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资源国产好片第2页

      约莫在这十万边关逛了半个月,终于等来了一支商队,果然如那掌柜所说,规模极大,还有不少护卫同行。夏希然二人立马上去询问。

       管事的是个年事已高的老人這,名为南宫方仪,是掌柜所说两家商队⮽中的一家。老人负责掌管的便是他们现在看到的商队,约莫有一百多人的随从。对于夏希然等人ঞ同行过关的请求,老人见怪不怪,只是象征性的让众人缴纳十两银子的钱。

      自然还是有不少人也要入关,七八十人,富人穷人皆有,老人一视同仁。

      商队在此修整一晚,第二天㩀白天中午启程。

      众人缴纳银子登下姓名的倨额一幕,被车뛬队随行的南宫家少爷瞧见,让他不忍疑惑呭,便叫来了南宫方仪,“六爷,怎地就收这些银子,便是这些人随队一天的损韓耗都不止十两银子吧,这到华秀城得走十来天吧?”

      老人笑着解释:“멧十两银子确实不太够,不过便是按照一天十两来给,几百两银子对于咱家来说也是毛毛雨一般,捡了嫌累,丢了不可惜,这便是经商춙最精明之处,人心了....”

      这位少爷也是第一次跟着出关,许多不了解的事情,都锔会第一时间问这位老人,当然这ꤳ位老人不是因为他背后的老太爷,而是确实把这位少爷当孙儿一般看待,对其൧极꽅为宠溺。

      不多时,小男孩便懂了,点了点头,又钻回车中看书去了。

      翌日,随队众人早早的到了街上。管事老人清点过人数之后,商队便启程了。

      老人心计很好,眼里也是极好,把衣着相近的ﹷ人分到了同一架㺭车上,一车约莫能有七八人,点到邱尊仪时,便想着让他坐的靠前些,衣着富态的肥胖男子赶紧说㿷要跟着自家公子,老人多瞧了眼夏希然,⦆便让他也坐到了靠前的商队,而后很快送去了水뜏和食物,招待无无不周。

      同行人瞧着喊公子的富态男子,便觉得夏希然也是什么地方的贵公子,言语之间笑脸极多。

      几人皆是中唐家财不小的人家,一路上说着自家经商的一些事情,算是交流心得,还有着牵线搭桥一块做生意的意味,夏希然心中苦笑,自己不是这一类,没必要倈把自己㨱分到篸这一群啊!

      邱澻尊仪倒是健谈,有他在,夏希然倒是不至于一۞句话说不上,不过对于经商确实了解极少,不如你跟他聊聊打仗?쌊

      “我家公奡子一向不喜接触商场,倒是书读的极多。”

      “读书人啊,读书人好啊....”

      锶夏希然不理会众人阴阳怪气䥎的说法,多数时间便是在那里闭目养神,巩固自己忽然提升上来的修行。㥭

      那日㰡醒来,夏希然境軺界从三境猛然提升到五境,他这会还没能缓过来,怕落下什磴么后遗症,便一直在修养。

      连宁曦都觉得奇怪,提升如此之快还没有发⺥现身体的异常征兆,但仍是建议夏希然多花些时间巩固和感悟,以免落下什么毛病。

      应是得益于夏希然的如释重负,或者说那酒水?

      中五境之前,神道和寻常修行是没有多大差别的,中五境之后,便是截然不同的两条道路,便要开始以众生念力修行无垢金身。金身圆满,便是到了上五境的门槛,而后便要专᱑注于自己的法则修炼,即寻常修士的修行大道。

      他要开始转变运气的方式㈃和㾌学习施法墠,以便于中五境ි能够顺利修行。

      壁练剑自然也不能落下,白天商队行进之时,便在心境之中与宁曦练剑,夜晚便等待无人寻一静处小练一两个时辰,以肉身习勵惯神魂所练就剑法,二者相补,进境极快。

      五츕境之后,御风而行已然不是问题,五脏六腑也出现了不小的变化,他的一身灵识也变得更加敏锐了。已然可以灵气外放,暂时凝为﫿实철物,对敌的手段变得愈发多了。相信自己再碰上当天的那个狐妖,礭肯定楯不会三两下便被干翻,起码能过上几招!

      大漠之中,夜里商队便会在营地之ቺ中安营扎寨,这竴里地形实在复杂,而且大漠夜晚奇寒难耐,不适合夜晚赶路。 롿

      夜里小少爷南宫斐的车门没有关好,寒气侵入,一个哈欠冻醒了他,迷迷糊糊的听到了外面有人声在议论。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明天赶路怎么会有精神啊?

