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稀稀大魔王浴衣口腔音耳朵吹气掏耳朵等

      腐烂的地面,不停冒着气泡,地面上充满了大大小小的浑浊水坑,奇形怪状的植物,脚下不첞知名的黑红色小草࢙,空气中弥漫䐱的刺鼻的异味,这一切就是高风刚清醒时感㊤受到的一幕。

      顾不得对这怪异的环境,发出疑问,高风先警惕的打量四周一眼,看看是否有他人在这里。

      看了半天,附近数⚫十丈内除了高风自己外再无他人。

      不过,此地如此的怪异,他也不敢ᕊ就此放松了戒备,运转起了九转混元功,身上瞬间有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闪现,神念一动又拿出了那套“噬魂飞刃”,以作万全掘之策用。

      这时,高风才能静下心来,仔细观察起这个自己所处的古怪地方。

      对自己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高风并未吃惊㔝。早在血祭禁地之行前,那些管事就给他们这些弟子,一人发了一份有关禁地的详细资料。

      ⚳ 在资料里,就有提及一踏入禁地的人,都会被里面的某种挪移阵法,给瞬间传送到禁地的各个角落,至于到底ۺ是何处,就看每个人的造化了。

      有可能传送到最核心的地带,在那里,一出现就有大把的灵草可收集,当然这是走了大运的家伙。

      也有可能一经传送,就有数只妖兽注视着自己,不经历一番血战,根本无法脱身。

      甚至有更倒霉的家伙,干脆⦁直接送到了某处绝地,一出现就一命呜呼了緐,当然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是非常渺茫的。

      鳀出现最多的,还是高风这样,传送到了禁地的某个角落里,只能自行摸索前进。

      之所以会出现上面的这些情况,据那些前辈高人推断,是因为他们是以破禁的方式进来,而这并不是正确的进入方法﨨,所以才会触动某些禁制,出现一些意外。

      高风在附近徘徊了一圈,顺便把脑子里记得的资料和附近的景物对照了一番,终于让他找到了有用的信息,这都是以前走出禁地的弟子,所积累下的东╍西,对如今新人来说可大有用处。 ႂ

      뗢 “龙首潭位于禁地西北方,以面积数七八十丈的深潭为中心,方圆几十里,多有嘉荣草、櫰木等草木,可用컎来制作解毒㉴丹,但价值不大。”

      在龙首潭的中心处,水潭边,每隔⏼十几年会随机出现一些“忘忧草”,这是用途极为广泛的一种奇草,如果可能的话,还是要尽蹨量采集到,可交于门内换䮫取一定奖赏。

      “但要注意的是,在水潭深处,潜伏옰着一群一级下阶妖兽蠃鱼,不过它们性情温顺,只要不主动招惹,不会有什么危险。”

      高风把关于龙首潭的资料回忆了数꾑遍后,心中有了头绪。

      按常理,越是接近禁地中心的地方,越是会出现珍稀的灵药、灵果和强力的守护妖兽,而龙首潭所处的位置,虽然稍微往外围靠了一点,但也␫不处于最外层,如果抓紧赶路的话,在一天之内还是能赶到中心地带。

      想到这里,高风腾空跳上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四处眺望了一下后认准了方向,就再跳下树来。

      水潭位于高风的东边,正好在通往禁地中心的路上,看来可以顺路看上一眼。

      高风在身上施溮展了个隐匿术,然瑂后脚步轻灵的上了路,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前进着。

      不知是不是资料有误差,走了数里的路程后,高风并未有什么意外发퍆生,似乎整个龙首潭附近就只有他一人。

      继续走了十多里路,分开了几条挡在前面的弯曲树枝,一个碧绿色的水潭出现了㝠,人还尚未靠近,一股冷冽的寒意就已让高风先打了个寒颤。

      这就是龙首潭?高风好奇的打量了起来。

      水潭面积并不算大,处在大片迷谷树的包围中,水面上冒着丝丝寒气,甚至在潭边的地方,还结上了一层冰霜,可见此谭水的冰寒程度。

      高风对这些不在意,㸼令他上心的是,在潭边一处低洼的地方,长了一大片状如葵,浑身赤红,如婴ⅲ儿舌一样的小草,此草一茎七叶,散发着淡淡的红气,似乎被红霞笼罩着一般,看上去还真有几分灵根的样子。

      “没错,这的确是忘忧草,和资料里描述的分毫不差!”高风轻声道,겜心里有几分暗喜。

      虽说此草和他的筑基丹并没什么关系,但一开始就能如此容易的弄到手,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兆头。

