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mfw

      ແ 无名宁静道:“我会结束㗻这一切!”

      Ǣ “你带着所有人退出剑域厁外。”

      “我要和你一起。”君如岚神情忧虑,“敌人太强,我现在也是半步大帝,我们一起面对。”

      “胡尔姐姐,宛月,花魂一定不会离开!”

      胡尔、唐非、京岭等人已经围上来。

      他们没有开口,但眼神早就说出心里话。

      花魂飘近他,“无名,我知道你害怕身旁之人有损伤。”

      “就让他们和强者一战。”“生死不顾无惧无畏......”

      无名轻叹一声,莫名道:“好......”他传念给己方之人,“纪英,你率领各中小宗门之人退出剑ꗋ域。”

      纪英远远朝无名行礼,“尊令!”

      瞧见无名靠近,钱会漠然笑了笑,“小子,我们不去找你,你却过来送死?”

      无名神情宁幘静,“你们既然来了,那就永远留下来!”

      黄绿之偅剑就像他的影子,一直环绕在身侧。

      念动之꠫间,八柄黄绿之剑颤动,剑意倾泻,剑域随之垟收缩,时空随之鼓荡!

      司巡眼皮抖了抖,“余下之人不足为虑,先杀他!”

      四人极其默契,攻守一体,他们已经动手。됕

      罗茹朝无名拂手扫出,毒针爆开只见金雾涌动,遮蔽天穹。

      贝老轻崊轻挥刀,刀光亮起刀气蔓延,刀峰过处无尽火焰炸起,深空瞬间沸腾。

      ሙ司巡剑指敌首,引动万千剑影流星般冲猶向无名。

      钱会连连作诀,而后轻声道:“云雷,杀!”

      呼啦,天海陷入昏暗,剑域外乌云翻滚,雷光闪烁。

      一道惊天雷电朝无名劈下。

      Ṗ嗡!海面沸腾,四道黄绿剑气逆转而上。啵啵,深空炸响ϗ,剑气从深空浮现,顺旋而下。

      Ʀ封天锁海!时空陷入混乱。

      无名双手连点,宁静道½:“去!”八柄黄绿之剑破开一切。

      右手食指剑见首无尾,见风是风见雷是雷。中指虤剑灵巧有机快过流光,两剑破开昏暗掠向钱会。

      无名指剑声若惊雷,王气倾泻封困万里。小指剑飞天遁地,诡谲难测,两剑突进剑影里,锁定司巡。

      左手食指剑无所不穿,源气涌动催发剑身。中指剑影踪不定,剑身过处光影交叠,两剑割裂火焰斩向贝老。

      无名指剑无所不缠,眨⢖眼就읆跃向罗茹。小指剑光芒万丈,璀璨之光将金雾阻挡。

      雷光骤起,数道雷电劈在黄绿之剑上,轰隆隆,声声爆响远传万里。

      “该死,轻敌!”钱会连连飞退,身上有虹光乍泄。

      他运指弹开黄绿之剑,随后引动雷力将天海之剑轰爆냧。

      他眼眸里全是惊异,“圣器!”

      嘭嘭,万千剑影去势受阻,而黄绿璔之剑螺旋飞掠,剑气溃散,喷泉般洒落海面,深水里无数烟气涌向天穹。낼

      司巡游⡰身退避,天海之剑在他身侧爆裂,剑气鼓动,他挥剑连斩,破开重重波动!

      贝老腾身向上,两刀将天海之剑割裂,然而一道黄绿之光从火焰深处斩下,一道钻开他的护体力量。

      他心神震惊,“可恶,太大意㕵!”

      金雾四散,罗茹一声痛呼,手腕已被黄绿之光划破,她游身闪避又被天海之剑破开防御。

      她形㙶神狼狈,喝道:“大家小心,他手上有八柄圣器!”

      钱会瞳孔深处有兴奋之光涌起,“无需留手,全力攻击!”“뀐杀人,夺宝ዏ!”

      “神剑竟然是圣器!”司巡精神焕发,“这真是惊喜!” 젿

      “杀!”贝老再次挥刀,刀身有烈拎焰沸腾,刀峰将空气点燃。

      他一刀劈开时空!

