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瑟图

      大胡子,送你一个媳妇要不要

      自神威堡回来,挽挽左思右想都感觉欠翰墨一个人情,她决定还礼给他。

      经过她多方了解,细致分析,反复考量䠄,她决定送给翰墨一个他目前最需要的——天香媳妇。

      接下来她将目光投到了自己帮派的佳人——白临临身上,白临临气质高冷,容貌美颜,在天香派᮫里虽不是十大,也是个百强弟子,无论是外貌还是内在都应该很符合翰墨的要求。

      挽挽确定了人选后立即出击,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ﵰ 홚 “临临啊,听说你还没有婚配。”挽挽直奔主题。

      “对啊,怎么突然这样问?”白临⋗临眉眼含笑。

      “那你喜欢脸上有胡子的小哥哥么?腼”翰墨哪里䎳都好,就是一脸大胡子很容易劝退妹妹。

      “啊?这个无所谓的吧,是强壮的小哥哥么?”白临临看出来清挽是来说媒的。

      “是个有八块腹肌的小哥㼿哥。”挽挽想到翰墨的腹肌不由的喜笑颜开。 巠

      “噗,龩看来这个腹肌小哥哥很合你櫊意啊,看把你乐的。”

      “哈哈,是我金兰来的,他想找个天香媳妇。”

      “哦?想找天香弟子做媳妇么?”白临临笑銦道,“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不瞒你说,他救过我,我想还礼,但是他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天香门派的媳妇,你可以先他接触接触,培养一下感情,万睶一就成了呢。”

      “好吧,就当帮你了。”

      挽挽一看白临临答应的如此痛快,便告辞去呐找翰墨。不出意外的话,此时翰墨应该和泽还有白圭在护龙河切磋。

      开封城护龙河

      开封城外有一宽阔笔直的大桥,这里便是翰墨等人经常切磋的地方。桥下是护城꽇之水,水流湍急,能吞噬一切掉落之物。不远处有一大瀑布,气势磅礴,滚滚黄水,一路奔涌섽,疾流直下,涛走云飞䧇,一泻千里。在这样的背景衬托之下,在护龙河比武别有一番紧张刺激的气氛。挽挽赶到之时,三人已经坐在桥上打坐调息,地上还有打斗后留下的痕迹。她飞到桥边驿站的马棚之上,坐在上面静待他们调息完毕。

      “挽挽你怎么来了?”泽睁开一直眼珘睛ꄩ斜睨这看她。꞊

      “好好打你的坐,我是来找大胡子的。”挽挽坐在马棚之上,白皙랸修长的小腿自然垂下䉍,鯒一晃一晃,悠闲自在㜝。

      賎“哦?单独짎来找大胡子的?”泽一听⋒来了兴致,准备八卦八卦。

      “找我何事?蟱”这时翰墨已经调息完毕站了起来。

      “大胡子,我给你介绍一个好看的天香媳妇,要不要?”

      “........”翰墨听完并没有想挽挽预期的那样兴奋㣺,相反他一言不发,沉默不语。

      “你不是一直想蟕要一个天香媳妇的么?”挽挽从棚檐跳了下来,落到他身前䓊。

      “现在不需要了。”翰墨⦺指着白቙圭说,“我们有了一个还够看的移花,解决了队伍没有医生的问题。”

      “移花是渔儿?”前几日听说渔儿与白圭有了新的进展,没想到进展如此之快,都在进了一个队伍了,果然女追男隔成纱。

      “嗯,现在有了渔儿,翰墨可以不用找天香了。”白圭看着翰墨与挽挽又补麤了一繧句,“我与渔儿是真心的,不是为了填补什么空缺才在一起的。”

      “你这话好像是说翰墨是为了补空缺才找的。”泽开始和稀泥。

      “我的确是为了补空缺才找的。”翰墨没有掩饰,直言不讳。

      “那现在就是不需要了?那我给你找的姑娘可怎么办啊?”挽挽ꤌ想这下溢糟了,这事办的太次了。

      她拉起翰墨的手将一张纸ᤗ条塞到他手里,“我不管你需不需要,你得去焰见一下,行不行的......ㅖ见了再说。”说完便跑掉了,生怕翰墨将纸条退回给她。

      翰墨看着挽挽一溜烟不见了的身影,又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纸条,脸上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表情,眉毛都要皱到一处。

      “你差不多行了啊,别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这老天不公平啊,怎么没有人给我介绍媳妇。”泽一边㤆嘟嘟囔囔的抱怨,一边拿过翰墨手中的纸条,打ϙ开看了一下说,“姑娘叫白临临,一听这名字就是个可沜爱的女孩子。”

      ꉪ야翰墨完全没有听到泽在他耳边嗡嗡些什么,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那只挽挽握过的手上。

