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小视频首页入口线路

      “这就是你的愿望吗?”

      王乐停下脚步,转身问道:“如果是,我可以和你去。”

      “真的吗?”

      王瀚年大喜,差点让刚稳定的伤势再次爆发,疼的他嘴角直咧,但眼中笑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我就知道,二哥你是在乎亲人的。”

      “或许吧,不过你应该感谢她。”

      王乐指了指红薯,然后道:“二十天后,我来找你们。”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王瀚年沉默片刻,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二哥为什么说要感谢你!?”

      不知怎的,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殿下…”

      红薯眼眶一红,虽然有所准备,但事到临头,她还是有些不敢面对。

      但望着王瀚年的目光,红薯最终还是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所以说,我以后都没有这个兄长了对吗?”

      王瀚年忽然笑了起来,“一个一个的都是这样,也好,也好,以后看他们怎么面对娘的在天之灵。”

      红薯心疼的抱住了他,一个劲的安慰着。

      可惜,效果好像并不怎么好。

      另一边,离开客栈的王乐准备回去归元化那边盯着,但就在他刚出城时,路却被人拦了下来。

      是那个跟在王瀚年身边的少女,只不过这一次,她还带着两个老者。

      “就是你杀了陈三?”

      其中个头偏矮的上前冷声道:“如果不想受尽折磨而死,现在就自裁吧!”

      那少女也一改在王瀚年身边的样子,目光怨毒且愤怒。

      王乐笑了起来,没有丝毫废话,伸手一握,斩冥出现在三人视野。

      血红的刀身,看起来越发不详。

      原本还充满信心的老者神情忽然一变,惊骇道:“转轮王的刀,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手中?!”

      答案显而易见,只是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接受。

      王乐可不管这些,带着一丝难以言说的韵律,漫步上前,同时挥动斩冥。

      三人就像傻了一般,站在原地没有丝毫反应。

      等到回过神来,王乐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后。

      “你…”

      少女抬手想要说些什么,但下一刻,脖子上便出现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喷洒而出。

      另外两名老者也是如此。

      三具尸体倒在地上,王乐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变化。

      他从来不喜欢废话,尤其是对于这种已经表现出明确敌意的人。

      杀了便杀了,不会有丝毫挂怀。

      无疆府可能存在得到报复,王乐倒不担心,或者说,目前的乾国江湖,还没有出现那种可以碾压三品的人。

      一品不出,便是三品与二品称雄。

      至于地上三具尸体如何,那就看天意了。

      王乐动手,向来管杀不管埋,或者说,这也是江湖人的某种归宿吧。

      看似稳如泰山,或许某天就会曝尸荒野。

      当然,如果王瀚年知道后心生埋愿,王乐也无所谓,毕竟已经明确的说了,双方之间再无瓜葛。

      是敌是友,就看他如何选择。

      回到归元化所在之地,王乐在客栈里老老实实呆了将近半个月,期间偶尔出去逛逛,体会一下普通百姓生活。

      跟街上卖东西的商贩聊聊天,听他们说家长里短,也别有一番趣味。

      只不过,王乐一直都是以旁观者的态度去看这些事。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并不属于这种生活。

      随着时间推移,约定的日子终于到来。

      这天清晨,王乐出现在曹府大门前。

      早已经收到通知的门房立刻将他迎了进去。

      在客厅中,王乐见到了归元化。

      相比之前,这位曾经的天下第一要憔悴许多,显然这一个月来花费了很大心力。

      “你可真是准时。”

      他带着一丝唏嘘,苦笑道:“刀斩龙象僧中琉璃僧的转轮王,居然这么年轻,恐怕是别人做梦也想不到的吧。”

      “东西呢?”

      王乐平静问道。

      “还在那个地方,不过封印已经被我破解,只要过去就能拿到。”

      归元化说完起身,步子有些踉跄,但很坚定:“跟我来吧,这次之后,老夫也算彻底退出江湖了。”

      这话里蕴含的东西有些多,也是在提醒王乐,拿了东西后,就不要过来纠缠了。

      “放心,除了我和判官之外,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你的消息,就算有人找上门,也绝不会是我说的。”

      眼见任务即将完成,王乐话语难得多了些。

      归元化点点头,叹息道:“希望如此吧。”

      两人走出客厅,来到书房前,这里空无一人,显然是早已经做了准备。

      归元化推开大门,在书房一处花瓶中转动了一下,随着轰隆声响起,西侧墙壁忽然打开,露出里面通往地下的阶梯。

      “刀就在下面,但我不能下去,否则会死在那里。你既然要拿,想必也知道其中危险,我就不多说了。

      不过有一点需要记住,除非你自己从里面走出来,否则我是不会再打开这道门的。”

      归元化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

      王乐没有立刻出发,而是轻声说了一番奇怪的话,“人在这世间都有羁绊,重要或不重要,组成了一个彼此需要的关系。

      只要斩断其中某处,另一端必定会受到影响。

      你懂我的意思吗?”

      归元化只觉嘴巴发苦,无奈道:“我已经拿不动那把刀了,充其量也只是个懂些武功的普通人,所以你不用说这些。”

      “我只是不想再浪费时间,所以希望你注意一下。”

      王乐转头看向阶梯,一步步走了过去。

      “我这人认死理,如果里面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或者是你在打什么歪主意,那么我保证,曹家上下一百三十四人,包括你女儿养的狗和猫,都难逃一死!”

      随着他人影消失,归元化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胸膛剧烈起伏。

      没有直面王乐,永远不懂那种可怕的压力。

      真就如一把刀架在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归元化倒是不太担心,因为他本就没有耍什么心思,那把刀的确在下面,只不过要想拿出来,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除了归之前准备的各种封印方法,其本身也是一个极其恐怖了的东西。

      若不是机缘巧合,归元化根本无法控制那把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