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爱app下载链接

      “呵呵呵……”

      “妈妈,你笑什么呀?”

      “我呀,我在门外都能感受到你那僵硬,哈哈……”

      칙 “妈,줧你怎么能这样笑话人家!人家不学了!”

      刘阿姨烧菜⫮不太擅长,但是当妈这么多年,给自己孩子弄口吃的还是没问题的,可现在,如此笑话ꘘ自己闺女,这像话?

      看把菲菲给气的,桌子下的小腿都乱蹬,不干啦。

      刘阿姨自然是皤了解自己女儿,再说了,她说不学葜就不学?

      反칁了她。

      “真不学了?”

      “……”

      菲菲腿停了下来,嘟着嘴看着自己亲妈,眼神相当的幽怨。

      但刘阿姨已经读出了答案,自己这姑娘就是这么个脾气,话说的少,主意是很正的,现在来看,大概是绝对不想停下来的。 蘴 ࿏ “菲菲,쯊你觉得王老师怎么样?我的意思是,他教的如何?”

      “很好啊。”ࡓ

      붡 菲菲说完,就感觉很奇怪,她分明对王老师是挺纠结的,但,王老师确实教的很不ၶ错。

      菲菲是个诚实的好孩子。

      刘阿姨看着自己孩子的小脸儿,她在想什么,当妈的多少都知道。

      想到自己听过的一些教育理论总是说,就菲菲这个年纪,最重要的是引发她的兴趣,于是乎,刘阿姨很认真的看着菲菲。

      碤 “你现在,喜欢表演吗?”

      菲菲빃并不能完全理解妈妈的想法,但是诗这个问㉜题,她要做个诚实的孩子。

      “喜欢。”

      这一句就够了,刘阿姨听后脸上全是笑意,但不是笑话,就鏧算现在的菲菲动作僵硬,表情僵硬,那也没什么的薷,这孩子只要有兴趣,那就会有未来。

      只是刘阿姨并不知道,菲玷菲之所以第뫀一次表演쒝的比较髢一般,动作跟表情辎都很僵,这本来就是常见情况,王誉这个家庭教师并没有很在意。

      就算是多么有天赋的人,在第一次的时候也不可能完全放的开,䕿更别提菲菲这个年纪的小丫头。

      而且,没人知道菲菲当时其实是在琢磨,自己要킱不餲要像小兰姐姐那样喜欢新一,因为新一是眼前的老师呀。

      不过,菲菲现在并不纠结。

      她确实喜欢上表演疘了,也喜欢王老师的教学,但不喜欢王老师这个哥哥줳。

      谁让他吐槽自己的初次表演,像要打他一拳呢。

      嗯嗯,就是这样。

      ……

      阿嚏!

      “王哥,咋了?感冒了?”

      “没,估计是有人念叨我。”

      “啊?哪家的漂亮姑娘?”

      “不是,你这个胖子的思想是怎么回事댉?为什么一定是姑娘?还是漂亮姑娘?”⶝

      “王哥,要是个男믇的念叨你,那我的思想问题恐怕更严重吧?”

      “嘿!你个死胖子,欠打了吧你!”

      “哈……”

      王誉从菲菲那里回来就遇到了徐胖子,这胖子小眼巴查笑嘻嘻的就说钱的事儿,那不能在楼道里面说,在王誉的那个小窝里说也不好,干脆就出去抚找家馆子딒吧。︢

      徐胖子还说他请客。

      王誉心里有数,肯定是老余那货泄露的,不然这徐胖子怎么找上来?

      㐚 不过,徐胖迒子说的也挺好⻈。

      ⭛“余ㄇ哥那是给我胖子一个机会,我感恩戴德,王裝哥你千万别怪余哥,要怪就怪我好了。”

      听着还挺仗义,也看的出来,캁这小子很有诚意。

      老余那货没出现,估计是没胆子面对老王,丫个怂货ᜩ!

      说正事要紧。

      “说正经的。”

      “哎,王哥您说。”

      “我先问你,你小子那钱哪儿来?”