      唐非直面刀峰,“我来会你!”轰࡚,重刀突然掠上深空,刀意弥漫莫名压力让海面坍塌。

      咻咻,数朵火焰飘飞而⳵过,滚滚烈焰就像火龙扑向贝老。 ꯤ

      青山腾身而上,身化刀手为刀,挥手就是十六刀,冷厉刀气劈向贝老。⛋

      “修罗刀,狱!”井无波两刀上撩,刀光如弧新月般浮蟾上天穹。

      君如岚从司巡身侧浮现,一剑刺向敌人咽喉,这一剑角度刁钻,诡异绝伦。

      胡尔身化虚影,挥剑就如舞蹈,锋锐剑气自四面八方收拢。影剑合一,数个‘胡̼尔嫙’斩向司巡。

      宛月心随ὠ意[动,身化流光。她无比迅捷斜出一剑,一剑钉向司巡心口。

      “杀!”唐诚勇不감可挡,眨眼就出现在罗茹身前,一枪点向敌人眉心。

      丘山、刘秀,荣向阳、梁文绕去罗茹身后,四홌人从多个角度出手。

      高飞、廖小环、李丹、宋语也将罗뭫茹围困,几人配合无间出手狠辣。

      “偷袭、无耻!”罗茹容颜郁闷,“你们要群攻吗?”“以为넔我修为最低吗!”

      “那我就毒死你们!”

      言说之时,她已经打出层层毒针,金雾卷动就像具有灵智的嗜血毒蚊。

      同时间,江落雨、周霖儿、宋语、梁文几人已被雷电劈飞!

      “找死!”钱会眼眸冷厉,“滚开!”他冲向无名,双手牵引,“风雷,罚!”

      嗷嗷,雷龙从乌云中䇤游身掠下,转眼就将无名包围!

      飓风骤起,天海抖动。雷电撕扯,时空出现道道⥴裂缝,风是磨灭之风,雷是惩罚之雷!

      无名皱了皱眉,八騪柄치黄绿之剑朝颼八个方向切开,έ而后朝两侧掠起,首尾相衔直上苍穹。

      “确实是风云决!”京无缺心神激荡,他悬身天际盯着钱会怯,“这个人和先祖有什么关系?”

      雪 京岭神情忧虑,“父亲,就算他和先祖有关,我们也不能犹豫!”

      “他们躲姐在各大宗门身后搅动风云,总想覆灭龙腾下浮地!”

      “若是无名失败,我们会有灭顶之灾!”

      “我明白。”京无缺幽蓝双瞳有苦痛之色,“兽族和人族有仇,可是我们并没有发疯。”

      “他是先祖传人吗?为什么不护佑我们,反而引动祸乱?“

      “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人徘徊之时,深空有飓风停顿、有雷电崩溃,有黑云坠落。

      无名连退数步,钱会曲线飞䮰起。

      咻咻!噗噗!

      钱会声声惨呼!身上有无尽虹光明灭不定。

      他的双掌被切开,双膝被刺破,双肩被削中,嗡,黄绿剑尖飞速逆旋,钉着他的眉心,距离只有一寸!

      “可,恶,至,极!”钱会魂飞魄散,他无法动作,余下黄绿之剑已将他封死。

      콆这是뱠,什么,剑道?z该死,他떘还有,保留......

      无名神情宁静,念动之间,八剑突破,嘭!

      钱会直接爆化成虚无!

      “这,不可能!”贝老愣了愣。

      司巡呆了呆,“钱会就这样死了?”

      羸 罗茹满心惊큕诧,无名小子至少是圣王初期,这是陷阱!

      京无缺和京岭意绪莫名,“我们也出手!”

      恍惚之时,贝老被唐非、青山等人合力击退。

      贝老连咳맸几声,深邃眼底有狠厉旋起,“我们必须拼命,否则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他挥刀连斩覆盖八方,啵——刀光扰动世界,刀气朝敌手当头罩落。

      嘭!重刀瞬间被斩去海里,滔天巨浪水龙般跃上深空,唐非就像落叶身不由己飘出很远。

      花魂身上的火圈被切断,娇小身躯砸入水中。

      青山防御崩碎,身躯在深空里弹跳。

      嗤啦,井无波远远滑出,弯刀脱手衣袖尽碎!

      ๚ “蝼蚁,受死!”贝老数刀劈下분,刀气如虹破开所有。

      唐非双手持刀,身化流光,而后一刀力劈,不过他还是被敌手封困。

      花魂游身掠起,右手出剑,左手点出火焰。她还是遭受刀气阻鳊绝。

      青山以身化刀,突破冷厉刀气,挥手朝贝老切下。

      井无波全力催动,弯刀飞旋割輣裂刀光,掠向贝老咽喉。

      憈 可是,他的身躯被刀气卷中넘,身躯再次坠落。

      咻咻!深空里黄绿之光闪烁,唐非、花魂、青᪭山、井无波身侧有刀气连连溃散。

      “杂总!”贝老失声痛呼,他的双臂被两缕黄绿之光穿透,剑意瞬间侵入他的肉身。

      嘭!重刀破开防御,贝老胸膛被砸ꑷ中,他的身躯朝后弹退。

      ߠ

      花魂趁势而动,一剑切向敌人肋骨,而后扭身鵥拂手,数朵火焰将贝老后背点燃。

      青山手刀斩下,贝老肩膀有碎裂之声响起。

      噗,弯刀旋过,贝老双膝有血花爆开。

      “呼,啊!”贝老浑身都有火焰沸腾起来,“쩏该,死!”

