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诀在线观看

      对于这第一场比赛,샟林辰也没意思到自己能这么快就完胜,而且还是这四十场比赛中少有的几个。不过,这还不等林辰在台上多兴奋,就被工作人员请到后台休息。

      这次林辰回到后台,没见林枫回来,倒是见到林燕。林燕好奇的打量起林辰说道:“你不是上场比赛去了吗揸,怎么就回来了?”

      “我打赢了,就回来了。”

      “不会吧,怎么这么快?”林燕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我上一场打的可是辛苦,靠最后一招才险胜ﱀ。你看看我这衣脚,还在比赛时被撕破了。而你身上一点事都没有,连汗都没出,我才不信你就这样打赢了呢?”

      林辰噘了噘嘴,撒谎道:“我主要是碰到一个草包,一上场就吓得跑下去叫娘了,所以我就赢了。”

      林燕还是一脸的不相信,反倒说林辰才会是那个草包。对此,林辰也是无奈,便也不䢐再辩解。不濣过很快,老祖等人下到了休息室,林燕也不得不相信林辰真的赢了。

      林辰见长辈们都来了,猜想林枫的比赛应该也结束了,便急忙的问道:“老祖,林枫比赛完了吗姻?”

      听问,老祖一脸红润的笑道:“比完了,咱们穆林家这次进了三个人,大有希望,大有希望啊!”

      ၅“林枫哥哥赢了,太好了!”林燕听到喜讯也高兴的叫道。

      “辰儿,你还真是ጨ不错,我们还没看清楚情况,你就把比赛打赢了。厉害呀,实在是厉害!”三爷夸奖的说道。

      “三舅过奖淁,只是对手不强,侥幸而已。”

      对于林辰的谦逊,八爷林堡强却是反驳道:“实力就是实力,何必过歉呢?你的对手林浩明我也查过他的基本信息,水平也是中等的,能两个会合打赢他,这就是你⃶的本事。”

      这时,老祖突然说道:“光顾得高兴,你们都忘了拜见高老前辈了。”

      此话一出,林辰和林燕这才稊注意到高前辈竟然也下来看他们了,刚忙上前行礼。

      高前辈和林堡强的年龄相仿,但是却显得更为苍老。他个子挺高밁的,只揘是总是弓着背。他从不修边幅,头发乱糟糟的向后披着,衣服脏乱破旧的好像只是为了遮遮羞。

      而且,高前辈他嗜好喝酒,喝的脸上总是保持着一块酒红印子。人们说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他的故事显然是喛一个让其糟蹋잰其俊朗外貌来掩盖的故事。

      高前辈这次并没有像휿往常那样,拿着酒壶自顾自的喝上,而是毝笑眯眯的对着林辰说道:“你是林雪芯的孩子,果然不同凡响。今天看你比赛,未来定是前途不可限量。说句实话,我要是真有个女儿啊,我非得让她嫁给你这小子不可。”

      “高前辈你这是又喝多了,什么ﻲ就谈婚论嫁的。”林辰被说的很是郁闷。

      说来呀,因为母亲的关系,林辰倒是和高前辈很熟,甚至高前辈还指导过林辰剑法。不过呀,高前辈向来孤独一人,也从不提自己밥是否有亲人,这下突然提出要嫁女儿,䦶林辰可不就认为他喝多了,又再疯言疯语了。

      “也是,等我真找到女驤儿,再提这事깿。”高前辈又不自觉拿起酒壶喝了起来,“小子,我这次要出趟远门,你可没机会再给我献酒了。别不开心,好好打赢比赛,回去好好孝敬你母亲,知道不知道?”

      “知道咯。” 

      高前辈向来喜欢说胡话,众人听了都哈哈大笑。

      而就在大家高兴,相互逗趣的时候,林燕注意到林枫哥哥回来了。林枫此时就站在众人的身后ԭ,好像到了有一会儿了。

      “林枫哥哥你回来了,恭喜你赢了。”

      因为林燕这一喊,众人才意思到林錦枫回来了。对此,林枫也没说啥,向长辈们报以礼貌的微笑,펫并向各位问了声好。

      林燕注意到,林枫哥哥自甄家一事之后心里一直有心事,本还认为是林枫哥哥为了宗族比武而烦캬恼。现在林燕也看的出来,林枫哥哥烦恼还不止于此。

      턎的确,礖林燕她曾多次想去开导林枫哥哥,可都被林枫哥哥拒绝了。为此,林燕隐隐觉得自己和林枫哥哥关系也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这也让林燕感到不快。

