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男士第一季

      萧策见唐旭脸色苍白,嘴角勾笑:“还是要本王将丞相贿赂守城将一事禀告父皇,你说,倒时能不能定丞相一个谋逆之罪?”

      是时候,下了一剂猛药了!

      “丞相贿赂京都城门官员,不是谋逆,是什么?”萧策扬高了声音,大声质问道。

      萧策一句谋逆,唐旭六魂无主下意识争辩道:“殿下莫要诬陷下官,本相只是想要让他拦住如玉的父母。何谈谋……”逆!

      唐旭渐渐没了声音,他上当了!

      “丞相大人若非做贼心虚,何必贿赂他人,又何必买凶杀人?”杨志兴惊堂木一拍,一针见血的质问。

      左又堂突然开口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做了恶事终究是会遭到报应,不知午夜梦回,唐婉小姐可否梦到冤死之人前来索命?”低沉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惊出一生冷汗。

      左又堂日夜与死人打交道,一身破烂邋遢,阴气沉沉。此时压低了声音,更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他抬起头,浑浊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唐婉。

      “夜里孤寂寒冷,那四十六个孩子时常在梦中与小老儿相见,提醒小老儿照顾好自己,向小老儿哭诉他们死的很惨,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左又堂边说边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向唐婉靠近,行走间腰间的铃铛摆动发出了阴森诡异的声音。

      众人忽然觉得阴风阵阵,好似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会突然冒出来……

      “不知你这个助纣为虐的帮凶,是否梦到真正的如玉向你索命?”左又堂突然转过头看着假扮如玉的丫鬟。

      “啊!啊啊啊!”入目枯瘦的脸庞,凹陷的双骸,浑浊的灰色双眸,丫鬟吓得半死,跌落在地上。

      “是她,是她,所有人都是她杀得。小姐一发脾气就惩罚下人。就是她,就是她,所有人都是亲自下令杖毙的。”丫鬟满脸惊恐,浑身颤抖的指着唐婉,哭天喊地的大声指证……

      完了!

      唐旭和唐婉眼前一黑。

      两人没有想到已经收买了的丫鬟这么不经吓,居然会在朝堂上指证。

      “唐婉,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要说。”杨志兴大声呵斥:“唐婉,四十七条人命,你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杨志兴当机立断,掷出了斩立决的官签:“来人呐!将唐婉收押,就地处决!”

      “那四十六个人都是奴籍,生来下贱,他们都签署了卖身契,即便是我女儿打杀她们也是他们罪有应得!”丞相夫人王氏一身大红色正袍带着一堆护卫浩浩荡荡出现在众人眼前。

      手下护卫拿出一沓名曰卖身契的白纸。

      “夫人,你是把大家都当成傻子吗?人都死了,你现在拿着墨迹都没干的卖身契过来,糊弄谁呢?”杨志兴将墨迹未干的卖身契摔在案桌上,大声怒斥道:“堂堂相府就是如此包庇自己的女儿吗?”

      王氏不以为然的反驳:“丫鬟伺候的不周到,惩罚他们一下怎么了!只不过是下人不小心手重了一点。怎么了?谁家长辈没有出手教训过晚辈!只是死了几十个下人而已!”

      若是其他府尹那个敢接办牵连到丞相府的官司。

      这个该死的杨志兴,简直晦气!

      就算她的女儿真的杀了人哪有怎么样?

      奴婢而已!杨志兴大怒,气血翻腾。若非他是府尹,他真的想要破口大骂。

      马车上的唐凝听见王氏的话气血翻滚,喉头一阵腥甜,血腥的味道在口腔蔓延。

      “秦锦钊,在大堂之上把我教你话一字不落的全部说出来。无论如何要坐实了唐婉的罪状。”唐凝忍住心中怒火,吩咐道。

      她按压着自己的心脏对风月吩咐道:“你立刻派人阻拦,万不能让人把消息传出去。”

      本来她想要留唐婉一命,用作后续筹谋,可如今她忍不了。她不仅要唐婉死,她还要丞相府就此背上滥杀无辜的罪名。

      “是!”风月领命而去。却不懂丞相府的人都来了,还有什么要阻拦的!

      “那窈娘呢!”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沙哑而又充斥着恨意的声音。

      众人立刻寻声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脸上印着两道恐怖的疤痕的男子,瘸着一条腿,步履艰难的踏进府衙大门。

      男子跪在杨志兴面前:“草民秦锦钊,是窈娘的丈夫。望大人替草民申冤!”

      “五年前丞相以高官厚禄许诺,只要窈娘愿意入相府教导唐婉,便可助草民平步青云,窈娘因此同意入相府教导唐婉。”

      秦锦钊满眼恨意的看着唐婉,咬牙切齿的说道:“窈娘很严格,教导徒弟向来一视同仁,而唐婉学习舞蹈时已经十三岁,已经过了练习舞蹈的最佳年纪,窈娘的训练便更加严格,唐婉练习了一年之后,学有所成,窈娘很爱惜唐婉,便赠送了一本记录了她用毕生经验所撰写的《丝乐章》。”

      “唐婉心生歹意,想要借由《丝乐章》一书,取代窈娘的位置。便将砍去窈娘的四肢,戳瞎窈娘的眼睛,灌哑窈娘的耳朵,割掉窈娘的鼻子,将其制成人彘扔进粪坑,让她受尽折磨而死。”秦锦钊怒不可遏,双手紧握。青筋暴起,豆大的泪珠越过脸颊上狰狞交错的疤痕滚落到地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窈娘,出自名门之后,又天鸿书院的舞蹈老师,更是陛下亲封的第一舞师,窈娘失踪之后,我立刻报官,丞相手眼通天,将尸骨掩埋,此案无疾而终。甚至下令将草民灭口。草民侥幸不死,便潜伏在相府附近,想要有朝一日可以揭露唐婉的罪行。”秦锦钊转了一个方向,对着萧策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殿下,你是大越国的太子,我们都是您的臣民,请殿下替我们申冤啊!”秦锦钊低着头,冰凉的地板上还有一摊凄艳的血迹。

      突然传来哽咽的哭泣声,那是一种撕裂人心的哭泣声。

      “混账,胡言乱语!”唐旭突然冲上来,一脚正踹在秦锦钊的胸膛。

      秦锦钊行乞多年,身子本就不好,这一脚,竟将他踹昏死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