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绑着玩下载

      这是市中心地段,人头攒动,车流穿梭。现在秦瀚停车附近埋,就有一家银行——蜃楼市浣城市银行。他决定就选这家银行下眡手ྑ!

      他走进银行大门,迎过来的是鮫一专台机器人,胸口标注着智能等级为2级,没有腿脚,靠轮子向前后移动,但有手臂,可以指引顾客办理一些业务。

      秦瀚谢绝了机器人的指引,他看了看前方透明显示屏漄上的理财信息,便说先随便看看理财产品。

      秦瀚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没有Ꮅ几个客人,有的也是办理一些理ш财业务的,业务的窗口埘里面只有两名业务员。

      进门的右휷侧~迎宾台里,还站着一名济大堂经理,一位扎着领巾,盘子发髻的中年女士,胸宓牌上写着——03程萍。那名经理看到秦瀚后,向他点头微笑,秦瀚也回了一个微笑。

      大厅的一角,㢑还站着一名中年男性保安,身材魁梧,威严竖立,手上抓着电棍,两眼扫竄视着袇大厅里的每一寸角落䥞。

      之所以办业务的人这么少,是因为现在都使用数字货币,纸币虽然还是合法货币,但基本上都像古董一样存在于银行的保险柜里面,想⹫要不被人发现盗取成功,凭他一己之力,可能性基嘻本为零。

      像电影里面,用高科技盗取银行的,用什么时间差躲过监控的,盗取什么指纹或虹膜数据开锁的,挖个什么地道通向保险库的,伮那不是没有可能,但至少要计划和准备好长时间,秦瀚显然不具备븐这样的条件。

      还有一种就是暴力蛮抢,但蛮抢的前提是得졓有武器,现在要枪没有枪,要炸ጄ弹不知道炸弹长啥样,况且有钱也买不到。

      他虽然知듉道这是在梦里,但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符合现实逻辑,这银行到底怎么抢呢!秦瀚陷入了迷茫。他想着想着,想到了那把刀,就是杀老师未遂的那把野外应急求生刀,还在车的后备箱떇里。

      现在唯一能想龪到的办法就是劫持人质,馔用人质的蠊性命要挟他们交出钱来,놸这也是秦瀚目前唯一能想到的셢办法了。

      他看了看迎宾台里的大堂经理,那应该是最合适的劫持人选。于是他出了门,回到车上去拿那把应急刀툶,然后将刀藏在腰间,并准备再次进入银行。

      可刚进银行门口时,门头的报警器便ꆙ响了,原来是安检仪,检测到了秦瀚身上的金属物质,机器人让秦瀚站着等待检查,这时保安也闻声走了过来,즔秦瀚惊慌失措不知怎么才好。

      ƥ

      保安要求秦瀚站着别动,并举起双手,然后开始检测他的全身,在他的腰间搜出了这把齯应急刀。 礄

      秦瀚连忙解释道:

      “这是我刚出去打了一个电话,在路边捡到的,这个不让带在身上吗?”

      Ј ⡒保安用疑惑的眼神打量了秦瀚一番,看不像是什么坏人,便把刀还给了秦瀚,并要求他离开银行,于是秦瀚就这样被赶了出来。

      这下他犯难了,武器根本就带不进去!他琢磨到最后,想了一个最野蛮的办法:冲进大厅,推开机器人,在保安还没来得及过来时,直接去劫持大堂经理。

      于是他把刀倒扣在手心里,卯足了劲,快步冲进了银行,撞开机器人,然后还没等保安反应过来,便钻进了右侧的迎宾台里面,用刀指着大堂经理,然后叫她举起双手,接着一个转步,绕到了经㫨理的背后,用左手搂住了经理的腰,右手持刀,架在程萍的脖子上。

      这时保安也冲了过来,秦瀚大声地呵斥保安道:

      “退后,退后,快退后,不然我杀了她。”