      正欲推开门ᖁ之ﭒ际,听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㾤音,是六爷,还有护卫长?

      “老先生,南宫家可是要把你的位置给了别人,这您都不䐱生气吗!你可是为南宫家兢兢业业的四十多年,从南宫家的话事人到如今的商队管事,您甘心吗?”

      “我老了,不过几年便入土了,甘心又如何,不甘心냷又能如何旓?”

      墧 “您走了,商沂队的老伙计呢?这么些人年纪都大了,托꾇您照顾才有了这么份差事。您走了,这些老伙计也跟着走了。”

      “我给您个建议,小太孙不是在这里.....”

      车外的人显然没察觉到南宫斐是醒쟣的的,小男孩听完这些话,第一反应便是自己绝对不能开口,不能让那个护卫长发觉自己是醒着的,否则他一定是出事!

      㾚䓠 那护卫长居然ꭒ建议南宫方仪螿绑架他,要挟家里拿钱ᩜ赎人,然后远走高飞。

      而南宫方仪的态度也是摇摆不定,甚至有同意的倾向,ⵏ他一定要找南宫方仪问个清楚,多年来太爷待你不薄,居䎙然有反叛之心?

      屋外的声音逐楣渐没ꅀ有了,这个౧战战兢兢的小男孩拉开一点窗帘透着外面看去,南宫方仪往远处走了,那个护卫长倒是没了身䪇影。

      멾 他刚要放尕下帘子,准备继续睡觉,找机会和六爷问清楚,屋门猛地被鮩打鬥开了,是一个中年男子阴沉的面孔,对方直勾勾的盯着他,声音冷冽,“小太孙,鮡还不睡?”

      南宫斐心惊胆战,扯出一个笑容道:“门开了埳,差点没冷死我,刚被冻醒,你起来,我去撒个尿。”

      “哦。”护卫长没有让开道路,而是接着问道:“刚才外面有人说话,我以为是贼,小太孙听到了吗?”

      贼不就是你吗!南宫斐赶紧摇摇头,利表示自己快憋坏了,让对方别挡路。

      护卫长果然让开了道路馿,随后盯着南宫斐走进了暗处咝,等待着对方尿完回车里。

      过了会,护卫长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小太孙,尿完了吗?早点回车里,夜里凉。”

      “绎小太孙?小太孙?”

      不对,跑了!中年男子心中恍然大悟,他刚刚一定是听到自己和六爷的对话,大为恐慌,立马喊道,“小太孙丢了,都快醒醒去找小太孙!”

      ⿍一百来人举着火把向四面八颙方找去,夜晚的大漠中,火光辉映,喊声▹此起彼伏。

      小男孩怒顺着刚刚六爷离去的方向䪙发了疯的跑去,那护卫长想绑架自己,只有읾六爷能救自己,他现谹在还摇舜摆不定軄,自己一定能说服他,自己可以让太爷不把六爷的管事去掉,一定是可以让六爷救自己的。

      跑了许久,男孩气喘吁吁,在一片漆黑中跌倒数次,终于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一团火光,一时间差点没哭出来,大喊六爷争。

      这不是当天那个喊老管事六爷的小孩吗?夏希然在夜里仍能看得清楚,很快认出了男孩的身份。

      他发现,男孩的身上好像还有伤?

      “六爷...六爷!”

      男孩跑近了之后,透着火光看清楚了夏希然的面容,更加惊慌,立马转头೥,夏希然觉得奇怪,几步便到了男孩前面,抓住男孩衣服。

      “放开我,我没有跑,我在找六爷,六爷丢了知道嘛!我什么都没听到!”男孩着急的奋力궞挣扎,可这么可能挣扎的开夏希然一位修士,随后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夏㽼希然一脸奇怪,“跑什么,六섯爷丢了?丢了为什么会让你去找,你们家族的护卫呢?”

      正问着,他便瞧见了不远处的火光,立马熄灭了自己的,让男孩不要出声。

      “哎?刚才明明在这边看到火光的啊?”

      ꈞ 二人身形完美的融入了暗夜中,那举着火把搜寻的护卫在二人面前经过都没有发现,惊恐不已的亂小男孩瞪大了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再哭泣,直到那护卫远去。

      “现在你知道我不是坏人了꠫,可以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