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姐姐线观高清2www.yichao86.com

      休息过后,分开三组,童渊ଁ赵云带着小皇厴子朝东走,张任看着师傅把小皇子绑在胸前,就想着长坂坡子龙护幼主,七进七出,难怪子龙这么熟悉这活,这简直是㇧师傅手把手教导,不愧为关门弟子啊!

      毕岚和萧姑娘就暂住小村庄,嗯,还有两匹马留ᬊ着;王越在前,史阿赶着马车,张任钻稳进马车둴里养精蓄锐,朝天柱山西奔去。

      未时末,王越与马车拉开距离,保持三百步左右,路两边虽然草木凋零,但是依然有很多碰树木,慢慢的到了天柱山山脚下,突然一阵弓弩声,一阵箭㾒簇迎面而来,王越纵身ﴸ跃럂起,剑出手在空中划过一道光,在王越身前的箭簇消失,由于保持距팼离,这些箭簇根本射不到马车。

      Ꞡ王越举起圣旨,朗声大喝道,“在下虎贲将军王越,奉圣旨前去앏天柱山,何人在此设伏,不怕谋逆大罪么?烘”

      天柱山脚下,好多士兵听了议论纷纷,这可是谋逆大罪甾,至少夷三族。

      嵊“怕什么?他说道他是虎贲将军就是虎贲将军了?他ധ说道有圣旨尬就有⍀圣旨了?听他胡说道,把他射死不就得了?”领头的将军是宋家的家奴,长大后,宋家家主觉得是可造之才,让他从军,这些年通过宋家提拔坐上了豫州都尉,统领豫州境内守备士兵,筰这次他为了报恩,几乎带上了豫州境内全部守备士兵过来,刚才在山上看到王越这波人过来,他就下来到此亲自指挥。

      王越看迤没有反应,就开始喊:“你们不相信,你们可以派一个曂人过来验圣旨!”

      “蒋都尉,他说道可以派人过去验圣旨!”一个뎑校尉똓对몁着蒋将军说道。

      那姓蒋的将军二话镬没说道,回头一剑就把栌这校尉磉给杀᳽了!

      王越看前方依然没有反应,“我不知道何人指使你们,但抗旨可是夷三族大罪,你们刚才也看到了,你们的ꊏ箭簇对我没듑啥意义,杀不死我,我回到京城,你们全军依然是夷三族大罪!不如早点让开,我可以不ꚶ予以计较!毕竟你们并不知道我是奉旨而来的!”㳺

      “蒋都尉,我们可以派人去验圣旨,不然我们不执行你的命令,你是我们的将军,但不能让我们谋逆,谋逆肚乃夷三族的大罪,大家都听见了,下面士兵也不会答应啊!”

      “将军,겸我听说道虎贲将军王越是剑法一代宗师,剑道出神入化둪,刚才万剑齐发,他居然一道剑光就可以化除危机!他单身回京城,我们这ꙇ些人都要夷三族!大㤚家共事多年!”

      蒋将军看到属下都无法执行命令,心中极其生气,他得到宋奇的指示,是要射杀王越这一拨人,至于为什么他就没有问了,没想춃到王퉉越这么棘手,但自己骑虎难下,他是首领,这他已몃经逃脱不了,只有杀掉王越这伙人才行,他跟一个校尉说道,“待会,你㶗派人去查验一下圣旨真伪!”

      然后转身对自己的蓚亲信说道,把我的亲卫队招过来!

      过了一炷香,自己的亲卫队赶到,很快的压制住这几个不听指挥的校尉,派去查验圣旨的士兵也回来了,答复说道,是真的圣훔旨,是护送小皇子上天柱山的圣旨,圣旨上写着,阻拦者,杀无赦。

      居然是小皇子的事,蒋将军心里一咯噔,心里友一横,蒋将军走到跟前,拔出剑杀了这个士兵,阴着脸思詆考着什么,突然他决定下来,对王越说道,“你这䤇圣旨,还有疑点,你让人带⑲着小皇子过来,让我亲自看看!我才醿能相信你,毕竟小皇子鄗出生羅不久,就带出宫!你无法复命,也是没有选择的!”蒋将军打定心思用小皇子威胁王越,置王越死地就可以了!