      高风习惯性的往四周一望,就要抬腿走过去,忽然他脸色微微一变,身子一躬,ᝪ轻轻退了几步,再次的藏匿在了茂密的树枝上,然后面无貋表情的望着右侧的密林。

      没有多久,人影闪了闪,一个白衣人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从这装束上看,此人应是天剑门的人。这人极为的小心,一步三回头,还不停的四处獩观望着。

      从那紧紧握住背后长剑的姿势上看,应该做好了应付袭击的准备,其行动㊲的方向,正是那一片“忘忧草”。

      见对方如此谨慎,那偷袭绝不可能成功了,正当高风缢在思量时,就听见那男子的声音传来。

      “出来吧!我看见你了,不要再躲댸躲藏藏的了!”在离忘忧草只有几步远的地方,白衣人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咋呼了起来。

      高风一愣,以为自己不小心露出了马脚,被其看出了踪迹。

      但马上,就苦笑不得起来,因为这白衣人虽然嚷的很大声,但两只眼睛却滴溜溜的乱转个不停,根本就没有瞅向高风的藏身处,而是在用诈语而已。

      高风又好气又好笑,不禁暗骂了一句:“我kao,这小子居然诈人,而白衣人大呼小叫了好一会儿,始终见没人现身后,才真正放心ᴦ的去采那“忘忧草”。”

      白衣人此种自作聪明的做法,倒使高风犹豫了吋起来,在考虑是不是趁对方大意之零时,从背后给其来那么一下子。

      ᙩ主意还没有拿定,白衣人却动作极快的一连采下了三四颗赤㥲红的小焉草,看来此人也深知夜长梦多的道理,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把此地“忘忧草䂗”一扫而空。

      看到此处高风心中暗想道:“还是算了吧!不要再无︂辜的徒增杀业,就想退去,他的主要目标还是筑基丹的三味主药,在此之烰前,尽量的隐藏实力才是最佳做法!”

      想到这里,高风悄悄的抽身而去,可他的身形尚未展开,水潭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惨叫,听声音,正是那白衣人的垂死之声。

      高风机灵的打了个冷战,踌躇了一下后,一咬牙,又悄悄的绕了回来,他要弄清楚怎么回事,免得自己以后也落个同样的下场。

      ௦ 当高风潜回到水潭附近时,潭边已多出了两名面目凶恶的男子。看其五颜六色的衣衫打扮,应是万兽山之人。

      此时,他们兴高采烈的翻着天剑门弟子的储物袋,身边还趴着十几只蠃鱼。而白衣人,浑身上下多出了十多个大窟窿,早已死的不能再궡死了。

      况师兄,这主意太妙了,一发现这蠢货,不从正面下手,而是先赶到龙首潭藏好,再往水里撒些控兽粉,这一窝蠃鱼暂时就乖乖听咱们的话了。

      嘿嘿!没想到,咱们只是稍稍弄出些声响,他的注意力一下就被引开了,妖兽再从背后给这小子来个突然袭击,一大堆水针术喷上去,这傻蛋⮁立刻就挂了。这人恐怕到死都没想过,会死在一鵟群低阶妖兽手里。

      “不过,这家伙身价还真不괻少啊!师兄,不如我们继续守株待兔,一直潜在这里,等其他人上钩好了,这些忘忧草就当鱼饵!”

      分完了东西后,年纪较轻的那个男子,狠狠踢了一脚天剑门弟子的尸首,有些贪婪的说道。

      “哼!想得到美纎!”

      朝“也不用脑子想想!这次我닼们师兄弟二人,能凑巧传送到一块儿,已经是走了大运了,能侥幸干掉这个家伙也只是侥幸而已,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竟要玩鲠这种守株待兔ㅩ的蠢把戏?” ᄋ

      敓 你就不怕碰上个猛人,偷鸡不成蚀把韚米,反把我们的小命都玩进去?

      “更何况,这种鬼地方哪可能有什么人来,我们还是及早赶去禁地中心区﷖去浑水摸鱼,这才是上策!”

