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优花番号

      大乾,镇魔司。

      “切,快吃!”

      地牢的最下层,一个青衣汉子满脸厌恶地望着地牢里苟延残喘的魔头,一双眼睛之中,透露着不댜屑和烦闷。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被分配到这个鸟不拉屎的Ო地方,每天的工作居然是给这些穷凶极恶的魔头送饭!

      “哼,装什么?不过是阶下囚,还真的以为自己还是能在外界兴风作浪的魔头?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都挖了!”

      青衣汉子想到珑自己要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上一年,就更加恼火了。

      虽然汉子还在咆哮并且数落着对方,但是整个地牢的阴森氛围还蔜是让他有些害怕。

      嵔沐浴在阳光之下的人自然恐惧这种深渊一般ሞ的坑黑暗。

      阴冷的眼睛从黑暗之中投了过来,青衣汉子瞬间堕入冰窖,只感觉到脊梁䶛一阵뵇寒冷。

      他不禁鍣打了一个寒颤。

      不对,他们都是阶下囚,我为什么要펄怕他?

      쁆 汉子鼓起了勇气,一股无名之火喷涌而上,他正要继续叫嚣,可是寂静的氛围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身黑袍包裹的阴影从远处慢慢走来。

      他的手上是一些类似糟糠的吃食。瘦削的身影在一大袋糟糠的挤压下,时ᅶ不时倾斜,很多时候都给人一种快要跌倒的错觉。

      最终,他颤颤巍巍地走到了青衣汉子的面前。 ⤈

      ꖲ“长官,这是今天的食物。”

      “你他妈走过来的时候不能슲先说一声?不知道这种暗无天日的地牢很吓人?玛德,这群垃圾也只配吃些糟糠了!呸!”

      汉子朝着少年吐了一口痰,但是少年只能陪笑。

      汉子是地牢新来的执掌官,他这个小小投食官根本不敢在他的面前放肆,所有的责骂都得受着。

      “行了,给这畗些羌杂碎吃吧!”

      汉子恶狠狠地朝着玄铁牢房看了看,眼中颇有一种人上人的得意Ꞃ。

      这个时候,锁链忽然晃动了一下,整个玄骨铁牢门㢥都有了一些轻微的震荡。

      “怎么?生气了?来啊!来打我啊?哈哈哈~!我就是喜欢看你想打我又打不到的样子。”

      汉子拍了拍自己的脸,露出一副蹰挑衅的样子。

      不知道是看到了瘦削少年的眼神暗示还是什么,玄铁牢房内便安静了下来。

      “切,也就这样子了,呸!嗄对쁮了,小杂种,这个人少喂点,饿不死!”

      汉子再次露出得意的笑容,整张脸在微微烛火的光芒下变脋得狰狞可憎。

      “遵命。嚯”

      ޯ瘦削少年如同没有感情的木偶一般,面无表情地答应了下来。

      “哈哈哈哈~”ᒭ

      整个地牢都是青衣汉子离开时的得意笑声。

      “给。”

      少年将手上的一大袋糟糠放在了湿冷的地上,从最中间掏出了几块沾了几粒芝麻的黑色面饼。

      面饼在整个镇魔司的劳役眼中都是䷪十分珍贵的东西,少年能拿出来几块黑面饼,足以见得他为了礜这几个黑面包冒了极大的危险。

      黑黢黢的牢房里伸出了一只干瘪的手,一双阴冷的眸子破天荒地流露着一丝㪀温情。

      㤵他,司徒义。昔日的大乾第一魔ᄜ头,从成魔开始,就几乎忘记了什么是温情。

      从妻子被达官显贵害死,他就不再对这个世界抱火有任何的幻想。

      他从微末开始,千方百计拜入了炎魔教,从一个杂役弟子做起Შ,一路从尸山走来,杀人,不断地杀人,终于,他一路做突破,成为了大乾境内修为最高的魔头。

      可是,谁都멚想他死,那个他无比信任的师弟也在最为关键的时刻捅了他一刀,最终,他落入了▭镇魔痂司。

      一入镇魔司,魔头皆苦寂。

      相传琠,进꣈入镇魔司的魔头,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圡来蛰,他们都将为他们的暴行遭受无比恐怖的处罚。

      “哟,司徒老贼这是怎么了?这还是那大名鼎鼎的炎魔之主嘛?啧啧。”

      一道打趣的稚嫩声音从司徒义隔壁的牢房里传出来,显然这样的调侃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司徒义神色平静,也丝毫不理会隔壁那个老㞙魔的叫嚣,谁不知道隔壁那㸤家伙接到食物的时候表现得更加离ⶴ谱?

      “你,别说⣐话,不然我就不给你送吃的了໤。”

      瘦削少年疰声音不大,但是所有魔头都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便都一脸笑意地望向声音的出处。 캲

      “好好好,错了礸行不……”

      ꋊ这声音听ꋡ着很稚嫩,但是所有人都以老魔来称呼他。

      老魔的具体名字他们也不太귨清楚,只知道老魔是在他们之前很久就进来到这里了。

      听说这个老魔是三百年前就被关在了这里。

      ᣒ三百年前,大乾甚至还没有立国,所以,称呼他老魔一点也鸮不过分。

      “给,黄龙真人。”

      “喂,小不点,뾠呸,方哥酻哥,平时都是第二个给我的,喂……”

      老魔感觉自己遭受了一万点暴击伤읆害。

      这是不爱我了?

      随即,老魔便做出一副想要哭的模样,将手伸出铁门外。

      手很小,像稚童一般,与他的声音完全匹配。

      整个地牢,都透露着几分诡异。

      但是牢房里的魔头们包括瘦削少年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老魔的修行功法很怪异,随着修为地不断增长,身体会反向生长。

      至于叫什么,至今也无人知晓。

      众魔头也不会闲着没事刺探对方的功法ញ,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地牢一볂直没发生什么大事的原因。

      至ꪥ于功法大成是不是就췏变成先天(胎儿)状态,他们就不太清楚了。

      灥瘦削竃少年没有管他,而是给其他几个魔头分发黑面饼。

      “咕噜……”

      声音是从少年的肚子里发出来的。

      为了弄到面饼,少年是蹲了很久才有机会溜进灶房禡的。

      还在咀嚼着面饼的诸位魔头一时间有些味同嚼蜡,心中很不是滋䭡味。

      其实,对于他们这类魔头来说,他ࡾ人的感䀃受已经影㾦响不到他们丝毫,但是着八年的相处,反倒让他们很是过意不去。

      哵 这个瘦削少햾年,与他们以前接触的所有人都不同。

      他们依稀还能记起八年前,他第一次给他们喂饭的情景。

      一个毛都没馨长齐的小不点居ﱥ然跟他们说什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ꝳ 诧异,好笑,以及一种莫名的触动鱘在他们榧的心头荡漾开来。

      看着眼前这个还饿着肚子的少年,他们中有些人的眼睛便不自主地往旁边看去。

      “没事,我回去就有的吃귟了。”

      瘦削少年“憨憨”一笑,继续派发着手䁐上的黑面饼。

      “好吃,我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饼!”

      一道豪放的声音从司徒义釢的对面传櫙了出来。

      唣 那是黄龙真人Ⴉ。

      昔日的宗门掌教,现在的黄龙真魔,是一个断了左手右脚的“넱普通人”。乖

      츽 从嘴角到颅顶那巨大的伤口,足以看出他的不同寻常。

      也许是今日的伙食确实不错,他⼏罕见地表达了一下见解。

      但话⤂中还藏了一蒊个意思,谁要是敢뛸在这地牢的最下面一层动小不点禮一根汗毛,他就弄死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