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门

      “大帅!不能在上了!” 柜

      公孙嵩身边一个幕僚劝阻道。

      他是䞚个正儿八经的汉人,而且出自清河崔氏,见识过人。

      鉶“晋军已经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再冲下去只是平增损耗!”

      可一向自负的公孙嵩见騟无数鲜卑士卒倒在却핻月阵前,早已풄怒不可遏,哪里会在乎一个汉迆人幕僚的话?

      “给我冲!”

      “大帅...”

      那个崔氏幕僚还想说什么,下一刻却看见了自己的身体?

      㴖原来是公孙嵩一刀ᠣ砍断了崔氏幕僚的ᯊ脖子。

      魰 “喝呸!”懟 迒 궝

      公孙嵩朝崔徐氏幕僚的头上狠狠吐了口唾沫。

      “霍乱军心,其心可诛!”

      崔氏幕僚临死ꧩ前眼睛瞪的大大的呯。 詍

      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出身于清河崔氏,而且一心 为国,公孙嵩䡙为什么要杀他?

      或许这一刻,他才能明白孔夫子为什么说非我族类齐心必异吧。

      杀了一个汉人,公孙嵩就像踩死了路边的一只蚁虫,没有丝毫不适,反而举起手中沾血的刀敦促魏军向前。

      身在却月阵中的朱超石见魏军依旧像顽强的小强一样冲上来⑘,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自己也是统领骑兵的行家,知道所谓骑兵作战无非四个字——欺软怕硬。

      骑兵战术大都是流氓战术,面对跑的没自己快的步兵,上去分割、蚕食。

      먧但是当面对坚硬的城墙时,没有哪个铁憨憨会头铁的往上撞。

      而今天自己貌似遇见了一个?

      朱超石心里虽然奇怪,但还是有条不紊的指挥晋军清理倒在战车前的魏军尸体,防止魏军踩着尸体冲过车阵,同时敦促弩兵填弩。鷽

      魏军经历了前两次失败,士气ᒖ多៤少有些低落,但还是组织起第三次进攻蜰。

      这次魏军几乎组织了全部兵马向却月阵冲锋,可是他们显然没有认识到却月阵的真正威力。

      虽然河岸ꅂ是平坦开阔之地,适合骑兵冲锋,但却月阵摆开的地方其实并不蜙大。

      这就导致了有不少魏军骑兵只能从却月阵两翼发动攻击。

      可想从两翼发动攻击,河面上的禁军水军也不是吃素的。

      大量箭雨从战船上宣泄而下,威力更甚于从却月옗阵里面射出的弩箭፲。

      一时间,攻击却月阵的๘魏军士卒哭爹喊娘。

      在河对岸的刘裕早有准备,一看擵却月阵大获成功,立멯马发动晋军发动总攻!

      无数战舰运送着晋军士卒来到对岸,攻击起ˑ被却月阵缠住的솎魏军骑뉨兵。

       公孙嵩看到对面的晋军主力开始渡河,心中也有了些恐惧,连忙下令魏军后撤。

      可惜骑兵就和箭矢一样。

      槛射出去容易收回去难。

      被却月阵缠住的魏军骑兵根本收不到公孙嵩的军令,还在一个劲的往前冲。

      礷 鈆 终于,有一个魏军骑兵冲破ⓐ了却月阵,但还没等他发表两句胜利宣言,就看到了目光坚毅的朱超石。

      囫“魏狗受死!촊”

      뽿 朱超石手持长剑,横握于胸前櫷,一刀刺向了战马뾘的心脏。

      刺穿心脏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έ的事情,更像是要在水中刺破一个光滑的水球,所以朱超石也没有做䌘到一ꉻ刀致命。  費

      战鐚马吃疼,前蹄冲天,将背上的魏军骑兵甩了下来。

      魏军骑兵被摔了个七㩆荤八素,想要挣扎着爬起来,但长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

      鲜血自他的伤口流出,朱超石抽回长剑,露出满意的笑容。

      䉿⍣ 嫲将剑刃放在自己的小臂处的护甲,狠狠一抽,献血被抹了下来。

      “这次,我刺中了!”

      相似的场面还出现在战场各处,魏军풑一个个倒在了却月阵前,终于,魏军溃败了。

      浩“给我追!”

      刚햒刚亲手杀死一名敌人的激朱超石举起ꆎ长剑,发动了总攻!

      接下来,出现了战ﵧ争史上罕见的一ሳ幕。

      无数晋军步兵兴奋的嗷嗷直叫,追着魏军骑兵到处乱跑婉。

      ᦣ “大帅!退吧!”떮

      公孙嵩的副将见到溃败的㋛魏军,连忙劝阻公孙嵩。

      公孙嵩铵几乎被吓破≯了胆,跟着残余的魏军骑兵慌不择路的朝北方逃去。

      眼尖的朱超石认出了公孙嵩正是Ⴛ魏军主帅,攮连忙纵马上前:“休走了公孙嵩!”

      其余禁军也跟着大喊:“休走了公孙嵩!”

      声音响彻山野,公孙嵩急了,夹紧了马肚,用尖刀猛戳战马的屁股。

      战马被爆了菊,果然撒丫子狂奔起来,使得晋军望尘莫及。

      这下让朱超石也有些望尘莫及,只能在后面连连哀叹可惜。

      믹可当朱超石环顾四周,看到魏军骑兵一个个都如公孙嵩一样屁滚料流时,又突然开始狂笑起来。

      “我军大捷!”

      ᾅ“我军大捷!”

      “我军大捷!”

      펪 无数晋军举起武器高ԣ呼大捷。

      以往百年来,晋朝军队쿯对战北方军队都是输多胜少,但这次却㝙不一样。

      晋军成功战胜了魏军!

      北朝,鞋再不㤭是不可战胜的!

      南岸。

      一直跟在刘裕身边鿬的刘义真从头到尾观看了这场具렙有里程碑意义的战役。

      꽇 “车士看到断臂残肢,可止有心中不忍?”

      刘裕似有所指的询问起刘义真。 휇 ䷛ 战争自古以来都是血腥的,特别是却月阵中伸出长矛阻击魏军骑兵时,更是血肉横飞。

      刘义真听到刘裕的发问,神楘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回父帅,孩儿确实觉得心中不忍。”

      刘裕听了刘义真的回答,“哦”了一声不再回应。

      “但是——”

      ᥻刘义真봄握紧双拳。

      “每每想到百年前的永嘉之乱,想到那死在胡人屠戮下的汉人子民,孩儿就知道这天下容不得儿臣有妇人զ之仁!”

      啳“自神州沉沦以来,五胡乱华,百年来,多少汉人死于胡人之手?”

      賆 “前赵刘聪攻入洛阳,俘获晋帝,杀王公贵族三千余人,洛阳化为焦土。”

      “后赵石虎残暴无比,使河北十室九空,逼得邺城无数汉人全家自尽,邺城周围十里的树木上都挂着枯骨。놃”

      ᘌ “还有其子石遂,经常将宫女的头砍下来放在疛盘子里供人턁把玩鰾,再食用其身躯!”

      “此等禽兽랒之行,不是故事,不是传说,而是就血淋淋的发生在离我们不远的北方!”

      刘ꦕ义真抬起头,盯着刘裕的眼睛,一字福一顿的说道:“我辈华夏贵胄,不当受如此之辱!”

      “此生所愿,唯杀贼牊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