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吸血传奇>

      黑衣武士伸手掀起侦饭馆门口的门帘,弯着ഞ腰,做了鷧个“请”的手势。

      격这动作,这神态,无论如何都嘅不像要拿下聂尘的样子。

      聂尘胸鮟腔里的心脏跳得更加平稳了,ᏽ他向蠢蠢欲动的郑芝龙和颜思齐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平静等待稍安勿躁,自己顺从的走出了门口。

      松浦镇信想跟出去,不料被门口等着的黑衣武士横身挡住,客气的道:“国守大鈄人留步,崇源院大人只请聂桑一人过돐去。”

      松浦镇信讪讪的吧唧了一下嘴,想说点什么,黑衣武士没有姎给他开口的机会,转身离去。

      Ն 透过门帘往外〮看,店里的人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外面的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쨨,密密麻麻的黑衣武士把整条街都封柽了起来,三步一岗五步一න哨,一些来不及躲开的老百姓畏畏缩缩的蹲在街边的屋檐底下,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쉎喘。

      这阵仗着实厉害,远端的黑衣武士手中拿的薙刀,这种长柄的利ᢲ刃寒光闪闪,很有震慑力,而近端的⧹武士端着一水的铁炮,眉眼冷峻的四处张望,绣着德川家三叶葵花家徽的黑色旗帜猎猎飘扬,街上仿佛被军队瑡接管了一숞样充满肃杀的气氛。

      聂尘吞了ฝ一口口水,定定心神,跟着黑衣武士走向停在街上的一顶华丽轿子。鸃

      둇轿子无板,车厢上搭ᗃ着一챓个顶盖,四面透风,用竹帘遮挡,显然是春夏季节使用的凉轿,一个穿着和服的妇人端坐上面,轿旁站着一个跟聂尘年纪相仿的倭人,正用好奇的目光朝这边打量。

      武士过去低低的禀报了一声,竹帘升起,露出妇人的容颜来。蚌

      “真特么见鬼호了。”聂尘暗暗自语道。

      죐 “倭女都一个鸟样吗?”

      妇人面如白纸,厚厚的粉底够她晚上吃一碗面,眉毛是用炭笔画的,状如卧蚕,脸上打着胭脂,嘴唇涂成血红色,整张脸仿佛用笔画筰上去一样不自然。

      见聂尘皱着眉头呆呆的看着妇人,带他过来的武士勃然大怒,喝道:“呔,➺竟敢对崇源院大人如此无礼!”

      쀿聂尘这才惊觉自己被妇人吓着了,赶紧低头,却听一声娇笑:“不必过分苛求,妾ꀄ身的美貌常常被人如此惊叹,聂桑抬起头来吧。”

      ꚙ这一句话却是用汉语说的煉,虽然口翙音怪异,但至少听得懂,聂尘错愕的依言㹋抬头,他没想到德川秀忠的女人居然会说汉语。

      但很快他又低下了脑﹍袋,因为妇人的脸实在太吓人了。

      퓂 錬 “呵呵,聂桑倒是知礼,不愧是大明来的客人,难怪会不远千里为大将军送上良药,母亲ꑔ大人,我们不能在这儿耽搁太久,先回去吧?”

      䃲 觷这倔话却是站在轿子边的倭人少年说的,同样的汉语,发音比妇人标准很多,⼡这引得聂尘不禁朝他抬头看了一眼¥。

      洺 倭人少年友好的冲聂尘点点头,还笑꣓了一笑。

      ⹚ 少年长得眉清目秀,文质彬㰣彬的亡样子,但是太矮了,个头只到聂尘胸口。

      嗦 “我儿忠长说的是,这里并非说话的地方,千叶,起轿回去吧。”妇人笑道,吩咐黑衣武士。

      黑衣武士鞠了一躬,高声发出几句倭话麽的号令,满街的黑衣武턀士闻声而动,风一样的聚拢,簇拥在轿子周围。

      轿子放下竹帘,八个倭人抬起妇人掉头往后,饭馆里被黑衣武士挡在门口的松浦镇信眼巴巴的看着轿子离去,满脸惊惧。

      倭人ᙣ少年在武놜士的服侍下上了一匹倭马,那马也矮得可以,少年骑在马上刚刚比站在地上的聂尘高了一个头。

      少年歉意的킡扭头朝聂尘⾡笑道:續“聂桑,你没有武士身份,按规矩不可以跟我们并肩而行,也不能骑马,就烦你跟着来了。ⶶ”

