是那个不被信任的旱鸭子。劳心费力一整天,也只有洛林彡这个同样不被信Ƕ任的半大小子䔞愿意加入新生的亚提斯商Ɤ会。

      ꠁ 甚至除他们以外,商会就连一个弅像样的水手都没有。

      这让莱克很沮丧。

      他听人说,ꉖ想要开动他的大船至少需要八个称职的水手,而他现在只有一个,称不称职还在两说。

      끉 他出海的心愿黄了……

      心若丧死的莱克领着洛林一路来到十三号码头,只想证明自己是有信誉的。

      等看过船以后,他就准备把船卖了,用卖船的钱来偿还皮匠铺子的巨额债务。

      现在,分手的时候到了。

      莱克站在码头綥边,手指着泊在海面上的一艘大船,轻声说:“小伙子,这就是我的船,我没有骗你。”

      洛林缓缓放下了手。

      火红的夕阳下,一艘微胖皼的大船静静停靠在海湾,随着岸궇浪柔柔起伏。

      ᳜ ῱她有30米长,8米宽,尖头、ﰍ阔尾,唯一的粗大主桅笔直地竖立在船的正中,有2఍2米高,干净的㥓帆圐缆斜拉向下,将主桅与船艏3米长的细ᳵ长艏桅连成一ꞛ体。

      洛林轻声念诵:“汉萨-柯克型单桅横帆船,北欧船系最著名的设计之一,因汉萨商盟闻名于世,特征是首用船艉中央舵。罝发展至今,标准长度30米,宽8米,主桅22米。”

      “柯克型有宽大的内舱和船底,在浅海区域航行平稳。因为使用뜰巨大的横挂式方型单帆,在顺风环境能够维持优秀ତ的航速,但在逆风环境表现不佳。”

      “引入阿拉伯艏斜帆后,⫯其쨺最媄大缺陷得到弥补,设计定型四百余年,仍以低廉的造컗价和稳定的性能广泛应用于다北պ海和地뎚中海一带,标准载员8人。”

      莱克听得两眼放光:“小伙子,你好像……ミ”

      洛林自嘲一笑:“我以前是海校的校生,要不是家里生变,提前掇学,这会儿大概已经上船了。”

      莱克苦涩地笑起来:“本来以为是个普通的年轻人,没想到我居읳然捡了个宝ジ贝……可惜…뢬…”

      퀿 “先生,您是担心没有足够的人开船么?”洛林킌突然问。

      “诶?”莱克被戳重了心事,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你……别误会,你很好……只是想做生意,䕚总得先把船开出港,鰞而开船是八个人的事,你再能ꪰ干……”

      “事实上,这船我一个人就能开촋。”洛林摸了摸鼻尖ꒂ,“因为设计比较老,她的操作并不复杂。”

      唻“诶?”

      莱克呆在那,眼睁睁看着少年跑起来,踩着踏板,跃到船듰上。

      洛林飞跑到船艏,像只灵巧的猴寳子,扶着缆绳蹲在艏桅的尖端:“先生,我还没问,她叫什么名䛋字?”

      “⺆美……美人号!”莱克像梦醒了似朝着洛林嘶声大吼,“她叫亚提斯美人号㔚!”

      “原来⮐是亚提斯家的美人么……”洛林轻柔地抚摸着脚下光滑的艏桅,渐渐露出微笑,“没想到,居然是个胖丫头呢。”

      只有两个人的亚提斯商会紧张地忙碌起来。

      莱克负责采购商㨓品,雇工搬运。ꨛ

      ᵯ洛林则忙着给甲板打蜡,给锚和舵上油,还要检查船帆、缆绳、舱室、龙骨,确保所有部件完好无ꆌ损。

      他是ⓤ雷顿爵士的弟子,只信任自己和同伴的绳结,所以每根绳结都要解散,重打,忙得不亦乐乎。

      他甚至在甲ⵝ板正中心用红漆画了个两米来宽的方框,从艉舱一直延伸到距离船艏5米的位置,横平竖直。

      莱克运了货物上来,奇怪地看着这个刺眼的红框。

      “小洛林聳,这个框是?”

      “这是您的船长区。”袈洛林拍了拍巴掌,“出港之后,您在甲板上的活动位置就这么多,而且必须套救生圈。先生ۡ,您太胖了,要是掉海里,我可没办法拖您上来。”

      “诶?”

      “对了,既然我们要横穿海峡,您应该已经买好相应的ꤓ海图了吧?”

      “海图很贵诶!”莱ዸ克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我听人说,只要顺着ỡ风开……ꍯ”

      “你很快就会漂到荷兰,不出意外的话,美人儿也变成马车夫们的战利品,基本就是这样。”

      “诶?”

      “去吧去吧……”洛林懒洋洋摆手,“作为船上的大싖副৯兼舵手兼领航员兼瞭望手兼船工,我还需要单筒望镜,罗盘焈,一副厚实的亚麻手套和一些耗材。一切都有劳船长大人,谢罸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