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梨纱作品截图

      “这……”

      令狐冲的表情显得有些凌乱。

      临时堵塞住通道的石块被李雾龙一掌震塌,这并没有让令狐冲感到奇怪,问题是,李雾龙究竟是如何知道其中的秘密的?经过剑气两宗在玉女峰上的比剑后,失败的剑宗固然是彻底地没落下去,仅仅只能在江湖中隐姓埋名二十五年。而获胜的气宗也仅仅是惨胜,连岳不群的师傅都是拖着重伤的身体支撑了一段时间后,就将掌门之位传给岳不群,就驾鹤西去,让华山派中许多口口相传的秘密都没能传承下来。

      至少,岳不群就不知道思过崖中的秘密。

      偏偏李雾龙有的放矢一掌击打在石壁上,怎么能让令狐冲不感到对方的高深莫测?

      依靠火折子发出的亮光,李雾龙穿过那条狭长的通道后,正好发现通道尽头有几根被令狐冲遗弃的火把,点亮后,五岳剑法的思过崖剑法图刻,以及魔教十大长老的破解之法,就完全暴露在李雾龙的面前。

      跟随在李雾龙背后进入石洞内的岳不群一众人,同样因为石壁上那些失传的五岳剑法感到喜出望外。不过,看到这些精美绝伦的剑法都被一一破解后,又是变得面如死灰。

      若是这些破解之法流传到江湖中,恐怕等来的就是五岳剑派没落的结局。若不是双方实力的差距,已经被嵩山派验证过,李雾龙不是依靠人数方面的围攻就能抹平地步的话,岳不群都忍不住想与剑宗联手,将李雾龙三人围杀于这山洞中了。

      直到满天星辰,山洞中的最后一根火把都彻底燃尽后,一群人才意犹未尽地走了出来。

      “有了这些失传的剑法,十年后,我华山派定然能够重新执掌五岳剑派牛耳,五十年后,未必不能重现昔日的辉煌,与少林武当并称于武林之中。”

      激动之下,原本焦黄的脸色都变得通红的封不平,大声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原本这些前辈的遗留,外人是不能万万不能指染的。不过三位都是我华山派的贵客,不群希望三位能够立下誓言,决不能泄露此地中的一分一毫,如何?”

      作为掌门人的岳不群却想得更远,既然无法以武力胁迫对方,就只能好言相劝,希望对方能够守口如瓶。不然,一旦泄露出去,不光是思过崖上恐怕是永无宁日,为了失传的剑法,其余四派只怕也会跟华山离心离德。

      “自然,这事我答允了,还请岳掌门放心。”

      心情奇佳的李雾龙,自然不会驳斥对方的面子。

      一下子览尽五岳剑派的精髓所在,让李雾龙自然是获益匪浅。五岳剑派能够屹立于江湖中多年不倒,并闯下赫赫的名声,自然不会是没有真材实料。其中一些精妙的剑招,即使以谢晓峰的眼光来看,都颇有独到之处,更别说魔教十大长老的破解之法,虽然有些剑走偏锋,但是也不失让人眼前一亮。

      有了这些剑招夯实根基,李雾龙已经有把握施展出那一招剑式,而躲去反噬的危险。假以时日,那一式大阿修罗之剑,终究会被李雾龙所降服。

      “想不到如今的华山派,居然已经没落到这种地步。被人欺上门来,都只能忍气吞声,卑躬屈膝。不知华山派列祖列宗见了,会有何感想?”

      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在思过崖上响起。偏偏任由众人张望,却都难以发现来人所在。

      “风老前辈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相见,让晚辈一堵前辈的风采?”

      李雾龙的视线,望着一块大石道。

      “老夫隐居在这后山多年,没想到,当今之世,居然还有阁下如此了不起的英雄人物,嘿嘿。跟你一比,这些华山派弟子,都成了蠢牛木马。”

      一个白须青袍老者,神气抑郁,脸如金纸,脸带病容,神色憔悴,突兀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风师叔!”

      不管是岳不群还是封不平,一看到老者的出现,都抢到他身前,拜伏在地,连连磕头。

      “起来吧。”

      风清扬长袖一拂,一股无形的劲力出现在跪拜的下方,顿时将所有人一一托起。

      “师叔,请你老人家为剑宗做主啊,岳不群留恋掌门之位不肯交出,让我华山派在江湖中一落千丈。请师叔做主,纠正当年气宗以卑鄙手段谋取掌门之位的做法,让我华山派重新找回昔年的荣耀!”

      唯独封不平,以自身内力抗衡住风清扬的劲力,以额触地,带着悲愤大声言道。

      “风师叔……”

      在气宗诸人的气愤目光中,岳不群踏前一步,正要反驳,却被风清扬长袖一拂,无形的气劲顿时让岳不群说不出口。

      “这些不成器的弟子,当着尊驾的面前,也不知羞,真是贻笑大方了。”

      风清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让封不平和岳不群都只能讪讪住嘴。

      “风前辈客气了。在下特地前来华山,就是能领教前辈的独孤九剑,想必前辈不会让我失望才是。”

      李雾龙脸带微笑,对着风清扬拱手行了一礼,摆足了后辈请教的礼节。

      “以尊驾的武功,恐怕当世已经少有抗手了吧?不说老夫已经这把年纪,况且当年……当年……曾立下重誓,有生之年,决不再与人当真动手,让尊驾失望了。阁下若是想要领教独孤前辈的剑法,不妨等这小子二十年。相比以尊驾的年龄,还是等得起的。”

      风清扬抬手望天,摆了摆手,对于李雾龙的提议兴趣缺缺。

      以风清扬的阅历,早已将俗世间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若不是令狐冲天赋惊人,恐怕连独孤九剑都会被他带入坟墓中。

      一旁岳不群脸上的愧色一闪而逝。毕竟,当年气宗的手段确实拿不上台面。

      “当年独孤求败前辈留下遗言说: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前辈风姿,让人仰望不已。”

      李雾龙慢悠悠地娓娓道来,不仅让所有人都露出惊叹的神色,也让风清扬将目光放在李雾龙身上。这样的细节,哪怕是风清扬都不曾知晓。

      “如今风前辈作为他的剑道传人,剑法之高,恐怕已经到了当今的极限。而在下不才,带来了两套足以跟独孤九剑相提并论的剑法,一定不会让风前辈失望的。”

      风清扬的目光,转向李雾龙背后的两把剑,点了点头道。

      “我看得出,那确实是举世无双的剑法。”

      李雾龙将背后的圆月弯刀接下,交给林平之,然后将谢家神剑执在手中。

      “那么,前辈还等什么呢?独孤求败的遗愿,前辈应当替他完成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