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跳转隐藏落地域名

      蓝星历公元2014年初,夜。

      新年刚刚过去,街上散落的鞭炮纸还没有被清理干净,屋檐下的灯笼还没有取下,在街边散发着暖黄色的灯光。穿着连帽衫的青年从街上走过,在灯光下留下一片纤细的剪影。而他的身后,一轮红月正高悬于空中,ᾡ让他身后的一切带上了一点율令人不安的红色。

      等揕等,꺻红月?

      ﻂ “即使是梦中,北京城还是一片新年跀的景象啊……”王诩自言自语道。不过他还真的没有在梦中看过这样的景象,倒是有些亲切。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他不敢让自己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因为他的体内有着他㚩也无法控制的东ﳙ西。

      这是异人的世界。

      䍩 异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的。而和那些“武林高手”一样,异人的数量十分稀少,而且这里也没有什么“哪都通”来钸集中他们的力量。一般人一生能听到一次异人的消息就算是烧高香了。

      很巧,王诩就是一个异人,而且还是个穿越者。 㞮 Ꝁ

      与生俱来的异能让銿他有了超乎常人的ࡉ力量,但也造就了他至今为止算得上“悲剧”的一生。

      他可能是世葓界上唯一的双异能异人。一个是入梦以及梦境投影的能力,另一个…… 캥

      是自己都难以控制的厄运。

      从街上飞出来的任何东西都有可能在一段时间之被后变成致命的杀器,他的小时候就是这么度过的。母亲因难产而死,父亲又因为过度悲伤出了车祸;过去的母校都出了一点事导致它们几乎ꂼ破产关闭;从小养大他,他一直当作父亲的院长在他成人Ӵ那天死于火灾。还有许多例子,这里不想再举。

      他对生活失䠞去希望了。

      他不想댡让别人因他而死。从此将自己封闭了几乎一年。直到一年前的那兪天。

      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找到了他,并且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他身边紫色的厄运气息,面不改色:“王诩,河南驻马店人,生于1994年4月4日。入梦能力拥有者,厄运眷顾者。”合上手中的资料,男人将王诩带到了一个地方,说他有控制厄运的办法。

      于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便出现在了王诩的眼前。

      딣 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异人们显然是大隐的能手。在军界,商界,政界,甚至于娱乐圈,都有他们的身影。而在以前,王诩是绝对不知道这些的。这些都是代号为“龙”黯的男人告诉他的,据说他是华夏最强大的显异人,而可能ꓪ更加强大的隐异人……他还没有机会见到贆。

      在初步的了解了情况以后,“龙”给他下达了一个终生的任务也是他唯一的常驻任务:独自守卫梦境世界。为此他甚至在华夏异人组下㕾达了命令:无人可以强制干涉王诩执行除与梦境世界有关任务以外的任何任务,这些任务由他自己决定是否接取。

      ݔ 为什么他会如此重视梦境世凼界?

      梦,是现实的映射,是人们真实内心与欲望的反映。是与现实极为相似又几乎截然不同的地方。在很早以前,华夏异人组就已经掌握了和梦境世界短暂交流的方法,但无法对其造成直接影响。而一些心理学大师以及真正的催眠大师却可以通过心理暗示来影响人的潜意识以至于梦境,同时引发稳定的可控梦游。这让他们这类人的危险性极速上升,而濟在2010年万圣节事件之后,他们的危险性Ẻ达到顶峰。

      2010年11月1日,某大学几位心理学学生为了测试自己的催眠与心理暗示水平,催眠了一位不知名的新生,内容为:你是一ㄈ位杀手,任务目标是这栋楼以ꯗ内的所有人。在此事之前,鱂他们中的一位曾与该ॡ新生以游戏为借口一同在医院的太平间内躲了三个晚上并持续施加心理暗示。他们低估了心理暗示对梦境的影响,圾也有可能是有别的不怀好意的人⺥在背后操控。新生在10月30日夜晚1얕2:00之前完全正常,在他睡下之后,他以梦游的形式,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法---用笔尖刺入受害者的眼睛,对整栋宿舍楼进行了屠杀,死亡13人,新生于逃跑阄时被发现并逮捕。但由于那几位心理学学生㣑已经在他梦游期间被杀害,他无法自证,即使处于无鐎意识状态,仍被判处死刑。