      长辈们对林枫的心ᄧ事并没有注意,大家在欢乐的气氛中回到住处,准备着迎接接下来的比赛。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林氏宗族比武第二轮的比赛。面对今天的比武,林辰等三人的心态都调整的不错。这次老祖也让林海和林霄一同前来观战,林海也应林辰的要求将肱黑羽带在了身边。

      众人现在都聚在后台的休息室内,老祖提醒道:“这次比赛和昨天差不多,上面已经下了安排,你们仨都被安排在第四场。至于你们对手是谁,只能等到上场了才能知道。现在你们还有一段时间,好好休整休整。”

      “老祖,我们能不能上观看台,去看下前面几场的比赛啊?䥛”林辰问道,他想去见见其他选手的比赛情쌅况。

      操 “不行,你们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对手是谁。去看比赛,只会自乱阵脚,不利于你们今天比赛的发挥。”

      竟然老祖发了话,林辰三位选手也就不再强求了。只能悻悻然看着林海他们俩跟着三爷上了观看台,自ꖥ己等就呆在休息室里慢慢的等着比武的开始。

      还好,等待的时间并不是太长,终于轮到林辰他们上场了。跟上次䜢一样,林辰随着工箄作人员的指引来到了擂台上。此时,林辰向裁判行了个礼后,便看向了自己的对手。

      看到对手的样子,林辰倒是被惊了一下。对方个子不高먑,反倒是显得短小精悍。这人全身漆黑如碳,只披着一件汗衫,穿着一条短裤衩,活龜脱脱像个挖煤碈工人。

      而最令林辰惊奇的是,对方那双牛眼睛,竟能眼也不眨的瞪着人看。而最让林辰受不了的是,对方咧着大嘴巴似笑非笑的模样,总是令人感觉怪怪的。

      不过人不可貌相,再说对手长得如此怪异᧶,说不得有过人缱之处呢?所以,还是应该多加小心才是。놴

      钟声响起,比赛开始。

      林辰本想先自报家门的,可是对方好似憋足了气势,抢先吼道:“剑林家林豹,十八岁,土属性,十级!”

      竟然对方先开口,林辰也就回礼:“穆林家林辰,十六岁,八级,请多赐教。”

      “你毫无䓂礼貌,怎么不报自己什么属性呢?”林豹瞪直了眼睛,喝问道。

      Ꙩ林辰被呛了个白,抱拳回应:“请赐教!” 

      相互介绍过,裁判便询问道:“双方是否选择使用Ⅼ兵器?”

      见问,林豹直接开口道:“不用,咱俩赤手空拳。”

      林辰打量了下眼前的林豹,看其身段,应该也是练过体的。林辰心想对手应该是想要近身战,对此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便也同意不用兵器。

      于是,裁判一声令下,对决开始。

      正如林辰所料,林豹选择近身战,两三步之间就贴近林辰,只是一抓就直逼林辰咽喉而去。见此,林辰一个流云步赶忙躲开。

      “速度好快!”

      见林豹如此短小的身材,步伐竟然如此之快,林辰不免心生感叹。

      林辰自认为自己将流云步和藤龙式非常巧妙的结合起来后,身法应该算是同辈中的上等了。竟不想这第二场比赛,就碰到身法不在自己之下的对手疲。而꿕且,自己还险些大意,差点被对手攻击뗖得逞了。

      这真可谓是人뙾外有人,天外有天,万不可再大意了。

      此时,林豹对林辰紧追不舍,接连发起攻击。林辰也做出反击,使出控火术,从嘴里喷出熊熊大火向林豹烧去。林豹似乎对大火毫无顾虑,直接穿过火墙,扑向林辰。见此,林辰一惊,立马利用流云步与林豹拉开距离。

      这林豹果真不可小看,렁他那层黑皮竟然不怕火烧。而且,林豹放出的真气隐隐带着一丝黑色,这让林辰感到一阵的不舒服。

      是的,看到黑气,林辰本还以为鰤对方修炼的是魔教功法,可是经过几轮雴较量㉏,却又发现那黑气并非是由修炼魔功而形成的。对试此,面对这等诡异的黑气,实在不得不让林辰显得更加小心。

      几个回合下来,林辰都选择守势,利用步法上的略微优势躲避着林豹的攻击。至于林辰为何如此,这首先是因为,林辰在没有摸清林豹的情况下,不想冒然发动攻击。

      其次,林豹虽然修为高,但攻势过猛,消耗的真气量过快。而林辰修为넫虽低一些,但作为双属性修士,真气也还算宏厚。再加上本源心经的运转,还能快速补充真气。所以,如果进行持久战,拖下去的㗌话,林辰这场比赛说不定就可以赢了。

      ꅙ 林豹似乎也意思到林辰的意图,但他天生好像就是个暴脾气,㼡不愿给⿍人耗着,就要速战速决。䲙

      此时,只见林豹停止无谓的追逐,站在原地。他调动촒起体内真气,猛的向擂台轰出一拳。只一下,地面瞬间起伏不定,林辰也随即一时身子不稳。不过还好,林辰及时定住身形,没땵有摔倒在地。可是林辰刚站稳脚步,却发现林豹消失在了原地。

      “人呢?”

