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部步兵合集磁力

      “雷法为先天之道,雷神乃在我之神,以气合气,以神合神,岂不如响应答耶。'召将是以本身五脏之灵气化为雷之神,与虚空之神混合为一。”陈皮心中默念功法。

      起!全身的灵气如受到惊吓一般,猛然在心脏中聚成一团球,就像是受到攻击回巢穴的蜜蜂一样,密密麻麻、挤挤撞撞的、一层又一层的堆叠在蜂巢之上。

      随着全身的灵气,越积越大,越级越密,相互摩擦,陈皮感觉瞬间变得灼热起来。

      “滋滋”星星点点浅绿色的电火花就像烟花一样在猛然在黑暗中炸裂,发出微弱刺耳的尖鸣。

      “成了!”看着星星点点的电火花在心脏上不停的跳动如黑夜中飞舞的萤火虫一般舞蹈,陈皮心中暗暗的兴奋,睁圆眼睛,两手微微的颤抖,大喊了一声。

      星点的电光让陈皮燃起了希望,这只小蜘蛛也开始展开螯牙开始吐丝、自救。

      大概是伤情还未恢复,又加上刚在修炼了一会土味地雷功法,陈皮感觉疲惫不堪,头蒙蒙,倒下身子沉沉的睡去。

      .........

      凤城一中,凤城的所有学校中的最高学府,位于LC区。

      四幢楼五层高的楼,收尾连接在一起围成一个长方形。一楼是高三学部,灵气还未复苏以前为了照顾高三学生,节省上楼时间所设置。二楼高二学部,三楼高一学部,四楼是教师办公室,五楼是学校的大礼堂和艺术生的排练教室,包括现在人人向往的灵修班也在五楼。

      秋风起,落叶黄,片片从树上凋落的叶子被来来往往的学生踩得粉碎碎骨躺在地上。

      “铃铃铃”一阵清脆的下课铃响起。学生就就像涨潮的海水一般,一瞬间涌进全校的各个地方。

      高一一班四个墨色黑体字写在白油漆粉刷的长方形木条上,被四颗钉子牢牢的钉在班级门口的上方。

      “嗨,你们听说了吗”一个身着深绿色校服的胖子低声说道。

      “你说电视上那个初境A级张明杰?”干瘦同桌凑了上来询问道。

      “我也在新闻上看了,说是正在寻找凶手呢!电视上说是凶手是学生模样、瘦高,还不是修行者!”另一位同学听见两人的讨论凑了上来,加入进来。

      “呵呵,扯淡!一个没有修行的学生能打败A级?A级一拳后多少力量?对着普通人一拳下去不是死就是伤,有没有一点常识?”坐在最后一位的国字脸高个同学看到大家凑到一起,赶忙赶了过来。

      “真的!我隔壁的邻居就是医院的护士,说是肋骨断了好几根,牙齿都打掉了几个,一直处于昏迷着呢!”干瘦声音说道。

      因为学校有明文规定,在校期间非灵修班的学生禁止谈论、讨论修行的话题,所以这几个学生才悄悄的进行。但是现在修行这个话题就像弹簧,学校压的越紧,学生就越好奇,越喜欢讨论。

      “我靠,真的假的?打死我也不行”胖子嚷道。

      “我也是!”

      “我也是!你觉得咱们班的现在能够进入灵修班的尹前能够打败A级嘛?”

      正在悄悄讨论的这些同学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倒数第二排靠近窗子的位置。一个身材魁梧将近一米八的大个子,单手撑着腮,另外一只手哒哒的敲着课桌,眼神迷离。目光望向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手臂上的肌肉撑得校服鼓鼓的,大腿比寻常女同学的腰还要粗壮,面部轮廓刚硬,剑眉星目有种鹰视狼顾的感觉,压迫感十足。

      尹前,凤城一中灵修一班的学生,据小道消息说此人天赋非常好,已经快要突破A级,性格孤僻,不爱与人交往,基本上没有朋友,除了苏明月。

      尹前倏忽转头,目光从远处抽离,无意识间对上了四人的目光,瞳孔一缩,眼神里像是射出一支清冷的利剑,四人猛地一下齐刷刷的收回目光,一声不吭。

      嘴角一扬,尹前骄傲的扬起下巴,昂起头,不屑道:“打败一个A级,有什么了不起,净整些下三滥的手段!”

      四人也不回话,紧紧抿着嘴,对这个肌肉怪物根本就不敢回应,眼神就像小鸡见到了老鹰那样怯生生的。

      我靠这是真的!四人虽然嘴上没说,但是睁大眼睛,一脸的愕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电视新闻中说学生模样的人打败A级的消息是真的了。

      因为能够进入灵修班里的学生非富即贵,家里搞房地产的,在凤城高官子弟才有资格进入,但是也有一部分天赋惊人的平常子弟。所以有很多内幕的消息都是从灵修班里传出来,真实性和准确性很高。

      坐在前面第二排的苏明月身子微微后倾,侧着头,也在偷听这四个人的讨论。

      好奇心不分男女,不分年龄,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潜在的吃瓜群众。

      当听到尹前对这个消息确认真实并不屑的嘲讽时候,苏明月心中愕然,僵住在那里,眸光微闪,从短暂的惊愕中恢复,随即坐直身子,低头写字。

      “唉,为什么我是女儿身,为什么我天赋这么差,为什么爸爸一直反对我修行!”苏明月眉头紧皱,用力咬着笔头,心中不停的叹息和烦躁。

      苏明月一家不是凤城本地人。十年前,苏刚带着六岁的苏明月一家人从奉国南面的邻国南楚逃难而来,母亲在逃难途中下落不明,自此没有见过母亲和出生的地方。

      很多次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常听见爸爸喃喃自语,甚至是低声的抽泣。虽然爸爸给她讲过她的家乡如何的迷人和美丽,但是在她的印象中只记得一汪红艳艳湖水,泡在水里发白的断臂残肢,肿胀的飘荡的尸体、发出凄厉尖叫的乌鸦、啃食着尸体漏出獠牙的怪鱼。

      “要是进入灵修班,能够变的强大,这样才能够带着爸爸回家!”苏明月右手紧握着笔,胡乱的在纸上画着。

      现在唯一的希望只有放到尹前这里了。

      尹前起身,抽出书桌里书包,将手伸进包里胡乱来回翻着什么东西,随即笑着拿出一本绿色封皮的三年高考,从里面抽出一张纸,黑色的笔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