      由于此事影响过大,在压制舆论的搉同时,华夏异人组开始寻找能够影响梦境的异人,䧧寻找异人本就是难事,定向寻找更是难上加难。四年过去,只找到过两个人,一个已经在之前的任务中丧生,而另一个就是现在的王诩。

      现在让我们回到王诩的视角。

      王诩很喜欢梦境世界,因为厄运在梦境之中的影响被降到了最低。而且他身边的厄运能量也可以由他随意控制,不ffi用再提心吊胆的生活,他可以尽꼻情地宣泄自己的情绪,不必害怕伤害别人。只要他不通过那些屋子,进入别人的梦中。他身后的景色不断变化,茂密的森林从他身后的路上生长又枯萎,太阳和月亮已经升起又落下了几个轮回,瀑布在他身后,由地面向穹顶奔流。梦境世界࡬极不稳定,人们的梦常常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影响着另一个世界。他们是改变世界的人,却不自知。

      世界的梦境连成一片,那些追星的少女,在梦中有可能和自己的偶像是邻居,只是她们不知道罢了。䋜

      王诩一般只负责巡视梦境世界,不对人的梦境进行干预,但无论是哪骳里总有一些潜在的危险。在梦境中,⢵它们被王诩称为“梦魇”。梦魇是人们心中恐惧在梦中的具现化,甚至一只十分正常的鸡也可以成为梦魇,只因为梦境的主人害怕它。但也有另外一些……有不恐怖的,就必定会有恐怖的。

      王诩看到它了。

      世界上总有那䇘么䪦一些想象力足够丰富的人,王诩本来很喜欢,但现在不喜欢了。他们梦魇的危险性,在所有梦魇之中排在第一位。而对얾于克苏鲁神话这样的东西的想象将会让危险提升至另一个高度,因为完全的未知。

      王诩在一ꨪ瞬间看到了空㥌中的一座宫殿,在宫殿之中有一个巨大的,红黑色的团块。有低沉的鼓声,笛声以及诡异的欢呼声从周围传出,那团东西在空中不断地蠕动,变鄤换着形状。一只半透明的类似变形虫的生物从团块上面钻出,银河系仿佛在它身上转动,行星就是它的细胞䚵。从那只变形虫一样的生物身上出现了一张人脸,⋋绿色的ㆋ眼睛缓缓转动,似乎看向了他。

      那是他自己的脸。

      他们在梦中每一次的想象对王诩来说都可能是一场生死危机。幸亏刚刚的影像只持续了三秒不到,估计是源头被吓醒了吧Ȣ。王诩一背的冷汗,他知道那是阿撒托斯的形象,一旦在梦中出现,他绝对没有与之对ퟴ抗的可能,幸亏这个东西即使是对{梦的主人来说也太过恐怖了。

      有若有若无的呢喃从道路旁边的屋中传出,那是做梦的孩子们无意识的低吟。有一个嘴角滴着血珠,面目腐烂不可辨认的人影b从一个屋子的阴影中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它脸上䯶类似眼睛的两个空洞似乎闪出一种奇异的光芒,而后它的脸便直接转向了王诩。喉咙中发出不知意义的吼声,它立刻跳了起来,双腿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一爪就探向了王诩。

      “啊……僵尸啊,太弱了吧。”王诩眼中平둰静如水,紫光化为长剑一斩而下。幸好……大多数人的梦魇也就那样。所以对他来说,梦里比现实要安全的多,而且也不会因为厄运影响到别人……王诩眼神一黯。

      算了,怪物的名号都背那么久了,再背个几十年也没什么。

      他继ᐊ续巡视。

      梦淬境中时间的概念被模糊了,他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但他醒来的时候肯定是早上七↰点之前……哦,这几天组织休假,应该没什么任务,可以延长到十点。行吧,这正是他想要的。待在外面的时间越少越好……

      等等,谁在叫?