      “钱还不简单吗?虽然我徐伦也不是什么大富之家的公子,可怎么说我也算是成功人士뜚了。”

      “喂喂,就一个录像带出租店,怎么到你嘴里好像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感觉呢?”

      “要不我徐胖子怎么是个人才呢。”

      “少贫,你小子的意思是……”

      “对,这店我打算盘出去!里面的带子我全转让给别人,再算上我这几年攒下来的钱,大概能有5万来块钱吧。”

      “你……”

      “王哥,就当给⟈兄弟我一个机会,我个人感觉啊,这次的机会是真好呀,我要是抓住了这次的机会,那我不也有可能跟我的偶像昆汀塔伦蒂诺一样了吗?”

      原来这个胖子是这么想的,但王誉没办法不吐槽。

       “我说胖子,好像你是前些天才知道你偶像的名鬻字吧?”

      这一槽,让徐胖子肥脸发红,但也不拘小节至,“哥,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这货也挺会整词儿。

      王誉又问了一句,“你是想当导演?”

      徐胖子倒是比较诚恳,“我自己还是了解自己的,就我这两块料,能跟着哥哥们混个小模样出来就行了,哥哥们吃肉,我喝汤就足够了。”

      说真的,王誉其实心뜦里挺感动的,徐胖子这个家伙外表虽然挺猥琐耀的,但现在非常有诚意。

       自己这边确实也缺钱,而且,就早期创业来说,多个人也能多个力量,要知道,就算是杰克马,那不是也有十八罗汉相助嘛。

      “那钱……”

      “哥,我拿最少的,你跟余哥俩人是牵头人,还做许多工作,剧本、创뾓意什么的都是你们的,我不能装不知道。咱们要是真赚了,分我两成就㧁行,挊”

      웁 “行,你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要是再不答应,那咱们以后也没办法混了。”

      “哈哈!哥,我谢谢你,我可太谢谢你了!我这也算是真正进圈了吧?”

      逨 进圈(可quan可juan)这词儿用的,王誉都不吐槽他了。

      徐䉎胖子说完自己都乐了,引得王誉也跟着笑,两人的笑声,自然引来店里其他人的目光。

      这俩孙子是哪儿来的憨货?

      王誉跟徐胖子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气氛整个起来了。

      干脆吧。

      “你去把老余那家伙叫来,咱们好好说道说道썖。”

      “好嘞。”

      徐胖子正准备出去打电话,却见老余这货鸟悄的出现了。

      砙“嘿ꗛ嘿……”这厮还一脸的贱笑。

      ⰽ 王誉则是脸上一板,“我说你小子泄露军情,该当何罪?”

      燰老余却一拱手,“好叫军爷得知,徐胖ﮤ子这厮死乞白赖的缠着我,我这才勉为其难……”

      퍋还没等他说完,王誉跟胖子两人齐声吐槽。

      ﯬ “你可拉倒吧你!”

      三人接着又是大笑起来,这店里的其佔客人:

      好嘛,两孙子变仨了!今天可真晦气。

      依旧是不在意他人目光。

      “现在誣,资金大概的解决了,布景啊、道具什么的应该没什么问题,服装方墥面我画一些图,等演员就位了就找人量尺。那接下来,就得联系一下剧场,还有我们得做些宣传。”

      王誉讲的这些,绝对是创业初始的细节,他可不是乱来的,其实,穿越了多久,他就琢磨了多久,现在机会来了,他真的要大展一番拳脚了。

      徐胖子跟余自立听的很认真,这里面也有他们俩的钱。

      “哥,剧场跟宣传我去跑吧,你跟余哥不是还要跟组吗?”

      徐胖子自动请缨,这家⟿伙是真的热情高涨。

      余自立却问了一ꇌ句,“你有目标吗?”

