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丝瓜视频在哪下

      牵零华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圣闲问道:“你这是做甚?”

      圣闲微笑着讲:“开正道,立正业,೒行正途!ഴ”

      零华弱弱着讲:“用得着如此这样吗?”

      圣闲怒斥到:“不如此做,还做个屁的生意,那就是找死好不好?”

      安静,无比的安静,汉思?保罗感叹到:“圣闲主持,你觉得有那必要吗?你难道不相信我们傼的实力?”

      킑 圣闲笑语而言:“我这就是在秀实力啊,只是为了震慑人心罢了。”

      圣闲话说完,艾曼接着说:“那接下来,工作的事,工作原先计划不变,还是一方出售,一方收购。

      只是接下来,招收人员,正式开业,这事得交给你们去办。”

      零ࢼ华弱弱着问:“那我所说的事业,在这里能办否?”

      圣闲笑语而言:“那是必须滴!你的书,在天R玄郡很⛳畅销,几乎人手一册,灵魂识海强大者,品读能以你写的小说悟道。”

      艾曼递给零华一张卡片,笑语而言:“二十亿硬币,这是天玄郡你们小说的收入,而你的收入,是五亿九千万印币。

      至于零秋一叶的收入,你是他好朋友,你代为处理。”

      零华感动得哭了,跪在地上,匫大声咆哮着吼:“零秋一叶,写小说真能挣钱,你看到了没?挣得这么多钱,你当年所想的梦想,都有能力去实现了,然而,你却死了!”

      零华跪地而嚎啕大哭,哭泣得悲痛欲绝,印洁手上出现一条丝巾,替零华擦拭眼泪。

      形似疯癫的零华,哈哈大笑而嚎啕大哭,愤怒咆哮着吼:“零秋一叶,你看到了没?”

      零秋一叶,当然永远都看不到眼前的薣一切,他死了,扑街躺大街,又冷又饿𣏕,最后为了一点正道尊严,吐血᡻身亡,气绝而死。

      零华的哭喊,惨叫,叫出了内心深处里的良知,他自己像条狗一样的活着,可是他最佩服的⥅,却是零秋一叶,那个跪在大街上,乞讨而求取活路的零华,宁愿供养着零秋一叶,他知道,那是行业规ꀓ则里的尊严所在,自己是无所谓,只是自땛己却始终无能为力,让零秋一䀂叶活了下来。

      圣闲锹不知道该对零华说什么好听一点的话语,他只能感受着零华的悲痛与伤心。

      谂艾曼小声对圣渐闲讲:“零华真的很恐怖૨嘞,实在是很吓人。”

      ⅱ 圣闲抱着艾曼微笑着讲:“天地间,人人都有梦想,只是能够实现梦想的,又有几个人,还在温饱线上挣裕扎的梦想,那就不是ྈ个好的梦想,想多了会要人命。↹

      炼气修굃仙界,是很残酷,老实人,一辈子,都别想有所作为。然心狠手辣的那些人,却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所以世间就多了悲剧与无尽縘笑话。”

      零华被印洁搀扶着起身,圣闲微笑着讲:“这哭也哭了,发泄也发泄了,该干嘛去,就干嘛去!”

      零华长长出了一口气,叹气而语:“人活一世,要么做粛顶级王者,要么碌碌无为,零秋一叶虽死,可他是帝级强者,死得有骨气,是写书諂人的尊严所在。”

      圣闲无语,艾曼微笑着讲:“这世间并未阻止他人思想,或者以何心义活下去。

      这世间,只有自愿遵守规则规矩法律的人,选择权,都在于人心,自愿选择쁷了,就得遵循法飺则。”

      零华叹气而语:“我始终是软弱了,我选择了跪着求活。

      婶 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所写的小说,始终精气神,不如零秋一叶了,都说人活ᤲ一ퟪ口气,修仙炼气,若以成就而言,我始终不如零秋一굤叶。”

      圣闲哈哈大笑着讲:“想做威压人睄族的顶级炼气士,以帝级强者心气,炼气修仙ﱺ,追逐不死不灭,飞升仙佛界,千万年来,又有多少人。”

      켚零华鈏睁大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叹气而语:舋“再见了,零秋一叶前辈。”

      零华看着手中星辰珠里的小世界,一滴眼泪滑落而语:“未来世界,我绝不允许,在有零秋一叶前辈的悲剧,出现在我的眼前。”

      印洁手上也出现一颗星辰珠,微笑着讲:“把我们的小世界,融合为一体吧,你我是夫妻,ᤫ这小世界,融合成你我夫妻俩◥唯一的家园。”

      괼 零华却对圣闲感谢到膨:“谢谢你ꁀ,圣闲大师!”

      圣闲跼笑了笑讲:“谢什么?我们只是有缘而䎧已,只要你不嫌弃,我把女奴赐予你,我还得感谢你呢。”

      零华尴尬笑了笑,微笑着讲:“印洁是个炒好女人ꥪ,这点我必须说明,她听话懂事,乖巧可爱,感谢你,赐予这么好的女奴给我。”

      艾曼微笑着讲:“还웽叫印洁姐姐为女奴啊?”