      긦 쇿他全力鼓动防御,然而源火珠之火无法扑灭!

      他的身躯不停颤抖,眉毛拧在一起瞳孔收缩,绝望弥漫在灵魂深处。

      彻骨之痛让他瞬间清醒,他双手运刀用尽气力朝唐非斩落,不过刀势已缓,心口有一道黄绿之光亮起。

      手中之刀裂纹蹦开,寸寸湮灭。

      他的肉身和灵魂也在켬红色火焰中化为虚无!

      花魂弃之不顾,身化虚影划过天际,引剑刺向司巡后背。

      实力占优,却被敌人蚕食,大圊意轻敌!司巡早已心惊胆战。

      眼前几名女子实力不如自身,却将自擢己逼得狼狈不已。

      她们相互独立,又完美融合。有时像多个无情杀手联动,有时就像一个独立强敌。

      刁钻、鬼辣、飘忽⢷、狠厉,防不胜防!

      “可恶!”“这些人,早该抹杀!”司巡运剑圈动,万千剑气就如星雨划过,天空为之沸腾。

      君如岚、胡尔,宛月奋力抗衡,连连退劈避。

      不过,花魂、唐非等人加入,局势逆转。

      剑气爆散华光奔流、剑意溃灭虹光如雨。

      司巡完全陷入下风!他震动身躯,朝边界突破。

      只是,剑域再次收缩,八柄黄绿之剑将他封死!

      他来不及动作!

      君如岚突然现身,双手挥动飞花落羽,敌人防御㢂转眼就被刺穿。

      傣 嗤啦,胡尔两剑切开敌人肩膀。

      宛月一剑刺进司巡后背。

      重刀将他砸下!青山趁机发难,刀气斩在敌人胸膛。

      弯刀亮起,司巡的大腿有鲜血飞溅。

      黄绿之光掠过,他紧握着长剑的手臂꺑离开躯䋆体。

      Ṣ “卑鄙啊,卑鄙!”司巡双眼闭成一条缝隙。

      可是他不得不睁开,嘴唇㔟也呼出痛楚。“我们,身后之人,不会,放过,龙腾,下浮地!”

      京岭引动雷电劈在他的身上,京无缺数拳将他的心口打碎。

      司巡连连咳血,毫无还手之力。

      년众人蜂拥而上,瞬间将他淹没,几个呼吸间,他被生生打爆!

      罗茹眉头紧锁,嘴땴唇发紫。内心深处有惊恐浮上面㾸容。

      他榶们比我还强,可是都陨落于此。我是最后一个!뇵

      为了成为大医门内门弟子,我付出太多。

      悟道圣树没有找到,龙腾下浮㴟地的秘密还未发现...ꄞ...

      我不甘心!

      툃 念动之间,她连连拂手,红雾卷῔动转眼就像云层铺满深空。

      “我和你们同归于尽!”罗茹容颜阴冷,一声清喝却带着哭音,“血魂,灭!”

      突然间,重重红雾凝结成珠,就像春雨般飘洒,天海被封困。

      퇉“大家小心!”无名快速拂手,无尽异化灵气倾泻,无穷重雾弥漫,阻绝所有。

      花魂双手连动,数朵火焰飘向红雾,呼啦,红色火焰瞬间沸腾连时空都燃烧起来。

      唐诚、丘山、刘秀,荣向阳、梁文朝后飞退之时,全力出手。

      高飞、廖小环、李丹、宋语坠向海面,她们各自朝上攻击。

      ֓ 无名拂手点指,黄绿之剑化作流光破开红雾碨,也破开罗茹莌的畊防御。

      “卑鄙!”罗茹双眸苦痛,“不!”她全力燃烧灵魂牵引红雾。

      咻咻߭,一道剑光将她的心口洞穿,另一道剑气将她的眉心钻狞透!

      她的肉身和灵魂也被八柄黄绿之剑绞成飞灰爨。

      花魂神情谨慎,快速引动源火珠之力炼化红雾。

      巃无名也不敢大意,念动之时,剑域收缩如球。

      댦异化䔹灵气和火焰就如球中球,将红雾包裹起来。䅑

      柱香时间,红雾被炼化殆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