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艳后真实容貌

      马丁靴踩在泥土上,秦艺包裹着面巾的脸上就露出一双眼睛,还被安全帽的玻璃覆盖住。

      摩托车头盔厚厚的防护层带来的沉重感,让他多了不少放心。

      烒起码不至于太容易被毁容。

      地面上是青草,比自己的浮空岛上那些发育Ɽ不良的青草长的好多了。

      혻 想要!

      这种草根酸涩,却带着一Ꞓ丝丝甜味的青草ሱ可以当后备物资养着。蚇

      没没人嫌弃的自己的东西太多,虧在哪里都是켯一样。

      秦艺在这个未知的世界,贪婪着每一样可以利用的东西,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还有人交易树皮草根,而且供不应求,目前他就是喜欢多一点绿色而已,想法很单纯。

      他秦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每天在草坪旁边的时间最多,越发喜欢绿衺色这种颜色。

      ㊡黑白世界里,多一种颜色都是一种幸运和奢侈,没有经历过,很难体会那种感觉鶭。

      色彩的辅助性挂钩着心情好坏,这是曾经无法体会到的。

      右手长刀,左手盾牌,秦艺缓慢的从边缘小心翼翼开始探索。

      那괽些消失的人口大概率就是探索的时候没的,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这个猜测是目前可能性最大的。

      秦艺在那时候就对这些岛屿抱有怀疑了。

      他自己的浮空岛要不是有特殊联系,上上下下翻了个遍,可能睡觉都不安生。

      安ᨀ全感不高,这个世界谁敢说自己安全感高的?

      靠近山洞的位置被两颗树遮挡了很大的⸿视线,包括旁边的ꇭ几颗果树,也影响욵了秦艺。

      荔枝树,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杨贵妃的最爱,不是秦艺的喜欢。

      把长刀插在地上,解开烟雾弹和照明弹的拉环,秦艺一把丢进洞里。

      主要是那个地方痏,才是未知的,其他的地方一览无余。

      白光一闪,白雾升腾起来,山洞里发出一阵怪叫声。

      老远就可以闻到的腥臭味让他不自觉的离的远了一些,听着一阵叫声,秦艺很明显感觉到里面是有东西的。

      嘶嘶!

      声音由远及近,当巨大的蛇头从山洞里冒出来的时候,秦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半步。

      檞“好大……卧槽!”

      雞 弯下腰,右手紧握着长刀,突然之间感觉安全感这种东西,不是一把刀就可以带来的。

      又不是面对这种巨늛蟒的ꮢ时候,心理素质才是关键。

      曾经有朋襪友养过黄金莽,那些两米的黄金莽就已经不小了,虽然排斥,但是有幸抱过。

      几十斤的黄金莽和眼前这玩鱘意比起来简直是大巫见小巫。

      它爷爷都没有这么大。

      ꋻ通体发红,扁平的三쵎角蛇头带着两排倒钩,鼻孔清晰可见,粉黑色的信子时不时吐出来。

      带着一股䣠难闻的气味,和笻巨大的压力在洞口盯着秦艺。

      盘在地上的高度就是一米的了,全长起码六到七米,一百多斤。

      这是普通人可以打掉둽的东西?

      小节尾巴还在洞穴里,竖起来的瞳孔观察着秦艺,这个陌生쾛的生物身上有着威胁它的东西,但是它已经休眠太久了,需要进눀食。

      七情朴六欲,食欲最残酷。

      智慧简单的它就只能想到,饿了要吃东西,鋫眼这个生物是可以当獆做食物的。

      缓괴缓把头颅贴在地上,鳞片摩擦间,发出一股股难闻的气味。

      秦艺不喜欢蛇就因为这个味道,野生的蛇身上的气味老远就可以闻到。

      特别难闻的一种气味,作为一种掠食者,蛇类一身细菌和气味,偏偏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强。

      在哪里都有他们的郦痕迹,哪怕是这个迷雾世界里,也没有逃过它们的占领。

      这玩意不是一般的顽强ߋ。 ┞

      主要是一般的蛇就算了,眼前这个……歆

      尾巴是还冒着火星ᘺ子,这是什么物种?

      玄幻生物?

      [检测到0.5级炎尾蛇,可选择击杀,可选择放弃领主身份,传送至人口岛。]

      秦艺一愣神,放弃,传送两个字出现的时候,他就大约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情况了。嗖

      大概率都是遇到危险了,放弃了领主身份。

      越是这样提示,就ो越不能轻広易放弃自己的身份。

      找父母发方便,父母找自己也方便。

      绝不!

      䈘趁着秦艺注意力分散的那瞬间,炎尾蛇开始发起进攻。

      据说蛇的攻击速度是按照毫秒来计算的,面前这条在盾牌前蛇头拐弯咬过来的大蟒蛇显然不是敏捷型的。

      秦艺险之又险的避开一口獠牙,㿃没看错,就是獠牙,十几公分縫的白色沛獠牙ꗖ,没想到⎷这玩意居然〾咬人。

      嘭!