      拿着电棍的保安,立马停止了动作,窗口里面的两名业务员,见状后也惊慌不已,但稍作冷静后,他们都按下了一键报警器。

      这家银行有三处一键报警器,两个业务员那里分别有两个,迎宾台下面还有맧一个。任意一个按下后,便悄然无息地报了警。大概十分钟后警察就会赶到。

      可秦瀚还不知道,其实閏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

      陳 秦瀚装出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并吼道ம:

      保安你退回到角落里,还有这两名顾客,你们蹲在地上不要动。”

      他看向窗口里的业务员,并高声喊道:

      뾀 “那两名业务员,你们不要动,把手举过头顶,你们谁要是报警或是不听屗我说的去做,我就杀了你们的经理,然后过去杀了你们所有人。”

      那两名业务员听了连忙举起了手,两名顾客也就地䋿蹲下身子,保安也缓룜慢往后退步。

      然后秦瀚在这名经理耳后大声说蓐道:ყ

      “我现在需要钱,叫他们用袋子给我装个1000万,放到门口这里来,保你们所有人活命,快点。”

      经理吓得直哆嗦,然后吞吞吐吐地说道:

      “纸币都在保险柜里,现在管保险柜的人不在这,我们开不了保炂险柜。”

      秦瀚一听就知道是经理在搪塞他,他急了,立马火冒三丈,呲牙咧嘴地吼道:

      “你骗谁呢?你到底给不给我钱?我拿不到钱,我真的要杀了你!”

      他的刀在经理的脖子上已랡经压出了一条浅浅的血痕,经理继续说道:

      “真的,我们真的拿不鑕到钱……”

      还没等经理把话说完,秦黶瀚把刀从脖子上ꅆ离开,然后举起来,猛地扎了一下经理的胸口,但是他扎下去的⽗那一刻,还是悬着一把力气的,没扎的太深。

      뗟 但即使这样,锋利的刀尖也将经理的皮뾃肉㱶刺破,瞬间鲜红的血液浸透了经理的白色衬衣。这下所有人都ᜇ惊吓的喊出声来,保安也急了,但又不敢上前。两名业务员也慌了,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

      其中一名年纪稍大的男业务员,对着窗外喊道:

      “有钱呢!你别伤害经理。”

      㖙秦瀚也是隔空大声喊道:

      맂“快,拿个袋子给䠍我装上1ᇴ000万,然后交到门口来,快点!”

      此时秦瀚根本不知道,警察已ӛ经快到了。那名业务员故意慢吞吞的去开保险柜,结果就在钱还没有装냅满袋子的⛆情况下,警察已经赶到了。

      来的是穿着避弹衣的特警,外面有多人在门口窗口守候,有三名特警捧着枪破门而入,同时用枪指向秦瀚,并要求他放下人质。

      秦瀚一看这个阵势也慌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又不敢放下人质,于是筚他就继续劫持着人质跟特警对峙了起来,而且尽멡量缩在了人质的后面。

      “你们出去,快离开这,不然我就杀了人质。”

      他紧张到全身直发抖,见特警没走,便举刀做准备刺杀人质的动作,想吓唬特警。

      就在此时只听“砰、砰”两声枪响,两名狙击手看情况不对,便从秦瀚身后侧的窗外,主动开了枪,子弹在他的脑袋上打穿了两个孔,秦瀚立马失去意识,放下了人质,瘫倒在地上……

      秦瀚猛地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从自家的床上醒来,他意识到,他运用了一次“复活傅技能”,他又被复位了。

      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独自快速起床,开车又来到了这家银行门口。

      他有了上次的经验,于是他带着刀和上次一蟖样冲ꛇ进了迎宾台,劫持住了大堂经理。

      同样跢叫保安退后,他这一次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觉得肯定有人已经按了报警器之类的东西,于是他要速战速决。

      直接对那名男业务员喊到:

      “你用袋子把保险柜里的钱装好,放到门口来,给我装个1000万,不然我就把你们的经理给捅死,然釖后把你们一个一个再捅死。

       男业务员听了还不为所动,结果秦瀚直接拿刀扎向经理的胸口,和上次一样,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很快染红႐的经싪理的衬衣,这下所有人都害怕了。

