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也疯狂3

      L3月11号,星期二。

      华尔街的金融新闻之中,又有一则坏消息传귶出,贝違尔斯登重要的合作伙伴瑞士信贷集团,要求其属下的交易员,不得事任同与贝尔꠭斯登有关的交易。

      事实上,这是一个恶意歪曲的消息。

      其实,这个消息的起源,是许多对冲基金到瑞信公司的经纪业ૡ务部,要求瑞信接受他们与贝尔斯登的交易合同。 毞

      后来,瑞信公司便向属下的股票和证券交易员,发出了ಙ一封电子邮件,텚要求所有那些涉及돆贝痚尔斯登的交易,及其他的非㴱常规㲬业务虬,均需得到信贷风险挸管理员的批准。

      这个指令传到其他公ꋶ司的交蠜易员那里,휗却完全变了味,对贝尔斯登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这件事反应到股市上,那就是应声而跌。

      黄修远昨天的8400万米元,蘭用两倍杠杆做空,自然是大赚一笔མ。

      㵖 贝尔斯登今天的股价收盘,又再次暴跌13轍%,让他从中获利了2100万左右,掌握的资⍮金量,进一步提升到1.05亿。ᰯ

      不过今天收盘,他放弃了继续做空,而是停下观望,上亿米元的现金流,就算通过几十个账户맿减少뗼了注意力,但是华尔街那䫹帮家伙的狗鼻子,可灵敏得很。

      ……

      纽约。

      高盛总鸳部大楼。

      㤒 总裁办公室뜹,一个圆脸地中海的老头,正在一丝不苟﮹地翻看文件。

      门口㭠传来一阵敲门声。 ﶊ

      “进来⍟。”

      㾒一名中年白人走进来:“劳尔德总裁,计划非常成功,只是有一些小鱼摸了进来。”

      地中海老头没有抬起头的意思,平淡地问道:“⺕有多少?”

      “大约8~10亿左右,其ଢ中有一半左右,是海外资金,账户相对分散,应该有几伙小游资。”

      地中海老头停下钢笔:“这样吗?”

      “明天的安排是否鑠调整?”白人中年谨慎的问道。

      㑮 “确定了吗?”

      “已经贑确定了,施瓦茨明天将在CNBC电视台发表澄清讲话。”

      뚬地中海老头眯着眼:“那就不用插画了,等下午再放另一个消息,其他事情你安排。”

      “OK。”綦

      纽约的落日残阳,믱而大洋彼岸的룡汕美,则是大白天。

      由ᢁ于熬夜操盘的原因,黄修远休息了一上午,下午楎才去胅总部办公室,路过厂房一栋时쭊,他特意看了实验室的进度。

      原厂房的基础设施比较完善,实验室搭建的进度,봔比预想中快不少,工期可能不用七十五天。

      看完实验室进度,他来到厂房二栋的蟨二楼办公室,林百杰和他同一个办公室,ʦ只是他的办公먘室在内侧。

      看到黄修远走进来,林百杰急忙站起来,向他汇报了近期的一些情况灷:“黄总,辅国在胜动定了10台燃气发电机组,这是今天上午传真回来的合同副本。”

      接过文件翻了翻,采购价格一共堌是850万,10台500千瓦燃气发电机组,加上一譾套备用零件和维修工具,胜动方面距承诺保险三年。

      “没问题,就按这个合同来。”

      “黄总,公司资金有些不足了。”林履百杰再次提醒道。

      “还剩下多少流动资金?”

      林百杰拿出一份财务报表:“除了之前那些合同的ᴱ钱,加上前几天购地的36⋁00万,采购运输车辆的680万,还在竞标的贵竹岭工业园厂房一期,可能要准备ꯓ3000万左右,垃圾处理爁设备需要1000万左右,加上刚刚的燃气发电机组850万。”

      说到这里,林百杰都有些缇紧张랅起来了,这些项目就吃下了九千万,目前燧人公司的流动资金,已经下降到只剩㗥下八百多万。

      黄修远淡定得很:“还有八百多万,那就没有什么问题,我会在月底之쐠前给公司注资,你㱷尽管放手去做。”

      尽管董事长信誓旦旦,但是林百杰一天没有见到资金,一天就寝食难安。

      “对了,还有一件事。”

      “黄⤡总,什么事?”林百杰拿出钢笔和뒵笔记本。

      黄修远直接吩咐道:鎱“虽然我们公司还不大,但是子公司的事情,可以安排了,将垃圾清运的业务独立出来,成立一个子公司;还有燃气销售方面,也可以成立一个子啕公司。”

      “没问题,我在月底之前完成注册。”

      俩人讨论一下其他业务,他又去软件实验室,和陆学东讨粟论一下公司官网,以及正在完善的工业软件平台。

      几个参与改进的얟程序员、工程师,和他说了一些问题,这一忙碌,又到了晚上七尶点多。 윏

      黄伟常开车载回家。

      洗澡吃饭后,米国那边差不多是早上了。

      趉 由于受谣言的影响,贝尔斯登股价遭遇重创,该公司的高管们,认为公司必须发布另一项公告,澄清有关瑞信集团的事情。

      3月12日,东米时间9:42。

      CNBC商务频道发表了施瓦茨的谈话,他说道:“可能因为贝尔斯崤登是按揭业务的㍭主要参与者,有些䥙人就推测公司存在问题。但这些猜쬩测均不属实。……”

      接下来节目开始播放贝尔斯登的利好消息,如公司现金储备わ充足、第一季度公司盈利良好等。

      魊在看新闻直播的黄修远,顿时眼睛一眯,这鷣情况和他记忆中不一样了。

      킅如果他没有记错,施瓦茨的谈话,在涉扳及到公司现金储备充足、第一季度公司盈利良好这一段时,会被中途插播新闻打断⩇。 먏

       有趣的是,CNBCᐼ插播的内容,是纽约州长埃利奥特,因嫖妓而辞职的丑闻。

      现在却没有发生“插播意外”,这里面的水果然深得很。 뾂

      他看昑向另一台笔记本的股市行情,本来开盘贝尔斯登暴跌了6.3%左右,椽这个新闻一出,顿ᣞ时多单疯狂״爆涨,竟然在短短五分钟左右翻绿了(米股绿涨红跌)。

      ⚐黄修远动作非常快,直接用自己的现金,快速做닔多单。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贝尔斯登侼股价扶摇直上,尽管空头拼命打压,但是仍然无力回天。

      贝⚶尔斯登股价从开盘的-6.3%,到上午10:55左右,已经飙升到+10.2%。

      这个疯狂还没有结束,在中午12:37左右,贝尔斯登的股价竟然重回71.24的年度最高位,暴涨了28.3%,堪比过山车。

      这个时候,黄修远迅速卖出ࡋ所有的多单,尽管购买的多单,由于时间匆忙,只投入了六千多万,ꄪ却盈利1734万。

      他之所以选择卖出,主要是知道次贷危机的大环境,贝尔斯登迟早要暴雷。

      惀 而且华尔街뿒那ซ帮家伙,肯定是打算柍清场了,因为贝尔斯登股价袿到了70元后,多单卖出在增多,而肢空单买入也在稳步上涨。

      탭 在开盘的那一个过山车,估计打爆了不少高杠杆的空头。

      如果接下来,又突然爆出什么消息,再来一个暴跌,那些游资绝对会被绞杀殆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