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类有趣的番号

      秦放巃有多想念杨海燕, 杨海燕就有多䆠想念。她被抱进怀里,闻着身上的ﵾ『药』味,还觉得异常的好闻。结实有力的双臂扣着她的腰, 闫隔着衣服, 她都能感觉到他双臂鼓起的肌肉。男人嘛,你没见到的时候, 虽然想念,但是也就想念,可一旦到了你的面前,浽感受到了身体的吸引力,你就会心『乱』如麻。

      払此时此刻的杨海燕就是这样。

      她知道这个男人的身材有ꮌ多好,知道这单薄的里衣里裤下,的身材多么有魅力。她在他的怀里转过身, 对上充满了欲望的眼神,她吞了吞口水,意识的㿢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

      秦放见状,由的笑了。身体向前倾, 头凑到了她的面前:“燕燕쌾, 拶你想不想我?”的声音低沉葎中带着沙哑。像是罂粟一样的, 在吸引着她幻想。秦放太了解她了,从前年八月成뎡亲至今,认识一年零八个月了,知道她喜欢他的身体。两人还没洞房的时候, 她就经常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两人洞房之后,她虽然嫌弃长得过于大了些, 可每次也见她拒绝的彻底。嘴巴里说着嫌弃,身体可诚实的很⛤。

      所以,秦放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骄傲的。ꤎ

      杨海燕双手攀上的胸膛,在他面前,她流『露』出小女人依赖的一面:“想念的,过我更想念的是……她的手划过的胸膛向,来到他的腰䴾间。

      濑秦放全身绷紧了,扣住她的手:“多想念?”

      杨海燕眨了眨眼睛:ᱴ“你验一就知道了。”

      说起来,猪杨海燕还是第一次在大白天的这样勾引,比起晚上,白天更加的刺激殑和紧张,就像偷情一样,总是担ₐ心会有人进来。

      因此,白天身体的感官可뛑是比晚上强烈多了。

      两人闹了很久,闹到了晚饭前,两人都睡着了。

      昆张氏做好了饭菜廕,就不见有人来传饭,便去请示了莲嬷嬷:“嬷嬷,今日几蓠时开饭?鋆”骔

      莲嬷嬷淡定山道:“今研日将军刚回来,歇了还没醒来,将军醒了开饭,你们先去开饭吧。”她希望将军和太太能早日有个小公子或小姑娘,毕竟太太年纪小썩了。

      杨海燕是不知道莲嬷嬷所想的뉜,果知道,她ۑ也没办法解释。因为她知道,像现代一样等到二十三岁备孕,在这个古代是不现实的。纵然愦秦放能依着她,但是旁人的闲言碎语太多。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她改ၷ变不了这个时代,就凲必须去适应这个时代。

      而且,就算年初同房之后,杨海燕在쓰后来的床事上是格外在뻽意的,她会询选在安全期和秦放同房,平日里秦放闹的厉害了,她也会找借口推ٰ开。好在秦放那会儿是在军营当⍩值的,隔月会轮到晚上当值,所以对杨海燕来说,有一个月是安全的。而轮到秦放白天当值的时候,偶尔几次晚上是能推开的。鬴

      夫妻俩䍍睡了一觉醒来,外面天『色』都黑了,大家都吃过饭了,只剩下们没有吃过,叫昆张氏过来做饭也太麻烦了。鎥

      秦放『揉』了『揉』她的腰:“你慢慢起,我去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杨海燕沙哑着声音应了声:“嗯。᫶”

      秦放出了门,便见到在守门的莲嬷嬷了,差点被吓到:“嬷嬷?”还真没有这个习惯,谁愿意跟媳『妇』睡个觉,上个床,外面守着人啊?“嬷嬷,你去歇息吧。”

      莲嬷嬷道:“老奴也闲着呢,将军您自个儿行,太太总是需要人曪伺候的。”

      靛 秦放一听,觉得莲嬷嬷说的有几分道理:“那你去屋里伺候燕燕吧,我去看看有没有吃的。”

      莲嬷嬷:“您去洗漱一,邉老奴让余婶把饭菜端上来,都是在㍽锅里热着的,都备着呢﷿。”

      秦放发现自己完全多虑了,感激道:“还是嬷嬷想的周到。”说起来,家里有个管事的,但媳『妇』可以轻松一点,还能万事都照顾到,挺好。

      莲嬷嬷先去同余婶吩咐了一声,랴然后又进了屋里。她知道太太喜欢镗在起床时有人伺候,尤其是床事之后,更加愿意被人看到,所以先去叫了余婶传饭。她回来,太太已经把自己收拾好了,她就㪚可以收拾房间了。

      杨海燕鍘看到莲嬷嬷进簃来,뵔还有些脸红,这是白日宣『淫』啊,尴尬极了:“嬷嬷久了吧?”说着,脸醧更红了。其实杨海燕骨꯳子里还挺开放的,但这种开放是在面对秦放的时候,事情过后,她终归会觉得好意思。

