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播放器是什么

      “古有蚩夷做乱,延及平民,“五虐之刑”,杀戮无辜人民。上苍嗅到刑杀的腥臭,哀怜人民즡,厌乃命三尊,清夷平乱,恤功于民;后伯夷降典,折民惟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稷降播种,农殖嘉谷。三尊成功,惟殷于民,他们就是我们的祖先!”

      一名年逾古稀的夫子声情并茂讲述着䌁历史,越讲越激动,而与此鲜喦明对比的是堂下十几名发呆쎂的、睡觉獚的、嬉笑的、画鬼画符的学生们,夫子似乎早已对堂下状况习以为常,不以为意继续道。

      “近千年来,我大周ꗾ朝一直秉承先祖后稷的意志,男耕女织,重视农业,国运昌隆,百姓富足,Ñ先祖开创的基业将在你们这一辈继续流传,续写辉煌,可惜老흜夫年事已高,已不能再为国效力,而这将是我给大家上的最㻉后一堂课。”

      夫子目光扫过堂下的学生,不经意流露出一缕感慨。

      ⢥下课钟声刚刚敲爩响,堂下学生哄然٣从座位上散开,伴随着一阵喧哗声,像是逃难般奔跑出课堂,甚至有些学生的课本都忘记拿或者随手扔在不知道哪里。

      夫子低头默㣵默收拾桌上的书本,心中难免有几分难舍,教书育人已近四十年,如今年事已高,除了满腔的热情,其余所剩皆无。

      忆往昔岁月,少年风华,国子监辟雍内,行礼乐、宣教化、教导天下之人晔,与诸侯行礼比肩,何等荣耀。

      帍 现如今,蜗居于弹丸学堂,垂暮枯朽,其中诸多事与愿ﴦ违、艰젲辛之处难以跟外人诉说,抬头间,他看到最針后离堂ⶑ的学生正规矩的整꟫理书本准备离开。

      熰夫子心中一动,这个学生他曾注意过,因为ᶩ他的专心听讲与其他学生迥然不同,那双明亮的双眸似乎永远流露出求知欲,但这个学生从来不主动发言,㍀低调的甚至让别人忽视他的存在。ɞ

      “孩子,你请稍等!”夫子唤住了他。

      “先生,您叫我?”学生抬팎头有些愕然,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夫子这才留意这个孩子的长相,孩子看似十三四岁左右的模样,年♆龄在学生中算略小的。

      一身朴素的青叆色布衣装扮更显无华,乌黑、亮丽的柔顺长发自然被一根发绳系在肩头,斜长的剑眉斜入鬓角,充满灵气的双眼黑白分明,纯真而真挚,小巧的琼鼻挺直而显得俏美,双唇微薄而红润ૄ,稍露的点点雪白牙齿显得晶莹皎蛜洁、富有光泽。

      夫子粗略一看,竟然没有分辨出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然而学堂是不招收女学生的,他清了㽺清嗓子,柔声道:“枉我做了这些䰇年夫ﴱ子,竟叫不出你的名字。”

      ࿤ “瓆小箖子名唤颜陌,家住奚山城。”

      颜陌非常有礼貌的整理下衣衫,双手作揖向前,规矩钻地躬身,向夫子恭敬行礼。

      大周皇朝权贵人家子弟的教育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六至八岁在家中学习简单的方名、干支和数字。

      第二阶段:八岁之后入辟雍小⤠学,专修文化、历낍史和术艔科。卄

      第三阶段:十五岁入辟雍大学,以꠩音乐、射턥御为主要课程,与此同时,这个年龄可以入伍参军,报效朝廷,建功立业。

      至于二十岁举行“ຆ冠礼”后,非显赫家室大多没有机会继续深造学习礼数。

      “孑孑一䛘青衿,苒苒喟我心。”

      夫子暗暗点头,不过是仅仅在辟雍小学读书的孩子,却能在举止上颇合礼数,想来家中长辈一定不是凡夫俗子э,不自핺觉ፏ对这个孩子莫名心뭿生好感。

      实在没有想到在这最后一堂课结束,却才发现一个不错的馓苗子,内心徒生感慨,不知是惆怅学海无涯,亦或是感叹岁月匆匆。

      㣕 颜陌虽然听见先生在说什么,却没有ᘧ打断他,婍而是傿离开座位将堂内被扔得凌乱的书籍捡起后放到各自的书桌上,显然这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

      “孩子,到我面前来먊。”

      颜陌依言来到夫子案前,这还是他第一次距离先生这么近ꍽ,ᴰ看到夫子一脸的严肃,他不ꁽ禁有ⴔ些惴惴不安。

      “不要紧张!睎”

      看出他的紧张,夫子一捋胡须微笑问道:“能进辟雍读书习艺,居上也是富贵士族,不知你쒽是哪户人家?”夫子欣赏颜陌的礼貌켘与素养,不问才学反而先是问起他的家世。

      “家父颜之ফ义,在奚山城中做布艺买卖。”

      “居然是个生意人。”

      칼 夫子原本舒굑缓的面容突然变得紧绷,转瞬间鮿又恢复原状,但嘴角的舒缓却淡了几分。

      周朝向来重农抑商,文学大家门䡣下弟子多是士族子弟,原本夫子兴了爱才之意,想自己晚ꀪ年慧眼识人컌,觅得弆一未来国之栋梁,悉心栽培,终了自己未完之憾,可听了颜陌的出身,夫子的兴致顿时熄了大半姪。

      “颜陌㦨呀是吧?쩪老夫有一问不知当问不当问?”

      “先生乃当世先哲,小子何德何촌能为先生解惑!”颜陌大感惊讶,婉然拒绝道。

      “你先别着急拒绝,我观ఞ你今天听견我所셅讲“琴瑟击鼓,以御田祖,ඳ以祈甘雨,以介稷黍,以毂士女”时似乎心有所得,不知能否与我说说你的心得?”夫子眼神微眯,他压根没有注意过自己的这个学生,更别提是否对自己所讲Ό有感。

      ᨼ 听到先生考问的竟然是学问,颜陌原本忐忑的心情突然桾变得安稳,起初稍显滞涩、生疏,后来越来越顺ዒ畅、自然。

      糈 ꧗ “这首乐銏歌出ႃ自佚名,是描述我朝‘腊祭节’的场景,行酬收获、庆祝丰收,琴瑟高歌、歌舞起鼓,탚迎接先祖的降临,祈求上苍普降甘霖,让农田꽆作物茁壮生紭长,让士族老爷们能够温饱安康。”

      夫子宽慰颔首,这个回答不完언美但也算让自己满意了,虽然这个孩子出身没有那么륢光彩,但义不屈节,自己也算教了一名好学生。

      或许此子日后会有些䍔出息,邀他父亲来딵府上作客试探一下对方深浅再做打算,假若真是颗好岥苗子,自己临䀏退之前也许能帮衬一二㠨,留份善缘。

      夫子越想越满意,离别前的愁虑都不觉少了几分,然而颜陌稍作犹豫又᎞说出另外毜一番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