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appblm6xyz

      哐当,哐当——

      “呕……”

      “嘿,你在看什么!”

      “关你什么事。”

      “我知道你在嘲蕦笑我,嘲笑我的身高…鱨…”

      “你壓想吵架吗,伙计。”

      “你以为我会怕你!”

      纽约,惌地铁。

      㳗 ሮ作为兴建于上世纪的地铁设施,在当时它或许是整个世界上最先进的交通设施之一。

      춆 然而,伴随着䁅时헛间的流逝以及刡管理的疏失。

      如今的纽约地铁已经成为了全世界最脏乱差的地铁之一,地铁站内各种剥落涂鸦,轨道上满是垃圾和老鼠,列车内二十四小时的ĸ充斥着醉鬼和他们的呕吐物,以及脾气暴躁的纽约客,时有时无的信号,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为㰽纽约地铁标志性的日常。

      当然,哪怕纽约地铁存在众多诸如环境脏乱,事故频发,从未准时的问题。

      但它至少还存在唯一的优点。

      那就是끊足够便宜,虽不物美,但至х少价廉。

      足够支撑穷ꤪ人必要的交通出行需要,并且二十四小时不间断。

      挤在栏杆㵹边,亚瑟的脑袋贴在地铁模糊的玻璃前,看着窗外漆黑的影子。

      身后,一群黑人正在伴随着外放的音乐点着歋脑袋,无视这一做法造成的困扰。 ﹓

      车内众人脸上的表情冷漠又夹杂着厌恶。

      之前《纽约时侦报》进行过报道,称造成纽约地铁延误和中断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客流过多,导致地铁无法按时离开车ꔁ站,且导致车速降低。

      䶦 而基于这寙个报道,负责维护纽约地铁的MTA做Շ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为了解决纽约地铁的混乱状况,他们决Ꝧ定拆除部分地铁上的座位妚,释放更쭢多空间以便容纳更多乘客。

      腻 没有错,在面对《纽约时报》所꭫提出的延时问题,MTA的反应퍺不是增加班列,分流乘客,而是直接拆座位让所有人Ё更密集的挤在一起。

      不刳得不ﮂ说,MTA的这一决定,十分符合资本主义፻的特色。

      ……

      “抱歉,抱歉,抱歉……”

      像是沙丁鱼罐头一样在密密먽麻麻的挤成团的人群中不断的穿行,此时亚瑟碌那瘦弱的身体反而成为了自己在地铁里移动的优势。

      쯀 穿过密集的人群,ᬫ在一片咒骂声中,亚瑟从地铁上下来᫄。

      ꞹ 他扶着自己㢻枯瘦的大腿稍稍喘息了一鹑口气,又伸手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钥匙,确认没有被某个顺手牵羊的家伙给偷走,这才放下心来,继续迈步朝着地铁出口᯹处走去。

      从地铁站出来,夜幕已经落下。

      零星的路灯打在马路之上,非但没有起到照亮的뚩效果,反而显得周围的一切越发的黯淡。

      亚瑟走在脏乱的道路之上,街区乱糟糟的法环境,很难让人将它和纽约这个繁华쬜的国际大都市联系在一起。

      勝但毫无疑问,这就是纽约的一部分。

      戲 갞纽约市局每年都会花费一定的警力和费用,对市区内的恶性犯罪和街区进行改造,前几年的改善情况的确不错,但是随着非法移民的人数逐渐的增多,以及大环境之下的经济不景曷气因素,失业率居高不下。

      原本降荊下的犯罪率再度呈肣上升的趋势。

      美利坚选出了史无前例的的黑人总统,但并不代表,黑人的素质会因此而提升。 ט 㘁

      经过路灯템照不到的黑暗处,亚瑟注意到了几个蜷缩在里面的流浪汉正抬头打量着自己,一脸面无表情的和他们筧对视了一眼,恍惚间亚瑟仿佛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뷜 如果失去了在酒吧里的工作,或许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ར恍惚中,亚瑟没有注意到脚下鎐的情况,无意॒间被路边的某样东西绊了一下。

      鉫 “抱歉。”

      踉跄着稳住自己賱的身体,亚瑟转头说了一声抱歉。

      桿这才注意到,路边阴影中一个流浪汉正傍坐在那里,身上打着补丁,披着破旧的斗篷包裹住身体。

      而绊倒自己的邥物品,赫然就是流浪汉手中的老旧行뺖李箱。

      因为和他相撞的关系,行李箱倒在了路边,墄盖子弹开里面的东西洒落了一얈地。

      “我不是有意的,我没有看见。”

      鍠看着从行李箱里散落满地的物品,亚瑟连忙上前将这些物品捡起,同时低声道歉。 ꋛ

      然掟而,古怪⾩的㫂是。

      看着从自己行李箱散落的物体,流浪汉并没任何上前收拾的打算,他只是站在阴影中默饺默的注视欳着亚瑟的举动。

      就这样,ᒎ在流浪汉的沉默注视中。

      亚瑟将地上的东西一个一个的捡起来,他发现,从行李箱洒落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一些寻常的物件,例如手㫑套,钥匙䅧扣,钢笔之类的杂货。

      而就在亚瑟捡起地上最后的一样物品왁,打算放回到行漉李箱的时候,一直沉黦默不语的流浪汉哟突然开口。

      “不需僘要……”

      낻流浪汉的声音嘶哑,就仿佛长时间没有拙开口说过话一般。

      斗篷下,他用其浑浊的双眼注视着亚瑟手中的面具,莫名道。

      “它现在是属于你的了。”

      听ᑼ到流浪汉⢖的话,縑亚瑟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

      榘 他低头看ἢ向手中的面具,一个粗忬制滥造的红色小丑面具,正对着自己咧开嘴巴,做出欢快的表情。

      目光落在小丑面具之上,亚瑟感觉到自己内心原本忧郁的情绪仿佛在一瞬间变得䢢快乐了几分,脸上扯拉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微微向上笁弯起。ꎊ

      收回目光,悲伤难过的情绪再度充斥亚瑟的内心,好似,刚刚那一瞬间的快乐只是错觉一般。㲐

      看向眼ȱ前的流浪汉,亚瑟摇头说道。

      “我没有钱。”

      “事实上,你已经支付过了。”

      然而,对此,流浪汉却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嘶哑着道。

      ๟“……”

      听到流浪汉的这话,亚瑟脸上的表情微微楞了一下。

      “但是,我㫸没有给……”

      “在这个世界上,支付的方式有很多种。”῍

      裂开嘴巴,对着亚瑟鳭露出参差䍚不齐的牙齿,流֗浪汉抓起行李箱的把手,随即转身消失在身后的阴影当中。

      路边,等亚瑟反应过来,再看的时候。

      流浪汉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踪迹。

       怔怔看着流浪汉消失的位置,亚瑟出神了好几秒钟,这才低头看䢰向手中的小丑面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