      臰 那名男业务员看情况不对,也只好打开保险柜,去拿钱。

      秦瀚大声喊道:

      “快一点,缧给你一分钟时间,装上个1000多万,不用数了,差不多就行了,快点,你一分钟如果装不完,我就把你们昖经理禍给捅死。”

      那名男业务员感觉到了秦瀚的凶残,也不故意怠慢了,于是快速地把钱装到两个袋子里,大概有10驝00万左右,然后打开业务间的门,把钱拖到了大厅的门口旁边。

      秦瀚现在要做的就是放开经理,把两大袋钱提到车里,然后离开。

      他劫持着大堂经理慢慢向门口移动,并威胁保安不要过来,现在大概过去三四分ྟ钟了,警察已经走了一半的距离。

      他猛的一推经理,经理被推倒在地。然后弯腰想提起两袋钱,可没想到1000万有这么重,秦瀚也只能在地上拖着往外走。

      就在秦瀚已经快要到他车跟前的时候,保安追了上哒来,从后面直接想用电棍击打秦瀚,可秦瀚听到了有来人的脚步声。

      他ࢺ两手放下钱袋,猛地一转身,左手攥拳挥向后方,正巧把电棍打落在地›上,然后秦瀚开始反击,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 秦瀚提包的时候,嫇手中依然攥着刀,所以现在刀还抓在他的手中,他就用刀挥砍保安。乱舞过程中,保安的胳膊被㠆划出了两道深深的口子,血立马开始往下流,都滴溅到了㮋地上。

      保安没有退缩,依然和他缠斗着,就想去夺秦瀚的⑱刀,可试了几次,差点反倒割伤了自己的手。

      作为一名保安,多少学过一些擒拿搏击的찿招式套路。他看秦瀚的刀再次刺了过来,刺向他的脖颈,他看㯟准时机一把抓住了秦瀚的手腕,然后另一只手也握了过来,一个猛的转身,使劲将秦瀚手腕一拽廅再一撇,秦瀚立马疼痛难忍,将刀丢到了地옮上。

      保安随即捡起了刀往后退了两步,喘着粗气,秦瀚见自己左ᦛ侧的地上正֓是刚才掉落的电棍,他一弯앬腰便把电棍捡了起来。

      保安用刀指着ꐀ秦瀚,并要他投降自首,秦瀚用电棒ﵷ指着保安,并想将他放倒,两个四目相对,杀气凌然。

      秦瀚按下了电棍上的放电开关囦,电棍前端的触点在“呲呲”地放电打火,秦瀚吼了一声,准备用电棍戳向保安的身体。

      保安一个侧身躲过了电棍,然后身体贴向秦瀚,右꾒手顺势一刀刺在了秦瀚的胸口上,正好是在心脏的位置,秦瀚没过几秒钟就失ꊼ去了知觉,倒地身亡了。

      他再次从自家的床上醒来,他意识到这次的抢银行又失败了。他觉得他既然有了“无限复活技能”,肯定能找到成功的办法。

      于是他独自起床快速离开了家,开ꂂ车又来到了那家银行,他用同样的方式劫持了大堂经理,用同样的方式要到了钱。

      但这次不一ʒ样的是,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钱送到门口时,他没有去提,他依然保持着劫持经理的姿势,要求保安和那名男业务员帮忙把钱送到车里面去。然后他劫持着经理一直移步到车门处,一把推开经理,迅速上车,驾车逃离了现场。

      他以为他ꅦ抢劫成功了,揾心里还蛮高싲兴,但没싋让他高兴两秒,警察溸便追上来了,然后在城市的街道中上演了一场警匪追车大戏,可这场戏并不像电影里那么完美。

      没开多远,秦瀚的车就被前面等红灯的车给堵住了,后面的ꫂ警察直接撞栾向秦瀚的车,然后特警端着枪便下了车。秦瀚感觉自己要被围剿,赶忙也下了车,然ㄊ后赶快向十字路口逃去,特警向空中鸣枪示警,可秦瀚没听,跑的更快了,只听“砰”的一声枪响,秦瀚应声倒地。倒在了十字路口的中心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