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护士那些事

      时间,开始鲪快速流逝。

      当度过了【共和节】,并挺过了节后的那几天,剩疮下的日子就舒服多了,至少对少年来蠰说,他得以更为规律的安排他的生活计划。

      ࡷ 对于现在的阿尔伯特来说ഔ,再没有事能比学习更重莓要了。

      ꡏ 他的生活完全成为了三点一线。

      只隔至少半个多月ඎ给自己放放假。

      櫧其它时间呢?全部用在餟学习和探索上,顺便履行一ጐ下自己作为班长的义务,辅导差生,进行最基础的班级管理,并定期向班主셰任汇报近况,然后就没别的了。

      他也并不认为其他事有去做的必要,说实在的,公逪事公办而已,帀除非是얐触犯底线或者唐吉诃德有事,他都不会过多↔在意。

      于是他以一种在其他那些躁动的、热衷于种种新鲜事物的ꙗ孩子们ﲻ眼中不可思议的步调走下来:

      看书、复习、预习、查资料、做题、刷卷和洗漱吃饭。

      他一天要做的事概括下来总计不超过二十个字。

      阿尔伯特始终觉得自己不够聪明,他天生记忆能力并不敏锐,只在逻辑推理顷和数学能力剔上稍占优势,对模糊概念、形而上的东西更是几乎无法理解,那么,要全方面地,没有任何短板,就必须更努力,而要攀登更高峰ូ,那就必须够狠,得下功夫去钻、去了解。

      他现在的成绩在全年级内都是稳居前䞤几了,而前几,都是满分,只要有一个人失ᔿ误,他就会位居第一,照理来讲,学习ࠬ时间已经非常充裕,可以稍葥稍放松些,老师们有时也表会劝他休息。

       他的生活方式看上去太累了,太极端了。蛙

      以至于老师们甚至会对这个喜怒不形于色,大部分时间根本看不透在想什么学生缝感到心疼。

      他仿佛根本끍没有“童年”,某䋎些宝贵的,应当有的过程,被直接跳过了——属于孩童的打闹嬉戏,不参与乃至排ấ斥,其他孩子ꚍ的尝试接近,直接拒绝并远离꾺,多…余的好奇心或躁动縀,完全不存在ከ,至于那些附带的,名誉和他人的赞许,完全无所谓,他从未更쬌改方向。

      鏬 不过当拀事人并无自觉,他的想法又完全是另一个方向:

      阿尔伯特觉䗩得,作为一名学生,最重要的就应该是学习,该经历Ⅺ的他经历过,该有的他也有过,其他的ᒃ,都应该等到毕业以后再嬾做考虑,这条路,必须走稳。

      銜但其他人并不理解,在他们眼里,就是这个过分成熟的孩子太安静、太不合群了。

      他们最开始试着疏导。

      结果很䇱快就发现无论这没用,少年始终如一:

      虚心接受,死不悔改。

      然后就只能顺其自然了,䌎也许跟班里人待久了,就会自然而然地“感化”他呢?他们只能这样想,更何况这种极端的生活方式换来的确实Á是很恐怖的学习速度。

      接着就那么过来了。

      阿尔伯特从周一到周七都在看书和做题,上什么课就看什么书、做什么题,他都已经把一年级书甩到一边去了,但老师都不管他,因为他不是在玩儿៌,只是其他人的进度完全跟不上他,理论上讲,倒是别人拖后腿了。

      剩下的周末又完全泡在图书馆里,不间断地对一本本专业性相当强的书发起猛攻,ど将课本上的知识完全平面化铺开再整合,深钻龦到与某一知识相关的所有应该了解的部分里面去。

      有时候他都不太像在学习。

      倒更像是在实验台上写分瓲析报告——用基础的推演理解更难的,又用更难的回过去看基础的。

      铐于是班里的孩子们慢慢发现,自班班长看的书,他们已经不只是内容看不懂了。

      偶尔连书名都看不懂쭹。

      캮 樫至于【能量循环系්统】膚的操纵和精神力的修习到了什么样的高度,大家也没人知道,只晓得反正不是他们能比的。

      但即便取逺得了这样的阶段性成就,阿尔伯特也没甚感觉,有时还会在心里骂自己蠢。

      少年一开始就是盯着高年级的。

      他自ᡱ己知道,前世的记忆已经起不到多少帮助了,局该挖出来的都挖出开了,忘掉的就是已经忘掉了檎,初期坐火箭般的进步时期过去了,他将面临从学习中得到正向ꪸ反馈的周期越来꼽越柺长的境地。

      剩下的就是死ꁝ磕。

      跟难题死磕,跟知识点ご死磕,把脑子练得更灵光总是有好处的縤,既然这真能练得加“硬件”质量,摱就不该胳用“我太笨”或者“这太难了”的理由说棵服自己躺下。

      日子还长着,现在躺着,晭以后慮就起不来了。

      㪌 ⛗于是他的日子就这么简单而直接地顺下来。

      他开始更多地向矯老师请教,钻得越来越深,问得越来越难,他不知道自紋己的魔法修习到了什么地步,人是很复杂的系统,无法用单纯的数ꊫ据来完全描述,阿瓦ҁ兰迦还不存在能够完全漼把人的精神力、攻击力数据化记录的技术,最多记下相关数据。

      比如你一发【热能射线】最高温多少来着。

      ▎ 时间就这么眨眼뉂般到쨇了快学期末。

      再有大半个月,学校就该清空学生,全体放假用于布置考场,这场决定了高年级生们十五年奋斗的意义的最终大考,会直接划定他们的【毕业等级】,那些拿到高等级或者单科目强﬏得惊人的学生将有可能被招进国企或者研究单位。

      所以为了完全排除可能的干扰,其他学生ㅝ都得离开,除非ᄛ必要不被允许踏入校区。

      “再有十四年,我们也会这样。”

      唐吉诃德勾ጟ着阿尔伯特的脖子,看着那些匆匆忙忙穿行在各个地方的高年级生们,现在,他们的压力大得很可䢤怕,不管在哪儿,有些人从早到晚都不会放下书,无论他们是在吃饭、蹲坑还是课间送休息,没人敢放松。

      除非是那些极个别自暴自弃决定躺平的,还有含盐量过高的。 

      “我们ࡲ应该能轻松ꍚ很多。”

      阿尔伯特点头道ᘃ:

      “已经赶了不少进度了,接下来只要别松劲问题就不大。”

      갱“诶我说老特,你将来打算考什么专业?”

      他问。

      “不出㿷意外的话,是【符文⎛学】,你呢?”“大概是【魔能学】,不过买图纸霺和工具的钱,属实有点贵了。”

      “嗯。”

      힕 少讱年微微点头,然后用手肘顶了他一下。

      “你干嘛?”

      “松一点....快锁喉了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