      徐胖子倒是有些犯难,其实他以前就驇是一个影视剧爱好者,对于圈内真正的运作,他并不清楚。

      王誉却很是直接,“世纪剧院。”

      徐胖子一听,立马表态,“两位哥哥瞧好吧,我就是求爷爷告奶奶,也要䏨让这家剧院上演咱们的戏。”

      这家伙的决心是很好,但只是求爷爷告奶奶就有用吗?ꆲ

      王誉却笑着说道:“你不必如此,跑这件事,你只需要告诉那剧场的经理,我们这部戏,有名角,有好本子,肯定能赚钱。”

      名角?

      好硒本뉉子还算容易理解,但这名角是怎么回事?

      余自立问道:“是要请国话跟人艺的老师吗?”

      他有此一问,完全是因为之前老王跟ᗁ他谈过选角的事情,当时说的是,他们这部戏,在角色方面不会花很多钱。

      老余现在抠门极了,他一鼾千都不想给呢。

      詥 却见합王誉笑了,“选角这个工作就交给我好了。”

      如此说来,他老早就有准备?

      徐胖子见状更是高兴,他更加确定,自閶己那5万块钱的投资,绝对会有极好的回报的。

      ⓓ “两位哥哥,提前祝咱们创业成功!”说完就走了一个。㒆

      老王老余跟着也喝了,杯子一转,滴酒不剩。

      痛快!

      ꦌ 三个年轻人,钱虽然不多,但这份儿㏍热情,在这冬日里格外的引人注目。

      ب 店里的客人都心有所感:

      这仨精神病什么时候能滚蛋呀?

      算是对三人创业的一种别样祝福吧。

      不过,说到了这选角,王誉到底准备找哪个名角㈵呢?

      ……

      京城棋院,这是当年周公批的一个单位。

      可以说云集了全国上下的高手,大家互相切磋,增长棋力。

      比如聂大师,等等。

      今天,这棋院里来了一个古怪的客人,说古怪,其实也不算太古怪,他也是来下棋的,但说到底,也不是为了下棋。

      这个客人就是王誉。

      一桌一桌的,两人对弈,也有观棋者,王誉挨个找下去,他就发现一人,孤鲀独的对着一盘棋。

      王誉见了直接走了过去㛑,大大方方的在他对面坐下,然后取一颗黑子,啪的一声,落在棋盘中心。

      “你……嘿,是你小子。”那人开始有些惊讶,等看清了来人,脸上便浮现了笑容。

      王誉也是㚑笑着说道:“谢老师,下棋呢?”

      湅“明知輶故问!”被称为谢老师的人,笑着吐槽。

      王Ṻ誉接࿆着却脸上一苦,“之前跟你请教的那些表演方面的知识,现在有些不够用了턩。锖”

      鯮 奇了怪了,‘表演方面’,结果你来棋院找一个下棋的,王誉你不是傻了?

      更奇怪的是那人直接笑道:“你小子现在可是正经的编剧了,要那么多表演的知识干嘛?差不多得了,对了,你老师也看到报纸了,还跟我说呢,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快就混出个模样来,他还想问你呢,什么时候回来上学呀。”

      敢情儿,他还认识曹宝平?

      王誉又打了个哈哈。“我最近还得忙,上学的事情过一阵的吧,那个……谢老师,其实我这次来,是想您老再帮帮我。”

      “怎么帮?”这谢老师随口一问,接着就说,“来来,先陪我下一盘。”

      说完,就想伸手引动这黑白乾坤蝏。

      却见王誉摇摇头,“你不答应我就不眤陪你下。”

      这家伙还要挟上了?

      谢老师却一副很上钩的模样,问道:“你先说什么忙?”ӝ

      王誉很直接的说了,“我搞了一台戏,想找谢老师来演个䀶角色,重要角色。”

      “啊?”谢老师一呆,旋即又很恳求的说道:“先蓄陪我下一盘,就一盘。”

      这。。。

      س 棋院里其他棋手看到这一幕,他们见怪不怪,他们心里想的是:

      谢圆这臭棋篓子,终于又找到人陪他下了。

      没错,王誉选角的第一个目标,他就是以前的全国知名演员,当今的北影老师,以及京城棋院段位最低棋手,谢圆谢老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