      圣闲笑语而言:“你还是櫋我最爱的宠物呢,这也没啥了不起的,只是这是在家里的情趣游戏,始终上不了台面,如若在外面,必须得尊重女性,给予尊严。”

      汉思?保罗嬉笑着讲:“我又领悟了,家里的是宝贝,至于外面的,使劲祸害,这感觉,简直爽极了,还不用承担社会责任。”

      特思?罗宾突然出现,叹气而语坏笑着讲:“汉思?保敲罗,你这是说得什么话嘛?怎会如此智障脑残,这是积德行善,请你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有本事的人,才⅛会花大价钱去嫖,至于没本事的人,骗女人玩,还不给钱,多少脑残傻女人,被一男人,就给忽悠得生儿育女,还不知道,那男人忽悠了一群女人脑ᄎ残智障,实뽠现了永远生儿育女的梦想。

      其实那ᇽ些废物,没硬币资源与修仙实力,却能祸害女人,我特思?罗宾纐,最看不起如此这般的社会废物。”

      印洁听后,一脸认真的看着零华,零华无语了,看着印洁讲:“我向你保证,我零华绝对不是社会废物,不会去做昧着⇥良心,不道㤾德之事。”

      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微笑着讲:“帅哥靓女很有诱惑力,却不知道,诱惑力也是资本,是他们亦或者她们,用来骗取大众逍遥于世的资本。”

      零华在三貋向印洁保证,圣闲看彽着都无语了,艾曼微笑着讲:“看清自己,究竟需要什么,就努力去追求,凡事量力而行。”

      ꉬ 印洁微笑着对零华讲:“我宁可做妓,也要自由,自由的我,翱翔于蓝天白云,我是妓,是女奴,可我不允许你不忠于我。鍂”

      零华无语至极,圣闲笑了笑,微笑着讲:“都被卡尔·贝吉给玩得元神三魂七魄涣散,训练成女奴了。”

      印洁霎时都说不出⸜话来,脸都红了。零华提醒着讲凑:“喂!圣闲,给点面子呗,印洁是我妻子,她可以ᐇ说她是妓,是女奴,而朋友你却不可以说깳。”

      圣闲使劲憋着不笑,叹气而语:“话说,卡尔·贝吉真的很强大。” 죷

      印洁叹气而语:“强大又能如何?一个女人,无福消受,不然爽着爽着,就爽死了,我还是喜欢我的零华,最起码跟他在一起,我能养好我脑海灵魂识海三魂七魄元神,我要他为我写书,我看读他书写小说,能ﭽ食里面的精神粮食,这有易于养身,养神,养思想。”

      艾曼忍不住又笑了,笑语而言:“零华兄弟,你写的书,也给姐姐我看⎓,我付费购买。”

      圣闲一副仇恨样看着零华,零华弱弱着讲:“我是写书人,我只是思想精神粮食믺的种植者,任凭天地万物随意食用,只不过,在食用时,还是给点辛苦费呗,毕竟〫劳动成果,হ请勿随意践踏。”

      圣闲怒目而视,恶狠狠着讲:“若是你的精神粮食有毒,⭴精神农药残留过重,毒害我妻子的身心健康呢?我是不是该杀了你?”

      零华无奈而语:“我不都写了,幻想之作,勿以为真。我只是精神粮食的种植者,至于是善是恶,还得看人心,人心向善,看不得恶,人心向恶,看不得善。这本来就是相对的,就犹如道之阴阳。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待我这写书人,我只知道,我写书,只为了活得훐更好,只是这事很难朧办到,还得感谢印洁,谢谢你,让我能修仙炼气,追㉭逐不䖑死,有飞升仙佛界的机会。”

      印洁微笑着讲:“只要你真心爱我,我不会在意那么多,多大的事嘛臢,其实我们都是为了活着㖲。

      好了,闭关修炼出来,我得去找卡尔·࿜贝吉叙叙旧,毕竟他是我的学生。”

      ཽ 零华面红耳赤,弱弱着讲:“那需要我一起去吗쮄?”

      印洁笑语而言:“夫君,我在你面前,以无密秘可言,你若不喜欢,我也可以不去。”

      零华叹气而语:“做为一个男人,ᐮ我是需要尊严,只是我也知道,过去的事以无法改变,现在的我,虽然有实力,可是也拥有了你,至少我选择了,就不后悔,不为错过的事,耿耿于怀,不为失去的事物,而纠结难过,我只能立足现在,放眼未来뼔,争取밳炼气修仙,与印洁你追逐不死不灭곧,飞升仙佛界。”

      印洁拉着零华的手,笑语而言:“我们走吧!”

      零华点了点头,풅与印洁ڟ离去,圣闲与艾曼,汉思?保罗,媱娜仁,特思뙕?罗宾,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看着离去的零华印楑洁,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弱弱着问:“他们夫妻俩这是真爱吗?”

      圣闲微笑着讲:銸“真爱只是夫妻之间的法羚则,而相互没有秘密,就是真爱,鑣这世间虚无缥缈,而最为渺小的夫妻,却可以追逐光明自然能量。

      人的心境,一但落了尘埃,就会一点点的模糊,直至失去自我,一点点的坠落,而能洗净心境的,永远是爱的力量。”

      印洁是女中强者,零华让她灵魂元神恢复,精神魂魄重生,犹如涅槃,她此时却是带零华,去녍感激卡尔·贝吉,毕竟卡尔·贝吉是她的学生,虽然印洁与零华,以是九星炼气士,离飞升仙界很ຠ接近了,可是以我与艾曼对卡尔·贝吉的了解,卡尔·贝吉不是坏人,反而还很懂规৽矩有礼貌,只是气场很强大罢了,所以很多女人都会沉沦⤫。

      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뷧尔摇头而䍅语:“不是,我是想说ꎬ,零华与卡尔?贝吉,还有印洁,三人在一起见面,你不觉得很尴․尬吗?”

      圣闲一听,忍不住哈哈大笑,蹓大笑而言语霋:“这就是他们之间的事喽,不是我们力所能及,能管之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