      王ᘖ越依照之前所说욌道,思虑很久然后很无奈的说道,“好吧!我去车里把小皇子抱过来!”

      “不行,你让车里的人抱过来!你不能过来,还有来କ的人不能带武器!”蒋将军认为车里的人一定是最弱的。

      王越心里一阵好笑:“你敢伤害小皇子,那就不是夷三族那么简单的事了!对了,斖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还有职位!”洌 ﱾ

      “本将军蒋书军,现任豫州都尉一职!”

      X 然后王越走到马车边,对张任说道,“你带着小皇子去见蒋都尉!保护好小皇子!”

      潊 “是!”张ꬊ任砊在车厢里迅速将留在里面的褥子毯子包起来,像一个娃娃包在里面,然后绑在怀里,跟王越借了披风,将里面护住,然后下了马车,☿将路픰上捡起的树枝做成木棍,拎起来当拐杖,慢慢的往天柱山脚下走去,棍子在手,张任心定了不少。

      蒋ᵥ将军看到张任十一಴二岁的孩子,在雪地里走,心里安心了不少,一点威胁都没有,而且是没有武器的,心里一直盘算着,是按宋奇指示杀掉这伙人,毕竟这쒙么多士卒看见,迟早要传㺸出去,如果不杀,自己的罪责也很졉难逃掉,至少罪不及夷꓆三族,但宋家那边太难交代。

      在蒋书军心里挣扎中,张⭊任拄着悬棍子,踩着积雪,ᚤ到了蒋书军面前。

      “让我看看小皇ꐌ子!”

      “诺!”张任往前凑一凑,走一点,再走਀近一点,突然脚上一滑,整个人冲向蒋书军,而手托起小皇子,好像怕摔坏一样,动作如同送出怀中襁褓,蒋书军大喜,正欲接过小皇子,张任突然跃起手里的棍子出手打中蒋书军的左右手,左手ꩧ拔出蒋书军腰中的剑,右脚踏出,将剑一横,ࣞ将蒋书ꆢ军拦腰砍断,一道葉条血柱冲天而起,洒满了四周雪地。

      “咻咻”有几支箭往张任身上射过去。

      贞张任避开头㾥部箭簇,其他箭射在身上,并没뚭有刺入,箭头直接掉下雪地里。张任右手放下棍子,拿出皇帝金令,一气呵成:풂“我乃御前侍卫,这是陛䦜下令牌,见令如ᰙ见君!速速跪下听令,违令者,斩!”

      所有被迫士卒跪下听令,蒋书军亲卫一看蒋书军已死,皇帝令牌和圣旨都在,大局已定,也跪濽下听令。

      ꭌ张任朝王越大喊:“䶣王将军,逆贼蒋䦙书军已俯首,请将军发号施令!” 

      王越纵᝹马向前,没几下,就到张윧任身前,接过张任手里的令牌,大喝첬道꩛:“谋逆罪臣谋逆业已伏诛,天柱山练兵到此,䧵埋伏撤出,到此集合,诸君멭与我护送小皇子上天柱山!”

      “是!”众将听令໎,毕竟刚才有人查验了圣꥙旨,这没有任何问题。

      张任走上前一步朝所有人喝道:“䈒诸位,想必诸位在此之前是不知道蒋贼谋逆!”张任顿了顿,下面所有人默不作声,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想说什么。

      “所以还希望诸位不要将今日之事对他人说,哪怕是自己父母,自己妻小,传出去,那么就鸵是诸位谋逆,我俩也护不住쾢你ꔶ们!”

      所有士卒左右看看,点了点头,一个稍微胆大一点的士卒说道:“小哥的意思,此事不能说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