      倒是莲嬷嬷笑道:“太太还年轻,脸皮子薄的很,到了老奴ﴟ这把年纪了,还有啥事儿能在意的?”更加会动不动넡就脸红了。

      ꝯ 杨海燕道:“还是嬷嬷看得开。看得开的人长寿,嬷嬷以后一定长命百캯岁,有嬷嬷在,我就万事用担心了。”

      长命百岁是不可能的,但是莲釾嬷嬷听着她孩子气的话,心ម里头也是高兴的。她无儿无女,钉原本以为会在前主子家养老,没有想到又碰到了现在的主子,果没有意外,她这辈子都会跟着现在的太太,以后自然也是在府中养老的,所以对于太太,她也是真心实意的。

      太太对他们下人都好,这份好和别人家的主人对下人ᑢ的施恩不同,太太对他们的好是真心诚意的,在别人家,人就是下人,但是在太太这里,你虽然是下人,却又觉得自己能活成个人样。比她给太太收拾屋子的时候,太太会说麻烦你了。比范婶给太太收拾餐桌的时恜候,太太会说谢谢范婶。

      䁆 所以他们这些人觉得仧,在太太这里,们是被看重的,而仅仅因为他们坫下人。人蕺的脸面是主子给的,主子给脸,人更加忠心,莲嬷嬷是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能再碰到这样的好主子。

      莲嬷嬷高兴道:“承您吉言,老奴不仅要伺候太太,以萖后还䛛要伺候小公子和小姑娘呢。”

      䢮杨海燕:“……”说到催生上了。 

      莲嬷嬷见着又道:“太太,可不是老奴越规管起您的事情,老奴承蒙您不嫌弃,相信老奴,让老奴管着您院子里的事情,但是啊,且说您十八了,将军二十二了,正是男人奋斗上进的时候。以前在㣦边关的∳时候,咱们在家属房里,将军那会儿是千夫长,还打眼。可是现在的将莔军同了,是正五品的将军,管着满县嗎城呢,这心思轨的人啊,说不得就多了㨔。所以啊,您得生个孩子,能压住那些有轨心思的人。”

      杨海燕癣心思一动,莲嬷嬷平日里是多嘴的人,她心思和手段都有。今日突然麩说这些话,应该是事出有因。秦放这个문人흯她是相信的。果贪女『色』,在原竧来的小说里,可能和原主一直保持着清白。甚至,在他们回老家后,原主去世了,那会儿㏾还到三十呢,隣正当壮年,以他的本事,大可以娶一房媳『妇』㫼,但是他没有,孤独终老。

      所以秦放不是好女『色』之人。

      ,们将军府里没有年轻的姑娘,那么……“嬷嬷,可是这次从环水县到云襄县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莲嬷嬷知道自家太太是聪明人,故而隐瞒了:“我的太太哦,您可能萦不知道냑,咱们从环水县回来ꂉ,发生了好几件事情呢。您还记得盗匪窝那些被救出的女子吗?”

      杨海燕道:“自然记得,那些女子有些是被父母送个盗匪的,只求一듲家平安,有些是被盗匪抢去⭵的,说起来,她们管是不是清白的,但是去了那样的地方,就算身体还清白的,没有人会相信她们了。

      龑 所以,她们之中,大多数人是≹不愿意回家的。当时将军知道怎么处理她们,便说杜大人来了环水县再处理。难道说,后面杜大人来了之后,处理这件事的方法和大人有关?”

      莲嬷嬷道:“确实有关。” 牋

      杨海燕倒是好奇了:“是怎么蘄处理这件事的?”

      읁莲嬷嬷朝着门口看了看,见没人,她轻声道:“那些从盗匪窝救出来的女子中,有极少数是被家人接走的,那些人的爹娘是真心疼爱闺女,所以才能把闺女接走쯪。可是太太,就算被接믑走了,她们是很少有好日子过的,有些人䁟会匆忙嫁掉,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

      而剩下的那些没有被爹娘接走,甚汳至自己愿意跟着爹娘走的,杜大人做主,让将军领着她们来云襄县生活了。杜大人说了,用照顾她们,把她们当投诚蛮子一样的安置好就可。这些女子在这里没人认识,可以清清白白的活着。”

      杨海燕想了想:“这事情杜大人做的†无可。”Დ说到这里,她眯起眼,“莫不是那些女子识趣?” ̕

      莲嬷嬷道:“可不是,捧那些女子就是不识趣的。瞧瞧自个儿什么身份,又是黄花大闺女,是在盗匪窝里被……竟然还敢ꔛ到将军面前献殷勤。”莲嬷嬷这话确实是有些䧟看起她们的,一边觉得她们可怜,一边又觉得她们干净,可眼下人心都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