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场的配种生活

      “哦,对,你不知道这是啥䋯意思,怪뫎我,怪我。”

      秦易一拍脑袋,笑靫着解释道:“打包的意思就是说,我帮你把这些菜品原封不动的装着带回去,并不是真的包裹起来。”

      这些菜咱也没动过,放着不吃就浪费了。”

      “再说了,吃不了的饭菜打包带走,本身就是一种节俭的美德。我等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黔首们辛勤劳作很不容易,不能辜负不是?”

      퐼听完秦易的解释,嬴政抚掌大赞。

      垚 “哈哈,如此甚好,还是易兄想的周到!”

      嬴政是第一次听说打包这个说뗓法,着实感觉有趣,颇为新奇﫭。

      但是仔细一想,还㡫真是这么回事。猠

      舅“易掌柜说的譌对,那就打汅包,打包!”

      年轻的秦王哈哈大笑,不吝啬赞勄美道:“骜爷爷在外风尘仆仆,如今归来,正好用易兄做的这些好菜替他接风洗尘,亦是一桩美事!”

      “柽想来骜爷爷肯定会喜欢易兄的手艺,这些精美的菜肴,口感俱佳,绕是宫中,也不曾多见。”

       “哈哈,老赵,那是自然。”

      在老襲赵面前,秦易也不谦虚,哈哈大笑,自豪的说道:“不光是这菜,还有这酒,整个咸阳,就我这癩里有!”

      “我打包票,喝了我这清风佳酿,你즣那骜爷爷,保准꼄连你家都不想䴬走了,哈哈哈……”

      打趣一番后,ꍝ秦易从后厨找出几个古色古香的食盒,分门别类的装好各色菜肴,递给老赵与他的家仆。

      秦易叮嘱道:“켬老赵,㓘这食盒用完,下次记得带来还给我哈,挺贵的呢!”

      食盒名为清风藏笷,是系统配套用来送外卖的。

      就连秦易也是第一次见,还是因为老赵这个大客户有钱,系统刚刚特意发的。

      鏂“文正明白,下次回来就带给易兄。”

      老赵也有点迷糊,区区⠊几个食盒,易兄为什么还要计较ķ。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显示出易兄的简朴不是?

      镉 ` 老赵顺手接过食盒。

      说起来,老赵身边那名为高照的家仆也是精明能干,十分有眼力见,主动上前拿汤水多的食盒。

      剩下好拿的小炒佳酿,则由老赵拿着。

      这等小细⧯节,不免让秦易高看一眼。

      攳老赵对此ᜉ倒是毫无所觉,笑盈﹛盈的和秦易道别,转身回到自己的马车上,辞行离去。

      在仆人高照的高఼超驾驭之术下,不多时,嬴政的马车便径直进入恢宏大韃气的咸阳宫中。

      “希律律~ἓ”

      伴随着高大的马䈾蹄重重落下,来自西瑢域的괜雄健骏马发出粗重响鼻。

      一股淡淡白气,从鼻孔中喷发。

      远远的,可以看见一位身着蟒袍的黑衣少年,正在宫墙的甬道尽头ウ来回徘徊,面带焦急。

      等看见嬴政专属的马车之后,黑衣少年眼前一亮,连忙上前赶来。

      “王兄,您蒳终于回来了,母后与蒙老将军쿒等你许久,就在御花园中。”

      眼前这身鰱着蟒袍巀的黑衣顿少年,正是当今秦王的擔亲弟弟,长安君赢成蟜!

      成蟜见嬴政下马疮车时,手中还分别拎着碈两个不大不小的食盒,便好奇问道:“王兄,您这手中食ﶝ盒所承何物,难䂋不成此行出游,便是特意为了此物?”

      咦,这个理由挺好。

      “哈哈,不错!”㍶

      嬴政뚊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借口。

      “蟜弟,可别小看这小小食盒,这可是我特붞意寻来的,里面所承载⚂的美食,恐怕整个咸阳城也找㈗不出第二份来!”

      “还有这美酒,更是如此,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哈哈哈!”

      听见嬴政这么说,成蟜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连忙上前献殷勤。

      “没想到王兄竟对蒙将军如此上心,来,也给我拿上一份吧,成蟜自然要为王兄分忧。”

      嬴政也没多想,随手便将手中的一份食盒递给成蟜。

      狾 “对了,小高子,御花园中除了骜爷爷,还有谁来了?”嬴政问道。

      弓着身,站立在一旁许久未曾出声的高照,终于开口说话。 ᛌ

      “还有中军啙司马蒙武,以及其长孙蒙恬。”

      “都是蒙家之人,除此之外,再无他人ῠ。”

      쨗 嬴政顿了顿,沉声问道:“上将军蒙骜班师回朝前,是否真的未曾去见过⼩其他人?”

      “未曾,大将军蒙骜于今日凌晨才抵达咸阳城퉎外,大军驻扎下后,便鰢与蒙武将军私下进入咸阳,䷨直奔王宫。”

      大是大非面前,成蟜一点也没敢乱说话。

      他尽量低头,避免听到一些不该听的话。 ⻺

      “渭阳君也很安笜分,照旧在水云轩里听曲儿,看戏,兴梇致很高。”

      高照弯着腰,继续道:“倒是吕相,今日ⶃ一大早便前往蒙府წ外等候,似要为蒙大将军接风洗尘,不过看样子,吕相应该是扑了个空。”

       很明显,蒙骜的举动,代表了他此刻的立场。

      瀬 手握重兵,班师回朝却是第一时间늢前往王宫,进宫面圣。

      ⰵ而不是结党营私,和吕不韦不搠清不楚,私下勾结。

      做帝王的,又怎能不喜欢这样的臣下?

      “哈썰哈,善,大善!”

      果不其然,听了高照的话,嬴政抚掌大笑:“易兄说的果然不错,对当今秦王最忠诚的臣下,不是关系紧密的宗室,큌更不是相邦吕不韦,而是三代武将世家的蒙家!”

      “秦王需要蒙家助力,蒙家需要依附秦王!ㆿ”

      ᝟ 嬴政双眼微眯,寒声道:“朕⊊倒要渷看看,在易兄的谋划下ㄬ,仲父还怎么和我斗!”

      说这话的时候,䎜年轻的秦王意气风发,不怒自威。

      ꀝ 始皇帝的威严,在此刻初显!

      不过这种状态还没维持多久,嬴政便破了功,喜上眉梢。

      “小高子,走,你我这就前往御花园,替蒙老将曆军接风ᘼ洗尘疠!”

      话音刚落,嬴政便迈开步子,拎着手中的食盒风风火火往御花园赶。 ꉲ

      丝毫不像未来统一六国的始皇帝。

      反而像是个……

      充满朝气的少年郎!

      反观长安君成蟜,低着头,在听见嬴政口中说什么易兄的时候,眼神飘忽不定,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因为嬴政区走的比较快⮱,风风火火。

      等成蟜反应过疬来的时候,嬴政㧙已经走出了퓫老远,即将走尽甬道。

      寲 长手长脚的高照,受닗限䓙于宫中㣁规矩,不敢疾步快走。

      他走皟的很慢꿈,很慢。

      弯着腰,低头ﬠ恭恭敬敬的行走在王宫中……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