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来一炮[10P]下一篇

      ꊄ 郩“这……这是什么?”管家瞪大了眼睛反问⫿。

      “这是一种浅红色潥的泥土,微ⶎ黏,无砂,含少许腐竹味,据我所知,整个凤阳县,⌍只有青竹林才有这样的土壤。”

      “可它,怎么会出现在蔡府,出现在큛你们少夫人的鞋子上呢?”

      ⌀ 齐英的话,让管家一时间无法回答,也变得有些结巴懺了起来:“这,这,我怎么知道。”

      “这只能说明,你们少夫人在死前,曾去过青竹林,而从她脚下的泥土来判断,这些土壤,还很湿润,根本没有超过三个时辰!”

      ﭿ

      齐英道:“遚也就是说,你们少夫人去了青לּ竹林之后,回来就死在房中了!”

      说着溢话,他也冷眼看向了管家,质问道뗶:“你不是说,她一直未曾出门吗뭸!”

      玕 “这,这,可能ᄎ是我记错了。”管家已经有些慌了,开始打起了马虎眼。

      “哼!”齐英没再理他,因为他知道,从峁管家这里,是问不出什么的,且蔡家乃大户,他也没法将其抓回去严刑拷打幂。⒰

      ⍋可此案明渰显已经让他生疑,又观察極了尸体一阵之后,他抬头看向了房梁,接着脚ꖑ下一点地面,飞身而上。

      他的身手很敏捷,纵身之下,位于房梁之后,也伸出右手,轻轻提起上吊的麻绳看了看,继而用手摸了摸房梁,双眼又是微微一眯。

      等他落地之后,一名官兵也迎了上来:“齐大哥。”

      齐英并未解释什么춛,而是直接搬过了一张凳子﹡,抬脚踩了上去,并扯了扯上吊的绳索,将自己的脑袋套入其中。

      看着他的动作,不仅蔡府管家瞪大了眼睛,其余两名官齃兵更是랲吓了一跳,一人急忙喊道:“㚡齐大哥!”

      齐英摆了摆手打断他道:“待会,我快不行的时候,记得救我。”

      话音一落,他直接一脚踢掉了凳子,身体受力下沉,梁上的绳索垾顿时就勒紧了他的脖子,他人也在半空中开始下意识的挣扎起来料。

      绳索晃动,房梁上有灰屑落下。

      㜥 看着这一幕,现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直到过了一会儿,见齐英在那里艰难的挥着右手,两名官兵才算反应了过来,接着慌忙上前,将其放下。

      “咳咳!咳⟘咳!”一下来,齐英就剧烈咳嗽了起来,揉着脖子道:“你们俩真想让我吊死啊!”

      “啊?齐大哥㈧,你这……”两名官兵不知该说什么荑好了。

      ꄮ又揉了揉脖子之后,齐英再度纵身飞上房梁,仔细观察了起来。

      達片刻之后,他嘴角微勾,指着绳索说道:“你们看,这条麻绳,很是粗糙,之前,我仔细查看过少夫人上吊的地方,发现房梁并无绳索勒过的痕迹。”

      “而我,刚才亲自瑆试了一下,绳索勒住我的脖子之后,我开始剧烈挣扎浃,牵动麻绳,在房梁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襸“不管人是不是真ᠥ心求死,就像一个不㫑会游泳的人,在溺水的情况䝇下,他泻也一样会在水中挣扎!”

      ஞ “这是人的本能反应!”

      瘛 H “可从刚才的痕迹上뉌来究看,足以证ᅹ明,少夫人死前并没有挣扎,她是在被杀之后,再吊到房梁的!”

      当时的时代,断疉案不能以现在而论,可齐英却观察入微巛,更将自己当成死者,体验上吊时的感䴕觉。

      他깧的一段话讲完之后,两名官兵也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道:“齐大须哥,你是说,少夫痣人是被杀的?”

      “没㷕错。”

      “这,这怎么可能!”管家这时候开始慌乱的叫了起来。

      “哼,是否属实,马上就会明白了,派人封锁这里。”齐英说᝹完,也直接挥手道:“走!我们去青竹林!”

      他说走就走,管家见状,则싃是慌得Ꮅ不行,也立即朝一名蔡府仆人道:“哎呀!要坏事犋了,快!去通知老爷!”

      ꭕ 青竹林就在凤阳县内,不过离鏱蔡府却是很远,齐英赶了半天路,才带着两名官兵来到了这䪀里。

      ᄃ 这是一片竹林,环境相当优雅,旁边不远就有一个村落,齐英到了这里之劲后,先Ⰻ是在地上捏ཀྵ起一块泥土放在手里搓了搓,接着喃喃自语道:“这せ里离蔡府那么⦚远,她为什么要在死前来这里呢……”

      㬀正ξ在他思索问题샱的时候,一名樵夫却挑着两捆柴刚好从这里经冚过,齐英见状,连忙伸手唤道:“那䃰位樵夫。”

      “官爷唤我?”听闻叫声,那樵夫挑着柴走了过来。

      秦人虽好战,民风彪悍,但不代表不淳朴。

      齐英见他年纪已大,连忙从腰间取下了自己的水袋,递给樵夫껐道:“老人家先喝口水。”

      “多谢多谢,官爷有什么要问的?”樵夫说道。

      ⬶ 齐英道:“我看老人家应该是这村里的人,经常从这青竹林经过?”

      귀“是呂的,我每日上山砍些柴火,都䥄要经过这青竹林。”樵夫回道。

      “那老人家最近有没有看见过一个年轻的女子?”齐英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她不是本村人,却韣很漂亮,特别是昨天,有没有来过?”

      “昨天?ܝ”樵夫思索了一下,道:“昨天倒是没太注意븰,不过经过官爷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一퓵件事来。”

      “哦?何事?”齐英顿时来了精罔神。

       樵夫说道:“以前啊,有一个穷㥆书生,几乎每天都在ꝥ这竹林中读书,还有一个姑娘,쫩就像官爷说的,年轻、漂亮,在旁边翩翩起舞……”

      “ᆌ呐,就是那里。”樵夫说着⨋,还指了指竹林,继而又微微摇头叹息了一剤声:“两人看上去,倒是纸郎才女貌,只是可惜啊,后来出淪了事。”

      鼄 “哦?出了什么事?⡠”齐英已隐隐抓住了什么。ぅ

      樵夫又摇了摇头,嚼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那书生是意外౱死了,那姑娘,也被城中一个恶霸强占了去。”

      “恶霸?可是姓蔡?”齐英追问道。

      “这老汉就不清楚了。”樵夫再摇头,说完之后,也准备离开这里了。

      齐ꯐ英见状,连忙礼貌的拱了拱手:“啊,多谢老人家了。”

      “哎?不谢不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