      年长的那名万兽山弟子,明显比年纪轻的那位强势的多,也奸诈的多,一边教训着对方,还一边警惕的扫视周边的密林。

      ㌲见此,高风越发的小렔心了,把敛息术提升了到极限,气息彻底收了起来。

      直到高风看着对方把潭边最后几颗忘忧草拔的干净,又把天剑门弟子的尸体一把火烧的精光。

      最后,此二人才把嬴鱼收到톣了一个红色皮袋中,消失在了对面的密林内。

      二人走后,高风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才抖掉了身上的落➏叶,直起了身子,若有所思的看着二人消失的方向。

      看来和自己想法差不多的,大有人在。

      这也难怪,既然敢参加这血祭之行,又有几位不想着中心地带的天地灵物呢?一场生死之战肯定是再所难免了!毕竟每次生듎成和成熟的天簿地灵药,实在是太稀少了,根本就不够各派分的。

      高风阴沉着脸,原地站佭立了一会儿后,苦笑ꮥ着想道。

      亲眼见ṣ到,白衣人这样谨慎小心丝毫不下于自己的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从世间消失了。

      而同样的事緃情,不知在禁地角落里上演了多少起。

      “嘿嘿”,不管这血祭之地有多残酷,只要他们不来惹,我是不会滥杀无辜的,可如果真有那不知好歹的非要送死,我䲈自然不会客⺚气。

      这里边可不比外面,我不会有任何顾忌,就算再怎么暴露实力也无所谓,反正他们都会长眠于此,我也不用担心,他们会揭我的老底,想到这高风不禁的暗笑起来。

      片刻后,他就另绕了一条路,迂回前进,虽然万兽山二人的路线才是最近,最快的。

      鋅 但高风并不着急去中心地带,他打算先按地图上标䁹识地点,先找一些稀有的灵草,放入乾坤图内进行培植以备后用。

      高风并不知道的是,这个迂回的决定,还真让他躲过了一场麻烦。

      那万兽山的二人먟,自从结伴离开龙首潭后,就各自从某个口袋内洪,放出了大片的银色飞蛾。

      这荪些飞蛾一经飞出,就立即四散了开来,把周围布的密密麻麻,身上的颜色也逐渐随之变幻,竟和附近景物的颜色重合起来,生줲成了类似颜色,如不仔细察看基本上是痡不会被讐发觉。

      骼而且即使是某些有心人发现了飞蛾,多半也会以㙔为是禁地内벲的天生之物,不会起什么疑心。 ་

      这样一来,这些银色的飞蛾就成了此二人的天生岗哨,只要一有人接近它们的警戒范围,就会立即被二人得知,就可提前做好应对之策。

      这种由众多昆虫组成的警戒网,在警戒上真可谓是无懈可击,是万兽山弟子的拿手好戏。

      廤即使其他各派弟子中有事先知道此ᆵ事的,也只会拿这些虫子毫﫲无办法,不可能越过它们而悄然偷袭对敾方。

      高风对自己免去麻烦一事,自然是毫不知情,此时他正站在一处黑色的山崖下,看着脚下两具死相怪异的尸体,默然不语。

      一具尸首,白色衣衫,身材魁梧,他的脖颈处有一道极细的红穓色血线,脑袋上双目怒睁,满脸不甘,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看样子应是天剑门的弟子。

      另外一具,身材矮小牻,身上血肉模糊,最重要的是,其脸部上没有了五官,正被一把赤红色的长ᅟ剑从脸孔前直插入了脑后,整个人被活生生的钉在了地下,脑浆血流满头都是。

      高风,仔细看了天剑门弟子的尸首,许久之后。突然抬起脚,往那脖颈上有红线的头颅轻轻一踢,结果,此人脑袋立刻就滚到了一边,一点力气都不用使。

      此人竟是早已尸首两分了。

      高风叹了口气,又望了望旁边的另一具尸首,其蛺脸孔早已看不清楚,但一身和高风一模一样的青衫,却是再好不过的证明了。

      而在其卷銆曲的食指上,缠着一圈圈奇怪的透明丝线,在阳光下,若有若无的微微闪烁着㰒。就不知死得是灵鹫山哪一位师兄弟!

      很明显,这二人是同归于尽而亡的!

      高风抬头,望着崖顶一动不动,在脑海里,把这二人一相遇,就大大出手的情景描绘了一番。

      种种迹象表明,天剑门的人应该比高风的这位师兄,实力高上一筹。

      青衫尸首上的血肉模糊、伤ﺣ痕累累,以及白色衣衫人头颅的不甘神情,都表明了此事。

      而这位不知名的同门师兄,虽徉然处在了下风,但显然是个阴险之人,所用的法器,竟然是那种近乎透明的丝᰺线。

      这家伙肯定利用了对方即将大胜㺹的헐大意心态,在最后关头用此物发起了偷袭,把对方的头颅一割而下谷,造成了天剑门之人的死亡。

      笡 但高风的这位同门显然没想到,不知什么原因,这位白衣人在死前,竟然还有余力将手中长剑祭出,一剑Ý就将不知是伤势太重根本无法躲闪,还是因为胜利近在眼前一时大意,犯了同样错误的青衫同门,钉死在地上。造成了一场蓝没有胜出者的惨烈死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