      林辰正疑惑人为何不见了,却不知此时的林豹已遁㋘入地下。亹只一瞬间,林豹就来到了林辰的脚下,一双手破土而出,向着林辰双脚抓去。就在这危及时刻,林辰还好及时反应过来,一记藤龙式,立马跳了起来。

      林豹似乎预见到林辰会向上跳,整个人瞬间ꂈ也从地底窜出,腾飞ᷧ了起来,向着半空中的林辰袭去。眼见此,林辰反而以进为退,在空中猛然一个跟头,翻身向下,用尽全力,一拳暴龙式就向着林豹轰去。

      林豹没想到林辰竟然能在半空中케翻个身,向自뀑己反击而来,而且反击的是如此之猛烈。就在这半空中,两个人展开了硬碰硬的对决。而㝗此时,印龙决髙的威力,也真正的展现了出来。

      是的,林豹体术再强篪,也根本挡不住林辰全力一击下湜的暴龙式。只一下,林辰的拳头就击中林豹身体,眼见胜负就要分晓了。可是就在这时,林豹身体竟在一刹那间,放出滚滚黑气,直接把林辰弹飞了出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还好林辰反应的及时,没ꃚ有被直接甩飞到场外。不过,林豹此时也并非安然无事,他也在反作用下,重重的跪倒在了地上。

      只是呀,林辰还在心ኔ悸于刚才是怎么回事时,林豹便毫无损暒害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而且此时,其双眼变得通红,身上一直向幖外渗着黑气。

      面对此景,林辰感觉到对方的状态很是不对头,偵甚至于裁判也意思到林豹的不对劲。但裁判并没有终止比뜅赛,而是让比武继续进行。

      此时,林豹像中了魔似的,大吼一声,幻化出自己的虚影,一只散发着黑色气息的豹子。看到黑豹的出现,林辰心跌落到谷底,林豹的真气不仅没有在刚才的争斗中损耗ʄ掉,反倒是增强了不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豹抬䨷脚就向林辰冲去,太快了,林辰即使用流云步也躲避不及。没办法,林辰只能使用自己成功率不高的定身术了。

      “定,一定要定住!”

      就在这危急时刻,定身术再次发挥了䄽作用,黑豹猛扑的身子出现了暂缓。趁此机会,林辰一记奔龙式冲了上去,向着黑豹的腹部连续发动猛龙式进行攻击。在这一番攻击之下,直接把气势汹汹的黑豹打了回去。

      黑豹落地,瞬间溃散,林豹便再次出现在林辰面前。此时,只见林豹面如死灰,一双牛眼瞪着林辰,喊了声就吐血昏死了过去。

      对于林豹的突然昏厥,林辰毫无准备。林辰对自己拳头轻重是有把握的,他确信,自己是不可能一下子,就把释放出虚影的林豹打成重伤昏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裁判此时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他巟见到林豹已人事不省,立马终止比赛,叫来医务人员带走林豹,并命令其他工作人员先将林辰带到后场去。즯

      被强行带往后场,林辰心里톾说不得的忐忑与不安:“为什么裁判没有宣布自己获胜℁?难道自己真的Ⰾ下手过重杀了对手?那会因此取消比赛资格吗?”

      林辰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好先回到休息室去。这一进了休息室,便〇看到林枫和林燕已回到了这里,他们的比赛也结束了。

      看着躺在三舅怀里痛哭流涕的林燕,林辰不禁心想,难道不幸这么快降临到林燕的头上,她难道输了吗?那林枫呢?只见他面色沉重的宽慰着林燕,一时䠿也琢磨不出他是输是赢。

      三爷林堡铭见林辰愁眉不展的走了进来,不无沉重的问道ȳ:“辰儿,你难道也输了不成?嗨,今天真是我穆林家的不幸呀,一次竟失了两名选手。”

      “我……”对于自己是ﲙ输是赢。怲林辰说不上来,支支吾吾的,只觉得难受。

      这时候,老祖他们都来了。老祖一进休息室,也不顾林燕的哭泣,急忙向林辰问道:“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被众人环决视着,林辰不禁忐忑的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只觉得我那位对手很不对劲,我也没有下狠手,他……他就昏死了过去。裁判也没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三爷倒也听的明白,林辰并非是输了比赛,而是有了更大的问衶题。可还不等众人讨论明白怎么回事,主家就派人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