      王诩飞快地转向一个方位,冲入了一个ℷ屋子之中。有梦魇闯入人的梦境쒢了,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管,这是他的任务。

      进入那扇门以后,门后的空间让他愣了一下。这是……练习室꒑?王诩眉头皱了起来,练习生,她们这样的能做什么噩梦?但很明显怪物没有给他思考的机会。

      那是一个不对称的人形,半边身子西装革履,另外半边却鲜血淋燊漓,中间有一条非常鲜明的分탛界线,咋将他的脸分成了嚸冷漠和癫狂的两部分,有猩红的角状物从癫狂的那半边身子阋刺出,大概是骨头之类的吧。在它面前,是一个瑟瑟发抖的女生,女孩的眼神已经失焦,看得出来她想让腿动起来,但是很明显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这不太可能做到。

      “释放……自我……”怪物口中发出低语,声音仍是人类的声音,但脚步却猛然加快,同时癫狂的部分化作颜料飞快的晕染着另一边冷漠的白纸,最后整个身子都变成了疯狂的红色。

      “快啊,动起来啊!”女孩明亮的眼中蓄着泪光,手放在腿上拍着,完全止不住颤抖。这时她的身旁出现了一把小刀,女孩愣了一下,飞快地把小刀拿起来对上了已经彻底疯狂的怪物。“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诩到了。

      厄运的紫色气息实体化,变成巨大的镰刀一挥便迎上了血红的巨爪。“当”的一声脆响,怪物的眼中居然有了一丝疑惑:“你……什么人?”

      王诩没有回答,转头对还在愣着的女孩喊了一声:“别愣着,找地方躲起来!”

      㳚 但女孩的惊恐依然在脸上停留,似乎劫后余生的喜悦让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王诩心里暗骂一声,镰刀ﴊ的短刃一端෤横劈而出,就像为死亡敲响丧钟的巨锤。怪物的身躯立刻飞了出去,撞破了练习室的大门,飞入坦了无尽的虚뷮空黧。王诩的身体紧接着便飞了出去,手自然툦地带动镰刀长刃呈下劈之势。

      ꮄ 棻 “断头台!”

      ڣ 砰!

      ꊳ 女孩的耳边还回响着那个男孩消失前的声音:“你傻了吗?!趁现在快跑啊!”但她其实并没有听懂。现在她才后悔。

      뽎 啊西……应该问一下他是谁的啊……

      她本来都以为自己要死了,这个时候那个男孩出现,拖着巨大的镰刀为她挡住了怪物猎。她仔细的回想那个男孩的脸,但却始终是模糊的ꌔ,她只能留下一个印象,然后便沉入了黑暗。

      王诩把镰刀往怪物的头上一鰡劈,回葧头看了看正在消失的屋子。看来被吓醒了啊……他松了一口气,但这时一股巨力从镰刀上传来,넿他没有防备,直接被掀飞了。

      怪物血肉模糊的脸上笑容愈发灿烂:“既然那丫头走了,臭小子你就来陪我玩玩吧!”

      “真是够了……”王诩有点烦了。

      “哎呀,看来不太好对付呢。”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身旁响⇤起,一䀣个披着白色斗篷的人形在他身旁出现。ୡ

      “你?!”王诩惊恐回头,但那人又不见了。

      在怪物身后,一道﨤声音响起:

      “为朋友牺牲生命是至高无上的爱,若照着主的命令行动,必将成为……”

      “主的朋䚽友。”

      斗篷㘗散开化为六道洁白的羽翼,露出了里面英俊的面孔和洁白镶着金边的礼服,那人美丽的脸几乎达到了一种雌雄莫辨的程度,也许닓这就是别人说的“美人是不分性别的”吧。一把闪耀着火焰的长剑出现,从怪物的体内穿出。ᡟ

      他转过身来,身后的金发像金色的云彩,绿金色的眼睛闪着柔和的光芒:

      “王诩先生,炽天使加百列代表天堂向你问好。”

      王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