      ------

      ꉰ玉珠宅

      玉珠又一次举办了宴会,赴会的还是那群小伙伴,只是这次与往常不同,人还是那群人,身份略微有些变化。

      玉珠拿着筷子敲了一下青花瓷杯,“这次宴会,主要有几件事要跟大家宣布一下。”她低头看着一脸ⲹ娇羞的渔儿。渔儿的手被白圭握在手心,一刻都未曾松开过。

      大家早就知道他二人之事,就是没有点破,等着他们自己公开。看着渔儿一脸幸福⚐,大家都开始起哄,吵吵着让他们二人讲述一下事情经过。白圭俊秀的脸上也渐渐红了起ꧾ来,他与渔儿就像两个瓝大红苹果。

      “还得是白圭兄弟厉害,才来没几䤊天就拿下渔儿。”苏三说这话的时候带有几分羡慕。

      “三儿,这我就不得不说你了,马上入冬了,你这姑娘追的禍连人家펥衣服边都没摸到่,神威十大弟子苏暮岑,「夜獬叉」苏三没有排面?”老刘有些恨铁不成钢。

      ߐ “哎,别提了,人家看不上我这些虚名。”苏三拿起一整壶酒咕嘟咕嘟的喝起来。

      “三哥这边大家就别研究了,他自己心里有数。”挽挽看出苏三有些难过,马上打起了圆场。

      “白圭与渔儿的事还是不要声张ᄢ的好,毕竟渔儿是我偷出핸来的,她之前一直都不在江湖上行走,最近出去的太过频繁了,还蝉是小心点的好。”玉珠一直很担心渔儿最近经常抛头露面会被发现。

      “嗯,这到是要注意一爼些。要不渔ड儿去我那住几天?”芊陌提议。

      “哎,我说你个没有眼力见的,她能去你那么,我们白圭兄没삳有宅子怎么着,对不对白圭兄。”老刘一语点醒芊陌。

      “哎呀呀,是了,是了,我这懂了,渔儿就去白圭那里,大家别争了。”芊陌马上쥝附和起来。

      “好了,别闹了,第二件事,薄ᕌ荷和蛊毒,你俩自己说֧吧。”玉珠看着㹘薄荷和蛊毒。

      “你俩?不会吧椶。”众人惊愕,这太㼍突然了吧。

      “是ꁗ,就是你们想的那么回事。”薄荷没有过多的说什么。⺏

      “不是啊,姐妹,说好一块喜欢腹肌小띝哥哥的,你怎么先找了一个养狗穖的。”挽挽激动站了起来。

      ੶ “她是我女蔤人了,以后不能和你去神威堡偷看男人洗澡了。”蛊毒霸道的搂过薄荷,好像在跟挽挽宣示主权。

      “点咳咳。”一旁刚喝一口酒的翰墨听到这句呛的把酒吐回到了杯子里。看到大家都看着他,他心里一阵发慌,“酒里有根毛,我去换个杯子。”

      挽挽也跟着心虚起来,但是表面还鑓是强装镇定,一只脚踩在翰墨之前坐过的凳子上,一只手比比划划,叫嚣着说,“好你个薄荷,狗毒,你俩到底暗度陈仓多久了,大家怎么就没有发现你俩有问ᄽ题呢。”

      量“哎,我当初就是想试试他对我有没有意思,但是看他吃狗三的醋,还有那一脸衰样,我就知道他也拜倒在老娘的石榴裙下了。”薄荷得意的说道,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之前的「绯闻」事件是这么回事。

      ꚪ蛊毒一听ꊐ是薄荷先算计的他,面子上有寘些挂不住,“妈的,我一大老爷们让你个小丫头片子算计了。”

      ♺ “这可是我最意想不到的一对了。”芊陌拿着酒杯,久久无法送进嘴里,她怕她跟翰墨一样被下一个更刺激的事刺激到。

      “下面是第三对。”玉珠看着大家。

      “我就说我这口酒不能喝。ᣚ”芊陌感觉自己真的是绝顶聪明。

      “还有?”挽挽惊讶,莫非翰墨那对也成了?连忙寻找他的踪影,还把踩在魱凳子上的鞋印子擦了擦。 抔 ⷸ

      떸“有,今日真的三喜临门了。”玉珠拿着酒杯,혬“第三对就是大哥和他的小天香,大哥今日没来,带着大嫂去度蜜月了,我们就这䘲么干一个祝福一下吧。”

      “卧槽,青这骚货都有媳妇了?我还单着呢。”老刘今天遭受皾双重打击,蛊毒的是会心一击,青的是致命一击,“挽挽,你赶紧给我介绍一个媳妇来。”

      “凭啥是我?”

      “听说你给大胡子介芵绍了,你个偏心眼的人。”

      “一定是狗嘴不严的傻泽走漏的风声。”

      “对,就是他,풼快赶紧给我也㡑安排一个。”

      “安排不了,你又不帅。”

      㭱“找打是不是?他一脸胡子哪里帅?”

      “哪里都帅。”

      “咳。”刚换完杯子回来ᴮ的翰墨听到对话又呛了一下,“我.....嗓子...闇咳咳..刚才里进了根毛。”

      “玉珠你家多久没扫尘了?”挽挽挥ಫ着袖子看着空气,“全是粉岑尘。”

      “你快闭嘴吧,我家哪릀天都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