      㑻巨大的红色蛇尾击打在盾牌上。

      뷵 “好畜生,如此不讲武德!”巨大的力量把秦艺推了七八步。

      攻击方式多样的炎尾蛇明显已经不是曾经普通的那些蛇了。

      死亡缠绕它不会,不讲武德的攻击方式䓺倒姥是多。

      ꝷ哪怕是森蚺都不一定干的过眼前这条ᤄ尾巴冒着火옦星的大橕蛇。 癡 璎

      蜿蜒曲折的蛇身盘旋,如同弹簧一般弹起,腥气扑鼻而来。

      “你不知道自己口臭吗?长虫!” 桜

      떱长刀从蛇鳞上划过,带着一道巨大七八公分的伤口。

      刀刃蔓延着一股血迹。

      建功的第一时间,秦艺就防备着重重砸下的蛇尾。

      还是来了。

      嘭!

      看着盾牌上的裂缝,秦艺的眼神严肃。

      受伤已经开始刺激它变得谨慎和疯狂。

      嘶嘶!

      刺啦!

      尾巴在石头上摩擦以后,如同火柴摩擦火柴盒的引子。

      半米长的尾巴燃起红色火焰。

      “这特븷么…的…不科学啊!” ਹ

      原本的仗着自己刀刃锋利,可以解决战斗,结果才发现对方也有绝招。

      碰!

      秦艺酢手持盾牌被击飞出去好几米。

      拿着盾牌的手腕受力开始肿涨,开始出现疼痛,无力。

      密密麻麻的裂纹出现在盾牌上。 ﷂ

      “这绝楖对是万中无一的情况,要是都是这种怪物的话,不可能只有那么点人消失。㺍”

      自己是幸运儿,开㮾荒遇到资源岛,绝望的是根本打不过人家的守护者。

      那已鹯经停止流血的刀口就是证明。

      恢复能力,攻击性都不是普通的蛇类能比的,它好变态。

      尾巴上晶莹剔透带着火焰燃烧,一尾巴把自己的盾牌差点打碎。

      観 “还爆种了……”

      秦艺站起来,把盾牌抵在面前,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大蛇,有点为人类的生存感到绝望。

      早就有预料的白雾里不会那么安全,也不可能全是资源,但是혨绝对没想到可以这么危险。

       这瑿种变态的东西都有,简直是大奖。

      抹了抹脸上的擦痕,多了几丝血迹在手背上。

      “再来!”秦艺主蠷动冲上去。

      ᝷然后,秦艺再一괵次被拍出去好几米,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要是打的话不用想根本打不过,秦艺不相信爆种可以不用消耗。❌

      特别是那明显已经越来越弱的火焰。

      放风筝!

      秦艺拿着剩下半截둑的盾牌绕着小岛到处跑。

      后面,一条水桶粗的大蛇紧追不舍。

      好几次差点被一힗口黑人白牙咬到屁股。

      墿 覔 龙叔的跑路表情,被秦艺演绎的淋漓尽致。

      比那头要急支糖浆的豹子刺激多了,自己这个情况起码也是狂蟒之灾。

      嚗 等到大蛇消耗完以后,秦艺返身就是一刀,接近五十公分的唐刀拉出一道大大的刀口。

      嘶吼浉的巨蟒继续扭动追逐他,再跑。

      再砍!

      被卑鄙无耻的人类接二连三砍伤,它有些忌惮秦艺手里锋利的长刀。

      二皮聯脸被一刀砍成刀疤脸。

      縮 返身就是一刀的秦艺把盾牌砸过去。

      秦艺看着近在咫丷尺一닁阵绿色的烟雾ﮟ带着粘液吐出哔来,转身打滚,翻身起来就跑。 찒

      “特么的鵩,你怎么还有大招?”왆

      嗅到涇一点点味道就头晕押,不用考虑一定是有毒。

      盾牌셺已经丢了,砸了大蛇一下,罚可有可无,已经要报废了,留着没有用,受不了一尾巴了。

      最后被逼停在小岛边缘,大蛇成功封住了秦艺的去路,带着贪婪和饥渴看着秦艺。

      “抱歉了,小火蛇!时代变了。”

      小岛上响起了一阵枪声。

      还有蟒蛇的痛苦嘶鸣。

      风平浪静以后,秦艺把枪恵收起վ来,看着眼前的大蟒蛇,吐了口吐沫在手上,双手举着长ṹ刀,力劈华山製。

      蛇头被劈成两半。

      记得补刀,么么哒!

      曾经就有人被廲死去的㽘毒蛇㦴咬了一口,然后成功见到上帝。

      〻 时刻告诉自己不要犯低级错误。

      看着肿涨的手腕,可能十天半个月好不了了。

      “玛德,手真痛,我太难了。”秦艺看着好不容易打下来的资源岛,表情复杂。

      这是个陷阱,当然自己没有掉下價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