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网app103

      金一仙心中大骂,过去ཷ那么久了,援兵为什么还不出现?真要看他被별杀么?

      游渺丝毫不顾海龙安危,见已达最佳攻击낝距离,屈指成爪,喝了声:

      娲 “合!”

      只见九头海蛇的六个头ﭺ颅从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位咬击而至,直接封死了金一仙的逃脱⻷方向。

      在这种情况下,普通的遁法已经完全失效,要么硬抗,要么一齐击退攻击!

      金一仙见蛇吻已经近在咫尺,叹了口气,双手抓紧海龙和游潜,默运元气神魂,构建空间通道...

      刹那间,三人身影消失,再出现时,已在三十丈开外。

      “咦!”

      九天之上,一个声音响起,一名中年女道惊讶出声:

      “是空间挪移!不对,应该是小挪移!”

      她对面盘膝坐着一名虬髯道人,见状爆发出一阵爽朗大笑:

      “嘿!这小子有钱啊!我记得修炼小挪移需要空间石吧,他带着两人还能挪移出三十丈,可见身家不浅呢!”

      女道皱了皱眉,问道:

      “楚鸣道友,我观此子并非天一剑修,为何手持天一剑令?哦!我明白了,是那百名歟极道人质吧?”

      楚퐒鸣摆摆手,淡然道:

      “寒琴道友此言谬矣!无论此子之前拜在何门何派,凡入天一者,都是我天一弟子!

      话说你门下那小子也算天才了吧,而且又是虚丹境界,对付퓄区区一名筑基初期,难道还打算打消耗禨战?”

      寒琴瞥了他一眼,冷冷道: 䞘

      “游渺倒是想速战速决呢,恐怕你天一剑修也是这样想的吧?”

      楚鸣闻言一愣,神识再ᬽ往下探,终于发现一人磨磨蹭蹭踏入战场,不禁笑骂道:

      䓁“这惫懒小子,终于过来了!”

      金一仙在施展完小挪移后终于等到了援兵,那是一个腌臜道人,道袍道履污损不堪,可一双眼睛却异乎寻㊤常的锐利。

      那腌臜道人根本不看金一仙一眼,而是直直朝九头海蛇飞去,口中亲切道:

      “小泥鳅!给你看个大宝贝!”

      袖子一扬,六柄飞剑齐齐射出,带起一声雷暴般的震耳剑啸,在空中聚合为一柄青色巨剑,直奔九头海蛇而去!

      金一仙瞠硩目结舌,只见青色巨剑一斩而下,九头海蛇登时变成断头海蛇,然后消散无形。

      쐊 游渺脸色铁青,看着青色巨剑重新分裂为六柄飞剑,一字一顿道:

      “剑!气!雷!音!”

      簔 “游渺道友还要继续玩耍吗?”

      亂腌臜道人伸手一引,六柄飞剑鱼贯入袖,随即当空而立适道:

      ᮑ“我知你无杀人之意,故也未下死手,道友若是不服,可以再来称量贫道。”

      참 游渺法诀一引,九头海蛇精魄再度出现,可疪魄体摇摇欲坠,似乎马上就要散架一般,他叹了口气道:

      亮 “宁湟,你赢了!”

      宁湟终于回过头来粞,露出一副笑容道:

      “中孚师弟졊好本事,찶出门一趟就抓了个筑基圆满,比为兄都强出不少呢?”

      느 謽 原来此人便是宁湟,金一仙恍然撵,他此时已将宁湟迟到和一手“剑气雷音”的剑术境界按下不表,摇头道:

      ɧ“是天一真人创造的机会,小弟只是赶巧而已,此二人很可能知道宁濮师姐道消之事,我不善拷问,这便交给师兄了。”

      宁湟却连忙摆手,叫道: 뻪

      “别给我!别给我!回去交给越岷师叔就成!”

      跡说罢,身形一젙荡,便往回飘,金一仙瞥了游渺一眼,随即纵身跟上,看得游渺又气又急,想阻拦却又担心什么。

      忽然,前方水波律动,一名道人悄然出现,对着空中拜道:

      “天一真人在上,小道知错,还请归还二子。”

      “师⭥父곪!”

      游渺吃了一惊,连忙赶上,却见空中剑光一闪,一名虬髯道人已经立在两名天一剑修身前,那是成婴剑修!

      楚鸣一脸淡漠,道:

      “我天一弟子的遗骨在치何处?”

      鲸波面容苦涩,他很清楚,天一成婴一至,他们所有的谋算尽付东流,眼下只能企盼此人不是个暴脾气的,不会动辄杀人。

      他一▮拍腰间,从一个特制空间容器中飞出一颗冰球ꩌ,冰球丈许直径,䲷其中封了一名女子。

      楚鸣神识一扫,顿时眉眼竖起,寒声道:

      “你幻海潮音阁好大的胆子!竟然将寄魂精魄置于天一弟子体内,莫不是想用它夺舍?”

      说话间,凛冽剑意迸发,直朝鲸波压去!

      身为道门修士,最忌讳死后遗体被人操弄,这也是他们与佛门燺金身一脉、魔门尸傀一脉不对付的原因。

      鲸波知道难以抵挡,正束手待死,忽然眼前一黑,一道身影挡在前方。

      륫 寒琴竖掌于胸,竭力抵抗这刮骨剑意,劝道:

      “道友制怒!还请看在两家隲数千年交好份上,不要妄起杀机。”

      楚鸣哈哈觌大笑,愤然喝道:

      “修士生死搏杀本是修真界应有之事,天一弟子有所쥴死伤,是因为本事不᱀济,也就罢了。可你阁中修士如此欺辱天一门人,老子不能忍!”

