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JK木?美琴

      “吱——吱”

      马车的풯木轮不断的转动着,起伏的山丘的大道并没有影响中那么好走,佩戴着华丽雄鹿盔뛄甲的风暴地骑士手持战锤寴,骑乘着附着简单链甲的马튛匹,两道如햑同媡塔山一般雄壮的身影后默方紧跟着一辆并不起眼的马车。

      “咳咳——”

      一声声急促的咳嗽声自车厢内不断的传出,紧随其后的便是拍击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人在为咳嗽者舒缓身体一样。

      “闍巴克斯骑士,现在到哪里了”䶻

      一声鶟有些憔悴的声音自帘门内的车厢中韉传出,让最前方⇩警戒的骑ㅏ士晈连鰊忙放慢马速,让身躯与车厢平行。

      “公爵大人,我们已经走到了塔斯家的领地了,还有十来里路就能抵达幕临厅”

      “是么,我明白了”

      车厢内的人停止了问话,骑士也立刻兣加快速度,回到同伴的身旁。

      “你还好么,史娻蒂夫”

      简单的摆放了一些物件的内部,史蒂夫公爵捂着自己᫲的胸口,不断的咳嗽着,面前的盆子里满是浓黄色的肮脏物。

      他的妻子坐在他的퍱身旁,不断的轻쐉轻拍打着他不算宽大的背部,借此来让他缓解身体上的不适。

      “我很好,亲爱的,不过那个混账居然杀了⬇他的亲弟弟!咳咳刬!”

      激动不已的公爵一只手抓住胸口的白衬衫,一只手死死的捏住。

      “我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和莱莉娅姐姐交代,当初如果不是我相信了那个混杂,相信他会好好照看他”

      他的眼神中满是挣扎的痛苦,海难遗留的伤痕摧残着身体的机能,心中的气愤与身体的自然反应共同作用下,才变得如此模样。

      “难道就因为怕硫他的弟弟抢了他的儿子宝贵的位置?这个禽兽!”

      史Ⴉ蒂夫公爵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曾经贤明的朋友居然会变得如此残暴,不仅如此,在消息终于瞒不住的时候,红堡的那个家伙縉居然还똮给了他一䫇个所谓的病死的借口。

      ꟍ公爵的满脸怒容让他的妻子不ـ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本需要安慰气愤的丈夫,但话到了嘴边怎么也殱说不出。

      几年前前往厄索斯的瓦兰提斯为雷加寻找一个血脉高贵的王女失匼败后,返程中如果不是当时自己的侄子,年轻的骑士不顾一切的将ə他与妻子拦在身下,挡住ᯄ了刺客们锋繄利的刀剑,那么现在也不会有史蒂夫公爵和卡珊娜女␀士了。

      而且那位年轻的君临ࡏ骑士同样䴾有着拜拉席恩的血脉,他是杰赫里斯二世陛下与蒙德首相之女,现在风息堡公爵亲쮦姐姐的亲生子。

      也是ຊ唯一一个儿子。

      而那个现在有些可笑的国王居然让那些谄媚之辈放出私生子的信号,这不仅仅쥔是在打自己丈夫的脸,还在敲打着整个拜拉席恩家的脸面。

      ꋳ 拜拉席恩的继承权并不排斥女性,而且莱莉娅·拜拉席恩作为雷蕾皇女与蒙德公爵的长女,他的儿子不仅仅是铁王座最正统的继承者,同时也是风息堡公爵的最佳候兕选人。

      ㄺ也就是说,此刻尚ῖ在遥远极北的坦格堡领主,还可以響叫做——李察·拜拉席恩。

      ..............

      风暴地上空的阴云浓郁的让机灵的狮子也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不过稈南方贵族们的勾心斗角此刻也和遥远的北方,ꇆ那个比北境更远的区域毫无关系。

      冬天的到来让极北的掠夺者们更加的疯狂,尤其是鬼影森林以北糛的团队和部落。

      曾经他们是苇迅游웑四方的游荡者,手中挥舞的黄铜武器是不少小部落村庄的噩梦,但现在,鹿角河的两大穴居人部落全部向一个名为坦格镇的实力投降。

      这ů个势力一度占据了不少富饶的土地,甚至在他们丰富的劫掠生涯中也是上佳的地方。

      靉甚至这个奇怪的势力还修建了不少比乌鸦们瘼还高大的建筑,他们的弓箭手身上穿毡戴的武器与护具全部是制式的铁器,就连瑟恩人也没有这样ꍘ的工艺。

      甚至就连一个村落ݭ都布满了十多人的弓箭手和鱾手持巨大盾牌的步兵,对方的村落全部被几米高鼳的墙壁拦住,上面有巡逻的士兵,甚至每隔一段时间,还有装䴯备精良的骑兵,甚߃至쥦比乌鸦ꍳ的骑兵还要麻烦的家伙来巡逻。 訕

      一但被这些人盯住,就算是在强的掠夺者团队也会被敌人的大军包围,然汊后消灭殆尽。

      因此鬼影森林的北部,以鹿角河为分界点,以北再无掠夺者,唯有一个名为坦格镇的势力。⣦ ᇊ

      ..............

      不过掠夺者们怎么看他的坦格镇,李察都不关注,㔙随着港口的修建完成,以及第一艘运输货物的大型战船入水后,囤积在仓库中,那些由坦格ꜽ堡士ꖀ兵收集而来的物͞资被一箱㢦箱的ᦖ运上船只。

      优质的皮毛、散发着淡淡香味的木材、腌制的肉食、以及敦漢白村长提供的,经过提炼的盐ᇢ。

      虽然卖相不怎么地,但比起南方的食왲盐也差不到哪去䶤,而且还稍微白一些。Ɐ

      东海望港口

      一艘长十七八米的大型船只后面紧跟着一艘十米左右的橡木船,在守夜人们的注视下,一道厚重的木板被平ꘖ推了下来,使得上面的人们能够平稳的走到码头上⩅。

      “卡特队长”

      李察从甲板上第一个走下来,带着爽朗的笑容,黑发蓝瞳,没人会认出他的出身。 쀉

      自由民的萨满有着独特的手艺,他们从一种名鲭为骗骗花的植物中榨出用于伪装的液体,制作꿑了一ᱦ种很像是领主记忆中一个所谓的美瞳術的玩意,不同于之前粗糙з的工艺,这个对于眼睛지的影响很小。

      “佩洛斯先生,东海望与守夜人军团欢迎您的到来”

      这位铁种出身的守夜人守备队长有着较为黝黑的皮肤,也可能是和他经常出海有关。

      㷊他知道这位年轻的贵族正༫在和杰奥司令官进行合作,并对守夜人进行补给,虽然这在形式上看并不算什么,毕竟一但自由民们攻破长城,知道了南方的世界,那么用便宜的粮食换他们猎取的方法就无法实行下去。

      但吃惯了苦头的黑衣兄弟们可不会这样认为,他们知道那个经常带着笑容的青㢡年帮助了他们很多很多。

      从武器装备到粮食,这些守夜人们最缺乏也是北境最缺乏的东西。

      䧙“感谢您的援助,无论影子塔与黑城堡如何决定,但黑火商会从来都是东海望的朋友,最亲密的关系煅”

      他迎了上去,带着生涩的笑容,用力的拥抱着᨟青年人宽大的上半身。

      而青年也不顾忌他那张有些不圆满的面庞,如同多年不见的老友一样,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后。

      “当然,我尊重守夜人,同样尊敬您,而且您给予的小小帮助对于ﵧ我们而言,㲈真的意义重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