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转停留

      张棘麟看着陈友和钱小豪的尸体,悲伤的同时又有点疑惑,“两个人的鬼魂呢?为什么不见了?”

      对,张棘麟第一时间来到了公寓外,但是却没有看到他们两人的鬼魂。“难道是已经去了地府吗?”张棘麟只能找这个理由了。

      叫来了警察,警察赶紧将僵尸运走,然后判定他们两个的死因是跳楼自杀,接着火葬场的车来了,张棘麟目送着车,直到车消失。

      想起钱小豪胆小害怕却又想做英雄的那个气势,还有陈友道长隐居于此却胸怀大志。张棘麟不禁有些惆怅,才短短几天却已物是人非。

      “吾龙虎山天师府第六十五代真传弟子张棘麟,想找七爷八爷询问一些事情,现奉上元宝万两作为这次的报酬,请七爷八爷出来一见”只见张棘麟插上三炷香,然后拿出了刚买的纸元宝烧了起来,普通的元宝可没这么贵,这都是张棘麟用法力一个一个折的。

      七爷八爷又是谁呢?就是大家熟知的黑白无常了,黑白无常是最有名的鬼差,和牛头马面俗称阴间F4。

      白无常谢必安,头顶上的帽子写着“一见生财”,然后吐着长长的舌头。黑无常范无救,头顶上的帽子写“天下太平”,身材比较壮硕。

      只见张棘麟点燃三炷香,然后点燃元宝,静静等待。

      只见本来明亮的房间,瞬间阴风四起,温度骤降。只见两道鬼影慢慢地穿过房门,飘到了张棘麟的面前。

      “你就是龙虎山真传弟子?”一道尖厉刺耳的声音传来,不用想肯定是白无常。

      “谢兄,此人散发金光,还有一双阴阳眼。而且他身上,有着和天师陈启一样的气势。就是那个和钟馗合称天师双煞的新上任天师。”旁边那个身宽体胖的鬼说道,那是黑无常。

      “陈启?师公?”张棘麟突然听到了自己师父的师父的名字,顿时激动起来。

      “如果没错,他应该就是你的师公”黑无常说道。

      “师公竟然在地府的地位这么高,和钟馗并称,看来以后地府也有关系了”张棘麟想着。

      “在下正是张棘麟,此次找二位阴差有一些小事,这些元宝就当作报酬”张棘麟抱拳说道。

      又是陈启的徒孙,又给了钱,白无常对眼前这个道士十分的喜爱,毕竟是一见生财嘛。

      “小友随便问,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都能回答”白无常非常豪爽地说道。

      “敢问二位阴差,是否在地府见过两个。其中一个,是茅山第18代弟子陈友。另一个,名为钱小豪。早上刚去不久,但我却没看到他们的鬼魂,我以为是去了地府,请问你们有看到吗?”张棘麟说道。

      “茅山第十八代弟子陈友?还有钱小豪?范弟你有印象吗?”白无常思索着说道。

      “嗯....好像今日真的没有出现过茅山弟子”黑无常也是摇摇头。

      “那怎么可能?他们的鬼魂为什么会消失不见呢?”张棘麟说着。

      “也许是他们执念未消,也有可能..他们不想下去。如果是前一种还好,但如果是第二种..那就得我们出马了”白无常说道。

      “绝无可能是第二种,他们肯定是有什么执念吧”张棘麟非常肯定。

      “也许是吧,不过如果是第二种,也请小友勿要阻止我们”黑无常还是非常和蔼的。

      “好了,事情也问完了我们也要工作了,我会帮你向你师傅问好的”白无常和黑无常慢慢的飘出了房间、房间也亮了起来,随之恢复温度。

      张棘麟觉得非常奇怪,觉得哪里很不对劲,但仔细想想也想不出,也只好忘记。

      既然已经消灭了僵尸,应该也可以返回了,可为什么X-011没有提示?

      原来,在传送之前,X-011说过,只要消灭最后boss它就会主动提示,可现在怎么会没有?

      “难道.....真正的boss不是僵尸?”张棘麟也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索性就睡觉了,劳累了一个晚上,他马上就睡着了。

      梦里,他梦到了陈友和钱小豪,但他竟然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只能看见他们两神色焦急,然后他突然就惊醒了。

      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大概是深夜2点左右。

      “咚咚咚”,突然,房门竟然被敲响。

      张棘麟瞬间警觉,拿起金钱剑,缓慢地走到房门。不要问为什么要去开门,被动防守不是张棘麟的风格。

      张棘麟缓缓的打开门,一股风瞬间吹了进来。

      门外漆黑一片,根本没有一点人的影子。张棘麟转过身关好门,可当他一转头他愣住

      只见本是漆黑的走廊突然变成了地狱景象,远处正有一只鬼正被铁钳夹住舌头,然后被慢慢拉长。“拔舌地狱?”张棘麟继续看向别处。

      一只鬼正被抬着即将放入油锅,这是油锅地狱?

      突然,一只鬼竟然叫住了张棘麟。

      “棘麟师傅....救救..我。”

      张棘麟瞬间朝声音方向望去,“钱....钱小豪!?怎么可能!”

      “这是....枉死地狱!”张棘麟瞬间认出了钱小豪待的地方,钱小豪被关在了牢狱之内。

      “钱小豪,你不是自杀你为什么会在枉死地狱内,一定是阎王爷搞错了!”张棘麟看着遍体鳞伤的钱小豪。

      正当钱小豪想说什么,旁边又来了一个鬼,“张棘麟!枉我觉得你身为龙虎山弟子,心怀正义。没想到,对付一个僵尸你都要让我们两个用生命来消灭,你枉为龙虎山弟子,为你的门派丢脸!”来的鬼,竟然是陈友!

      “不..不是这样的!”张棘麟赶紧解释道,可远方飘来两只鬼抓住陈友拖往前方。

      张棘麟望向前方,“血池地狱!?陈道长怎么会是邪门歪道之人!”

      原来血池地狱就是惩罚不正直,邪门歪道之人。

      “不对劲,这太不对劲了”张棘麟环顾四周,疯狂的摇头,只见他闭上眼睛盘坐在地上,“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幽篁独坐,长啸鸣琴。禅寂入定,毒龙遁形。我心无窍,天道酬勤。我义凛然,鬼魅皆惊。我情豪溢,天地归心。我志扬迈,水起风生!天高地阔,流水行云。清新治本,直道谋身。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妖魔鬼怪,现!”张棘麟大吼一声,这地狱瞬间崩塌破碎,那尽头,隐隐约约站这个人。

      “哈哈哈,不错不错,不愧是龙虎山弟子,这区区幻境确实不能困住你”那个人拍这掌缓缓地走了过来。

      “是你!阿九!”张棘麟看着来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