      䆋 咜 寒琴一身元气勃发,死死抵住楚ퟅ鸣㎫的剑意,苦笑쒵道:

      “事情尚未说明,道友为何不给他申辩机会?”

      她话音刚落,头䘠顶云端一震,金一仙抬头望去,只见ꖍ云层中首先探出一双巨大的金色脚爪,然后是一颗似鹰似鹫壕的鸟头。

      켓“唳!”

      此鸟长鸣一声,旋即开口道:

      “天一剑派的成婴小子,且慢动手,让那结丹弟子将事情说个明白!”

      ߟ楚鸣眯起了眼,回道:

      “既然是庚羽真君发话,那我且听听他能编出什么理由来!” ꎀ

      庚羽,乃是幻海潮音阁创派祖师的契约之兽,也穱是如今门中仅存ﯱ的通神真君,虽然不及人类分神,但阻拦成婴真人还是没问题的。

      游渺脸色苍白,看着自家寒琴真人后心已经一片湿漉,知道事关师门生死,咬了咬牙,正欲上前,却被鲸波쮬一把拉住道:

      婀 “你且退下,还是为师来说吧!”

      一番说明,金一仙终于知道,为何游渺对他抓走游潜ꈥ和海龙如此在意,因为后者就是宁濮道消的元凶!

      半年多前,海龙在海潮城中遇到了身受重伤的宁濮,见色起意,上前纠缠。

      ꨭ可由于宁濮受伤严重,修为战力发挥不出来,于是在围攻之下,直接被海龙擒住带走。

      为了逃离魔㦰爪,宁濮假意逢迎,称愿和海龙结为道侣,但必须把婚期放到伤势痊愈之后,而海龙也不是傻的,一方面为表诚意约定一年后成婚,另一方面偷偷做了手脚。 匆

      他把一⸻种뒐罕见的寄魂精魄放进了宁濮的神庭之中,此쀂物可寄附在修士的神魂上,达到控制生死的效果。

      폼 可谁料宁濮受伤实在太重,那寄魂精魄趁其虚弱,直接吞噬了她的神魂,所幸寄낭魂精魄和人类躯体的兼容性太差,无法主导肉身。

      最终,宁濮便只剩下了修为,却没了神智,直白地说,就是变成了个傻子。

      海龙对这个结果并不难接受,娶个筑基期的傻子,可比睮娶个受控制的修士要安全得多。

      直到几日前,寻Ø仙楼的触角突然伸了过来,海龙这才发现,謴他弄릂死的不是普通散修ꌖ,而是天一剑修!

      惊慌之下,他不得不禀告了自家曾祖,这就有了后面一系列事件。 

      事情到这里,真相大白,金一仙不禁摇头低叹,若非寻仙楼帮忙,光凭他一个人,查到宁濮在九沙群岛受伤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楚鸣道友,你看此事如何决断?”

      寒琴还是抱有一丝希望ﺆ的,毕竟为恶者只是那个鲸波的曾孙,一个炼气小修而已,至于鲸波、游渺、다游㊜潜等人,只是在事后ᑣ遮掩补救,不麶算大罪。

      蜎 楚鸣将神识细细扫菼过宁濮尸身,叹了口气道:

      “精魄神魂已经彻底相容,神仙难救!”⬓

      他话音刚落,庚羽便ឯ道:

      “那便᧭只诛首恶!”

      不等众人反应,庚泷羽翅膀一抖̨,射出一根尺许羽毛,瞬间命中海龙,后者还在昏迷中,便已化为飞灰。

      羽毛溻再一兜转,将金一仙手中的游潜接了过来,后者被封住绛宫元气,动弹不得,此时却迅速恢复行动。

      游潜大喜,他没想到自家䷔真君老祖会救他一个筑基弟子,不由连连拜谢。 낈

      鲸波则是大大松了口气,既是庆幸自己这一脉保住了性命,也是为庚羽真君突然出现感翹到莫名ꤻ振奋。 昞

      庚羽真君虽是创派祖师契约妖兽,可自从祖师仙去,ꖗ契约破裂,它完全可以自由离开。

      而且这千百年来ฯ,迷踪岛域大事쉙不兴,庚羽真君也蛰伏뜍不出,没想到今日竟为他出面求情,说明还是向着自家꾊宗门的。

      这意味着未来宗门战略可以稍稍激进一些,毕竟有通神真君坐镇了嘛!

      寒琴则是继续把目光放在楚鸣身上,她很清楚,自家通神真君出面只是暂时的,关键在于不能恶了这名剑修身后的庞大宗门。

      否则就是有十个通神真君,也挡不住这帮剑疯子的杀戮!

      楚鸣此䛯刻很是尴尬,他之前挑起战端的理由很充足,就是幻海潮音阁弟子用天一弟子尸身做文章。

      但最后被证明是一场偶然,而且始作俑者不是经验老到的结丹、成婴,而是一名道途无望的炼气小修。

      此时,金一仙看着面含笑容的鲸波,突然问道:

      “敢问上人,你们将寻仙楼的人都弄到哪里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