      큶从刚才的对话中,聂尘听出少年௖是필德川秀忠的儿子德川忠长,身份高贵的太子爷,这么客气끠的对自己说话令人意外,立刻拱手道:“난是,小人遵命。”

      ⧃ 忠长点点头,武士牵着他的马追着轿子去了,几个黑衣武士聚在胬聂尘身边,裹着他一起走。

      片刻功夫,刚才还占满了一条街的军队就走得无影无踪,缩在角落里的百姓们等了一阵才敢钻出来,大概早已习惯了官家摆谱的阵势,不一会街上又人来人往,恢复如常。

      饭馆里的松浦家众人在门口探头探脑,小声议论,有人问:“大人,我们怎么办?”

      松浦镇信丢了面子,脸色很不好看,闻声没好气的道:“怎么办?吃饭!”䒪

      他转身走到桌子边一屁藾股坐下,眼珠子转了转,又换了一副笑脸对李旦招招手:“㊶李佬,来,一स起坐。”

      李旦人精一般聠的뾌人物,哪里不懂他的意思,走过去跟他坐在一桌,两人说说笑笑,好得像穿一条뇧裤子的兄弟。

      店里ꝕ的气氛经过德川秀忠的老婆这么一搅合,瞬间大变,李旦由孙子变成了醻平辈,众人看着坐在一张桌子上吃吃喝喝的ꯊ两个大佬,困惑的面面相觑。

      崇源院的队伍一路返回,进了二条城,聂尘第二次走进了那座高耸的城楼。

      经过门口时,他发现似乎这里的守卫多了一些,刚才第一次来的时候没有拿铁炮的兵,此刻却有不ூ少人手持铁炮站킼在城墙上。

      崇源院的轿子在二条城内通行无阻,但德川忠长就不能继续骑马了,他在城门口就开始步行,跟훲聂尘一样䌨靠两条腿走进了内殿院内。

      离开这里的时间不长,聂尘还记Ϣ得通往德川몮秀忠内殿的路,但轿子在半道上ٴ拐了个弯,没有直接进入那个院子,ﱈ而是拐进了隔壁的另一个院落。

      这有些奇怪,但在黑衣武士盯着之下,聂尘除了跟着走ၮ别无他法,院子同样很大,格局뒁跟旁边的一模一样,里面的大䧼殿也很宽敞დ。

      “这里是内殿的别院,是母亲大人和我来候见将军大人时ꖎ的场所,聂桑请进来。”德川忠长很随和的招呼聂尘,轻松ኪ自然,像在招呼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不得不说,这个倭人少年真的很有亲和力,哱无论语气神态都能将陌生人轻易的拉近距离,聂尘恍惚间差点把他当做一个矮个的大明少年,本能的点头跟着他走。

      大殿内,白脸妇人早⦺已盘坐在居中的蒲团上,屋内光线差一些,她惨白的脸和猩红的嘴在此刻愈发的慑人,聂尘一直低着头不敢抬眼看,连在榻榻米上落座也是挪动着过去的。

      崇源院把聂尘的表现当成了对自己美貌的赞扬,她颇ᤀ有得色的偂看着聂尘,蔽退了左右,只留下儿子德川忠长陪在身边。 췥

       聂尘心头难免犯起了嘀咕,心想这中年妇女不是要把自己收了当面首吧?

      “聂桑,你的药……叫福寿膏是吧๩?”妇人笑吟吟的用汉沤语说道,口濧音依然是难听口✟音:“将军用了很有效,他现在仍在吸食,大概要隔一会才能过来见你,所以由我先和你说几句话,这些9话是我和忠长的意思,不是大将军的意思。”

      呃?

      聂尘抬头,分别向崇源씍院和德川忠长看了一眼。

      “你是个聪䎧明人,否则也不会越过松浦家直接向将军献药了。我们就不说其他的,我问你,你愿意做我⽛家的家臣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